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奇穴妙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荒人能二度重奪邊荒集,是個連荒人們本身也是直至夢想成為事實,方敢相信的奇蹟,令荒人歡欣如狂,歌舞達旦,尤其是敵人遺下大批物資糧食和武器,邊荒集又大致保持完整,且多了數十座箭樓石堡,大增荒人的安全感,更堅定荒人將邊荒集回復興盛的信心。

    這場仗打得既漂亮又迅快,比對起戰爭的規模,陣亡者不到百人實是了不起的數字。

    慕容戰和拓跋儀率領六千兄弟,追擊敗軍五十多里,再殺敵逾二千人,這才班師回集,只可惜讓姚興等主要將帥藉霧脫身,逃返北方。

    三天後大霧終於散去,邊荒集雖是百廢待舉,但荒人的生活逐漸回復往常的情況。

    這天早上,燕飛坐在的為他特設桌椅第一樓的空址上,享受著清晨的陽光,蝶戀花橫擱在大圓桌上,悠然自得地瞧苦東大街人來車往的熱鬧情況。

    荒人都曉得他的脾性,沒有人敢打擾他。

    龐義和劉裕分別拿著杯子和兩罈酒,放到大圓桌上,在他左右兩邊坐下。

    龐義笑道:「這是第一批從壽陽運來的燒刀子,貴得要命,那些賣酒的奸商真懂做生意,不過看你遠行在即,傾家蕩產也只好買了來給你送行,」

    劉裕拔起壇蓋,為燕飛斟酒,欣然道:「我明天才走,祝你一路順風,把慕容寶殺得屁滾尿流,以後有人在他面前提起燕飛兩個字,都要全身發抖喚娘。」

    龐義道:「他肯定會被小飛的蝶戀花割去卵蛋,還如何呼爹喚娘。」

    燕飛笑道:「勿要誇大,大家喝一杯。」

    三人舉杯互敬,一飲而盡。

    燕飛看著杯底,點頭道:「相當不錯,但比起雪澗香卻差遠了,希望回來時可喝到老龐你精製的仙釀。」

    龐義欣然道:「這個沒有問題,我還準備重建第一樓,說個定你回來時,便可以坐在樓上喝酒,此事已得到所有荒人兄弟的支持。」

    這時卓狂生、屠奉三和方鴻生三人聯袂而至,坐在三人對面。龐義為他們擺杯子斟酒,氣氛熱烈。

    敬酒祝賀後,卓狂生以衣袖抹掉唇邊酒漬,笑道:「今次我們在短短三十八天內,經歷了棄守、避敵、眾義和反攻,其間又與各方敵人周旋,鬥智鬥力,力壓司馬道子當然是光榮的勝利,最精采是大破荊湖聯軍和挾雷雨之威,於一夜間把實力是我們三倍的敵人掃出邊荒集去,盡顯我們荒人的團結和本領。從今以後,誰想來進犯我們,都要三思而行。」

    屠奉三冷哼道:「歷史將不重演,因為荒人已成為雄霸邊荒的勁旅,只有別人擔心我們去侵犯他,而不是我們要擔心別人敢來惹我們。我們更會改變策略,把勢力擴展往南北兩方。」

    轉向燕飛道:「當慕容寶大敗而回,慕容垂便沒有選擇,只好親自領兵討伐拓跋圭。我可以保證,屆時我們荒人的夜窩族大軍已準備就緒,可以全面出擊,從慕容垂的魔爪裡把千千小姐迎接回邊荒集。」

    燕飛目光投往劉裕,道:「不過首要條件是劉兄必須能控制北府兵,壓制桓玄和司馬道子,否則如讓他們任何一方乘虛而入,邊荒集將三度淪亡。且敵人因有前車之鑑,會改採焦上政策,而不會長期駐守,徒耗人力糧資。」

