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委的婚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政委的婚事(一)

夜深了,劉月季的住房裡,劉月季與向彩菊在談話。劉月季說:"彩菊妹子,你要信得過我月季大姐,你把你的身世老老實實告訴大姐好嗎?"向彩菊看著劉月季那雙真誠和善的眼睛,點點頭。劉月季說:"你一定是到這兒來找人的吧?"向彩菊說:"是。"劉月季說:"找誰?"向彩菊說:"程世昌。程世昌的女人是我的妹妹。"劉月季說:"那你為啥早不說?"向彩菊說:"我聽別人說,他犯了錯誤,被下放勞動了,我就害怕了。我父親是個大菸鬼,把家產抽光了,就把我賣給別人當童養媳。我妹妹福氣好,被我姑姑領走了,後來嫁給了程世昌,可沒想到……"向彩菊說著,淚流滿面。劉月季同情地為她絞了把毛巾,遞給她。劉月季說:"程世昌是不是因為犯錯誤才下放勞動的,我問過政委,政委也不肯跟我明說,只說是幹部下放參加勞動,是上面的政策,以後還是要用的。現在不已經調到水庫工作去了?"向彩菊說:"我妹夫出身不好,家裡成分高,社會關係也蠻複雜的,我就怕他又犯了什麼政治上的錯誤,所以……"劉月季說:"向彩菊,今天我來問你情況,就是我發現郭政委對你有好感。所以我得了解你。"向彩菊說:"月季大姐……我怕。"劉月季說:"你怕什麼?"向彩菊說:"我不知道,反正我怕。"劉月季說:"只要做人坐得正站得直,有什麼好怕的!"

清晨,郭文雲騎著自行車來到菜地。但菜地空蕩蕩的。向彩菊不在。而菜地裡的草,也似乎都除盡了。郭文雲望著菜地,心中充滿了惆悵。他慢悠悠地回到小餐廳裡。

郭文雲在吃早餐。他問端饃上來的張班長:"月季大姐呢?"張班長說:"請了幾天假,說是陪孟葦婷去烏魯木齊看病。"郭文雲說:"噢。"忍了忍,但還是忍不住:"那個向彩菊呢?"張班長說:"勞資科已經安排她工作了。"郭文雲說:"安排到哪兒了?"張班長說:"學校菜地。郭政委,你找她有事?"郭文雲說:"隨便問問。就這樣吧。"

郭文雲吃著飯,想著心事,然後搖搖頭,很失望地長嘆一口氣。

學校菜地裡,工間休息時,向彩菊同一位中年婦女在聊天。

向彩菊說:"這麼說來,郭政委到現在也沒結婚。"中年婦女說:"劉玉蘭姑娘的事剛過去不久,他跟誰結婚去!要說起來郭政委也太那個了,四十出頭了,又是個團政委,革命了大半輩子,卻連個老婆都娶不上。"向彩菊說:"郭政委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點。"中年婦女說:"男人麼,娶老婆總想娶個年輕漂亮點的。何況像郭政委這樣有地位,工資又高的人。要是我是劉玉蘭,我就嫁給郭政委。開始時可能沒感情,但時間一長感情就會有的。感情也是要培養的麼。"向彩菊很同情地嘆了口氣說:"郭政委這個人其實挺好的,待人蠻和氣的。"中年婦女說:"但發起脾氣來,那也嚇死人。不過人倒真是個好人。"向彩菊沉思著又嘆了口氣,並且搖了搖頭。中年婦女說:"怎麼了?"向彩菊說:"沒什麼……"

清晨,團機關食堂菜地。劉月季在菜地摘菜。郭文雲也騎著車子過來了。郭文雲走進菜地說:"月季大姐,摘菜啊。"劉月季說:"我走了幾天,想不到菜地裡的草除得這麼乾淨。政委,這全是你的功勞。"郭文雲說:"這怎麼是我的功勞。是你月季大姐用了一個很能幹的人。"劉月季意味深長地一笑說:"政委,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對向彩菊有意思了?"郭文雲抓了兩下頭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月季大姐我也不瞞你,有這麼個意思。"

郭文雲幫劉月季摘完菜,抽著菸坐在田埂上與劉月季聊天。劉月季說:"這事要擱在兩年前就好了。"郭文雲問:"月季大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她告訴我,她當過童養媳,但沒有成親。就是成過親,那也沒啥麼。"劉月季說:"政委,既然你提出了這件事,我也得老實告訴你。她合適不合適,你得考慮好。"郭文雲說:"怎麼啦?她政治上有問題?"劉月季說:"她本人政治上沒問題。但她是程世昌死去的太太的姐姐。你不是說程世昌這傢伙出身不好,社會關係複雜,而且思想上也有問題嗎?你還把人家下放勞動了。"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你這話說得有點讓我下不了台了。讓程世昌下放勞動,那是組織上定的,又不是我郭文雲一個人可以說了算的。"劉月季說:"要是鐘匡民在這個團當家,程世昌恐怕就下放不了。現在正是匡民把他調到水庫工地工作去的。政委,世上有不少報應的事,我知道你是不信,但我信!真的,向彩菊是個多好的女人啊,又聰明,又漂亮,又賢惠,又能幹。哪個男人攤上她,那真是享福了!"郭文雲說:"月季大姐……"

