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雪下生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小姐在看甚麼?看得那麼出神的。」

    紀千千瞥小詩一眼,目光回到雪地上的小花朵處,喜孜孜的道:「你看到這朵小花嗎?造化是多麼奇妙?種子深藏在冰雪下的泥土裡渡過整個嚴冬,可雪剛開始溶,她立即破土而出,盛放出美麗的花辦,似要向這世界證明她掌握時機痛享生命的超凡本領,她是多麼了不起!多麼堅強!」

    小詩心中一痛,小姐熱愛自由自在不受管束的生活,可是造化弄人,偏陷進失去自由且被嚴密管束的處境裡,這是多麼令人心痛的事。

    一時間,小詩不知如何答她。

    紀千千似沒察覺小詩的悲傷,目不轉睛地瞧著營帳門外地上的小黃花,道:「我可以感同身受的體驗到小花的喜悅,當從黑暗的泥底冒出地面,看到了這新奇的世界,那種煥然一新的動人感覺。詩詩!信任我吧!我絕不會騙你的,我們便是埋在冰雪下的種子,不論表面看來如何不可能,可是終有一天我們會從冰雪裡茁長而出,回到地上美麗和廣闊的天地去。」

    小詩嗚咽道:「小姐!」

    紀千千愛憐地嗔怪道:「又哭了!你不信我的話嗎?」

    她們居住的營帳以布幔和其它軍營分隔開來,自成一個天地。除她們的營帳外,另外尚有三個營帳,住的是風娘和四位侍候她們的慕容鮮卑族年青女戰士,人人身手不凡,有足夠的力量保護她們,更有實力看管她們,加上風娘,她們若想逃走,只這一關已沒法闖過,何況還有團團把她們圍在四周,數以千計的慕容垂精銳親兵。

    慕容垂的皇帳就在隔鄰。

    風娘來到兩人身後,輕輕道:「今晚還要趕路,小姐和小詩姑娘何不入帳多休息一會?」

    紀千千拍拍小詩香肩,著她去休息,待她入帳後,問風娘道:「我們要到哪裡去呢?」

    風娘正要答她,聽見留守入口戰士的致敬聲,忙道:「皇上來哩!小姐有甚麼問題,可以直接問她。」

    ※※※

    劉裕朝燕飛歇息的帳幕走去,忙了近兩個時辰,到太陽下山,方分配好工作。

    他整個軍事計劃最完美的地方,是不怕荒人裡雜有敵人的奸細。

    荒人胡漢混雜,良莠不齊,是最易被敵人奸細混入的隊伍,是防不勝防亦無從防範的。尤其今次敵人是姚興,更難料其中是否有薑族的戰士,仍然效忠於他,把消息暗傳往敵方。

    但這次他的確是盡起全軍,去反攻邊荒集,婦孺和工匠則留在後方,只要內奸如實把情況報上姚興,姚興肯定中計。

    劉裕揭帳而入,燕飛已坐了起來,神采奕奕。

    劉裕在他身旁坐下,道:「我們十天後出發,希望老屠能如期趕回來,參與這場盛事。」

    燕飛點頭表示知道。

    劉裕道:「睡得好嗎?」

    燕飛道:「我睡了多久?」

    劉裕道:「如果進帳後你立即熟睡,已睡了足有兩個時辰。」

    又笑道:「你多少天沒閤過眼?」

    燕飛伸個懶腰,道:「忘記哩!」

    劉裕道:「到現在我才有機會問你,與孫恩的一戰究竟是怎麼一番光景,又如何與赫連勃勃搭上的呢?」

    燕飛道:「赫連勃勃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所以被逼與我合作,可是我曾答應他不可以張揚他的事。至於與孫恩一戰,更是曲折離奇,難以盡述,可以告訴你的是我遇上尼惠暉,原來她和孫恩嫌隙甚深,動起手來時,不但毀掉了三佩,我們還全部受傷,孫恩負傷離開,尼惠暉傷重而亡。」

    劉裕色變道:「怎會和三佩有關,難道宋悲風手上的心佩落入尼惠暉之手?」

    燕飛心中暗嘆,自己究竟該否說實話?只恨告訴他實情於劉裕不但絕無好處,且是害了他。

    只好道:「不用擔心,宋老哥沒有事,他是得安玉晴之助,以銀罐盛心佩,隔斷了三佩的聯繫,而我則是感應到心佩,撇開孫恩去支持宋老哥時遇上尼惠暉。」

    劉裕一頭霧水的道:「尼惠暉的手下呢?她沒有和你算賬嗎?啊!明白了!你們定是因三佩混戰起來,對嗎?」

    燕飛不願再說下去,含糊應道:「大概是這樣子。唉!宋老哥和安玉晴究竟到了哪裡去呢?」

    劉裕倒沒有起疑,道:「宋悲風是老江湖,即使遇上孫恩或尼惠暉那等人物,仍有一拼之力,該不會出事。」

    燕飛忽然想起拓跋儀滿懷心事的神態,心忖應否去找他談話時,高彥興奮的進來,坐下道:「和我們的劉爺說了吧?」

    說話時向燕飛猛打眼色。

    燕飛心不在焉的道:「說甚麼?」

    高彥失聲嚷道:「說甚麼?虧你說得出口,還道大家是甚麼娘的兄弟,他奶奶的朋友,你提議的事就這麼不了了之嗎?剛才你沒有在議會提出來,我已不和你計較,現在竟敢裝蒜,你對得住我高彥嗎?」

    劉裕胡塗起來,皺眉道:「高小子你發甚麼瘋?」

    燕飛回到帳內的現實,苦笑道:「你這小子知否我剛睡醒不到一刻鐘,哪來時間去想你的愛情絕症。」

    劉裕沒好氣道:「又是小白雁。不是給了你機會嗎?你讓小白雁溜走,只能怪你自己沒有本事,怎能怪燕飛呢?」

    高彥理直氣壯的道:「做好人要做到底,送佛更要送到西。我的小白雁之戀已打好堅實無比的良好基礎,欠的只是開花結果的另一機會。無論如何老劉你一定要再幫我這個忙。」

    燕飛道:「一切待光復邊荒集再說罷。」

    高彥氣鼓鼓的道:「我何曾說過不待收復邊荒集就行事呢?我很清楚,那時我們才有本錢和聶天還討價還價。可是你至少要先和我們劉爺說好,我才可以繼續快快樂樂的做人,耐心地等候良機。」

    劉裕訝道:「竟與聶天還有關,你是想用邊荒集作聘禮向聶天還提親?」

    高彥此時怎敢開罪劉裕,賠笑道:「當然不是這樣子。小飛有個好提議,讓我代表邊荒集出使到兩湖去和老聶談生意,訂立互不侵犯的協議。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你該明白我到那裡去是幹甚麼。」

    劉裕啞然笑道:「當然明白,你是不懷好意、暗懷鬼胎、謀的是老聶的小精靈徒弟。唉!真拿你這小子沒轍,就算我肯答應你,大小姐和老屠肯讓你去向老聶獻殷勤嗎?」

    高彥急起來,大力推燕飛一把,道:「是你想出來的好主意,快幫我說服他。」

    燕飛無奈道:「我快給這小子纏得不想做人了,你老哥有甚麼更好的辦法?」

    劉裕苦笑以對,好一會後,點頭對高彥道:「好吧!收復邊荒集後,我會給你一個交待。」

    高彥歡呼一聲,跳起來一個-斗翻出帳外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