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槐挨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這天,鍾匡民來到團部,郭文雲把劉玉蘭和鍾槐的事說了。鍾匡民吃驚地說:"真有這樣的事?"郭文雲冷笑一聲說:"老鐘,你看我郭文雲娶個老婆有多難。連你兒子和前妻都會在中間插上一杠子。"王朝剛說:"鍾副師長,你可以親自去問月季大姐和你兒子鍾槐的。"鍾匡民怒不可遏,說:"好,我去問他們。"

劉月季和劉玉蘭走到窩棚前,解下毛驢套車。劉玉蘭在一邊幫忙。母毛驢和小毛驢都親熱地舔了舔劉月季的手。劉玉蘭看著劉月季,心裡又湧上一股感激之情,眼淚撲簌簌地滾了下來。劉月季說:"玉蘭,別難過了,你既然叫我娘了,一切事娘都會給你頂住!"劉玉蘭抹把淚點點頭,但這時卻湧出了更多的淚。

鍾匡民在麥田地頭找到了送飯的劉月季。

鍾匡民吃完飯,把劉月季、鐘槐領到與麥田隔了條公路的林帶裡。劉月季說:"匡民,啥事?這麼嚴肅。"鍾匡民說:"郭文雲接來的那姑娘在哪裡?"劉月季說:"在我那兒。"鍾匡民嚴厲地說:"立即讓王朝剛把她送回老家去!"劉月季說:"幹嗎?"鍾匡民說:"你問我,我還要問你們呢?不把這姑娘送回去,你們要把她留下來幹嗎?"劉月季說:"我已經認她當乾女兒了。"鍾匡民說:"是留下她另有目的吧?鍾槐,你跟我說實話。你們到底是咋回事?才這麼幾天工夫,你們就咬上了,速度倒是真快呀!"劉月季說:"匡民,你說話怎麼這麼難聽!還像個當領導的說的話嗎?什麼咬上了?"鍾匡民說:"你們嫌我把話說得難聽,可你們做下的這事就不丟人現眼?"劉月季說:"我們做下什麼丟人現眼的事啦?"鍾匡民說:"老郭已經是四十出頭的人了。以前我們給他介紹過湖南姑娘,山東姑娘,河南姑娘,都沒有成功。現在他從口裡接了一個來,那姑娘是滿口答應了才來的。本來這是件好好的事,可你們,卻從中插了一杠子,把這事攪黃了,弄得老郭人財兩空。這事做得還不丟人現眼啊!"劉月季說:"鍾匡民,你把這事要撥拉清楚,怎麼攪黃啦?是那姑娘看上了鐘槐,不是鐘槐看上那姑娘,是姑娘不願意嫁給老郭,不是我們教唆姑娘不跟老郭。我們這頭一點責任也沒有。這有什麼丟人現眼的!"鍾匡民說:"那你們就讓王朝剛把那姑娘送回去!"鍾槐說:"不行!她在老家,是她爹媽逼她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村長,她為了想逃出來,才答應下郭政委的事的。現在人家不願跟郭政委了,她說郭政委都可以當她爹了。她想另外找人,有啥不行?為啥非要強把她送回老家,重新把她往火坑裏推。爹,你們這些當領導的還有沒有良心?"鍾匡民說:"就因為她看上你了,是不是?"鍾槐說:"看上我怎麼啦?不行?非要讓她看上郭政委才行?"鍾匡民說:"鍾槐,你是我兒子,我和老郭是老戰友,我們家的人咋也不能做出這樣的事啊。你們這樣讓我鍾匡民咋做人呢?啊!"劉月季說:"我說了,這事我們沒有責任。"鍾匡民說:"那就按老郭的意思把那姑娘送回去。你們不能留她,鍾槐你更不能娶她!"鍾槐說:"不能送回去,你們送回去,我就去把她接過來。做人連這點人性都沒有,那還做什麼人!"鍾匡民說:"鍾槐,你要這樣做,那就太不道德了!"鍾槐說:"爹,你不要在我跟前擺什麼道德。你撇下我娘,撇下我們跟那個女人結婚道德嗎?你要說我不道德,那也是跟你這個當爹的學的!"鍾匡民怒不可遏,一個耳光甩了上去。鍾槐沒用手去捂臉,而是直直地挺著腰,又往鐘匡民跟前走了一步,鍾槐說:"你是我爹,你再打呀,你打多少下都行,我不會還手。但我要告訴你,我叫你爹,因為你是我爹。可我也要告訴你,自從你撇下我娘後,在我心裡,你早就不是我爹了,我沒你這樣的爹!要不是為了不讓娘傷心,我不會叫你一聲爹!"鍾槐說完,轉身走了。劉月季氣憤地說:"鍾匡民,你怎麼能打他,你有什麼資格打他!這兒子是我下跪跟你求來的,自從他出生的那一天起,不要說你抱一抱他,你連正眼都沒看過他一眼!……"劉月季流著淚說:"他能叫你一聲爹就不錯了。這件事,兒子一點點錯都沒有。就是兒子跟那姑娘好上了,他也沒錯!"劉月季說完,牽上毛驢車走了。

鍾匡民也後悔自己在一時氣急之下打了兒子。他看著遠去的劉月季,一股愧疚湧上了心頭,滿臉的愧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