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集底臥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在地道的暗黑裡醒過來,心裡一片平靜。

    地道空氣混濁,牆壁濕漉漉的,充滿霉爛的感覺。除了自己的心跳外,地道是沉凝靜止的安謐。他試著由胎息轉為外呼吸,立即廢然而上,地道裡的霉氣,可以令人嗅入致死。他並不驚慌,他當然知道在大白天,一出地道,被人發覺的風險會相對地增加,但他可以隨時從沒有敵軍留守的盛豐海味出口,去吸一吸新鮮空氣。

    他也並不擔心如何報訊給同伴,因為昨晚這襄所發生的事,必落入荒人探子的眼內,同報劉裕。以劉裕的才智,會猜十他現在的處境狀況,再天衣無縫地和自己配合。這就是屢次出生入死,並肩作戰而來的默契。

    如在正常的情況下,縱然荒人兵力多上集內敵人一倍,也沒法攻陷邊荒集,何況現在荒人部隊實力及不上敵人的一半?

    但燕飛已曉得勝券在握,關鍵處在於荒人再小用為攻集部隊和進佔鐘樓的奇兵,兩者如何配合的難題而頭痛。

    最初的構思是當荒人的高手囤成功占領古鐘樓後,集外的部隊強攻入邊荒集內,可是如被敵人力抗於夜窩廣外,高手團將變成孤軍,用盡火器箭矢後,便只餘待宰的命運。

    現時則形勢逆轉,攻集大軍可以從容攻集,只要能控制柬大街,便可以從盛豐海味的秘道直指夜窩子的心臟地帶,加上威力驚人的人大罐‘盜日瘋’,任敵人兵力如何強大,也要吃不完兜著走。

    燕飛緩緩站起來,朝盛豐海味的方向走去,該是時候出去透透氣了,否則他會被悶死。現在該是晚上吧!又或許是日落西山的時分。

    天剛入黑,紀千千主婢接到風娘通知,要立即起程。

    小詩擔心的道:「是否有敵人來了?晚上騎馬很危險哩。」

    紀千千微笑道:「你只要跟著我便成,我會照顧你嘛!凡事都叮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我反覺得黑夜行軍,驚險又神秘,蠻好玩的。」

