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觀光大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邊荒集光復後第五天的早上。

    在第一樓對面重開的「老王饅頭」小店內,卓狂生和高彥一邊吃著老王精製的饅頭,一邊商量勇闖兩湖的大計。

    老王造饅頭的材料是分派下來的。在議會成員的一致同意下,荒人把敵人留在小建康的糧食全部平均分配,人人皆大歡喜,因為至少有三、四個月不用擔憂生計。

    議會亦決定依劉裕的提議,把約七千頭戰馬全部以半價售予幾老大,讓他趁南方極需戰馬的當兒,狠賺一大筆。由於戰馬來自姚興和慕容麟的部隊,是荒人拚著老命贏來的,所以賣馬得來的銀?,也平均分配,以犒賞三軍,更顯示出新邊荒集無私的作風,讓人人有本錢重振舊業。

    高彥、龐義等分得的糧貨油鹽,全儲放到老王的鋪子去,由忠厚的老王供應一日三餐,只須付少許煮食費。

    兩人言談尚未入正題,製燈高手查重信匆匆來到,道:「終於找到卓老和高爺兩位大爺,我還以為你們會到今天重新啟業的回回樓趁熱鬧,白走了一趟。」

    高彥笑道:「坐吧!吃過東西沒有?不過他並不是卓老,而是卓瘋子或卓名士,而無論是瘋子或名士,都不值得敬之為老。我更不是什麼他娘的高爺,而是高小子或小白雁的未來夫婿。哈……」

    查重信給高彥一輪搶白,為之啞口無言,靦腆地的坐下。

    卓狂生兩眼一翻道:「別忘記你今趟能否得償所願,又或情場敗陣,全看老子我的心情,竟敢不尊敬我嗎?」

    高彥嚇了一跳,趕緊賠笑臉道:「我只是開玩笑搞氣氛,卓老名士大人你老人家息怒。」

    轉向查重信,立即又神氣起來,道:「有什麼事快快稟上,我們還有要事商量。」

    查重信話未說臉孔早紅起來,一副難以啟齒的尷尬神情,囁嚅道:「事情是這樣的,我想在夜窩子找個鋪位,開間專門賣燈的燈店。」

    高彥皺眉道:「夜窩子的樓房分別由各大幫會和豪強擁有,租金一點也不便宜,怎及你到古鐘樓廣場擺地攤般划算呢?你有資金嗎?」

    查重信苦笑道:「我袋中沒有半個子兒,所以才要找恩公你幫忙。唉!我該怎麼說呢?嘿!我是看中觀光團會為我帶來生意,只要卓館主肯為我稍作宣傳,我深信這盤生意是可以做下去的。」

    卓狂生拍桌道:「好小子!有生意頭腦,你的老查燈店肯定當行出色。」

    高彥把另一個饅頭塞進嘴襄去,一邊含糊不清的嚷道:「邊荒集還缺少賣燈的雜貨鋪嗎?依我看專賣燈油還差不多,現在邊荒集最缺的反而是燈油。哈……」

    卓狂生斜眼兜著他罵道:「真不知你這個蠢蛋是如何混的。他奶奶的!我們小查的燈豈是一般凡燈,他製作的走馬燈可是小飛和我們千千小姐的定情之物。我們今次反攻邊荒集,他研製出來的彩色大霧燈更立下奇功,只要我在說書裡把這兩段燈的傳奇加進去,保證小查的燈熟賣,誰不拿個回去作紀念,怎算來過邊荒集?材料要用最好的,價錢更不能含糊,愈貴愈好,否則怎顯身價。他奶奶的,記得燈上必須有「邊荒集燈王查重信敬制」的字樣,如此方有紀念價值。」

    查重信狂喜道:「難得卓館主欣賞,我……」

    高彥也興奮起來,打斷他道:「對!對!是我因整天想著小白雁,想得神魂顛倒,腦筋一時轉不過來。你老子的!燈上的圖案也不可以盡是些什麼鴛鴦戲水、龍鳳旱祥之類,而該是邊荒之戰、白雲天坑、邊荒第一高手燕飛、天下第一美女紀千千這種當紅人物、有紀念價值的熱門題材。只要與領隊交代一聲,給他個回佣,肯定來邊荒集的觀光者,人人都買幾盞燈回去,送人或什麼都好,掃貨掃得你老娘的供不應求。」

    查重信興奮的抓著頭道:「我那間舖子,嘿!我的鋪子……」

    卓狂生笑道:「你的鋪子就開在我的說書館旁,聽罷燈的傳奇便到隔壁買燈,這才有不虛此行之感。不如小查你也負責說一台書吧!現身說法最令人感動,說本當然由我供給。現在老子我的說書館雲集天下的說書高手,絕對台台精采、章章動人。」

