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終成眷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邊防線上。天氣已轉暖,石縫中已吐出綠綠的嫩草。院子裡,已升起的國旗在風中飄揚。趙麗江從屋裡提著一個柳條籃子出來,籃子上蓋了一塊布,布上擱著一束野花。

趙麗江站在門口朝鐘槐的屋子看了一眼,想了想,還是喊了聲:"鍾槐。"從屋裡傳出鍾槐還帶著點生硬的口氣說:"什麼事?"趙麗江說:"今天是清明,我要去給劉玉蘭上墳,你去不去?"鍾槐的聲音:"上墳是我的事,你去幹什麼?"趙麗江說:"劉玉蘭是在這邊防站上為公犧牲的。我是這個站的工作人員,我當然應該給她去上墳。"鍾槐想了想說:"你先去上你的吧。我的,我自己會去。"趙麗江一笑說:"那好吧。"

趙麗江來到山坡上劉玉蘭的墳地前。趙麗江在墳前布上一碗饅頭,兩碟菜,一束鮮豔的野花。趙麗江在墳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三個躬。鍾槐拄著拐杖,在遠處看著。鍾槐的心靈又一次被觸動了。

趙麗江走後,鍾槐也來到墳地。鍾槐含淚鞠躬,然後坐在墳地邊上,遠遠地看到趙麗江趕著羊群,騎著毛驢,兩隻牧羊犬一前一後地叫著,沿著邊境線,消失在遠處。鍾槐魂不守舍地垂著淚說:"玉蘭,幫幫我,我該怎麼辦好呀!"

清晨。趙麗江打開羊圈。羊群擁出圈舍。她牽上毛驢,兩隻牧羊狗歡叫著,向山坡上奔去。鍾槐把雞鴨趕出院子,看著遠去的趙麗江。鍾槐想了想,拄著拐杖,也朝山坡上走去。

太陽已升得很高。鍾槐拄著拐杖,艱難地在邊境線上走著。白雲,藍天,鮮花,草原。鍾槐走得滿頭大汗,但他咬著牙,繼續往前走。鍾槐自言自語:"我多麼想再在邊境線上巡邏上一遍啊。那兒有我熟悉的山,熟悉的湖,熟悉的樹,熟悉的路……"鍾槐咬咬牙,繼續往前走。

夕陽西下,鍾槐筋疲力盡地走進院子,他聽到遠處狗的叫聲。他在院子裡站了一會,又轉身走到院門口,看到不遠處趙麗江正趕著羊群過來。鍾槐急忙來到羊圈前,把柵欄門打開。他往回走時,走得越來越艱難。他感到胳肢窩疼痛得有些支持不住了。鍾槐走到院門口,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鍾槐的屋子。趙麗江扶著鐘槐躺在床上。趙麗江端了一盆熱水進來。趙麗江說:"鍾槐,你要覺得不好意思,你自己洗吧。你胳肢窩裡全是紫血泡。"趙麗江走出屋子,鍾槐想叫,但聲音卡在了嗓子眼裡。

趙麗江住的屋子。夜很深了,趙麗江坐在床上,在油燈下縫一塊棉墊子。

鍾槐半夜醒來,走出屋外方便,看到趙麗江屋子的燈還亮著。鍾槐看著屋子,心裡翻著波浪,站了很長時間。

第二天早晨,朝霞染紅了天際,旗桿上的紅旗已在飄揚。趙麗江牽出毛驢,把棉墊子綁在毛驢的背上。然後再試試綁緊了沒有。趙麗江喊:"鍾槐,走吧。"鍾槐出屋說:"上哪兒?"趙麗江說:"你拄著拐杖,一天走不完這條巡邏線。"鍾槐說:"你怎麼知道?"趙麗江說:"這一路上,都是你拐杖點出的坑。上次我讓你跟我一起去巡邊,你不肯……走吧,坐上毛驢走。"鍾槐看到了毛驢背上的棉墊子,感動得眼裡滲出淚花。他知道,她一夜沒睡,就是為他縫了這塊棉墊子。他猶豫了一會,終於朝小毛驢走去。趙麗江的臉上舒展出笑容。

初昇的太陽十分燦爛,草坡上開滿了鮮花,羊群在咩咩地叫著,兩隻牧羊狗緊挨著小毛驢走著。鍾槐坐在毛驢上,趙麗江在前面牽著。鍾槐激動地看著四周曾經熟悉的景色。遠處,連綿的群山,一片蒼翠。

