葦婷病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月季正套上毛驢車準備去拉水。有一位中年幹部氣喘吁吁地奔到她跟前說:"月季大姐,不好啦,孟股長突然在棉田裡暈倒了!"

團部衛生隊急診室裡,孟葦婷醒了過來。

醫生說:"月季大姐,還是送師部醫院去檢查吧,我們衛生隊的條件太簡陋。"孟葦婷搖搖頭說:"不,月季大姐,你讓我休息一會兒。然後還回隊上去,我真的沒事,可能昨天晚上沒睡好,感到有點累。"劉月季說:"你聽醫生的。"孟葦婷說:"我從師部下來蹲點還不到一年呢,我可以堅持的。"說著站起來要往外走,但剛走到門口,腿一軟,又暈倒了。

劉月季趕著毛驢車,車上躺著孟葦婷,急急地奔馳在公路上。迎面開來一輛吉普,在毛驢車前急剎車,鐘匡民從車上跳下來。鍾匡民說:"怎麼回事?老郭剛給我打的電話!"劉月季說:"快去醫院。"

他們好不容易趕到了師部醫院。劉月季與鍾匡民走到病房外的走廊上。劉月季說:"匡民,我心裡很難受。"鍾匡民說:"怎麼了?"劉月季心酸地搖著頭說:"不祥,不祥啊!"鍾匡民說:"你是說葦婷?"劉月季點點頭。鍾匡民說:"不會的,她能頂得住的。"劉月季說:"匡民,兩個兒子認為,你對不起我,但我自己倒並不這麼認為。我也已經給你說清了,但我覺得,你太對不起葦婷了。她為了顧全你,就是病成這樣,她還不肯來師部醫院,還想在隊上蹲點蹲下去,這女人太愛你了,但她為你作的犧牲也太大了,她真的不該嫁給你這樣的人!"鍾匡民說:"月季,你怎麼說我都行,但我還得告訴你,現在的形勢說不定我也會受到衝擊,到時候葦婷就只能拜託你了。"劉月季淚水嘩嘩地流了下來說:"當初,你不讓我帶著孩子來找你,後來又要讓我帶著孩子回老家,現在你看看,行不行?"鍾匡民說:"我和葦婷很對不起你,可為了工作,我只能這樣做。月季,請你理解我,我知道你能幫襯我的。"劉月季說:"行了,我說過的話,你倒拾起來了,只能這樣了,還能咋樣?葦婷也真是紅顏薄命啊!"

孟葦婷躺在病床上,劉月季和鍾匡民在走廊上的談話,她似乎聽到了,兩行淚掛在了她的眼角上……

鍾匡民憂心忡忡地說:"月季,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你,你要頂不住我們這一家可就沒指望了。"劉月季說:"天塌不下來吧?哪有什麼頂不住的?想當初,你拋下了我,這對我來說就是天塌下來的打擊,但我頂過來了,世上只有頂不住的病沒有頂不住的事!再說,鐘楊不就在農科所嗎?離這兒也不遠。"鍾匡民說:"月季,鐘楊已經跟我鬧翻了,我不認他這個兒子,他也不認我這個爹了。"劉月季說:"咋回事?"鍾匡民說:"我還打了他一耳光。"劉月季說:"你怎麼老打兒子的耳光呀,啊?"鍾匡民說:"不說了,我也很後悔啊,既當領導又當爹有多難哪。月季,每次在關鍵的時候,你都能幫我一把,我真的很感激你。"

這一天,鐘楊提著水果來看孟葦婷,孟葦婷蒼白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鐘楊說:"孟阿姨,我娘打電話給我,說你病了,讓我來看看你。"孟葦婷說:"沒什麼,主要是累了,休息兩天就好了。聽說你和你爹又鬧不愉快了。"鐘楊說:"不知為什麼,我同爹的關係老是處理不好。"孟葦婷說:"這全是我引起的。"鐘楊說:"開始恐怕是,但現在不是。現在我反而覺得你挺可親,我和我娘都覺得你嫁給我爹虧了。你一點幸福都沒得到,反而為我爹擔不少責任。"孟葦婷眼圈一紅說:"不能這麼說,至今你爹還很愛我,我感覺得到的。但生活並不像人想象的那樣,只要愛就行。人的日常工作一繁忙,就把愛沖到一邊去了,當人們想到愛的時候,好像已經有點身不由己了。你爹這兩天就都到我這兒來了,他告訴我,他打你了,他很後悔。"鐘楊說:"不說我爹的事!孟阿姨,你就好好養病吧。我會經常來看你的。我感到,你其實也是個很了不起的女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