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認乾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月季認乾女(一)

這一天,郭文雲把一個裝了錢的信封遞給王朝剛。

郭文雲沮喪地說:"朝剛,謝謝你關心我這個老領導,給我介紹對象,但我郭文雲沒這個福,現在你再幫我一個忙吧,這件事也只有你辦。"王朝剛說:"政委你說。"郭文雲嘆了口氣說:"把你表妹劉玉蘭送回老家去吧。既然人家不同意,我也不能強迫。再說,強擰的瓜也不甜。這事我也想通了,這是盤纏,一路上你要照顧好你表妹,也別難為人家,把她安全送到家,啊?"王朝剛也喪氣地說:"我勸了她好幾次,也勸不動。政委,也怪我多事,弄得你有點那個……"郭文雲擺擺手說:"這事不怪你,你是出於好心,送她回家吧。"

條田裡,麥子已是一片金黃。康拜因正在割麥子。郭文雲帶著機關幹部,揮鐮割麥。馬車裝著麥綑在往糧場拉。

鍾槐也拿著鐮刀走進麥田。鍾槐與郭文雲的眼光相遇。鍾槐心虛地把眼光移開,好像他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政委的事似的。郭文雲說:"鍾槐,昨夜你剛值過班,怎麼不休息?"鍾槐笑笑,趕忙到離郭文雲較遠的地方,彎下腰奮力割麥。郭文雲雖感到有些奇怪,但也並沒在意。鍾槐割麥,一路衝在了前面。郭文雲看著,讚賞地說:"這小子!幹啥事都有這麼一股子虎勁!"

劉玉蘭也在割麥子。王朝剛朝劉玉蘭走去,怒氣沖沖地對劉玉蘭說:"劉玉蘭,你過來!"劉玉蘭直起腰說:"朝剛表哥,有事嗎?"王朝剛說:"誰讓你來幹活的?"劉玉蘭說:"月季大媽。"王朝剛說:"你別幹了!"劉玉蘭搖搖頭說:"月季大媽說,虎口奪糧,你也別在家閒著,先去幫著割麥子,有些事放到以後再說!"王朝剛說:"沒什麼以後了,你現在就跟我走吧!"劉玉蘭說:"去哪兒?"王朝剛說:"劉玉蘭,既然你來是因為你答應要嫁給郭政委的,現在你又不同意了,那你就從哪裡來回哪裡去。我今天就把你送回老家去!政委把送你回老家的盤纏都給我了!"劉玉蘭驚愣地說:"你說什麼?送我回老家?"王朝剛說:"對!"劉玉蘭惶恐地說:"我不回去!我不能回去!我在老家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王朝剛說:"正因為我當時同情你,我想幫你忙,才把你介紹給政委的,可你卻以怨報德。把我這個當表哥的……其實我也不是你什麼表哥,我跟你們家也不知拐了多少彎的親戚!我的臉全讓你丟盡了,你就跟我回老家去吧!"劉玉蘭說:"我不去!你這不是又把我往火坑裏推嗎?我死也不能回!"王朝剛說:"你要不想回也行,那你就跟郭政委把婚事辦了,好好地過你的好日子。"劉玉蘭搖頭說:"不行。"王朝剛厲聲地問:"劉玉蘭,我問你,你不想回老家,又不肯跟郭政委,你是不是又有別的心上人了?"劉玉蘭不吭聲。王朝剛說:"才幾天工夫你就看上別人了?"劉玉蘭仍不吭聲。王朝剛說:"說呀!你不說,好吧,那你現在就跟我走。上車隊去搭個車,今天我們連夜上烏魯木齊,再搭車回你老家去!"劉玉蘭說:"我不!"王朝剛說:"看上誰了?"劉玉蘭說:"我是對別人有感情了。"王朝剛說:"誰?"劉玉蘭一咬牙,橫下了一條心,說:"……鍾槐!"王朝剛驚訝得嘴張得老大。