    高彥道:「你隔鄰的鋪子該是屬於老紅的呢?這傢伙做生意最精明,千萬不可以讓他知道是必賺的買賣,否則他肯定會漫天開價,令小查賺回來的都不夠交租金。」

    卓狂生道:「今時不同往日,有物業又如何?哪有那麼容易租出去,一場浩劫仍是元氣未復的當兒,另一場浩劫便來,個個顧著保命逃走,家當都留在集內,早被敵人順手牽羊,搶掠一空,人人變成窮光蛋,你當老紅不需要白花花的銀子嗎?」

    查重信大吃一驚道:「你們也是窮光蛋?」

    卓狂生道:「所謂爛船拆了也還剩有三斤釘,更何況我們的彥少,是邊荒集最有辦法的。哈!做生意是錢銀分明,我和彥少下本錢給你去開燈店,出力做燈的是你,讓你佔七成利潤,出口宣傳的是我,理該佔兩成,餘下的一成給彥少,只須勞煩他一次那麼多,去向目前邊荒集唯一的財主大小姐,借十兩黃金來作開業之用。」

    高彥本不明白卓狂生因何忽然把他捧上了天,現在終於幡然大悟,咕噥道:「你這傢伙比我更懂佔便宜,還分多我一成,真是豈有此理。」

    卓狂生擠眉弄眼的吐出「小白雁」三字真言。

    高彥立即屈服。

    卓狂生目光投往街上,欣然道:「此叫一說曹操,曹操便到。最妙是老曹還是我祖先的主子。哈!看是誰來了?」

    查、高兩人往入門處瞧去,江文清和程蒼古正陪著一個一臉精明,一看便知是江湖人物的中年男子走進來。

    查重信稱謝不已地先離開了。

    卓狂生和高彥雖不曉得對方是何方神聖,不過見能勞動江文清和程蒼古兩人出面招呼,肯定非是等閒之輩,忙起立歡迎。

    江文清先引見兩人,然後介紹道:「這位是無父的生死之交,穎口幫的大龍頭鳳翔幫主。我們今次返攻邊荒集,全賴他鼎力支持,為我們四處蒐羅所需的諸般物資。」

    穎口幫是壽陽的第一大幫,在淮水兩岸城鎮頗有影響力,最難得的是鳳翔在江湖上聲譽極佳,即使有敵意的幫會也對他相當敬重。

    他的年紀比江海流少了一截,應當是後一輩的幫會領袖,江文清說他是江海流的生死之交,擺明是給足他面子。

    不過無論如何,今次反攻邊荒集之戰,鳳翔選擇站在荒人的一邊,肯定是選對了,這當然有壽陽太守胡彬在暗中出力,否則鳳翔膽大於天也不敢忤逆當權者的意向。

    卓狂生和高彥明白過來,知道鳳翔是江文清要籠絡的幫會老大,忙道「久仰」,坐下後敬過熱茶,更是氣氛融洽。

    程蒼古笑道:「鳳老大真夠朋友,隨船帶了百-讕坪痛笈上等香茗,正是我們現在最缺乏的東西。」

    鳳翔欣然道:「一點見面禮,不成敬意,便當是我鳳翔恭賀各位光復邊荒集的心意。」

    卓狂生和高彥見他說話得體,好感大增,眾人談笑甚歡。

    鳳翔又道:「我不是曲意奉承,只是道出事實,現在南方武林,說起邊荒的英雄好漢,誰不說個「服」字。照我看假以時日,文清小姐必可重振江大哥的聲威,南方的大小河道,又可隨處見到大江幫的旗幟飄舞揚威哩!」

    江文清兩眼一紅,低聲道:「還須翔叔扶持。」

    鳳翔拍胸道:「這個我鳳翔是義無反顧的。我來前見過胡大人,他吩咐我一切放手去做,萬事有他在後面撐腰。現在北府兵的好漢子除了胡大人之外,真是愈來愈少。」言罷頗有點欷獻。

    壽陽人最清楚謝玄在淝水之戰的功業,所以對謝玄去後北府兵的人事特別關心。

    程蒼古引入正題,道:「老鳳今天遠道而來,是和我們商量觀光團的大計。」

    卓狂生和高彥兩人聽後都摸不著頭緒,不太明白江文清為何領鳳翔來見他們兩人。

    鳳翔道:「高兄弟想出來的這盤生意,我認為是行得通的,且肯定一開始就能財源滾滾。我曾經在壽陽問過一些花得起錢的人的意見,競超過一半人數著我立即為他們安排,其中兩個還下了定。所以我立即趕來和高兄弟商量,看第一個觀光團可否在十日內到邊荒集來。」