早餐的鐘聲從伙房那邊傳過來。

劉月季說:"吃飯去吧。政委,這事你要自己考慮周全。真要我幫忙,我會盡力的。"郭文雲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政委的婚事(二)

劉月季趕著毛驢車來到學校菜地。向彩菊正在菜地幹活,看到劉月季忙迎了上去。向彩菊說:"月季大姐,你咋來啦?"劉月季說:"我上加工廠去,拉麵粉、清油,路過這裡,順便來看看你。"

林帶邊,劉月季與向彩菊坐在埂子上說話。劉月季說:"彩菊,郭政委可能對你有點意思,你感覺到了沒有?"向彩菊點點頭。劉月季說:"你咋個想?"向彩菊說:"月季大姐,我說了,我害怕。"劉月季說:"為啥?"向彩菊說:"他那麼大的官,我呢?我的情況我都跟你說了。月季大姐,我配不上他的。"劉月季說:"配得上配不上暫不說,我只問你對他是啥感覺?"向彩菊說:"我覺得他蠻平易近人的。而且,我也很同情他。我聽說,他從口裡接了個姑娘,開始姑娘同意了,後來又變卦了。但他沒有強求那姑娘,還為那姑娘安排了工作,他是個好人。"劉月季說:"行了,我心裡清楚了。我得去拉麵粉了,你去忙吧。"

第二天早晨,早霞映紅了天際,雪山頂上也閃著霞光。郭文雲已早早地趕到菜地摘菜,不時地看著路上。終於,劉月季在林帶邊出現了。郭文雲舒了口氣。

劉月季走進菜地,看郭文雲已摘了一大堆菜。劉月季說:"政委,你很早就過來了吧?"郭文雲似乎讓人看透了自己心中的秘密,不好意思地笑笑。劉月季說:"這些菜就夠伙房用一天的了。"郭文雲說:"月季大姐,我猜你準去找過向彩菊了。"劉月季一笑說:"你咋知道?"郭文雲說:"因為你是個熱心人,我的事你不會不管。"劉月季說:"我先問你,你到底是個啥態度?"郭文雲說:"我只有知道她的態度,才能決定我的態度。"劉月季說:"你只要不計較她的那些個社會關係,我看她是願意的。"郭文雲鬆了口氣,笑得燦爛,然後點上支菸說:"月季大姐,我跟你說句心裡話吧。向彩菊跟劉玉蘭不一樣,我是想跟劉玉蘭結婚,因為我該有個女人成個家了,但我對她說不上感情。所以她變卦後,我很生氣,但只是生氣,並不感到有多痛苦,而且年齡也實在是相差太大,生氣是因為她弄得我很丟臉。所以這事了了之後,我也就不覺得那個啥了,可向彩菊不一樣,我覺得我對她有感情了。而且年齡相差也不很大。"劉月季說:"那你願意了?"郭文雲說:"願意是願意。但月季大姐你再幫我一個忙。"劉月季說:"又咋啦?"郭文雲說:"勸她再等我兩年到三年。"劉月季說:"這為啥?你們都不小了。"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你是個明白人,你能琢磨出來。我在為我自己,人哪……不說了。"郭文雲懊喪地搖搖頭說,"你說了,報應啊……月季大姐,這工作你一定要幫我做。"劉月季說:"我明白了,行,這事我幫你去做,而且盡力去做。在這事上你有這個態度,我很高興,人能做到這點,不容易啊。可惜,你還得熬上兩三年。"郭文雲說:"這沒啥,蚤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年齡已經拖到這份上,再拖兩三年怕啥?只要能找到個稱心如意的就行!"劉月季捂著嘴笑說:"你熬得住?"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你也打趣我。在這方面,我可比鐘匡民要堅強得多!"

劉月季在林帶的埂子上找到了向彩菊。向彩菊說:"郭政委真的這麼說的?"劉月季說:"是!"向彩菊說:"那為啥要我再等兩三年呢?咱倆這年紀……"劉月季說:"這就是郭政委的為人,因為他覺得有件事他做得有點對不住一個人,啥人,你自己琢磨吧。我想,他是想把這事處理好了,再同你結婚。"向彩菊想了想說:"月季大姐,我心裡有數了,那你就告訴郭政委,不要說等兩年三年,等五年十年我都等。我向彩菊能嫁給他,那是我的福分!"劉月季高興地說:"真是有緣千里一線牽哪。那就這樣說定了。"向彩菊堅決地點點頭。劉月季說:"彩菊,那麼我就跟郭政委這麼傳話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