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天大喜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隨著趁市集的附近鄉農,於城門開啟時進城。

    入城後,閒蕩了一會,街道開始熱鬧起來,人來車往,表面來看,確是繁華興盛。

    燕飛有點難以想象邊荒內的廢墟,在以前亦曾有過眼前的日子,也很難想象眼前的熱鬧情景,會變成靜如鬼域的荒城。

    一切是如此地不真實。

    他和孫恩的決戰,與身處的地方是如此地格格不入,即使他本人也難把兩者連繫在一起。

    人總是要生活的,正如劉裕沒可能整天活在失去王淡真的創傷裡,自己也不能無時無刻受到與孫恩決戰一事纏繞。

    想到這裡,燕飛啞然失笑,朝對街那所最具規模的客棧走過去。

    昨夜沒有合過眼,又不知孫恩何時來找他,何不好好大睡一覺呢?

    劉裕在午后時分回到新娘河,眾人終盼到他來,立即舉行第二次的流亡議會。

    「燕飛呢?」

    劉裕第一句話問道。

    眾皆愕然。

    屠奉三皺眉道:「他忽然離開,還留話說你會知道他的去向。」

    劉裕呆了半晌,點頭道:「這麼說,他該是與孫恩決戰去了。」

    卓狂生一頭霧水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劉裕解釋清楚後,聽得人人心重如鉛,擔心不已。

    劉裕曉得各人在擔心燕飛不是孫恩的對手,正如他也肯定盧循和徐道覆,也在憂慮孫恩會步竺法慶的後塵,任何一方面都負擔不起戰敗的後果。

    不過事已至此,只好等待老天爺在此事上的安排。微笑道:「我今次並非空手而回,而是帶來天大喜訊,但我想先弄清楚我們現在的情況。」

    屠奉三道:「劉牢之限令我們三天內全體離開新娘河,不得留下半個人。」

    劉裕大感愕然,接著雙目射出懾人的神光,狠狠道:「劉牢之你太不知自愛了,你以為可以趕絕我劉裕嗎?哼!我會教你白費心機、枉作小人,還會等著看你的收場。」

    他這番話和神態的反應,出乎所有人意料外,屠奉三、慕容戰、江文清、姬別等人人都瞪著他,似乎今天方認識劉裕此一面目。

    此刻的劉裕,不但霸氣十足,豪邁過人,且透出強大的信心,像一切都在掌握中。

    議堂內鴉雀無聲。

    劉裕目光緩緩掃過眾人,只是這種神態已令人感到他是發號施令的最高統帥。事實上在眼前如此接近水盡山窮的劣境裡,荒人最需要的正是強而有力的領導。

    以前他們公推劉裕為主帥,只屬權宜之計,是因為劉裕乃各方面均可以令人接受的人物,又以為選他只是負責一晚的戰役。可是發展到今天,劉裕因緣際會地演變為荒人反攻邊荒集的領袖,實是任何人始料不及。

    劉裕沉聲道:「讓我告訴各位,我們邊荒集仍是氣數未盡,因為郝長亨和姚興的密會,被我遇上,更聽到他們全部的對話。」

    眾皆嘩然,氣氛立即轉熱。

    卓狂生點頭道:「只可用氣數末盡四字方可作解釋,如此推之,我們的小飛必可把孫恩的臭頭斬下來。」

    屠奉三道:「聽到甚麼樣的天大喜訊呢?」

    劉裕好整以暇的道:「邊荒集缺糧!」

    眾人都有點摸不著頭腦,邊荒集缺糧是當然的事,不過糧食雖然緊張,只要北方水路無阻,糧食仍可源源不絕從北面運來。

    江文清美目一亮道:「是否姚興向郝長亨借糧?」

    劉裕淡淡道:「不是借糧,而是買糧。」

    鬧哄哄的議堂倏地靜至落針可聞。

    紅子春喘著氣道:「不是這麼便宜我們吧?」

    劉裕道:「正是這麼便宜我們。姚興將以三千頭上等戰馬,換取二十船糧貨和藥物。」

    屠奉三精神大振,道:「難怪劉帥說不是空手而回了。」

    高彥搶著道:「兩個壞小子還說了些甚麼呢?」

    劉裕微笑道:「其它的稍後再說。你現在只須曉得他們會在離穎口二十多浬處,穎水上遊、汝陰荒城旁的渡頭作交易便足夠,這場仗等於反攻邊荒集的前哨戰,只要我們成為贏家,我們將要糧有糧,要馬有馬。」

    程蒼古道:「姚興是否接納了桓玄和聶天還,讓他們分亨邊荒集呢?」

    劉裕欣然道:「就要看這次交易哩!」

    姚猛第一個忍不住尖聲怪叫,其它人紛紛效尤,連一向沉著冷靜的屠奉三也鼓掌附和。只有江文清臉染紅霞,感激的眼神不眨的凝望著劉裕。

    劉裕創造了一個奇蹟,帶來荒人的希望。

    ※※※

    燕飛從床上坐起來,忍不住的露出一個笑容。

    他成功了,成功避過孫恩的感應搜尋。憑的便是他獨門看家本領胎息大法。

    他截斷了門鼻呼吸,純以胎息方法從早上直睡至華燈初上的入黑時分,進入了最深沉、近乎胎兒在母體內的安眠,此時精神十足,整個人煥然一新。

    喧鬧聲從大街的方向傳來,令他頗有重返人世的奇異感受。

    他取起放在枕旁的蝶戀花,隨意的用手提著,站起來,推門外出。

    肚子有空空如也的感覺,他卻不感肚子餓,只想找壹美酒來治治酒蟲。

    孫恩接近的感覺也來了,似是如非的,令人無法捉摸。

    燕飛啞然一笑,絲毫不把被孫恩找到自己的事放在心上。

    要來的終於會來,避也避不了,怕他娘的甚麼呢?

    來到客棧頗具規模的飯堂,二十多張桌子,一半坐有客人,猜拳鬥酒,好不熱鬧,看外表該是路經的商販、旅客佔大多數。

    好的位置都給人佔了,他只好到中間的一張桌子坐下,循例點了個小菜,叫了一-燒刀子。

    想想也覺好笑,如自己在新娘河的兄弟,曉得自己竟是到這處來喝酒,會怎麼想呢?

    酒先來了。

    燕飛掐開壹塞,倒滿一杯酒後,忽然發覺瞵桌多了個人出來。

    燕飛舉杯向那人微笑道:「原來是天師大駕光臨,讓燕飛敬你一杯。」

    原本熱鬧喧嘩的大堂驀然靜下來,人人呆若木雞。

    那人此時方緩緩坐下,面向燕飛,欣然道:「我孫恩從不愛杯中物,以茶代酒如何?夥計,給我拿一-茶來。」

    「噹啷!」

    不知誰因手顫拿不穩杯子,竟掉往地上,摔個粉碎。

    《邊荒傳說》卷十九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