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難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瀚海市。師部中學初二班。孟葦葶的姪子孟少凡與鐘柳同桌。十四歲的鐘柳已開始有點發育,長得非常的漂亮,大眼睛,小而挺的鼻子,嘴角上還有兩個小酒窩。上課時孟少凡不時地斜眼看鐘柳。老師正在黑板上出試題。老師說:"同學們,大家拿出紙,把黑板上這兩道題做一下。"孟少凡不滿地嘟嘟嘴說:"又是測驗!"老師說:"誰在嘟囔啊?"孟少凡伸伸舌頭,低下頭來從書包裡拿出一張紙。同學們開始埋頭做題。孟少凡顯然做不出,伸長脖子偷看鐘柳的。鐘柳用手臂擋住孟少凡的眼光。孟少凡輕聲地說:"讓我看一眼嘛。"鐘柳說:"你想作弊啊。不行!"孟少凡說:"我是你表哥嘛。"鐘柳說:"那也不行,讓你作弊,其實是害你!"老師說:"不許交頭接耳的!"孟少凡不滿地瞪了鐘柳一眼。

學生集體宿舍是一排平房。下課後,孟少凡拿著個紙盒,在女生宿舍門口喊:"鐘柳,你出來。"鐘柳走出來說:"啥事?"孟少凡把盒子給她說:"我送你一個禮物吧,請你收下。"鐘柳疑惑地看看孟少凡,然後笑笑說:"那就謝謝了。"鐘柳慢慢地打開盒子,一條四腳蛇爬了出來,嚇得鐘柳摔掉盒子大哭起來。孟少凡哈哈笑著說:"膽小鬼!"鐘柳在宿舍門口哭。

男生宿舍有個男學生朝門外探了一下頭,接著鐘楊從裡面走出來,十八歲的鍾楊已是一個英俊的小夥子了。鐘楊走到鐘柳跟前說:"妹,咋回事?"

教室外面,鐘楊把一個硬紙盒送到孟少凡手裡。鐘楊說:"孟少凡,我也送你一個禮物吧。"孟少凡不在意地說:"我知道,裡面大不了也是條四腳蛇。你是想替你妹妹報仇,但我不怕。"鐘楊說:"那就打開看看。"孟少凡滿不在乎地打開硬紙盒,一條小蛇從裡面爬出來,從孟少凡手臂上滑過,嚇得孟少凡頭皮發麻,一下跌坐在地上,用帶哭的聲音喊:"你想害死我啊!"鐘楊說:"這次不算,下次我還要收拾你,看你還敢不敢欺侮我妹妹!你這個賴小子。"

晚上,在師部。鍾匡民家。保姆正在擺晚飯。鍾匡民、孟葦婷、鐘楊、鐘柳、鍾桃、孟少凡,正準備就坐。

鍾匡民在生氣地說:"你看你幹的好事!鐘楊你已經過了十八歲了,已經是成年人了!竟還做出這種小孩子家做的事!弄一條蛇當成禮物送給人家,你怎麼想得出來!"鐘楊不服地說:"那他怎麼想得出弄一條四腳蛇當禮物送給我妹妹。而且他所謂送的禮物其實是為了報復鐘柳,因為上課測驗時,他要偷看鐘柳做的題,鐘柳不讓他看!"鍾匡民問孟少凡:"是這樣嗎?"孟少凡說:"姑父,鐘楊哥哥送給我蛇,那會要我命的!"鍾匡民說:"我先問你有沒有作弊的事?"

孟少凡不吭聲。

鐘柳說:"爹,他上課從來不好好聽講,老是在下面做小動作。"孟葦婷說:"少凡,你要是這樣,我就送你回老家去!不過鐘楊,你是當哥哥的,他做錯了,你怎麼教育他都行,甚至打他幾下都行。但用蛇來懲罰他,是不是有些過分了?"鍾匡民說:"是呀,做事總得有個分寸。孟少凡用四腳蛇來嚇鐘柳是不對,但四腳蛇沒有毒,蛇是有毒的。那是要出人命的,這起碼的常識你該懂!"鐘楊說:"爹,你別看你當副師長,在這方面你就不懂,有些四腳蛇也有毒,而有些蛇就沒有毒,我拿給他的蛇就沒有毒。這方面,我研究過。有毒我自己都不敢拿,我還會拿給他?"鍾匡民說:"鐘楊,我知道你有點小聰明,但你的這些小聰明是不是用錯地方了!"鐘楊說:"爹,你既然這麼說,我也沒什麼好說的。鐘柳,咱們走,咱們回學校吃飯去,這兒的飯臭,我們不吃了。"鐘柳說:"哥!……"

可鐘楊依然拉著鐘柳往門外走。

孟葦婷去擋,說:"鐘楊……"鐘楊說:"你走開!你們倆都向著孟少凡,我們還在這兒吃什麼飯!爹,我也總算清楚了,為什麼哥到現在還不肯認這個爹!因為你壓根兒就不像我們的爹!"

鐘楊衝著鐘匡民說完話後,就拉著鐘柳走出屋外。鍾匡民氣惱地說:"孟少凡,你為什麼只說鐘楊送你蛇的事,不說你先送鍾柳四腳蛇的事?"孟少凡耷拉下腦袋。鍾匡民說:"孟葦婷,你把他給我送回去!明天就送回他自己的親戚家去!"孟葦婷說:"我就是他親姑姑,你還把他往哪兒送?"鍾匡民惱怒地說:"送到他奶奶那兒去!"孟葦婷說:"我媽媽七十多歲了,帶不了他,才把他送到我這兒來的。匡民,你也別生氣,我讓少凡給你道歉,行嗎?少凡,給你姑父道歉認錯,再去把鐘楊哥哥請回來!"孟少凡說:"姑父,我錯了,我向你道歉。"

鍾匡民沉沉地嘆了口氣——清官難斷家務事啊。鐘楊拉著鐘柳在路上走。

鐘柳說:"哥,我覺得你這樣待爹總不太好!"鐘楊說:"你沒看見嗎?爹一屁股就坐在那女人一邊,就因為孟少凡是那女人的姪子。可我是他親兒子呀!為了那女人他甩掉我娘,也可以甩掉自己的親兒子!我現在是看懂了,爹全讓那個女人給迷住了,哪裡還有我們啊!鍾槐哥這點比我們看得透!"鐘柳說:"我覺得葦婷阿姨人也挺不錯的!"鐘楊說:"鐘柳,你要這樣,孟少凡再欺侮你,你別想讓我再幫你!你回到那女人那兒吃飯去吧!"鐘楊甩開鐘柳自管自走。鐘柳追上去,拉住鐘楊說:"哥,你別這樣麼。我跟你走還不行嗎?"

孟葦婷從後面追了上來。孟葦婷說:"鐘楊,鐘柳……"說著喘著氣,"回去吧,回去吃飯去。這事是少凡的不是,你們誤解你爹了。"鐘楊說:"我們才沒有誤解他呢!他說的那話是誤解說的話?你也用不著假惺惺的!鐘柳,咱們走!"孟葦婷說:"這麼晚了,你們上哪兒吃飯去?"鐘楊說:"離了你們就沒飯吃啦?我們回去!"孟葦婷說:"回哪兒?"鐘楊說:"回我娘那兒!"孟葦婷說:"那要走十幾里地呢!"鐘楊說:"我們不怕!反正明天是星期天!"鐘楊拉著鐘柳消失在林帶的拐角處。孟葦婷望著他們的眼睛裡,含著委屈的淚。她兩頭都作難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