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繼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團場的羊圈。王朝剛朝正在幹活的鐘匡民、程世昌走去。王朝剛走到鐘匡民跟前,畢恭畢敬地說:"鍾師長,請你去辦公室,有人要找你談話。"鍾匡民說:"有什麼事?"王朝剛說:"你去了就知道了。"鍾匡民放下鐵鍬,朝程世昌看一眼說:"老程,我去去就來。"

鍾匡民和王朝剛走出羊圈。王朝剛說:"鍾師長,月季大姐司務長的工作,我們已經給她恢復了。"鍾匡民心裡似乎明白了什麼。

團部,辦公室裡有兩位同志跟鐘匡民說明來意。鍾匡民說:"不能在本師恢復我的工作嗎?"甲說:"這是上級黨委的決定,我們也改變不了。"乙說:"鍾師長,你還是先到南疆的水利工地去工作一段時間再說吧。那是一項重要工程,你在這方面有很豐富的經驗,所以上級決定讓你去擔任總指揮。"鍾匡民想了想說:"好吧,我服從上級黨委的決定。"

鍾匡民回到羊圈,繼續和程世昌在一起幹活。鍾匡民說:"那是南疆很大的一項水利工程,讓我去那當總指揮。"程世昌說:"鍾師長,這麼說你解放了,重新工作了?"鍾匡民說:"可以這麼說。"程世昌說:"什麼時候走?"鍾匡民說:"就這兩天。"程世昌說:"那你趕快回師裡去吧,剩下的這點活兒我一會兒就乾完了。"鍾匡民說:"我得先去找一下劉月季。有件事,我得去跟她商量商量。"

鍾匡民走在通往團機關食堂的林xx道上。鍾匡民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抽著煙在想著心事。有關劉月季的往事,一幕幕地在他眼前閃現。

鍾匡民滲出感動的淚水,他掐掉菸,朝劉月季的房子走去。

進了屋,劉月季端了杯茶遞給鐘匡民。劉月季笑著說:"能重新工作好呀。去水利工地也行,反正是解放了。"鍾匡民說:"所以月季,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劉月季說:"啥事?"鍾匡民說:"想讓你住到家裡去。我想讓組織上在師部為你找份工作。"劉月季說:"你說什麼?讓我住到你那兒?"鍾匡民說:"是。"劉月季忙搖手,下意識地說:"不行,不行!這怎麼行。"鍾匡民感到很失望,用請求的眼神看著劉月季。

劉月季愣了好一會兒,猛地,以前的一切酸甜苦辣都湧上了心頭,一股無名火躥上了腦門,她感到了一種說不出的心酸、傷感與惆悵。她突然捂著臉哭號起來。鍾匡民說:"月季,你怎麼啦?"劉月季說:"我不能去!你讓我住到你那兒去算什麼?"鍾匡民嘆了口氣解釋說:"月季,是這樣,學校很快就都要復課了。我走後,鍾桃需要照顧,而且鐘楊、鍾柳也都在市裡的單位工作。"劉月季說:"那我把鍾桃接到我身邊來!鐘楊、鍾柳已用不著我操心了。"鍾匡民說:"接到你這兒,上學怎麼辦?這兒離師部學校有十幾公里路呢。"劉月季說:"鍾匡民,我告訴你,你有許多忙我都會幫,因為你是孩子的爹,但我劉月季不會再住進你鍾家了。"鍾匡民傷感而愧疚地說:"月季……"劉月季心又軟了下來說:"匡民,我這輩子就這樣了,我倆的婚姻從你參軍走的那天起就結束了,我從那以後,為你做的都是心甘情願的。我劉月季總還要有那麼一點傲骨吧!"

鍾匡民說:"我知道你的心,我傷害你傷害得太重了。對不起,月季……"劉月季突然抹去淚說:"這事不提了。過去的老皇曆越翻越沒勁,彌補不回來的事就不用再彌補了。匡民。"鍾匡民說:"啊?"劉月季說:"你啥時候走?"鍾匡民說:"明天一早我就回市裡去,收拾收拾,後天或者大後天就走。"劉月季說:"晚走一天吧。"鍾匡民說:"為啥?"

劉月季說:"明天下午郭文雲和向彩菊舉行婚禮。這事我在操辦,你和郭文雲既是戰友,又是難友,你一定得參加!"鍾匡民說:"老郭結婚,這杯喜酒我當然得喝!"

夜裡,劉月季和郭文雲、向彩菊正在劉月季辦公室裡商量婚禮上的事。劉月季說:"花這麼多錢啊?是不是太浪費點了?"郭文雲說:"你就往大里給我辦!我郭文雲四十幾歲,才找了個稱心的婆娘,我現在是落難的時候,只有多花點錢來風光風光,我不能讓彩菊太受委屈了!"向彩菊說:"還是節約點吧。"郭文雲說:"唉!老鐘比我有福啊,解放了。可我老郭……還是有人緣好啊!老鐘做人比我圓滑啊!我郭文雲可能得罪人多了點了。"劉月季一笑說:"少花點錢吧,但往熱鬧裡辦。匡民我讓他多留一天,參加你們的婚禮。郭政委,我給你提個醒,王朝剛你請不請?"郭文雲說:"他娘的,我揍他還不解恨呢,幹嗎要請他?"劉月季說:"你們的結婚報告他可是批了的,我的意思是冤家宜解不宜結。這事你們看著辦,但我的意思是請!"說完,劉月季出門,直奔王朝剛辦公室去。

見到劉月季,王朝剛有些沮喪地說:"月季大姐,你沒說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其實現在是幾年河西幾年河東。聽說,老幹部都在一批批解放,而我可能還要當我的科長去,甚至連科長都不會讓我乾。如果是郭文雲重新當團長或者政委的話……"劉月季說:"你現在不還是副主任嗎?"王朝剛說:"是。"劉月季說:"明天郭文雲的婚禮你就去參加。好好去賀賀人家。"王朝剛說:"他可能又會用鐵鏟把我趕出來的。"劉月季說:"他倆的結婚報告你不是批了嗎?我的司務長你不也恢復了嗎?今晚我來,就是郭文雲讓我請你明天去參加他的婚禮的。"王朝剛說:"月季大姐,真的?"劉月季說:"我劉月季什麼時候說過假話?"王朝剛在沉思,突然感動地說:"月季大姐,你真是個好人哪,你做的事我全明白了……"

這一天,機關食堂小餐廳的牆上貼著大紅喜字。鍾匡民與郭文雲、向彩菊碰酒。劉月季站在鐘匡民身邊。鍾匡民說:"唉,人生哪,真是不太說得準的。你想要個老婆,花錢接來的,結果飛了。可你覺得沒指望的時候,卻自己千里迢迢地走到你身邊了。"郭文雲說:"那要謝謝月季大姐牽的線。"劉月季說:"那全是緣分,沒緣分還是要飛的。有了緣,踢都踢不走!"周圍響起一片笑聲。王朝剛端著酒杯猶猶豫豫地走上來,說:"郭政委,祝賀你。"郭文雲說:"你小子,要不是你還識抬舉,把結婚報告給我批了,又有月季大姐說情,我又會一鏟子把你撂出去!"王朝剛尷尬地一笑又轉臉對鍾匡民說:"鍾師長,祝你去南疆一路順風。"然後又轉向劉月季感動地說:"月季大姐,謝謝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