鍾槐說:"趙麗江。"趙麗江興奮地說:"啊?"鍾槐說:"趙麗江……"趙麗江說:"怎麼啦?你是覺得我這個人很奇怪,是嗎?我告訴你,我知道我的條件好,在演出隊的女演員裡,我是最棒的,人長得漂亮,能歌善舞,為人熱情爽朗,這是別人對我的評價,我自己也這麼認為。我根本用不著一定要到這邊防站來,更用不著一定要追你。我可能會找一個比你條件更好的。"鍾槐說:"那你為啥非要賴在這兒不走?"趙麗江說:"那是因為人只要有了自己的追求,有了自己的理想,那他就得自始至終地去追求它,鍥而不捨地去努力,把自己的理想變爲現實,不要半途而廢,不要知難而退,人生的價值,就是在這樣一種努力和追求中體現出來的。愛也一樣,既然你愛上了一個人,那你就把自己全身心的愛撲上去,這才能真正體味出愛的價值和愛的滋味來。你不這樣認為嗎?愛也需要全心全意。我對你就是這樣!"趙麗江把火辣辣的眼光射向鍾槐。鍾槐說:"那如果我死了呢?"趙麗江說:"我還會一直愛你,愛在心裡,但我會另外嫁人。"鍾槐說:"為什麼?"趙麗江說:"這還用問嗎?活人不能只為死人活著,不管這個人有多麼偉大,可愛。你只要能把他記在心裡就行了。"鍾槐:"……"趙麗江回頭看看鐘槐說:"我給你唱支歌?"鍾槐點點頭。趙麗江說:"唱什麼?"鍾槐說:"唱那首巡邊歌吧。"趙麗江唱著:"手捧一把熱土,緊緊貼在胸口,眼望前面的界河,心中流淌著理想……"翻過一個坡後是一片平坦的高原,一個清澈的湖靜靜地躺在草地中。趙麗江的歌聲在高原上回蕩,鍾槐思緒萬千……

夕陽染紅了天上的雲朵。

趙麗江在案板上揉麵,鐘槐往爐裡加火燒水。趙麗江說:"鍾槐,今晚飯一起吃吧?"鍾槐點點頭。趙麗江臉上有了燦爛的笑容。趙麗江和鐘槐高興地把羊群趕進羊圈。趙麗江看著鐘槐,鍾槐也看著趙麗江,兩人的眼神都充滿了柔情。

在鐘槐房間,趙麗江與鍾槐一起坐在小桌前吃飯。鍾槐依然感到有些拘謹,而且思想鬥爭也很激烈。他看了趙麗江一眼後,就埋下了頭。趙麗江不住地往鐘槐的碗裡夾菜。鍾槐突然抬起頭說:"趙麗江,我求你。"趙麗江吃驚地問:"求什麼?"鍾槐說:"我頂不住了。"趙麗江說:"怎麼啦?"鍾槐說:"你還是回去吧,我真的頂不住了。"趙麗江說:"什麼頂不住了?"鍾槐說:"我……我……"鍾槐猛地放下碗,衝出屋外。

夜空中星星在閃爍,月光向大地抹上了一片銀色。鍾槐拄著拐杖,朝院門外走去。趙麗江衝到院門口喊:"鍾槐,你要到哪兒去?"鍾槐消失在夜色中。趙麗江似乎猜到了什麼,她長長地嘆了口氣。趙麗江的眼睛在夜色中也像星星一樣明亮。她自語著說:"鍾槐,你越是這樣,我越愛你……"

這天,鍾槐又來到劉玉蘭的墳前。他的眼睛凝視著墳墓。

鍾槐說:"玉蘭,我該咋辦?我又愛上趙麗江了,我沒法不愛她。但我心中怎麼也忘不了你。我能不能接受她?你告訴我……"墳地靜悄悄的。鍾槐說:"要是你同意,你就讓你墳上的草往東邊倒,你要不願意,就讓墳上的草向西邊倒。玉蘭,你回答我……回答我呀!"靜靜的墳地起了風,墳上的草向東倒去。鍾槐說:"玉蘭,你真的願意嗎?"風把墳上的草向東吹得快要貼到地面上。鍾槐:"玉蘭……"

月色朦朧,雲在夜空中飄悠。

趙麗江站在院門口,在等著,等著。她看到鐘槐拄著拐杖朝她走來。鍾槐扔掉拐杖,單腿飛快地朝她跳來。她明白了什麼,立即充滿激情地朝鐘槐迎去。兩人面對面地站了一會兒,接著就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趙麗江是說不出的心酸與幸福,整張臉都被淚水浸濕了。

