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認時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黃昏時分,程世昌在打掃廁所。劉月季走來。程世昌忙迎上去。

程世昌說:"月季大姐,過兩天我就要去水庫工作了。"劉月季說:"那好啊。還幹你那技術活兒吧?"程世昌說:"是。聽說這事是鍾副師長給安排的。"劉月季點點頭,看著程世昌突然想起了什麼。劉月季說:"你啥時候動身?"程世昌說:"大後天吧。等接我班的人來了,我才能走。"劉月季思考了一下,下了決心說:"晚上,你上我辦公室來一下,好嗎?"程世昌說:"好,有事?"劉月季說:"是啊,對你來說是件大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程世昌輕輕地敲開劉月季辦公室的門。劉月季打開門說:"好,你來了,快進來吧。"程世昌走進辦公室說:"月季大姐,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劉月季說:"我要給你看樣東西。"劉月季上前去把門鎖上,轉回身拉開辦公桌的抽屜,從裡面拿出個布口袋,從布口袋裡拿出個小紅包。程世昌的眼睛一直盯著劉月季。劉月季打開小紅包,裡面是一條掛著一粒金長生果的金項鏈,程世昌震撼地眼睛倏地一亮。劉月季說:"程技術員,你認識這東西嗎?"程世昌接過項鏈,他趕忙掰開長生果看上面的字。程世昌緊張得喘不過氣來。程世昌說:"這是我女兒的,月季大姐,我女兒在哪兒?"劉月季說:"鐘柳就是你女兒。"程世昌說:"鐘柳就是我女兒?"劉月季說:"對,鐘柳是我們在從甘肅到新疆的路上,路過一個小縣城時,從一個人販子手上搶下來的。我看著這孩子可憐,當時鐘槐、鐘楊也要留下這個小妹妹,我也喜歡這孩子,就這麼留下來了。"程世昌說:"月季大姐,那你為啥現在才告訴我?"劉月季說:"程技術員,當我知道鐘柳就是你女兒後,我去找過鐘匡民。但他對我說,現在不能告訴你,也不能讓你們相認。"程世昌說:"為啥?"劉月季說:"匡民對我說,你現在是這麼一種狀況,相認後,你就會影響鐘柳將來的前程的。"程世昌恍然大悟說:"噢,對!對對!"劉月季說:"所以匡民認為鐘柳還是繼續留在我們家好。這樣對她的今後的發展有利。"程世昌激動地說:"正確!正確!"劉月季說:"是呀,為告不告訴你,我思想也鬥爭了好長時間。後來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你,你為女兒牽腸掛肚了這麼些年,應該讓你知道你女兒還活著,就在你身邊。你還救過她的命。這件事,我們不該給你做主,該由你自己來作決定。"程世昌說:"鐘柳不知道吧?"劉月季說:"還沒有告訴她。現在只有你、我和鐘匡民知道。這事你自己拿主意!"程世昌說:"月季大姐,你和鐘副師長想得周到,現在我不能認,你們也千萬別告訴鐘柳。我不能那麼自私,為了一時的衝動,斷送了女兒一生的前程。那我還是個父親嗎?你能這麼告訴我,我已經滿足了!"劉月季說:"你啥時候去水庫?"程世昌說:"後天,明天有人來接我班。"劉月季說:"鐘柳就在三隊割麥子,明天下午,我讓她給你送吃的去,讓你再見她一面。"程世昌眼裡含滿激動的淚水點著頭說:"謝謝,謝謝,月季大姐,太謝謝你了。"

傍晚,機關食堂門口,劉月季把一個柳條編的小籃子遞給鐘柳,鐘柳點點頭。鐘柳拎著小柳條籃,穿過林帶。

程世昌住在一間離副業隊家屬區較遠的孤零零的地窩子裡。鐘柳來到地窩子前,站在門口輕聲地喊:"乾爹,乾爹。"程世昌從地窩子裡探出腦袋。程世昌驚喜地說:"鐘柳啊,快進來吧。"鐘柳走進地窩子。看到地窩子裡堆滿了書,床上也堆著書。鐘柳說:"乾爹,這是我娘叫我送來給你的。說你明天一早就要去水庫工地了。"程世昌看看自己的女兒,漂亮、健康、開朗,蕩漾著青春的氣息。鐘柳說:"乾爹,你咋有那麼多書?每天你都在堅持學習啊?"程世昌說:"我雖然被下放勞動了,但書還得每天堅持看。書才是我永遠的朋友!"凝視著鐘柳,程世昌沉默了一會,他感到鐘匡民和劉月季他們的決定是對的。他不能現在就認女兒,要不,女兒看到他這樣的處境,也將會跟他一起陷入憂傷和痛苦之中。於是他舒了口氣說:"鐘柳,你還有一個名字,叫程鶯鶯是嗎?"鐘柳猶豫了一下說:"是,乾爹,你咋知道?"程世昌強壓著自己的狂喜與激動說:"是你娘告訴我的。"鐘柳說:"我娘從不把我這名字告訴別人的。"程世昌說:"因為我是你乾爹,救過你的命。"程世昌想了想:"所以才告訴我的。鐘柳,你回去吧。謝謝你娘。"鐘柳說:"乾爹,你要多保重。"程世昌點著頭,滿眼是淚。

程世昌從地窩子的小窗看著遠去的鐘柳,淚水便情不自禁地滾了下來:"女兒哇,我是你親爸爸啊!啥時候你才能知道呢?……"

晚上,程世昌來到劉月季的小辦公室。劉月季戴著老花鏡在整理著票據。程世昌看看四周沒人,就敲開了劉月季辦公室的門。

程世昌一進辦公室,立馬關上門,一下子跪在劉月季跟前,莊重地磕了三個頭。劉月季說:"程技術員,你這是幹嗎?"程世昌說:"月季大姐,謝謝你救下了我女兒,你又把她養得這麼好。我不知該怎麼謝你才好。等會兒我就要走了,我只能這麼磕幾個頭來表達我的謝意。"劉月季說:"程技術員,你安心地去水庫工地吧。總有一天,我會讓鐘柳來認你這個親爹的。這你放心,要不,我就不會把這事告訴你了。"程世昌說:"月季大姐,這就足夠了。我看到了我女兒,女兒成長得這麼好,而且在你們家過得這麼幸福,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就是鐘柳她親娘,在九泉之下也會安心的!"程世昌看著劉月季,眼睛中充滿敬意的同時也流露出了一種深深的愛慕,說:"月季大姐,我真有點捨不得離開這兒了。"劉月季說:"咋啦?"程世昌說:"因為有你在這兒啊!"劉月季說:"不說這話!走吧,人只要有一顆平常心,在哪兒都一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