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難月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天早上,在機關食堂。小餐廳裡,劉月季端了兩盤菜放到郭文雲跟前。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你坐下,我有事想求你。"劉月季說:"啥事?"郭文雲說:"月季大姐,我也不瞞你了。劉玉蘭變卦了,不肯跟我了。這姑娘我真的很喜歡,你勸勸她行嗎?"劉月季猶豫了一會說:"政委,本來這事我應該積極幫你的。可勸她的話,我已經說了許多次了,但姑娘硬是不願意。我還讓她今天住到別的地方去。但一個姑娘家,我硬是這麼趕她,我也於心不太忍啊。"郭文雲說:"這事也真讓我煩心哪!也讓別人看笑話了。"劉月季同情地說:"要是劉玉蘭願意跟你,我可以幫你把婚禮弄得熱熱鬧鬧、體體面面的。但人家不願意,這事就不好辦了。"郭文雲說:"所以我才讓你幫我再勸勸她做做工作麼,我都四十出頭了,我還要等到哪一天啊?"郭文雲神色黯然。

劉月季同情地嘆了口氣說:"政委,不是我不肯幫這個忙。我也希望這事能成!但這事恐怕就壞在你的年齡上了。郭政委,不是我說你,你的想法有點離譜了。"郭文雲說:"鍾匡民跟孟葦婷結婚,不是年齡也差一大截嗎?"劉月季說:"這不一樣,孟葦婷人家是自己願意的。而且我知道,那還是孟葦婷追的匡民。如果玉蘭姑娘也能像孟葦婷追匡民那樣追你,那還有啥說的?"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他娘的,娶個媳婦就這麼難嗎?"劉月季說:"政委,我想說句不太中聽的話,沒有感情的婚姻是過不到一塊兒的。剃頭挑擔一頭熱怎麼行?我跟匡民的婚姻就是包辦的,結果我們兩個都很痛苦,相處得也很尷尬。現在離了,他有了新的家,我們相處得反而好了。"郭文雲說:"月季大姐,看來這個忙你不能幫了?"

劉月季說:"不是我不幫,我已經幫不上了。再說,郭政委,你也知道我是個直腸子脾氣,有啥說啥的。我自己在這上頭吃了苦的人,怎麼還能推你倆再去苦一遍呢?再說,我不是沒有勸過她,勸了好幾遍了。但再勸下去,我也感到有些違心了。這種違心的事違心的話我劉月季也不大做不大說的。但我想到你郭文雲這麼個年紀了,人也是個好人,我才這麼做這麼說的。但人家姑娘硬是不願意,我也沒辦法。政委,我看你還是給她在這兒找份工作吧。只要有緣,老婆總會有的。"郭文雲難堪地搖搖頭說:"那這事我就沒指望了?"劉月季說:"這我也說不上。主要還是要靠你自己去爭取了。要不你再找她好好談談。我也希望你們能成。只要能成,我一定幫你好好操辦!"郭文雲不悅地說:"好吧。我再找她談談試試吧。要這麼著,我就不該把她接來!月季大姐,那你就幫我找找她,讓她到我辦公室來。"

劉月季帶著劉玉蘭,一邊往團機關辦公室走,一邊說:"玉蘭姑娘,郭政委想再同你談一次話。他讓我來叫你。你好好跟他談,你心裡咋想的就咋說。如果他能說服你,你願意跟他了,那也是我的願望。如果你硬是不願意,那也得把理由給郭政委說清楚。"劉玉蘭說:"月季大媽,我現在心裡只有鍾槐哥。別人誰都裝不進去!"劉月季說:"這事我不好說。但我看你也別剃頭擔子一頭熱。我兒子大概不會願意的!"

兩人快走到團機關辦公室門口,劉玉蘭說:"我說了。鍾槐哥不要我,這輩子我就再不嫁人了。"劉月季說:"不要說這種話,我不愛聽!去吧。"

劉玉蘭走進郭文雲辦公室,坐在郭文雲辦公桌對面凳子上。郭文雲說:"劉玉蘭,你知道我把你接到這兒來是幹什麼的嗎?"劉玉蘭說:"知道。"郭文雲說:"那為啥又突然變卦了?"劉玉蘭說:"理由我已經說過了。"郭文雲說:"你講的這些理由,你來之前就該想到!"劉玉蘭說:"當時我只想趕快離開家!"郭文雲說:"為啥?"劉玉蘭說:"因為我爹我娘要逼我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村長。我不願意,我爹我娘就強迫我。我……郭政委,你不會強迫我跟你結婚吧?"郭文雲說:"當時我還多給了一千元錢。你知道為什麼?"劉玉蘭說:"不會是買我的錢吧?"郭文雲說:"你這姑娘,越說越離譜。那是聘金!既然不願意,那就不該收下!"劉玉蘭說:"所以我要找份工作,積下錢來連同盤纏一起還你。"郭文雲說:"一點迴轉的餘地都沒有了?"劉玉蘭說:"郭政委,請你原諒我。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我真的很對不起你。但感情上的事,我沒法勉強自己。要不,我跪下給你磕頭謝罪吧。"郭文雲說:"不用!我郭文雲絕不會強逼你,也不是用那一千元錢把你買下了,我郭文雲絕不是那種人。要不,我還能當什麼團政委呢。既然你這麼堅決,我也就不勉強你了。但是你太傷我心了,我再也不想見你了,你走吧。"劉玉蘭走到門口,又回轉身來,深深地朝郭文雲鞠了個躬說:"郭政委,真的很對不起。"

郭文雲又氣又惱地走進已布置好的新房,把房裡的東西砸得一片狼藉。他覺得自己的自尊心遭到了莫大的傷害。

他砸了一陣後,掏出煙來猛抽,自語:"我好失敗啊!我郭文雲還從來沒有這樣失敗過!"

他眼裡含著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