在另一塊用人工收割的麥田裡,劉玉蘭拿著鐮刀在麥田裡焦急地找著人。她看到割在最遠的人好像就是鐘槐。她像看到了救命稻草那樣朝鐘槐奔去。

劉玉蘭奔到鐘槐跟前喊:"鍾槐哥!"鍾槐吃驚地問:"你又來找我幹嗎?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我可就說不清了。"劉玉蘭說:"鍾槐哥,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鍾槐問:"咋啦?"劉玉蘭說:"郭政委要派人把我送回老家去。我可不能回老家,要送我回老家,我只好去死了。"鍾槐說:"幹嗎要把你送回老家去?"劉玉蘭說:"因為我說,我相中你了!"鍾槐說:"你咋能這麼說!"劉玉蘭說:"我就只有這麼說了!要不我有啥理由再留在這兒?"鍾槐心中像打翻了作料盒,酸甜苦辣不知如何是好。劉玉蘭乞求地看著說:"鍾槐哥……"鍾槐看著劉玉蘭,一股同情與仗義之情衝上心頭,他一咬牙,說:"是哩,你不能回。你找我娘去,把這事告訴我娘,你對我娘說,我說了,你就住在我娘那兒!"劉玉蘭說:"鍾槐哥……"眼淚滾滾而下。她用力擁抱了鐘槐一下,然後走出麥田。

在麥田割麥的人看到這一抱,都驚呆了。

月季認乾女(二)

王朝剛拼命地騎著自行車找到了郭文雲,把事說了。郭文雲說:"劉玉蘭真是這麼說的?"王朝剛說:"是!"郭文雲想起了什麼說:"怪不得鐘槐那小子看我的眼神不對,還有意躲著我,心中有鬼麼。這小子,我待他這麼好,看著他這麼老實,他咋能幹出這樣的事!"王朝剛說:"說不定他倆……"郭文雲後悔地說:"我失策了。不該讓他去接劉玉蘭,一個還沒對象的小夥子,那股熱勁,看到劉玉蘭這麼個俏姑娘,他會不動心?我該讓你去,你是個有媳婦的人。"王朝剛說:"就是呀,一個是漂亮姑娘,一個是年輕小伙子,那不是一對乾柴烈火嗎?只要碰在一起,肯定燒到一塊兒了。不過鍾槐這樣做也太缺德了。"郭文雲冷笑一聲說:"唉!這事恐怕劉月季也在上面燒了火了,怪不得我讓她幫我說情,她不肯!"王朝剛說:"政委,我今天就把劉玉蘭送走,既然你得不到,他們也別想就這麼順手牽羊。"郭文雲猶豫著說:"現在夏收這麼忙!過了夏收再說吧。"王朝剛為了顯示自己的仗義,說:"政委!你的心腸太軟了。這事你既然交給我了,你就別管了!"王朝剛穿出林帶,騎上自行車。郭文雲想喊住王朝剛,但王朝剛已騎上自行車,下了橋,不見人影了。

團部機關食堂。劉玉蘭匆匆走進劉月季的小辦公室,對劉月季說:"月季大媽。"劉月季說:"你不去割麥子,跑回來幹啥?"劉玉蘭含著哀求說:"月季大媽,救救我。"劉月季說:"咋啦?"劉玉蘭說:"政委派人要把我送回老家。一回到我家,我爸我媽又會逼我嫁給那個老頭村長。我還不如去死!"劉月季說:"他們幹嗎要送你回老家?"劉玉蘭說:"今天有個人,他說他過去是政委的警衛員,現在是團裡的基建科副科長。問我跟政委的事為啥變卦,是不是又有相中的人了?我就實話實說了。"劉月季說:"你說你相中誰了?"劉玉蘭輕聲地說:"鍾槐哥。"劉月季跺腳說:"唉!你把事情鬧大了!"劉玉蘭說:"我不想騙人麼。"劉月季埋怨說:"你這不是把事情的責任都推到我兒子身上了麼,連我恐怕也脫不了干係!"劉玉蘭說:"鍾槐哥當時也在場。我把事情也告訴他了。"劉月季說:"他咋說?"劉玉蘭說:"他說,回去找我娘去。就說,他說的,讓我就住在你這兒。月季大媽……"劉月季一挺腰說:"既然事情已經是這樣了,你也用不著太發愁。有我在,不能讓你回老家再去跳火坑。我去跟政委說去,政委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劉玉蘭說:"月季大媽,謝謝你,我給你惹下大麻煩了。"劉月季說:"這話不說。"

