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好大喜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由穎口回到鳳凰湖水程的船行中,劉裕沒有說過一句話,一直背著燕飛呆坐在船尾。

    燕飛明白他的心情,不敢打擾他,只默默為他難過:不論燕飛如何「看破」世情,想起當年王淡真在烏衣巷謝府綽約動人的風姿,而今落得淒慘的下場,心中也填滿憤慨不平之氣。

    直到船隻轉入通往鳳凰湖的支流,出乎燕飛意料之外,劉裕平靜的道:「我沒事了!」

    燕飛很想問他真的沒事嗎?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只點頭表示明白。人世間太多令人無可奈何的事,假如當日他和劉裕強行把土淡真帶走,如今會是怎樣一番境況?

    盡量壓下心中的情緒,道:「船上還有半壇燒刀子,是我在巴陵途上買的。」

    劉裕淡淡道:「我身為主帥,卻躲起來喝酒,成何體統呢?」

    燕飛別頭後望,見劉裕仍背著他呆坐,一時說不出話來。

    劉裕像曉得燕飛在瞧他,道:「姚興找到了‘盜口瘋’。」

    燕飛完全摸不著頭緒道:「什麼?」

    劉裕解釋清楚,然後道:「毒氣煙火,是守城戰慣用的手段,我們的姬公子便是製造這類火器的專家,不過只能在特定的環境發揮威力,用在空曠的戰場上的作用始終有限,可是姚興卻如此重視這批毒物,可知‘盜日瘋’非是一般尋常毒器。」

    燕飛不得不佩服劉裕的堅強,聽他說話思路清晰,表面看來一點察覺不到他剛受到最沉重的打擊。道:「這方面你有沒有請教呼雷方呢?」

    劉裕道:「當然問過,奇怪的是他完全失去了有關‘盜日瘋’的任何記憶,每用心去想‘盜日瘋’一事,會頭痛欲裂,可見波哈瑪斯向他施展的是迷心術一類的邪法,令他只有在某一種情況下,才能記起有關‘盜口瘋’的事。可惜現在再沒有時間去追捕波哈瑪斯。‘燕飛道:「如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內,這種毒香卻是效力驚人。楚無暇便是憑毒香令彌勒教六大高手失去反抗力,被她一一屠戮。」

    劉裕道:「姚興遠道把‘盜日瘋’運來,當然認為這種毒香最能在逼荒集內發揮威力,類似楚無暇在斗室內使用。照我猜‘盜日瘋’是他們當時攻打鐘樓廣場的秘密武器,一旦施放,可以完全癱瘓廣場上的戰況,破壞我們高樓指揮的優勢,令我們失去頑抗的力量。」

    燕飛道:「到現在我仍不明白,姚興該是先把‘盜日瘋’送至呼雷方手上,由他藏在集內某處,好在適當時機施放,怎會被呼雷方拿到集外藏起來呢?」

    劉裕緩緩起立,經過燕飛身旁,探手用力按了他肩膀一下,移到船首處,迎著河風深吸一口氣,徐徐道:「姚興是把‘盜日瘋’送至邊荒集附近,交予呼雷方。呼雷方為了保密,只領一個心腹手下去接收,這個心腹就是出賣我們的呂明。接著呼雷方覓地收藏‘盜日瘋’,準備待適當時機運回邊荒集。豈料我們已看破陰謀,把呼雷方和他手下的人隔離監視,使呼雷方再無暇去理‘盜日瘋’的事。」

    燕飛同意道:「你的推測合乎情理,應該是這樣子。」

    劉裕轉身坐下,面對燕飛,露出深思的神情,道:「姚興這般緊張‘盜日瘋’,而呂明更一有機會,競冒著暴露內奸身分之險也要通知姚興,可見‘盜日瘋’對邊荒集的攻防戰有關鍵性的作用。」

