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姻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五年後,團部已是一番嶄新的面貌。團機關是刷著深黃色的兩層樓房,兩旁是兩幢刷著同樣顏色的平房,那是招待室與會議室。樓房背後是大禮堂,大禮堂兩邊連著兩棟廂房,一邊是食堂,一邊是食堂庫房。

王朝剛風塵僕僕地走進郭文雲辦公室。郭文雲看到王朝剛,面帶喜色地說:"怎麼,探親回來啦?"王朝剛也高興地說:"回來啦。政委,我還為你辦了件事!"郭文雲說:"啥事?"王朝剛從口袋裡拿出張照片,那是一位長得很漂亮的姑娘的照片。王朝剛放到桌子上說:"你看看這姑娘,長得咋樣?"郭文雲拿起照片看了看,說:"長得蠻漂亮,咋啦?"王朝剛說:"政委,你要是喜歡,她願意給你當媳婦。"郭文雲說:"多大?"王朝剛說:"二十一歲。"郭文雲把照片往桌上一拍:"扯淡!我都四十好幾了,可以當她爹了!"王朝剛說:"可人家姑娘願意!"郭文雲說:"我人她都沒見過,咋會願意?"王朝剛說:"你聽我說嘛,這姑娘叫劉玉蘭,她家是我們家的一門遠房親戚,有一天……"

王朝剛說起去劉玉蘭家的事。

王朝剛趕到劉玉蘭家時,劉玉蘭家正吵成了一鍋粥。劉玉蘭的父親喊:"就是他了!你嫁也是他不嫁也是他!"劉玉蘭哭喊著:"爹,他比你年歲還大呢,五十好幾了,長得又是賊眉鼠眼的,我不!"劉玉蘭父親說:"人家是村支書,你還求個啥!"劉玉蘭喊:"你們要我嫁給他,我就去死!"劉父也喊:"那你就死給我看!"

王朝剛推門進去……

……

王朝剛對郭文雲說:"我就把你的情況一講,他們一聽說你是個縣團級幹部,每月又有一百七八十元工資,不但姑娘的父母願意,姑娘自己也願意了。"郭文雲說:"啊,是這麼個情況,那倒可以考慮。來,照片我再看看。"郭文雲看著照片說:"這樣吧,把我的照片也寄一張去。"郭文雲從抽屜裡翻出張照片來說:"不過這是幾年前照的,是不是我今天再去照一張!"王朝剛拿過照片說:"就這一張吧,你現在跟照片上沒啥變化麼。"

中秋節,劉月季正在準備晚上中秋節機關幹部的聚餐。

郭文雲走進伙房,笑著說:"劉司務長,今天是中秋節,你給大家準備什麼了?"劉月季說:"政委,你可別這麼叫我,還是叫我月季大姐吧。我這司務長還不是你給任命的。這麼叫我,我耳朵發毛。"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不是說,讓你當個司務長屈才了。你要參加革命的資格再老點,讓你當個行政科長也沒問題。"劉月季說:"不敢,我雖識幾個字,可我畢竟是個農村婦女,讓我管個面管個油管管大夥兒的伙食還可以,讓我當什麼科長,那就要壞你們的事了。"郭文雲說:"鍾副師長讓你留在師部,你為啥不留?"劉月季笑著說:"匡民現在忙雖忙,但條件好多了,孟葦婷又在師機關工作。人在困難時,需要別人幫襯的時候,你在他跟前,他覺得你有用,可當人的日子好過了順當了,你再戳在他跟前,他就會嫌你,覺得你是多餘的。再說,他有孟葦婷。而鍾槐在你這兒。我得跟兒子一起過。鍾槐也已經二十二歲了,再過兩年娶個媳婦,我就該抱小孫孫了。再說,師部離咱團不遠,真有啥急事,趕過去也方便麼!"

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你把人生的有些事看得這麼透,我這個當團政委的,真該向你好好學呢。"劉月季說:"政委,你笑話我了,我說的這些都是些人活在世上的常理。不過政委,你四十都出頭了,幹嗎還單過?"郭文雲說:"找過幾個,有山東的,湖南的,但都不稱心,沒成。月季大姐,不瞞你說,憑我這條件,我不能找個太次的。要找,也得找個年輕漂亮的,雖不一定比得上孟葦婷,但也要差不多。"劉月季一笑說:"政委,你跟著匡民也學壞了。你還說匡民呢!"郭文雲說:"這可不一樣!老鐘是休妻再娶,我呢,是想找個好的,要白頭偕老。那性質可完全不同啊!"郭文雲滿面喜悅地湊到劉月季耳朵跟前:"最近我真的找到了個好的。"劉月季驚喜地說:"真的?"郭文雲說:"我啥時候騙過你,你瞧。"郭文雲得意地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你瞧。"劉月季接過照片看,說:"好漂亮的姑娘,多大?"郭文雲說:"二十一歲。"劉月季說:"那也太年輕點了。"郭文雲說:"可人家願意。我也沒瞞人家什麼。對方聽說我是個團政委,縣太爺級的官兒,就一口答應。他們那邊生活艱難得很。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麼。我把路費都給她寄去了,還給她家裡多寄了一千元錢,在他們那兒,一千元錢,可以買兩三頭牛呢。姑娘再過幾天就可以到。"劉月季端詳著照片說:"長得倒真不錯,她叫啥?"郭文雲說:"劉玉蘭。"劉月季說:"哦,是我們劉家門的人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