    又笑道:「你更不用擔心安全,若要擔心便為慕容垂要對付的人擔心吧!主動權全操在他手上,對方正被他牽著鼻子走。」

    小詩更是愁容滿面,低聲道:「小姐很看得起慕容垂,唉!他這麼可怕,誰可以擊敗他呢?」

    紀千千聳肩漫不經意的道:「可惜他有個命中注定的剋星,而那個人便是小姐我。終有一天你會明白我這兩句話,並不是只在口上說來洩憤的。」

    小詩愕然道:「小姐原來是痛恨慕容垂的。」

    紀千千輕輕道:「如不是他,我的小詩便不用受苦,我不找他算帳該找誰呢?」

    小詩感動的道:「小姐對我真好。」

    紀千千道:「現在我們足到台壁去,因為慕容永已中計,誤以為我們要經太行大道進攻長廣。哼!慕容垂,這次你被我看穿了。」

    屠奉三和慕容戰在湖旁坐下,不約而同的叫道:「濕氣很重!」

    兩人相視而笑。

    慕容戰啞然笑道:「事實上每個人都暗自擔心,老紅預測的人霧會否如期降臨,更怕是來早了,我們便要進退失據。」

    屠奉三道:「如果劉裕確是南方的真命天子,這場大霧便該來得恰是時候。」

    慕容戰愕然道:「這種信心究竟足好是壞呢?若錯了豈非害了白己?」

    屠奉三微笑道:「天命雖然難測,卻非是無跡可尋,我愈來愈相信謝安沒看錯人,到最近的火石災異,更令我深信不疑。答案即將揭曉,我正拭目以待。」

    慕容戰道:「劉裕在新郎河,一箭破‘隱龍’那一手確玩得很漂亮,最令人感動是他玉成了高彥的好事,你是否決定全力助他在南方爭天下呢?」

    屠奉三道:「他是我報復桓玄的唯一希望,我還有另一個選擇嗎?」

    慕容戰道:「桓玄的‘斷玉寒’是不是真如傳說般的厲害?」

    屠奉三沉聲道:「桓玄自幼便顯露出練武的天分,他的刀專講氣勢,非常霸道狠毒,如單打獨鬥,我對戰勝他並沒有十足把握。」

    慕容戰道:「聽你這麼說,桓玄確有真材實料。」

    屠奉三道:「九品高手不是用來唬人的,看謝玄能與慕容垂平分秋色,又輕易斬殺竺不歸,可推想排名僅次於謝玄的這另一玄,刀法不會差到哪裡去。」

    慕容戰沉吟片晌,道:「我想問你一個私人的問題,可以嗎?」

    屠奉三道:「我早當你是我的知己,有什麼想問的,放馬過來吧!」

    慕容戰有感而發道:「我和你在行事作風上比較接近,且沒有利益衝突,所以從一開始便談得投契,唉!事實上我們現在於很多方面部足同病相憐。」

    屠奉三點頭道:「我只想到大家都有一批兒郎追隨,又都必須以逞荒集為安身立命之所兩方面。」

    慕容戰道:「千千又如何呢?」

    屠奉二道:「你竟是要問這個問題?」

    沉吟片刻,道:「我真的沒有妒忌燕飛,為何會這樣廣呢?或許是我被紀千千捨己為人的精神感動了,義或觸動了內心久已被埋藏的情感。邊荒集是自由的地方,沒有能獨霸的強權,沒有門第之別,紀千千有她選擇的自由,有權挑選對象,而燕飛確是今人欽佩的人,所有這些原因結合起來,我輕易接受了這既成的事實。」

    慕容戰欣然道:「說得好!既成為現實,只好接受。燕飛對千千不顧生死的真情亦令人感動,使人拋開私心,只要千千幸福便成,其它都無關痛癢。」

    屠奉三道:「你的族人已捨長安出關外與慕容垂正面交鋒,你有什麼打算呢?」

    慕容戰嘆道:「結果會是如何?不用猜也曉得,慕容垂會成為我的桓玄,而拓跋-則是劉裕,情況雖不盡相同,大致的形勢卻沒有分別。看!這不是同病相憐嗎…」

    屠奉三問道:「拓跋-是怎樣的一個人?」

    慕容戰道:「據我們所知,拓跋-是慕容垂最忌憚的人,一直想把他收為己用。遠在當馬賊時,拓跋-早顯露他的光芒,苻堅派人討伐他,沒有一次能佔便宜。他的騎戰在北方非常有名氣,看看拓跋儀便可測知其本領的一二,如給他站穩陣腳,北方恐怕只有慕容垂有資格作他的對手。」

    屠奉三道:「他是個可以合作的人嗎?」

    慕容戰道:「那須看他與燕飛的交情。此人心狠手辣,矢志恢復代國,是個以民族為重的人。」

    屠奉三微笑道:「這麼說,直至擊垮慕容垂之前,他會與我們同心協力,往後便很難預測了。」

    慕容戰堅決地道:「只要能毅慕容垂,救回千千主婢,其它的事再不放在我的心上。」

    屠奉二道:「此正是劉裕建立起一支全夜窩族邊荒勁旅的原因,只要邊荒集回復以前的興盛,我們的影響力會跨越邊荒,同時主宰南北的榮枯,只有這樣我們才活得有意義,活得轟烈。這更是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情況,老卓的邊荒史會如他所說的,愈寫愈精采。對嗎?」

    兩人對視而笑,均感痛快。

    拓跋儀揭帳而入,劉裕正用心研究攤開在地氈上,由卓狂生製作的邊荒地圖,邊荒集是圖心的一個紅點。

    劉裕抬頭瞥拓跋儀一眼後,目光回到地圖上,語調輕鬆的道:「我不理你用什麼方法,都要把敵人牽制在逼荒集,今他們不敢冒險出集迎擊我們。」

    拓跋儀在地圖另一邊面對劉裕蹲蔔來,雙日閃閃生輝道:「你給我多少人?」

    劉裕迎上他的日光,微笑道:「三千騎兵如何呢?以你的族人為骨幹,副帥任你選,但最好不是鐘樓議會的成員。」

    拓跋儀想起拓跋-,劉裕在這方面與拓跋-很相似,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態,令人沒法懷疑他是否有必勝的信心。這種神態形成一股使人難以抵擋的風采魅力。他們都是天生的領袖,擁有時爭霸天下的天分才情。假若有一天正如拓跋-所料的,兩人在戰場上交鋒,究竟會是怎樣的一番精采景況呢?

