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風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圍場,已戴上紅袖章的王朝剛也不敲門,用力推開了郭文雲辦公室的門。郭文雲猛地抬起頭說:"什麼事?"王朝剛說:"政委,我要對不起你了。經全團革命群眾的強烈要求,要對你隔離審查!請你跟我們走!"郭文雲說:"去哪兒?"王朝剛說:"去程世昌那兒。"郭文雲說:"你們不是把他關進什麼牛棚裡了嗎?"王朝剛說:"所以也請你去,你不是很快就要成他的挑擔了嗎?"郭文雲拍桌子喊:"王朝剛,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王朝剛說:"政委,這是你自找的。我怎麼勸你的?你不聽麼。"

鍾匡民被兩個戴紅袖章的人押著,來到郭文云所在的團場,送進關郭文雲、程世昌等人的一間地窩子裡。鍾匡民的神色泰然。

入夜,外面正在下雨,地窩子也滴滴答答地流水。郭文雲說:"老鐘,他們批鬥你時,你挨揍了沒有?"鍾匡民說:"沒有,好像暗地裡有人在保護我。其實挨兩下揍也沒關係麼,也許某些群眾對你有怨氣,沒啥了不起的。"程世昌說:"他們批鬥郭政委時,把我押上去陪鬥,說郭政委是我的保護傘。所以挨的揍挺厲害的。郭政委,我真是覺得對不住你。"郭文雲說:"那是王朝剛這傢伙唆使別人幹的。他媽的這個王朝剛,我待他最好!把他當成知己,什麼心裡話都對他說,結果他到關鍵時刻卻反戈一擊。這個狗娘養的。唉!這真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哪。"鍾匡民說:"所以呀,平時那些俯首帖耳跟著你屁股轉的人,未必對你忠心,而那些跟你有不同意見而敢於直言的人,說不定倒反而對你忠心。不過王朝剛這個人,也不見得像你說的這麼壞。個人的處境不一樣,大概想法也會不一樣!"郭文雲看看程世昌。他感到鐘匡民的話是有所指的……郭文雲說:"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他心裡到底想的什麼!"

外面的雨越來越大。地窩子裡的滴水聲也越來越響。

鍾匡民感嘆地說:"開荒造田那年月,我們三個人曾聚在一塊兒,為這事那事爭個不休,大家還鬧脾氣。都以為自己正確,想不到今天都關進了牛棚。這也是有緣哪。"程世昌說:"鍾師長,我哪能跟你們倆比啊!我是個舊知識分子,出身又不好。再加上我這犟脾氣……"郭文雲說:"不說這話了!老程你說這話就是在奚落我呢。我現在知道了,人活在這世上,得活出個氣量來。要不,最後,生活會給你報應的。"鍾匡民笑了,說:"向彩菊現在對你是個啥態度?"郭文雲說:"她又回學校菜地幹活去了。對我的態度呢,沒變!這才是個好娘們!所以呀,看人的標準,不能按眼下說的那些個標準來衡量。要不,你沒法看準人!"

夜更深了,一陣腳步聲伴隨著雨聲而來。向彩菊提著個籃子走進地窩子。向彩菊看到鐘匡民、郭文雲、程世昌圍坐在一起說話。向彩菊說:"月季大姐讓我給你們送吃的來。"鍾匡民說:"是啥?"向彩菊說:"餃子,還熱的呢,快趁熱吃吧。"郭文雲說:"老鐘,我又沾你光了。"鍾匡民說:"是我沾你光了,你瞧,送餃子的是誰?"程世昌說:"那我沾你們倆光了。"鍾匡民說:"老程,是我倆沾你光了。要不為找你,彩菊同志才不會到這兒來的呢。"程世昌說:"她哪是來找我的呀,她分明是來找郭政委的麼!"大家笑。向彩菊說:"你們都不是好人,拿我來打趣!好好吃吧,聽說明天又要開你們的批鬥會了。"鍾匡民說:"那就吃,這叫吃飽肚子鬧革命麼。"

辦公室裡,劉月季正戴著老花鏡在她的小辦公室裡抿著嘴記賬。王朝剛敲門後一臉嚴肅地走了進來。王朝剛說:"月季大姐,你在忙啊?"劉月季說:"噢,王副主任啊,有事嗎?"王朝剛說:"月季大姐,你是我很敬重的人,但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劉月季說:"請說。"王朝剛說:"我覺得你在對待鍾匡民、郭文雲以及程世昌這些人的立場上是有問題的。尤其是在鐘匡民的問題上!"劉月季說:"怎麼啦?"王朝剛說:"你受他的害還少嗎?他喜新厭舊,你和孩子們千里迢迢千辛萬苦地從老家來投奔他,但他卻無情地把你們拋棄了。"劉月季說:"這是我倆之間的事,恐怕跟別人無關。再說,他就是這樣待我,我還是覺得他是個好人,不是壞人。"王朝剛說:"不,他是全師最大的走資派,這已是個不爭的事實。你應該跟廣大革命群眾一起,起來同他在政治上徹底劃清界限,揭發和批判他。"劉月季說:"我說了,他是個好人。"王朝剛說:"而且,我還聽說,你還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派向彩菊,不斷地給他們送吃的東西。"劉月季說:"他是我孩子的爹,我是孩子的媽,我當然得在生活上照顧他。這跟政治沒關係吧?"王朝剛說:"什麼沒關係!這就是政治!劉月季,既然你這樣頑固不化地堅持反動立場,我們也沒有辦法了。所以革委會決定,免去你司務長的職務,就地在機關菜地勞動改造!"劉月季說:"這嚇不住我!但王朝剛我要告訴你,沒有鐘匡民,沒有我,你活不到今天!你別忘了那次發洪水,是誰救了你!"王朝剛心頭一驚,臉有愧色,但還是說:"這我不會忘記,但這是小恩小惠,而立場問題是大是大非,所以月季大姐,你要三思。只要你想通了,司務長的工作我們可以隨時給你恢復。"劉月季說:"那我還是在菜地幹活吧。"

向彩菊送完餃子冒著大雨往回走。王朝剛領著兩個人來查崗,剛好迎面碰上向彩菊。向彩菊緊張地想躲進林帶裡,但被王朝剛叫住了。

王朝剛說:"向彩菊,你給我站住!"向彩菊有些慌張地轉身站在路邊。王朝剛說:"這麼晚了,你到哪兒去了?"向彩菊:"……"王朝剛的一位隨員說:"向彩菊,革委會的王副主任問你話呢!"向彩菊說:"我睡不著覺,隨便出來走走。"王朝剛說:"你哄鬼呢,這麼大冷的天,你出來幹什麼!說!"向彩菊說:"就是睡不著覺,出來走走麼!"王朝剛說:"趕快去地窩子看看,準是她去跟那些走資派在串通什麼事呢。"

王朝剛走進地窩子,郭文雲剛好把最後一個餃子塞進嘴裡,王朝剛自然明白了。郭文雲什麼話也不說,怒視著王朝剛。鍾匡民也蔑視地看了王朝剛一眼。

第二天早上,向彩菊來到團機關夥房劉月季的小辦公室。向彩菊擔心地對劉月季說:"月季大姐,昨天送餃子的事被王朝剛發現了。"劉月季說:"別怕,過幾天再送。你要不敢送,我去送。"向彩菊說:"我不怕。月季大姐,還是我去送!我一定要去送!"劉月季說:"為啥?"向彩菊說:"我要讓郭政委知道我的這份心。他雖被打倒了,但我對他的這份心不會變!"劉月季點頭一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