    燕飛不解道:「‘盜日瘋’真的這麼厲害嗎?對高手來說,一般毒煙毒霧,都難構成威脅,他們氣脈悠長,既能長時間閉氣,又可調節呼吸,且有能力把毒素迅速由皮膚排出體外。所以這類東西都被視為下三濫的門道。」

    劉裕點頭道:「我亦不相信‘盜日瘋’可比得上楚無暇用的無色無味‘萬年迷’,不過說到底我們並不清楚‘盜日瘋’的真正威力,只能猜測。即使是‘萬年迷’,如給彌勒教的妙音等人足夠時間,他們亦可以復原過來,當然楚無暇不容他們有此機會。這類毒香對像你老哥般的高手肯定不會有任何影響,但對一般戰十,卻是無可抗禦的超級武器。試想如我們今整個鐘樓廣場毒煙彌漫,會出現怎樣的情況呢?打從部署反攻邊荒集,我便一直在憂慮,如何可以在敵人重兵佈防下攻佔鐘樓,這是最困難艱苦的部份,反不擔心如何可以死守鐘樓。」

    燕飛道:「只要有幾名真正的硬手,又有火器毒氣助陣,在箭失火器用罄前,我可以保證敵人沒法踏入鐘樓半步。」

    劉裕道:「這就成了!二十名高手由你親自挑選,只要我們先一步把‘盜日瘋’弄到手,便有可能單憑這支高手部隊,攻佔鐘樓。」

    燕飛苦笑道:「儘管曉得‘盜日瘋’的藏處,恐怕要挖地道直通該處才偷得到。」

    劉裕道:「姚興如想在戰場上使用‘盜日瘋’,必須隨軍帶備‘盜日瘋’往集外,更須在戰場上風處施放,最佳的施放時間非是在兩軍對壘的時候,而是在我們紮營休息的當場,我會令姚興誤以為有這麼一個好機會,那將是我們奪取‘盜日瘋’的時刻。」

    燕飛皺眉道:「有‘盜日瘋’在手又如何呢?我們如何在敵人嚴陣以待的情況下,不但要把幾大箱‘盜日瘋’運到廣場,還要在適當位置點燃使用?」

    劉裕道:「在一個重霧籠罩全集的黑夜又如何呢?」

    燕飛一對銳目亮了起來。

    篝火燒得-啪作響。

    慕容寶和一眾隨軍大將圍火坐著,聆聽手下們的報告。

    營地設於大河北岸重城黎陽西面,八萬大軍在此停留了三天,以集結物資和運糧的船隻。大燕國占領邊荒集後,得到大批戰船和商船,大增水運的能力。

    此行輔助他的將領,一半由慕容垂挑選,一半由慕容寶親自推薦。來自王族的將領有慕容農、慕容隆、慕容精二人,其它是苻謨、眭邃、封懿。史仇尼歸則是慕容寶親兵團的統領,此人是慕容鮮卑族的著名高於,奉慕容垂的命令貼身保護慕容寶,防範像燕飛般的超級刺客。

    聽罷負責情報的苻謨講述有關拓跋-把子城、雁門讓予慕容永的情況後,慕容寶大罵道:「狡猾的小賊。」

    個子雖不高,但結實粗壯的慕容農忙道:「拓跋-正是希望我們不要節外生枝,放過平城和雁門,他是蓄意激怒太子殿下。」

    慕容農比慕容寶長五歲,今年二十九歲,乃慕容寶的堂兄,為人穩重,頗有識見,由慕容垂親自點名任命他作副帥,是想借他來平衡兒子急於求勝的缺點。

    鮮卑族最重戰功,如果慕容寶今趟能凱旋而歸,他作為慕容垂繼承人的地位,將可穩如泰山。

    慕容垂正是怕他求勝心切,忘掉了「沉穩」是唯一擊敗拓跋-的「竅門」。

    所以慕容農趁慕容寶尚未說出心中所想的事前,提醒他一切必須依慕容垂頒下來的策略進行。

    眾將均曉得慕容垂早為慕容寶定下大要的戰略方針,都不敢說話。

    慕容寶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如我們不因應變化採取不同策略,定會痛失破敵良機。我明白拓跋-這個人。由當馬賊開始,到與窟咄的高柳之戰,從來沒有勇氣和對手硬撼,徹始徹終是個無膽的鼠輩。他愛用計嗎?我便和他鬥智鬥力,給他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奇。」