    劉裕感到肩上的責任加重。事實上即使他回歸北府兵,命運仍是與邊荒集息息相關,至乎千千主婢的命運亦繫乎他的成敗,也只有他能令荒人遠征北方時沒有後顧之憂。在現今的情況下,這條路是多麼難走,多麼的遙遠和不可能。不過他並沒有氣餒,反攻邊荒集的成功為他帶來新的啟示,就是智慧、謀略和決心,在絕對劣勢F能起的有效作用。更重要的是,他也已成為荒人和北府兵心中毋庸置疑的英雄,具備了一切成為謝玄繼承者的條件。

    沉聲道:「我不會令各位兄弟失望的。」

    卓狂生豎起拇指讚道:「好漢子!劉帥回廣陵後,必須萬事小心,包括在街上閒逛又或一飲一食+因為我的章題「劉裕一箭沉隱龍,正是火石天降時」,已在南方傳得街知巷聞、家喻戶曉,不信可隨便找個剛從南方趕來做生意的人問個清楚。這種情況是當權者不能容許的,所以他們定會千方百計、不擇手段的在你尚未成氣候前鏟除你。」

    屠奉三接口道:「卓館主句句金石良言,鋒芒太露必會惹來災劫,劉兄必須比平常更謙虛自守,韜光養晦,靜候時機,慢慢在北府兵內培養勢力。你那匹來自謝玄的寶馬就留在邊荒集吧!否則足呵成為罪柄。」

    江文清、程蒼古、費二撇、席敬和陰奇五人亦相偕到賀,坐滿了整張大圓桌,龐義忙指使夥計去張羅多幾張椅子,以應付知情趕來送行的其它兄弟。

    江文清一對妙目先落在劉裕身上,帶點她罕有流露女性化的羞澀味兒,道:「宋大哥已抵淮水,二天後到達建康。」

    宋悲風於光復邊荒集後翌日清晨離開,由江文清派雙頭艦送他一程往淮水南岸,然後讓他登岸從陸路趕赴建康。她此刻向眾人作出報告,該是雙頭艦剛回來。

    眾人中只有劉裕和燕飛清楚,宋悲風是因謝道韞而火速趕到建康去看情況。

    不知如何,江文清瞄劉裕的那一眼,競今劉裕有心跳加速的感覺。這美女仍是一貫的男兒扮相,可是落在他的眼中,卻足充滿花朵盛放的女兒家風采,艷光逼人,充滿挑戰和誘惑的味兒。

    江文清隨後向燕飛道:「祝我們的邊荒第一高手,再接再勵揚威北域,大破慕容寶的遠征軍。」

    眾人聞言轟然起鬨,敬第三輪酒。

    紅子春、呼雷方、拓跋儀、丁宣、姚猛和姬別此時到來,氣氛更趨熱烈。得來不易的勝利份外令人感到珍貴,眾人仍浸沉在邊荒集二度失而復得的狂喜裡。

    程蒼古道:二咼彥那小子滾到哪襄去了?「

    姬別笑道:「怕是又開始發瘋哩!」

    卓狂生捋鬚微笑道:「小子來哩!」

    眾人循他目光瞧去,高彥正從柬大街飛步奔至,神情興奮得自己搬椅子,硬擠入燕飛和龐義中間去,嚷道:「難得各位邊荒集的大哥大姐全體在場,我有一個一石三鳥的絕世好計,說出來讓各位大哥大姐參考參考,看看是否行得通,以報答各位一直以來對我爭取終身幸福的鼎力支持。」

    紅子春怪笑道:二局小子你究竟是來送行還是談生意?「高彥熱情不減,手舞足蹈道:「什麼都好,老子這條絕世好計,既可以發大財賺大錢,二可以在南方擴展影響力,三可以為劉爺造勢。如此不但我們邊荒勁旅的軍費有著落,更可以穩定南方,使劉爺大增與人鬥爭的本錢,當時機成熟,我們北伐營救千千和小詩姐時,便不用擔心南方有人敢扯我們後腿哩!」

    眾人哄然大笑,包括燕飛和劉裕在內,都當他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信口開河,沒有人相信他可以想出有建設性的東西。