    高彥色變道:「我……」

    江文清忍苦笑道:「你是發起人,當然由你全權負責。」

    高彥哭喪著臉孔道:「可是我要到兩湖去啊!」

    程蒼古道:「沒有人阻止你到兩湖去,但至少要等十個八個團完成觀光,一切上了軌道,你才可抽身離開。明白嗎?」

    卓狂生點頭同意道:「有道理!我們兩個現在身無分文,到兩湖後難道行乞過日子嗎?且如觀光團的生意愈搞愈大,每天來個三、四團,可以立即壯大我們邊荒集的聲勢,你到兩湖時也可以風風光光的去見小白雁,不用她掏出私房錢來救濟我們。」

    高彥這才知道自己作繭自縛,苦笑道:「每天來三、四團人,唉!我們招呼得來嗎?」

    鳳翔欣然道:「我有把握觀光人數,能達到文清小姐說的每天十團的目標。」

    卓狂生立時雙目放光,失聲叫道:「每天十團?我的天,每團只有十人也不得了,只要有一半光顧我的說書館,不用幾年我便可以成為邊荒集首富。」

    江文清道:「鳳老大會聯絡南方各地的大小幫會,由他們私下去找顧客,再把客人送往壽陽去,然後由我們派船接他們到邊荒集來,如此官府亦奈何不了我們,至於分賬方面,我們佔五成,餘下五成由鳳老大依路途遠近與各地幫會瓜分。」

    鳳翔道:「我有個疑問想弄清楚,假如報團觀光者是你們的敵人,例如是聶天還或孫恩,我該如何處理呢?」

    江文清雙目殺機乍閃,沉聲道:「他們夠膽子來,我們便夠膽子接待他們,只要他們不違反團規,我們亦會以禮相待。」

    程蒼古拍拍鳳翔肩頭道:「老鳳和我十多年老朋友哩!我敢以性命擔保他是最夠朋友的人,所以我們今次找他來作觀光團大計的集外總代理人,有他作中間人,以前一切想不通的難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江文清接口道:「邊荒集是你的後盾,一切人力物力任你調動,高彥你要用心辦好此事,勿要辜負鳳老大對我們的厚愛。」

    高彥聽得頭都大起來,無奈道:「可否給我一個早上的時間,好好的想想呢?」

    江文清道:「當然須給你多點時間。正午時分我們在西大街回回樓碰頭,讓鳳老大一嚐正宗烤羊肉的滋味!到時你要有一個簡單可行的計劃。」

    說罷領鳳翔去了。

    剩下高彥和卓狂生兩人對望。

    高彥嘆道:「今次是騎虎難下,看來短期內休想脫身往兩湖去,你來教我該怎辦吧?」

    接著拍桌道:「大小姐是故意的,她是藉此事阻止我到兩湖去。」

    卓狂生好整以暇的道:「大小姐何故要晡竽愕暮檬履兀磕訓浪也愛上了你嗎?」

    高彥道:「不要胡言亂語,她怎會看我入眼。只要眼睛不是瞎的,都看出她心中只有劉裕。」

    卓狂生道:「好!告訴我吧!她為什麼要把你硬留在這裡?」

    高彥恨道:「我怎曉得?怎知她發什麼瘋。」

    卓狂生曬道:「你心中是明白的。有些事是不能操之過急,她是為你著想,想你這愛得發燒的癡情種先冷靜清醒下來。哈!想想看吧!你的觀光團生意愈辦愈大,轟動整個南方,掀起邊荒遊的熟潮。然後我們設法把小白雁,弄進這麼的一個邊荒觀光團裡去,讓她名正言順藉機到邊荒集來探親,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呢?」

    高彥喜眉笑眼道:「對!她可以來探親,我是她的夫君,她當然是來探親哩!」

    旋又頹然道:「怎麼可能呢?聶天還肯定不准她參加我們辦的團。」

    卓狂生瞇著眼道:「如果聶天還阻止她,就是插手你和小白雁的事,便違背了賭約。」

    高彥興奮了片晌,又搖頭道:「小白雁仍是不會來的。」

    卓狂生訝道:「你不是說過她愛你愛得要死要活的嗎?」

    高彥尷尬的乾咳一聲,道:「你不明白娘兒的心。像小白雁那種嬌嬌女,臉皮最薄,怎會主動來找我?」

    卓狂生道:「她不來,我們就採取主動。我們可以告訴她,她已獲選為我們第一千個或第一萬個觀光幸運兒,可免費到邊荒觀光旅遊,還有一份珍貴獎品。」

    高彥搖頭道:「你的腦袋是用什麼做的?竟想出這麼不切實際的蠢計來。他奶奶的!你當我的小白雁是用串冰糖葫蘆便可以收買的無知小女孩嗎?用你提議的笨方法去引誘她來,徒令她看不起我。」

