第十三章 脫胎換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裕足尖點在一棵大樹的支幹末端去,借力斜掠而下,同時拔出厚背刀,登時刀光閃起,當他落到密林地面,回頭瞧去,被斬斷的枝幹先後掉往地上,發出墜地的聲音。

    他連續劈出九刀,砍斷了九根枝幹,當得起刀無虛發的讚譽。最難得他是在迅疾飛翔的情況下辦到,每刀劈出的角度和時間拿捏各有不同,憑的只是一口真氣。

    劉裕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過去的三天三夜裡,體內逆轉了的真氣,令他的心神,完全集中在如何調適的艱苦過程裡,他只能選密林荒野的路走。

    最初的一天一夜最難捱,真氣每運轉一週天,都令他難受得要命,脈穴像要爆裂開來似的,然後情況逐漸改善。

    他已渡過淮水,離廣陵還有五天路程。他深信抵達廣陵的時候,他將不再是以前的劉裕,而是有把握面對任何勁敵的人。縱然力不能勝,也足以逃之夭夭。他有信心如是在山林之地,憑他的索蠱婕跡強如孫恩也追不上他。

    劉裕挨著一棵大樹的粗乾坐下,厚背刀擱在腿上,想起王淡真。

    這三天他遏抑著不去想她,此刻卻忽然失守。

    他害怕獨處的時候,因為沒有事物叮分散他的心神,而想起乇淡真不但令他痛苦,還有心力交瘁的勞累感覺。際此強敵環伺的時刻,他必須振作。

    不知是否把關於王淡真的記憶,藏得太深了,此刻懷念她時,腦海中只浮現淡淡的一道倩影,她的花容模糊而不清晰。

    自己是否開始淡忘她呢?

    還是因不勝負荷,下意識地抗拒對她的思憶?

    又想起江文清,想起分離時的情況。當時如果擁吻她,她會如何反應?

    這個想法令他感到刺激。

    燕飛說得對,人總不能活在永無休止的自我折磨裹,生命中還有很多其它美好的事物。江文清能否代替他心中王淡真佔據的位置呢?

    他不知道。

    這個想法更令他有內咎的感覺,感到對不起王淡真。

    心中旋又響起屠奉三的忠告。

    儘管他不願認同屠奉三的看法,卻清楚屠奉三說得有道理,男女間的愛戀變幻難測,與公事混在一起,會產生預想不到的後果。

    至少在目前錯綜複雜的形勢裡,他不宜有任何感情的包袱,令他像以前般心有掛慮。

    逢場作戲該沒有問題吧!

    唉!怎辦得到呢?

    怎可以在失去王淡真的悲傷,仍橫互心裡的當兒,又背著江文清,去和陌生的女人歡好?

    就在此時,他看到前方密林外五里許處的山頭,冒起一股濃煙。

    劉裕跳了起來。

    這並不是尋常人家的炊煙,而是故意引人注目的烽火。

    烽火當然不該是衝著自己而來,除非有人掌握到他這幾天內會到廣陵去,計算出他從邊荒集往廣陵的路線。咦!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想到這裡,劉裕心中一動,隱隱感到施放烽煙者的目標大有可能是自己。

    如果換作以前,他寧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必定繞道而行。可是現在不論內功刀法,都有大突破,他不但不懼對方,還希望有試刀的機會。遂把心一橫,朝烽火冒起處疾掠而去。

    高彥在艷陽移往中天的時刻,手拿著卓狂生的計劃書,帶著輕鬆的心情,來到西大街兩層高的回回樓大門外。

    這家以烤羊肉馳名邊荒集的著名食府外擠滿了人,像是不用付賬似的。

    高彥正奇怪為何不名一文的荒人們忽然富有起來,看清楚點,方發覺回回樓大門處,掛了一個以各種漢胡文字寫上「准許賒賬」的木牌子。

    高彥心忖回回樓的老闆客木沙心真懂得做生意,知道賣馬之後人人有錢分,昕以不怕賒欠。啞然失笑時,給人大力拍了一下肩膀。

    高彥轉身一看,原來是姚猛。

    姚猛哈哈笑道:「看你春風滿面的樣子,是收到了小白雁千里送來的情書,還是說服了大小姐,肯放你到兩湖去會佳人呢?」

    高彥並不愚蠢,登時醒悟過來,恍然道:「原來你們是有陰謀的,硬派我負責觀光團的業務,就是不讓我到兩湖去。」

    姚猛道:「我們是為你的小命著想,不要怪我們。現在人人都為你動腦筋想辦法,你和小白雁的事再非你個人的事,而是與邊荒集的榮辱有關。嘿!我對你這麼好,你該如何報答我呢?」

    高彥愕然道:「不是施恩莫望報嗎?哪有人像你這般厚顏無恥的。現在我是不折不扣的窮光蛋,如何報答你?你奶奶的,你除了會用口來說空話,實質上為我幹過什麼呢?」

    姚猛笑嘻嘻道:「高少息怒。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我姚猛好歹都是邊荒集有頭有臉的人。你奶奶的,你的旅遊公署可否賞我們兄弟十來分差事肥缺,我們的手頭都很緊哩!」

    高彥立即神氣起來,現出原來如此的神情。道:「我現在沒牢和你談這些小事,放心吧!誰肯聽話,自然是有福同享。待我有空時再坐下乾杯談個痛快。」

    說完撇下姚猛,進入回回居去。

    燕飛立在山崗上,看著遠處西面揚起的塵沙,雖然因距離達十多裡,看不到對方確切的情況,但憑經驗便曉得來騎有數百之眾,會否是某方的兵馬呢?

    這區域該屬慕容永的勢力範圍,對方雖不是自己的敵人,不過看在慕容戰份上,慕容永又正窮於應付慕容垂的大軍,他也不願落井下石。

    想到這裡,燕飛奔下山崗,朝北進發。

    走不到十多里,前方炊煙四起,原來是個有規模的小鎮。

    燕飛心中一震,終曉得剛才看到的馬隊非是任何一方的兵馬,而是一群聚眾四處殺人放火、姦淫搶掠的馬賊。

    縱使有要事在身,燕飛哪能袖手不理。

    拍拍背上的蝶戀花,燕飛全速朝前方的鎮集掠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