    程蒼古道:「我敢和任何人賭一鋪,高小子說出來的話,一定峰迴路轉,最後還是與他的小白雁有關係。」

    姬別大笑道:「程賭仙當莊家如何?我賭你說對了。」

    高彥絲毫不以為忤,欣然道:「你們肯定輸大錢,我迎娶小白雁的大計早有著落,不須勞煩你們。」

    轉向卓狂生道:「對嗎?我的婚禮籌辦人?」

    眾人目光投向卓狂生。

    卓狂生捋鬚笑道:「高小子確沒有胡說八道,我已決定陪他往兩湖勇闖情關,務要抱得美人歸。哈!真爽!」

    屠奉三皺眉道:「你們想試探出名心狠手辣的聶天還,對你們容忍列怎樣的地步嗎?」

    卓狂生道:「老聶當然不是善類,但也不致於這小家子,我們該有一番作為。何況夫妻情份是宿世冤孽,注定是鴛鴦終町成眷屬,非是喊打喊殺便可以拆散我們高少和小白雁。哈!」

    眾人還有甚好說的,大瘋子加上癡情種,兩湖不給他們鬧得天翻地覆才怪。

    高彥興奮道:「不要以為老子我為了愛情會荒廢正事,我們今次到兩湖去,是順便辦我現在報上的絕世好計,保證你們叫絕。」

    一直含笑不語的燕飛嘆道:「快說吧!我沒有太多時間陪你發瘋。」

    高彥神秘兮兮的道:「由我腦袋想出來的東西,會差到哪裡去呢?坐穩了,此計有個風光的好名字,叫……嘿!就叫「天穴觀賞探奇之旅」如何?」

    江文清「噗哧」嬌笑起來,瞅著高彥道:「你在胡謅什麼?」

    高彥微一錯愕,定神狠狠盯了江文清幾眼,訝道:「是否我看錯?大小姐今天特別迷人,春風滿面,與平日不同。」

    江文清俏臉紅起來,啐道:「我警告你,勿要對我亂嚼舌頭,留給你的小白雁去忍受吧!」

    眾人起哄大笑,暗裡都覺得高彥說的話有根據。

    劉裕接觸了屠奉三帶著提醒他小心意味的眼神,道:「說罷!我們正洗耳恭聽。」

    高彥道:「邊荒一向是南人禁足的地方,而邊荒集更是天蔔最神秘有趣的地方。只是礙於道路危險,怕隨時會賠上老命,所以愛惜生命的人都沒膽量作邊荒之遊,只有愛冒險和不怕死的人才敢來。」

    卓狂生首先贊同道:「有道理!人就是這樣子,愈是行人禁足之地,愈有吸引力。且邊荒集在外人眼中一向是天下最墮落之地,吃喝嫖賭,各類玩意兒應有盡有,連不該有的也有,式式俱備。哈!有機會誰不想享受墮落的滋味。」

    高彥欣然道:「我這提議在以前是沒法辦得到的,因為集內幫會隨時發生火併,自身難保下,誰敢保證來趁熱鬧者的安全,現在這問題當然不存在。」

    慕容戰皺眉道:「你究竟想說什麼呢?可以直話直說嗎?」

    高彥道:「慕容老大你有點耐性行嗎?如果我不解釋清楚整個構思的來龍去脈,怕不夠說服力嘛!」

    龐義道:「我們已經非常有耐性了。」

    高彥瞪他一眼道:「勿要瘋言瘋語的影響老子的思路。他奶奶的,長話短說,我這絕世好計就是最佳振興邊荒集的速成方法。我們雖得回邊荒集,但以前賺下的都來不及帶走,人人變成窮光蛋,大家要從頭開始,沒有點鼓吹經濟的手段,如何回復以前的財力?憑什麼去南征北討?他娘的!你們明白我是為大家著想嗎?」

    費二撇點頭道:「開始有點道理哩!不過仍未引入正題。」

    高彥神氣的道:「我的振興大計,就是舉辦名之為「天穴探奇」的觀光團,由我們邊荒集提供絕對安全的保證,安排有興趣的人到邊荒集來觀光,勝地就是到白雲山區去參觀現在最炙手可熱的天下奇景,我敢保證當參加者,站在天降火石撞擊出來的大坑穴旁,會看得目瞪口呆,大感不虛此行。」

