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少凡逃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夕陽正在西下,滿手血泡疊血泡的孟少凡坐在田埂上哭泣。他看看眼前,他割下的麥子只有一小塊,而且麥茬高低不平。

他一咬牙,把鐮刀扔在地上,走出麥田。

孟少凡抹著眼淚,走在公路上。夕陽已把大地染成鮮紅的一片。成群的小鳥正飛回林帶裡。

割麥子的人正陸續收工回家。

鐘楊、鍾柳走到孟少凡割麥的地方,只見埂子上那把割刀,卻不見了人影。

鐘楊喊:"孟少凡!"鐘柳喊:"孟少凡!"

鐘楊、鍾柳急忙趕回家裡,天已經黑了。

鐘楊和鐘柳看著劉月季。

劉月季說:"他會不會回師部去了?"鐘楊說:"誰知道!娘,他乾不成活,讓他回去吧。"劉月季說:"你說得倒輕巧!讓他來割麥子,是你們爹的意思。你們孟阿姨親自把他送過來的,讓我們好好關照他。再說這孩子吃不了苦倒也真該讓他鍛鍊鍛鍊。"鐘柳說:"他也不知道啥時候跑的。太陽下山時,我還見到他的。可等我們割完麥,就見不到他人影了。"鐘楊說:"肯定是溜回家去了。"劉月季說:"那也得打電話去問一聲,要是沒回去呢?"

值班室裡,鐘槐正在向同事交班。

劉月季走進值班室對鍾槐說:"鍾槐,你打個電話到你爹家裡,問問孟少凡回家去了沒有?"鍾槐撥完電話朝劉月季搖搖頭說:"阿姨接的電話,說沒回家。"劉月季說:"這就麻煩了,他會上哪兒去呢?"

鍾槐跟著劉月季一起回到家裡。劉玉蘭也跟著走了進來。

鐘楊、鍾柳已躺在床上累得呼呼地睡著了。劉月季看看他倆,心疼地嘆了口氣。

劉月季說:"別叫醒你弟弟妹妹了。鍾槐,玉蘭,還是咱們分頭找吧。我去師部的路上找,你們就在團部四周找。"

月色朦朧,孟少凡走在林帶相夾的道路上。四下空曠無人。他既害怕又惶恐。他一會兒朝前走,但想了想後又轉身往後走。他知道回家後,他姑姑和姑父會訓他,又會把他送回來。但回到團場,他看看疼痛的手,再讓他割麥子,他真的受不了。他進退兩難,又累又餓又害怕,坐在路邊上傷心地哭起來。

劉月季趕著輛毛驢車,奔馳在去師部的公路上。劉月季趕著小驢車,急急地行駛在路上,毛驢脖子上的鈴鐺叮叮噹噹地響。

孟少凡聽到了鈴鐺聲,站到了路中間。

劉月季也看到了孟少凡的人影。

劉月季喊:"少凡……"孟少凡像見到親人一樣地朝劉月季奔去:"月季大媽……"

劉月季對孟少凡說:"我聽鐘柳說,你比她還大一歲?"

孟少凡又點點頭。

劉月季說:"那也是小夥子了!怎麼能當逃兵呢?多丟臉!"孟少凡說:"月季大媽,我明天一定好好去幹活。不當逃兵了。"劉月季說:"這才是好孩子!明天我讓鐘楊、鍾柳幫你一把。你也好好跟著他們學。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