    軍師眭邃道:「西燕國現正被皇上壓制至動彈不得,根本無力保住兩城,只派出一支二至三千人的部隊,虛應故事的進佔雁門。只要我們大軍壓境,保證慕容永的軍隊望風棄城而逃。」

    慕容寶冷哼道:「我從小便認識拓跋-這小子,他最愛耍陰謀詭計、表面看來拓跋-是棄城逃走,可是觀乎拓跋-甫棄城便被西燕兵進佔,可見拓跋-和慕容永之間有秘密協議,準備連手夾擊我們,把我們大軍牽制在雁門。我偏不中他的奸計。」

    慕容農大吃一驚道:「皇上早有指示,此仗必須穩紮穩打,先收服平城雁門,再沿往盛樂的補給線設立軍事據點,與拓跋-打一場持久戰,孤立盛樂,摧毀其附近牧場農田,令拓跋-亡國滅族,此為最上之策。」

    眾將無不點頭同意,在這批將領心中,慕容垂的地位有如天神,故對他的策略堅信不移。

    慕容寶從容道:「父皇的命令當然不可違背,但我們卻可加以變通,改由中山出兵收復雁門、平城,然後設立補給線。哼!當拓跋-曉得中計,我們已從水路開往河套,直撲盛樂,把根基未穩的拓跋族連根拔起,把盛樂夷為平地。」

    慕容農還要說話,給慕容寶先一步截著道:「我意已決,三日後我們乘船北上,你們須作好準備。」

    眾將轟然應諾。

    船抵碼頭,迎接他們的是慕容戰。

    劉裕問道:「兒郎們情況如何?」

    慕容戰是操練戰上的負責人,聞言答道:「兒郎們士氣高昂,狀態絕佳,什麼陣法都很易上手,我卻差點累垮了,書夜不停地訓練他們各種戰術。哼!現在誰還敢說我們是烏合之眾。」

    燕飛心中一陣感觸,自苻堅南來,邊荒集屢經戰亂,飽受災劫,各幫會派系種族問的關係不住變化,由猜疑對立變得團結一致,到了今天,荒人再不是各自為戰的一盤散沙,而是發展成為一支荒人的勁旅。當收復邊荒集後,肯定沒有人敢輕視荒人的力量。

    慕容戰又道:「老紅回來了,正在帳內睡覺,我去使人喚他來。」

    接著吩咐身邊的戰士去找紅子春。

    劉裕皺眉道:「讓他多睡一會兒吧!」

    慕容戰笑道:「他睡了足有三個多時辰,該是時候醒來哩。」

    三人朝帥帳方向走去。

    劉裕壓低聲音道:「掌握了薑人的指揮方法了嗎?」

    慕容戰欣然道:「今次是重施故技,不過非是扮作北府兵,而是冒充薑人。呼雷方說作用不大,他這般認為,是因我沒有告訴他有濃霧掩護此一絕招。」

    劉裕道:「我們只須在薑軍間製造一點混亂,再把混亂如漣漪般擴展開去,到波及敵人全軍,我們將可以完全操控局勢。」

    三人來到帥帳前,停步說話。

    慕容戰道:「我已精選了五百人,負擔此擾敵的任務,劉爺可以放心。」

    此時紅子春來了,陪他一道來的尚有卓狂生和高彥,慕容戰則為繼續練車告辭離開。

    五人進入帳內。

    坐下後,紅子春道:「幸不辱命,我看過邊荒集附近的天色雲霞,又弄清楚低地草木的溼氣露水,叮以斷定五天內會有一場大雨,然後連續數天大霧。」

    燕飛道:「你有多少成把握?」

    紅子春道:「八、九成準保沒問題,在過去的幾年,於初春之際,首場大雨過後總是水霧連天的日子。對是否蔔雨我有把握得多,判斷的方法清楚容易,只須觀察蟲蟻是否會搬遷巢穴,又如野蜂群起採蜜、蜻蜓低飛等情況,均可以旁證會否有大雨降臨。」