    聽者無不動容。

    卓狂生拍桌道:「每個收多少?」

    高彥道:「大小老幼同價,一個人頭黃金二兩,鐵不二價。不過開始的首三個月有優惠,減半收費。」

    費二撇最精於計數,皺眉道:「是否便宜了點呢?我們還要管接管送、包吃包住,賺不了多少。」

    高彥道:「精采處正在這裡,對南方的豪門富族,二兩黃金不算是什麼一回事。可是來到邊荒集後,面對各種誘惑,誰能按著錢袋不花銀?呢?保證百業興旺,各位大老闆人人日進斗金。」

    屠奉三道:「這是說來容易做時難,我們如何在南方招徠生意?又如何應付朝政的干涉。如果整船人給拿了去坐牢,我們還有面子繼續辦下去嗎?」

    高彥道:「所以我和老卓要親自出馬,去說服沿江各河的大幫會,大家合作賺大錢。各地的黑幫便是我們的代理人,由他們各自去招攬顧客,打通各地貪官汙吏的關節。如此我們便可兵不血刃的在南方擴展勢力。大家有利可圖下,自然稱兄道弟,從此緊密合作,至少有什麼風吹草動,可以立即通報,誰來侵犯邊荒集,就等於打破大家的飯碗,肯定成為公敵。」

    紅子春道:「這小子不無幾分歪理。」

    高彥更興奮了,曬道:「什麼歪理?你奶奶的,大家想想看吧!什麼「一箭沉隱龍,正是火石天降」只限於道聽塗說,可是如果每天有十多個觀光團,穿花蝴蝶般天天去看這個老天爺弄出來的奇蹟,還有人敢懷疑我們劉爺不是真命天子嗎?他娘的!當日我站在坑穴旁,便看得頭皮發麻,整個人動彈不得。如此奇景,人生難得一見。不信-問我們的天下第一高手小飛,當時我便見他在坑穴旁發呆。」

    燕飛和劉裕對視苦笑,卻沒有人明白他們的心事。

    卓狂生再拍桌道:「通過!高小子一生最有建樹就是這一趟。如此振興經濟的偉大方案,只有我們荒人想得出來,只有我們荒人敢去做。最妙是如擺明車馬邀人來吃喝嫖賭,那些子日道貌岸然之士怎肯撕下偽裝,可是以觀天穴之名而到邊荒集來,便可以振振有詞。他奶奶的!我就加送一台「一箭沉隱龍」的說書,包管人人樂而忘返,花光袋內的銀?方肯罷休。」

    屠奉三道:「這樣太露骨了,最好完全不提劉爺和天穴的關係,大家心中有數算了。」

    龐義失聲道:「連屠爺你也同意這小子的異想天開。」

    江文清正容道:「高小子的提議確是針對目前我們處境蔔的良方重藥,且是切實可行。一直以來,邊荒集對外人都有龐大的吸引力,守法的人都愛嘗試一下無法無天的荒人生活方武,何況現在我們更提供了一個欣賞奇景的機會。」

    姚猛道:「劉爺有什麼意見呢?」

    劉裕攤手道:「我這個統帥已於三天前解甲歸田,此事該由議會決定。」

    陰奇道:「有人反對嗎?」

    大家互相看來看去,接著起哄大笑。

    高彥喝道:「燕小子快表態,我的提議你敢不支持嗎?我是在為千千和小詩姐的歸來動腦筋啊。」

    燕飛起身,把蝶戀花掛到背上去,另一手抓著放在地上的小包袱,目光落在一直沒有發言的拓跋儀身上,道:「小儀認為高小子的想法行得通嗎?」

    拓跋儀欣然道:「我看不到有什麼風險,值得一試。」

    燕飛向高彥笑道:「聽到嗎?今次給你搶盡風頭哩!」

    又向劉裕道:「劉兄送我一程如何?」

    眾人都知道他有話要和劉裕私下說,知情識趣地起立恭送兩人動身離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