    卓狂生沉吟道:「照你猜小白雁知不知道她師傅輸了賭約的事呢?」

    高彥茫然道:「這個……嘿!這個很難說。」

    卓狂生笑道:「我敢擔保老聶在此事上瞞著你的可愛雁兒。我的提議或者仍須斟酌,卻非絕不可行,只要讓小白雁有個更佳的藉口重返邊荒,表面上又與高少你扯不上關係,她便可以拋開驕傲,歡天喜地的來。」

    高彥頹然道:「怎可能有這種藉口呢?你最清楚我和她的情況哩!哼!你是否想打退堂鼓,不願陪我勇闖兩湖?」

    卓狂生笑道:「你可以放心,對你們的戀史,我比你還緊張。不過大小姐是對的,有些事是欲速不達。不若我們先搞好我們邊荒集的觀光大業,振興邊荒集的經濟,增強實力和影響力後,水漲船高下,辦起什麼事來也格外順利,明白嗎?」

    又眨眼道:「你更可藉此向小白雁顯示本領,讓她知道,你並非一個終日無所事事只懂泡妞的小混蛋。」

    高彥道:「這算什麼本領?」

    卓狂生道:「形象是可以塑造出來的,沒本領也可以變成大有本領,這方面由我負責。」

    高彥仍是愁眉不展。

    卓狂生雙目奇光閃動,流露出期待憧憬的神色,道:「讓我清楚肯定的告訴你,邊荒集的觀光遊將會是史無先例的盛事,你用腦袋想想看吧!人們從各地借觀奇異天象之名,擁到我們這天下問最墮落、最無法無天的城集來,享受幾天醉生夢死的生活,是多誘惑動人的旅程。世家大族的公子小姐,人人都悶得發慌,忽然有這麼刺激有趣的玩意,肯錯過才怪。試想平時深居簡出的高門美女,花枝招展地到邊荒集來趁熱鬧,而我們的敵人則派出刺客參團,到來圖謀不軌。哈!多麼有趣。」

    高彥咕噥道:「來的是天王老子又如何?我只要小白雁。」

    卓狂生道:「你這小子振作點行嗎?真想揍你一頓。咦!我想到辦法了。」

    高彥全無信心的道:「你可以有什麼辦法呢?」

    卓狂生道:「利誘不成便施激將的奇招。設法激怒她如何?令她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來找你算賬,不是也可以達到目的嗎?」

    高彥愕然道:「不怕弄巧反拙嗎?氣得她真要宰掉我時怎麼辦呢?」

    卓狂生道:「只是給她一個藉口吧!她打正旗號要來殺你,便沒有什麼臉皮厚或薄的問題。最重要是讓她可名正言順的到邊荒集來,她可向老聶說是要來尋你晦氣,而非到邊荒集會情郎。明白嗎?」

    高彥精神稍振,道:「最怕她看穿了我們是故意惹她。」

    卓狂生道:「我想出來的,她怎會不上當?哈!凡到說書館來聽說書的,都加贈一台免費的「小白雁之戀」如何?當她曉得自己的戀情傳得街知巷聞,不氣得立即來找你拼命才怪。」

    高彥大吃一驚道:「你在說笑嗎?這樣一傳,她豈肯和我罷休?」

    卓狂生道:「還有更好的辦法嗎?對待小白雁這個被聶天還寵壞的刁蠻女,一般溫和手法是起不到作用的,必須用非常手段。明不明白?你奶奶的!做非常事當然有非常的手段。愈令她對你又愛又恨,直到愛恨難分,你就愈有機會贏得她的芳心。」

    高彥忙道:「先讓我仔細想想,給你這瘋子說得我心都亂起來。」

    卓狂生曬道:「多想無益,就這麼辦。好哩!此事暫擱一旁。我要問你,剛才為何不順便問大小姐借銀?來開展我們的彩燈舖。」

    高彥道:「何須去借貸呢?辦觀光團當然需要經費,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我就代邊荒集的旅遊公署請大小姐撥款百兩黃金,以作營運資金,其中十兩便拿出來開我們的邊荒旅遊紀念品店。」

    卓狂生皺眉道:「豈非是中飽私囊?給人發覺時不太好吧!」

    高彥笑道:「有借有還上等人,將來賺到錢便填回這條數。他娘的!這叫權宜之計,明白嗎?來!快給我想想,如何可以辦好我們的觀光大業?如何辦得有聲有色?」

    卓狂生伸個懶腰,道:「你問對人了。整個邊荒集,只有我卓狂生一個人有資格說這句話,由我的腦袋想出來的,保證不斷推陳出新、刺激感人,沒有人可以抗拒。」

    高彥跳起來道:「如此最好!你把想到的全給老子寫下來,待會我便可以把計劃書拿去給老鳳看,不必浪費唇舌。」

    卓狂生罵道:「你這懶惰的奸狡小子,要到哪裡去?」

    高彥笑道:「我哪像你這般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失陪哩!」

    語畢一溜煙地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