鍾槐只是閉著眼睛緊緊地抱住趙麗江……

趙麗江說:"鍾槐,娘在離開這兒時就把你託付給我了。"鍾槐說:"我娘那時就同意了?"趙麗江說:"娘沒說,但她走時轉過身來,朝我鞠了一躬……"鍾槐感動地含淚說:"娘……"

好事多磨

團場,團機關辦公室。行政科。行政科工作人員小鄭犯難地看著坐在他對面的郭文雲和向彩菊。

小鄭用很輕的聲音說:"郭政委,你們的結婚報告得由朝剛副主任批了,我才敢給你辦。"郭文雲說:"我和向彩菊同志不符合婚姻法?"小鄭說:"不。但這也得有朝剛同志批了才行。"郭文雲氣惱地一拍桌子說:"是婚姻法大還是那個王朝剛大?"小鄭說:"郭政委,你千萬別為難我。"郭文雲猛地站起來說:"向彩菊,我宣布,我和你現在就是夫妻了!婚姻法上寫著婚姻自由,可現在他們在干涉咱們的婚姻自由!他王朝剛批不批,我和你就是夫妻了。"向彩菊說:"老郭,你別這樣,讓小鄭為難多不好。"小鄭說:"郭政委,你別發火麼。這報告我幫你拿去批,不用你去,行嗎?"郭文雲說:"那你快去快回!"

小鄭拿著報告走出辦公室。

向彩菊拉了郭文雲一下抱怨說:"你已經不是政委了,說話幹嗎還用這口氣?"郭文雲說:"只要不是上級黨委下文件免我的職,我就還是這個團的政委!"小鄭進來說:"郭政委,朝剛副主任說,報告先放在他那兒,以後再說。"郭文雲氣憤地說:"我知道會這樣!向彩菊走。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婆,我就是你男人了!"

夜裡,向彩菊來到劉月季的小辦公室,把事情經過告訴了劉月季。向彩菊沮喪地對劉月季說:"事情就是這樣,我和郭政委的事沒辦成。"劉月季氣憤地說:"王朝剛怎麼能這樣!"向彩菊說:"郭政委說,管他批不批,今天咱倆就是夫妻了!可我和老郭都很傳統,說歸說,但咱倆都做不出這檔子事。"劉月季一笑說:"這沒啥,好事多磨呀。只要你倆不變心,這事準能成。但越軌的事千萬可做不得!"

團機關辦公室。夜已深了。劉月季提著一個飯缸敲王朝剛辦公室的門。王朝剛打開門,看到劉月季說:"月季大姐,你怎麼來了?"劉月季說:"夜這麼深了,你這位副主任還在忙啊?我給你送一點熱熱的雞蛋麵來。"王朝剛說:"月季大姐,我這怎麼敢當呢?"劉月季說:"這有什麼不敢當的。雖說你撤了我的司務長的職,但我並不記恨你,因為你也有你的難處。我給鍾匡民、郭文雲這些人送吃的,你發覺了,不能不處理,你要有個交代,不是嗎?"王朝剛說:"月季大姐,你說對了。領導不好當啊。我現在才感到上船容易下船難哪。月季大姐,我想你是為郭文雲和向彩菊的事來的吧?"劉月季說:"是!"王朝剛說:"我這不好辦哪。我要批了他們的結婚報告,人家會說我同情走資派的,他們也會打倒我的。"劉月季說:"要是你不批他們的結婚報告,你知道我會咋想嗎?"王朝剛說:"你咋想?"劉月季說:"我就會想,王朝剛這個人,怎麼這樣!不管咋說,人家郭文雲是關照過你,提拔過你的人。人家四十幾歲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稱心的女人,可你王朝剛卻卡住不讓人家結婚。那你在跟我一樣有這種想法的人心中是個啥形象?"王朝剛說:"月季大姐,這我也想過。"劉月季說:"想過就好,我還以為你沒想過呢。俗話說,這人生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知道誰會是個啥情況。所以人在河東時別忘了河西,人在河西時也別忘了還有河東。不管是在河西還是河東,但只要有一條,就是做人得有人性,得有顆善心,你就能活得自在。我今晚來找你,你沒趕我走,說明你還有點良心,說明你還沒忘記我和匡民救過你的命!"王朝剛說:"月季大姐,好吧,我聽懂你的話了。這結婚報告,我現在就批,你給他們帶回去吧。"劉月季說:"我今晚只是來同你說一說,沒別的意思。你也別告訴郭文雲和向彩菊說我來找過你。為你今後著想,別太讓郭文雲記恨你了,明白我的意思了嗎?"王朝剛說:"月季大姐……"劉月季說:"麵條趁熱吃吧,我走了。別工作得太晚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哪!這話對誰都不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