    卓狂生點頭道:「邊荒集的霧確是春天常見,最妙是大霧來前沒有半點跡象。」

    高彥皺眉道:「若大雨不止一場,而是連下數天又如何呢?」

    紅子春道:「春天的雨勢絕不能與夏天相比,一場起兩場止,大雨後水氣在低地積眾,歷久不散,如果繼續廠毛毛細雨,將更為理想。」

    劉裕道:「我們就定在三天後的日出時分出發,由水陸兩路行軍,走陸路的是全騎兵隊伍,船載的是我們攻打鐘樓的高手團和作戰物資,如此只要兩天時間,我們將叮在鎮荒崗北面集結大軍,引姚興出集來戰。」

    話剛說完,江文清揭帳而人道:「方總回來哩!」

    隨在她身後入帳的有方鴻生、姚猛、宋悲風、龐義和陰奇。人人神色沮喪,不用問也曉得方鴻生無功而返。

    宋悲風頹然道:「方總嗅不到任何特殊的氣味,那幾箱東西或許是兵器、弓矢一類沒有氣味的東西。」

    方鴻生羞慚的道:「是我沒有用。」

    劉裕沒有露出任何失望的神色,道:「我要立即舉行鐘樓議會,以決定全盤的戰略,呼雷當家必須出席,每一個有資格的人都要出席。」

    眾皆愕然。

    拓跋-獨坐帥帳外,想的是楚無暇。

    這個女人很特別,有種狠辣厲害的勁兒,令他想起在戒備狀態下的蠍子,可以在任何一刻以有毒的尾巴突襲敵手,置目標物於死地。她又是如此麗質天生,極盡誘人的能事,堪稱蛇蠍美人,集美麗和邪惡於一身。

    拓跋-自信看人很有一手,所以絕不會錯估楚無暇,這是個危險的女人,非常善變,隨時可反面無情。可這也是她最吸引他的地方,亦只有她夠資格使他投入如此危險的愛情遊戲,只是那種刺激感已非常誘人。

    拓跋-確需要一點刺激,把他的注意力轉移部分,不用整天想著如何去爭雄鬥勝,可以忙襄偷閒輕鬆一下,調劑一下。

    他本來打定主意對她採取逢場作戲的態度,玩厭了便棄之如敝屣,橫豎她也不過是彌勒教訓練出來專事迷惑男人的工具。你情我願下,他是不會有任何心理上的負擔,她更不會介意生命中多個男人或少個男人。

    對他來說,世上沒有任何事比復國興邦更重要,為此他可以做任何事,更可作出任何的犧牲。

    他不願給夾在楚無暇和燕飛之間,左右為難。楚無暇動人的風情色相,遠比不上燕飛在他心中的份量。

    可是這女人的厲害處,便像能看穿他的心意似的,並不急於以肉體迷惑自己,而先向他獻上彌勒教的寶藏,這對他建國是絕對雪中送炭的一回事,使他可以在不擾民的情況下,大肆擴軍,還可以把國都遷移往平城,與大燕國進行持久戰。

    另有一個拓跋-不願承認的原因,就是他因燕飛而引起對煉丹術的憧憬和追求,或許可以在此女身上實現。

    她不但是煉丹術的能手,更是男女採補的高手,本身等若一個取之不盡的寶庫。

    他能駕馭她嗎?

    他不知道,且沒有半分把握。

    不過,他願意去嘗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