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團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木薩漢、哈依卡姆、克里木、阿依古麗等許多牧民騎上馬,擁向邊防站,院子裡站滿了人,他們都是來向鍾槐和趙麗江告別的。鍾槐、木薩漢、克里木在宰羊。哈依卡姆,阿依古麗在烤饢。趙麗江抱著衛邊站在爐邊同她倆說話。

入夜,院門前的草地上燃起了篝火。已吃完手抓羊肉和喝過酒的牧民們同鐘槐、趙麗江一起圍坐在篝火旁。孩子已在趙麗江懷裡睡著了。木薩漢彈著冬不拉,唱起了歌。那歌聲雄健而悲壯。他望著熊熊的篝火,從篝火裡他看到了風雪交加的夜晚,鍾槐,劉玉蘭幫著他們往回趕著羊群。劉玉蘭為救羊隻被山坡上滾下來的積雪埋住了。鍾槐艱難地把羊群趕進羊圈,回身走時,暈倒在了雪地上……木薩漢的眼裡滲出了淚,他看著鐘槐那條被截了肢的右腿。木薩漢唱到這裡,突然撲向鍾槐,緊緊地摟著鐘槐說:"鍾槐兄弟,我們捨不得你走啊!"所有的人都流了淚。

第二天清晨,鐘槐、趙麗江在院子裡莊嚴地升起了國旗。國旗在藍天上飄揚,鐘槐和趙麗江的眼睛濕潤了。鍾槐和抱著孩子的趙麗江在劉玉蘭的墳前深深地鞠躬,同劉玉蘭告別。鍾槐把一大捧鮮花放在了劉玉蘭的墳前,然後同一對年輕夫婦握手告別。小毛驢啊?啊?叫了兩聲。鍾槐摟著小毛驢的脖子,眼裡含滿了淚。來接他們的吉普車停在了院門口,院門口站滿了來送別的牧民們。鍾槐上車,與大家揮淚告別。小車開出幾百米後,鍾槐回頭,看到送別人群變得越來越小,最後看不見了。想起自己曾在這裡經歷過的往事,情不自禁地流下淚來。

早晨,團場的菜地。王朝剛在菜地幹活。劉月季也背著鋤頭來到菜地。劉月季看到王朝剛,有點吃驚,說:"王副主任,你學習回來啦?"王朝剛說:"回來了。"劉月季說:"怎麼?每天早上也想到菜地來鬆鬆筋骨?"王朝剛苦笑一下說:"不,月季大姐,我回來後,郭政委說我的工作暫時沒法安排,讓我先到機關食堂菜地勞動一段時間再說。"劉月季皺了皺眉說:"噢,是這樣啊。"王朝剛自嘲地笑了笑說:"月季大姐,這沒什麼,其實我也想通了,你不是跟我說過,人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真的說不上的。但在河東時,想到說不定有河西的那一天,在河西時,又要想到可能也會有河東的時候,人只要有一顆平常心,有顆善心,那無論是在河東還是河西,都一樣。所以讓我到菜地來幹幹活,也沒啥!"劉月季說:"人活著,就該這麼想,我也是這麼想著過來的。"王朝剛說:"月季大姐,你臉色不太好啊。身體是不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劉月季一笑說:"年歲大了,幹不動了,過幾天我就要退休了。那時候就能徹底地好好休息了。"

南疆的水庫工地。大型水庫裡的水已是浩渺一片。鍾匡民和程世昌興奮地在水庫的圍堤上走著,水庫周圍是浩瀚的沙漠。鍾匡民說:"老程,我們是建設者,也是創造者。當我們看到我們的奮鬥目標變成了現實,當我們看到自己所創造的成就是這麼的輝煌,說實話,以前所經歷的一切千辛萬苦,自己的屈辱和不平,都會拋到腦後變得煙消雲散了。你不覺得嗎?"程世昌說:"是。鍾師長,月季大姐有信來嗎?離開這麼幾年了,我真的很想他們。"鍾匡民說:"你是想你的女兒了吧?你們該相認了。"程世昌說:"不不,鍾師長,我只是想見見她,不是想認她,我不想給女兒增添不快和煩惱。我已經把這意思告訴過月季大姐了。女兒大學畢業了,又分了個好工作,這全靠月季大姐和你啊!"鍾匡民感嘆地說:"我差點要把你女兒送進孤兒院,是月季堅持,是鍾槐和鐘楊的堅持,才會有你女兒的今天。想到這裡,我只有感到愧疚,所以你不用感激我。"

鐘楊拉著鐘柳來到水庫,走上圍堤,他們看到不遠處的鐘匡民和程世昌。鐘柳說:"哥,我該怎麼叫。"鐘楊說:"叫我爹還叫爹,叫程叔叔叫爸爸。他們會知道的。"鐘柳說:"好。"鐘楊、鍾柳朝鐘匡民、程世昌奔去。鐘楊喊:"爹……程叔叔……"鐘柳喊:"爹……爸爸……"程世昌驚喜地說:"鍾師長,鐘柳在喊什麼?"鐘柳喊:"爹……爸爸……"鐘楊喊:"爹……程叔叔……"鍾匡民因為鐘楊那聲親切的爹,也突然顯得激動起來。他知道他們父子徹底地和好了。鍾匡民高興地說:"她叫我叫爹,叫你叫爸爸。月季肯定已經告訴她,你就是她的親爸爸了。"鐘柳快步奔到他們跟前喊:"爹,爸爸!"程世昌愣了一會兒,一下激動地擁抱了女兒,說:"我的鶯鶯啊……"淚水從他眼角上湧出,滾滾而下。鍾匡民也抱住鐘楊說:"兒子……"鐘楊說:"爹……"鍾匡民說:"兒子,這些年來,我一想到過去的那些事,我真的是很對不起你娘和你們……"

水利指揮部。簡易的辦公室裡。程世昌的辦公室兼宿舍。鐘柳拿出金項鏈給程世昌看。程世昌接過項鏈看著說:"對,就是這條項鏈。"然後把項鏈交給鐘柳。"鶯鶯,你把這顆長生果打開,對,看見沒有,裡面刻著三個字,程鶯鶯。"鐘柳仔細看著刻在長生果裡的字,徹底相信程世昌就是她的親生父親了。鐘柳喊:"爸爸……"程世昌手中拿著金項鏈,眼淚汪汪地說:"你是我女兒的事,月季大姐早就告訴我了。但那時候她和鍾師長都叫我不要認,認了,對你整個前途都會有影響。他們想得比我周到。但後來,我發現你在他們家生活得那麼好,對我和你來說,認不認都沒有實際意義了。但他們卻認為,你從專科學校畢業後,又分了個不錯的工作,現在又是他們家的兒媳婦了,讓我認你對你現在已經沒有影響了。所以他們堅持要你來認我,他們說,這樣,我會感到幸福的,而對你來說,你也終於知道了你的親生父親是誰。鶯鶯,世上就有像月季大姐和鍾師長這樣的好人哪。"鐘柳說:"爸爸,沒有我娘,就沒有我的今天。她不但養育了我,而且用她的實際行動,讓我懂得了怎麼做人……"鐘柳說到這裡泣不成聲。程世昌也情不自禁流下淚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