    拓跋儀從容道:「如我們從這裡晝夜不息的趕路,兩大後到達邊荒集,人馬將疲乏不堪,還如何和敵人進行比腳力的游擊追逐戰呢?」

    劉裕道:「你忘了由這裡到逼荒集的水路,完全控制在我們手上嗎?水道的安全由大小姐負責,你該可放心。我們會送你一程,在最接近邊荒集處放你們三千精騎登岸。」

    拓跋儀問道:「東岸還是西岸?」

    劉裕道:「此時慕容戰的五千快騎,該已從陸路開抵鎮荒崗,你從東岸登陸,隔著穎水全速奔往上游,務要引起敵人注意,令敵人疑神疑鬼,不敢於慕容戰陣腳未穩之際迎頭痛擊。」

    拓跋儀皺眉道:「敵人從內奸處得到確切的情報,對我們的兵力瞭如指掌,用你的方法吧!假設我是姚興和慕容麟,只須派出一支萬人部隊,擇弱噬之,在這樣的情況肯定會立即渡河追亡逐北,直至把我們殲滅。而他們留守的軍隊,不但仍有足夠的兵力守穩邊荒集,還可分兵出集突擊慕容戰。」

    劉裕不答反問道:「慕容鱗是怎樣的一個人?」

    拓跋儀答道:「慕容麟是慕容垂愛姬生的小兒子,自小狡詐多變,慕容垂一直不喜歡他,兼且做了幾件令慕容垂很惱火的事,所以一直對他疏遠,難得見他一面、因此慕容麟一直戰戰兢兢的夾著尾巴做人。到淝水之戰後,慕容垂叛秦立國,慕容鱗於反秦戰爭裡屢立大功,才逐漸得到慕容垂的寵信,被任為撫軍大將軍。慕容垂稱帝後,更被封為趙王,聲望陡增。現在看他被派來邊荒集,可知慕容垂正重用他。」

    劉裕道:「他用兵的本領如何?」

    拓跋儀道:「慕容麟用兵頗有乃父之風,不在慕容寶之下,肯定勝過慕容詳,愛險中求勝,擅用奇兵。正因我深悉他的行事作風,所以知道他不會對我的區區三千人坐視不理,任由我們封鎖上游,再前後夾擊邊荒集。」

    劉裕道:「我正是怕他不出集追擊你們。而你的目鏢是要令敵人勞而無功,今他們抹不著影,你們甚至可逃進巫女丘原的沼澤區去,使追兵進退兩難。只要捱至大霧降臨,你便可以隨機應變,或反擊追兵,或撇掉敵人渡過穎水,從北面兵逼邊荒集。」

    拓跋儀目射奇光,凝望劉裕好半晌,點頭道:「明白了!」

    劉裕微笑道:「在擊敗慕容垂救回千千主婢前,我們該是合作無間的戰友,對嗎?」

    拓跋儀聽出他話中有話,暗嘆一口氣,點頭應是。

    兩人商量好夾擊邊荒集等各方面的細節後,拓跋儀領命離開,去準備一切。此時屠奉三、江文清、姬別、紅子春、陰奇、呼雷方和高彥聯袂而至,開始另一個軍事會議。

    燕飛呼吸苦地面的新鮮空氣,體會著「做人」的滋味。

    在這一刻仙門的存在與否,根本不值得他費神去想。

    一隊騎兵在外面的東大街馳過,從盛豐海味的門隙瞧出去,看不到任何敵人,他仍然感受到邊荒集山雨欲來前的緊張氣氛。

    對姚興和慕容麟來說,今次都是不容有失,一來很難向自己的老爹交待,二是面子攸關,更重要是失去邊荒集等如失去邊荒,會斷送掉南北的聯繫。

    荒人的反擊力和決心,都出乎南北各大霸主的意料之外,如歷史能倒流,恐怕沒有人想改變邊荒集。

    那時的逞荒集,各大勢力對峙制衡,不論慕容垂或姚萇,均可通過公平的交易從中獲益。可是若今次反攻邊荒集成功,慕容垂和姚萇不但難以從邊荒集得益獲利,還平空增添一個在邊荒蓄勢以待、隨時從邊荒撲出來的強大勁敵。

    邊荒的兵力遠比不上慕容垂或姚萇的大軍,可是卻有強大的經濟和最出色的人材作後盾,其能發揮的威力是無可估量的。

    燕飛有種衝動,想趁敵人沒有防備之際,殺出邊荒集去與己方人馬會合。旋又放棄這個想法,倒不是他沒把握出集,只是怕敵人起疑,搜遍他現身的區域,發現‘盜日瘋’的藏處,那就得不償失。

    所以他只能耐心靜候,等待大霧的降臨,那是約定了「動手」的最好信號。

    當大霧來臨,反攻邊荒集的行動將全面開展,而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又有‘盜日瘋’在手,可以發揮驚人的力量,把整個攻防戰的形勢扭轉過來。

    又一隊人馬從東門的方向馳來,隱隱聽到兩人對話的聲音。

    燕飛功眾雙耳,全神竊聽。

    悶氣一掃而空,在敵人以為他早巳離集的情況下,他是否可以憑絕世的靈覺身法,作個神奇的探子,全盤把握敵人的作戰計劃和情況呢?

    他知道的愈多,愈清楚集內的防禦部署,反攻時,會更有把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