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槐打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玉蘭急急地往麥田方向跑,王朝剛在後面追。

鍾槐也在路上大步往團部方向走。他看到劉玉蘭朝他跑來。王朝剛在後面快追上她了。鍾槐立馬迎了上去。劉玉蘭喊:"鍾槐哥,救我!"鍾槐把劉玉蘭拉到他身後,對王朝剛說:"幹嗎?"王朝剛說:"你老爹,就是鍾副師長要求我把她送回老家去。"鍾槐憤怒地一拳把王朝剛打出幾步遠,並撂倒在地上。鍾槐說:"王朝剛,你要再敢來纏她,我要讓你去見閻王爺!"王朝剛說:"鍾槐!你這是在犯錯誤。鍾副師長是你老爹不說,他還是師裡的領導呀!"鍾槐說:"他是個狗屁!"鍾槐拉住劉玉蘭的手,說:"劉玉蘭,咱們回家去!"王朝剛爬起來,傻愣愣地看著鐘槐牽著劉玉蘭的手朝機關食堂方向走去。劉玉蘭看著鐘槐,滿眼是感激而幸福的淚。

王朝剛捂著被鍾槐打腫的臉跑進地頭喊:"郭政委。"

郭文雲問:"你這是咋啦?"王朝剛指著自己的臉,左臉腫起好大一塊,說:"鍾槐打我啦!"郭文雲說:"為啥?"王朝剛說:"我要劉玉蘭跟我走。他上來就給了我一拳。你不知道鐘槐這小子的拳有多厲害,半顆牙齒都讓他打掉了。"郭文雲低著頭猛抽了幾口菸,然後搖搖手,長嘆了口氣。郭文雲說:"算了,這事算了,別鬧了。這事再這麼鬧下去,我這個當政委的臉也丟盡了。人家姑娘不願意,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我不能去強求人家。人家姑娘不願回老家,也不能硬拉她強迫她回呀。人是活的,強迫也強迫不成。那姑娘想同鐘槐好,就讓他們好去,就算是我郭文雲為他們辦了件好事。"王朝剛說:"那也太便宜他們了。"郭文雲說:"我想了,人還是大度點好。……你把那盤纏錢去給劉月季送去。"王朝剛說:"幹嗎?"郭文雲說:"就說是我給鍾槐他倆辦喜事時送的禮。這事就這樣了吧,啊?眼下是虎口奪糧,不能為這麼件事攪亂了我的工作。"

郭文雲站起來,踩滅菸,朝麥田裡面走去。王朝剛摸著自己被打腫的臉,一臉的委屈。自己啥也沒落著!

第二天,在劉月季辦公室裡,王朝剛把裝錢的信封放到劉月季的辦公桌上。王朝剛說:"月季大姐,這錢是郭政委拿給我讓我送劉玉蘭回老家的盤纏錢。郭政委說,劉玉蘭不想回老家,就不用回了。她想跟鐘槐好,那就讓她跟鍾槐好吧。這錢就算是郭政委送他倆辦婚事的禮金吧。還有,也算我為鍾槐扯上了這根線吧。"劉月季笑著搖搖頭說:"他倆還扯不到這事上去。鍾槐是同情那姑娘,我呢,也是。你們不能送她回去,讓她爹娘再逼她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吧?那不是把姑娘往火坑裏推嗎?姑娘對鍾槐是有那層意思,但鍾槐沒有!這點我劉月季可以保證!你把錢還給政委,謝謝他了。"

王朝剛說:"月季大姐,這是政委的一番好意。"劉月季說:"我知道,政委遲早會想通這事的。他是個好人。唉!一想到這事會成這樣,我也心痛,為政委心痛。王副科長,回去謝謝政委。為這事你還挨了鐘槐的打。我在這裡向你道歉,真是對不起你。"王朝剛說:"沒什麼。政委讓我辦事,我能不辦嗎?我跟了政委這麼些年來,政委待我那麼好,月季大姐你是知道的。"劉月季說:"我知道。其實這事大家都沒錯。我真的不知道這事到底錯在哪兒了。"

王朝剛委屈而失望地長嘆一口氣。王朝剛趕回政委辦公室。王朝剛把裝錢的信封放到郭文雲的辦公桌上說:"政委,月季大姐不肯收。"郭文雲說:"為啥?她不好意思收?"王朝剛說:"月季大姐說,鍾槐同那姑娘扯不到那事上去。鍾槐只是同情那姑娘。因為那姑娘回到老家,她爹娘肯定又要逼她嫁給那個老頭村長。所以姑娘說,要叫她回老家,她只有去死!"郭文雲想了一會說:"是呀,我咋沒想到這一層呢!看來,我是冤屈了鐘槐了,也冤枉月季大姐了。"王朝剛說:"月季大姐說,其實這事大家都沒錯。"郭文雲說:"細想起來,月季大姐這話說得有道理呀。這事誰做錯了呢?錯在哪裡了?……好了,這事在我郭文雲身上就到此為止了。朝剛,你也別再操心了。你挨了鐘槐一拳,就記在我郭文雲賬上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