王朝剛又匆匆來到麥田,朝四周看著,尋找著劉玉蘭。他見鍾槐在埋頭割麥,就朝鐘槐走去。王朝剛說:"鍾槐,劉玉蘭呢?"鍾槐直起腰說:"我讓她回我娘那兒去了。"王朝剛說:"鍾槐,你跟劉玉蘭是啥時候好上的?政委把她接來是幹啥的?這事可是我介紹的,你不知道?"鍾槐說:"知道,但我啥時候也沒同她好上。但你們不能把她送回老家去!"王朝剛說:"為啥?"鍾槐說:"啥也不為,就是不能送!你們要送,我就去把她接回來!"王朝剛說:"那不就是好上了。"鍾槐說:"沒有!但我說了,不能送!"王朝剛說:"送,是政委的指示,政委把盤纏都給我了。你要想去接,你再去接,這就不關我的事了!"說完,王朝剛急匆匆地朝機關走去。

劉月季與劉玉蘭正在辦公室。劉玉蘭從窗口看到王朝剛朝這邊走來。劉玉蘭說:"月季大媽,那個人來了,他準是來找我的。"劉月季當機立斷說:"你就在辦公室呆著。我去跟他說。"劉月季走出辦公室,把門鎖上。王朝剛剛好走到她跟前。

王朝剛說:"月季大姐。"劉月季說:"你找我有事?"王朝剛說:"不,我來找劉玉蘭。鍾槐說她在你這兒。"劉月季說:"我讓她割麥子去了。"王朝剛說:"可鐘槐說她到你這兒來了呀。"劉月季說:"你找她幹啥?"劉玉蘭在辦公室的窗前聽著。王朝剛說:"政委命令我把她送回老家去。"劉月季說:"幹嗎要把她送回老家去?"王朝剛說:"月季大姐,你知道,劉玉蘭是我回老家後,看到她家的那種情況,我同情她,才把她介紹給政委的。現在她這樣,弄得政委生氣,弄得我也好為難。那既然她變了,不願意了,所以政委決定讓我安全把她送回老家去。我想把她送回老家,也是最好的辦法!"劉月季說:"我看你也不用送了。"王朝剛說:"為啥?"劉月季說:"把她送回老家去,就等於把她往火坑裏推。咱們做人積點德好不好?幹嗎要這麼報復人呢?再說,你還是她表哥呢!"王朝剛說:"政委可沒有報復她的意思。而且我也不是她什麼表哥,她就是這麼一叫而已。其實政委讓我把她送回老家也是出於好心。"劉月季說:"真要有這麼一份好心,那就讓她留下。我已經認她做乾女兒了。她的盤纏還有其他的錢我會還給政委的。"劉玉蘭在辦公室裡聽到了,潸然淚下。

王朝剛說:"月季大姐,你們這樣做不是存心在跟政委同我作對嗎?"劉月季說:"話可不能這麼說。咱們做人不能光往自己這邊想,還得為對方想想。我知道,這件事對政委來說也是挺委屈的,本來是件喜事,現在卻成了這樣。但你再想想那姑娘,她如果願意,自然就沒啥說的了。男大女小而且能過得好的婚姻也不是沒有。但現在是姑娘不願意!"王朝剛說:"那我不好給政委交差啊。政委一直很關照我,這你月季大姐也是知道的。我要連這麼一點事都幫政委辦不成,那我咋對得起政委對我的栽培?"劉月季說:"你就對政委說,我劉月季把她留在身邊做乾女兒了。"王朝剛說:"月季大姐,你恐怕不是認乾女兒,而是弄個現成的兒媳婦吧?"劉月季說:"那我可做不了主。那是他們兩個人的事。王副科長,你快去忙你的吧,眼下夏收這麼緊張。這事我找政委說去。"王朝剛很不甘心地嘆口氣。想了想,就轉身朝回走去。但不時地回頭看看,他不能丟掉這麼一次討好政委、為政委出力的機會。

劉月季看著王朝剛走遠了,這才回身開了辦公室的門。劉玉蘭一下跪在劉月季跟前,抱住她的大腿大喊了聲:"娘……"頓時淚如雨下。劉月季兩眼也情不自禁地滾下淚來……她同情這姑娘的遭遇。劉月季摸著劉玉蘭的頭髮,嘆一口氣說:"我這麼做,這麼說,也全是你逼的啊!"劉玉蘭說:"娘,我對不住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