葦葶下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孟葦婷騎著車來到農科所生產三隊。鐘楊單獨住的那間房間比他同週亞軍在所裡住的房間還要寬敞些。孟葦婷推開門,看到鐘楊正在同三隊年輕的副隊長殷德慶說話。鐘楊說:"孟阿姨,你怎麼來了?"孟葦婷說:"天冷了,給你送床網套來。"殷副隊長站起來說:"孟股長,你們談。鐘技術員能到我們隊上來,我們真是太歡迎了。剛才我們談了談,他的一些想法很有價值。我想,我們會合作得很愉快的。"孟葦婷說:"還希望你們隊上能支持他的工作,在生活上也請關照一些。"殷副隊長說:"孟股長,這方面你和鐘師長都可以放心,我們會的。"孟葦婷說:"那就謝謝了。"殷副隊長說:"那我走了。鐘技術員,我們以後再聊。"

殷德慶走後,孟葦婷說:"鐘楊,聽說你被調到生產隊來當技術員,我特地來看看你。在這件事上,你千萬不要埋怨你爹。正因為他是師領導,又是你爹,在有些事情上他只能這麼做。他是從整個師的全局出發的。"鐘楊說:"孟阿姨,你不要解釋了,我心裡很清楚。"孟葦婷說:"其實朱所長在你爹跟前當面提出要把你調出農科所。你爹堅持說,還是到你們所所屬農場的生產隊去當技術員吧。你也得關照一下我們父子之間的關係。朱所長這才沒有堅持。我想,你爹的苦惱你會理解的。鐘楊,今後一年半載的我可能沒有機會來看你了,你要照顧好自己。"鐘楊吃驚地問:"為啥?"孟葦婷說:"根據上級的指示,為了加強基層的工作,師裡決定組織部分機關幹部組成幾個工作組,下到農場去協調工作。我是第一批下去的,大概要半年到一年時間,同連隊職工同吃同住同勞動。"鐘楊說:"讓你第一批下去,是不是又是我爹的主意?"孟葦婷說:"師領導的家屬理應帶個頭。何況機關幹部都得輪流下去,不是這一批就是下一批。"

鐘楊說:"孟阿姨,我覺得你跟我爹結婚,其實挺不幸的!"孟葦婷一笑,但笑得有些淒涼說:"那時,我是死心塌地追你爹的。追到了,就是幸福,沒有什麼不幸。就是有,那也是我自找的,怨不得任何人!"鐘楊說:"孟阿姨,你和我爹的婚姻,我娘諒解了,我們也諒解了。你別再把這事懸在心上了。"孟葦婷用手絹擦去淚水說:"我該走了。你把你的事業堅持下去吧。我和你爹其實在心裡都支持你。"鐘楊說:"我會的。剛才我和殷副隊長正在商量的就是這方面的事。"孟葦婷說:"好,我走了,你把自己照顧好!"

鐘楊看著孟葦婷騎著車遠去,突然感到鼻子有些酸……

幾天以後。孟葦婷把行李扔上大卡車,穿著很樸素的衣服。鍾匡民站在孟葦婷的身邊。

鍾匡民說:"葦婷,這次你能主動要求參加工作組,這讓我很高興。咱們領導幹部的家屬,就該帶這個頭,但我知道,這些天你身體又有點不太好。"孟葦婷說:"沒事的,在機關坐久了,說不定下去後,參加參加勞動,就會好的。"鍾匡民把孟葦婷送上車,說:"這就好,但你還是要當心自己。下去後,當然也還是要同大家搞好團結,當然也還是要堅持做到同吃、同住、同勞動,尤其是同勞動。"孟葦婷點點頭說:"知道了。我也用鐘槐、鐘楊的話對你說,我不會給你丟臉的。"鍾匡民有些動情地說:"葦婷……委屈你了!"

中午,孟葦婷坐的大卡車來到郭文雲他們團的團部。郭文雲在團部門口歡迎他們。郭文雲同孟葦婷握手說:"你怎麼也來了?"孟葦婷說:"怎麼?不歡迎啊?"郭文雲說:"怎麼會?請還請不來呢?"孟葦婷說:"郭政委,我知道你對我有看法,要不,我和匡民的婚禮你為啥不來參加?"郭文雲說:"那是啥時候的事了,你還提!怎麼,分你到離團部近一點的隊去?"孟葦婷說:"千萬別,還是去最遠最偏僻的隊吧。不然,老鐘可饒不了我!"郭文雲說:"這個老鐘!"孟葦婷說:"為了不給自己添麻煩,你還是分我到條件艱苦的連隊去吧!"

劉月季聽說孟葦婷來了,連忙趕過來。

劉月季很親切地倒了杯茶遞給孟葦婷。劉月季說:"你想到哪個連隊去蹲點?"孟葦婷說:"我想到條件最艱苦的連隊去。"劉月季說:"這準又是匡民的意思!"孟葦婷說:"不,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想匡民把自己兒子都放到離團部最遠的邊防站去,我自然也應該是這樣。"劉月季說:"你跟鐘槐不一樣。"孟葦婷說:"鍾槐腿都殘了,還在那兒堅持著呢,我算什麼!雖說鐘槐是我的下一輩,但我也該跟他學。"劉月季說:"葦婷妹子,你聽我的,你這身體我是知道的,就到團部附近的園林隊去蹲點吧!你要有個啥,我也好照顧得上,這事我跟郭政委說去,匡民要責怪你,我給你頂著!"孟葦婷猶豫地說:"月季大姐……"劉月季斬釘截鐵地說:"這次你就得聽我的!"

劉月季陪同孟葦婷來到隊部。隊部辦公室裡一間簡陋的房子,劉月季正在為孟葦婷舖床。孟葦婷說:"月季大姐,還是我自己來吧。"劉月季說:"我為你鋪一下床又怎麼的?我聽鐘楊說他在農校上學時,不就是你為他鋪的床嗎?後來到農科所工作,又是你為他張羅住的,蓋的。"孟葦婷說:"月季大姐,按理講,我們之間的關係是最難相處的。要是有些人,早就鬧得不可開交像仇人似的了。我們之間能這樣和睦相處,那全靠你的寬容和大度啊!我真是從心窩裡敬佩你。"劉月季說:"不說這些,人活在這世上就這麼幾十年,日子一天一天過得像飛的一樣,眼睛一眨人就老了。人們珍惜自己能活著的日子,日子能往好裡過,幹嗎要自己折騰自己呢?咱們古人說和為貴,就是要大家和和睦睦地相處和和睦睦地過日子,別自己折騰自己,所以人就要活得大度些,對別人能寬容就該盡量寬容。這樣人與人之間就能和睦相處。"孟葦婷說:"月季大姐,雖說我多識了幾個字,但在做人的學問上,你比我強多了!"劉月季說:"葦婷妹子,你這麼說倒讓我不好意思了,我只不過是按前人的活法這麼活著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