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驢救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還沒有亮,劉月季就起來燒水,她發現蘆葦叢中,有一對綠綠的眼睛在閃光。劉月季有些緊張,因為她感到這可能是隻狼,她想叫人,但發現戰士們都睡得很沉,不忍叫醒他們,於是繼續燒水,不一會兒,那對綠眼睛在蘆葦叢中消失。劉月季牽著毛驢,毛驢背上挎著兩只木桶,後面跟著的小毛驢已經長得同它母親差不多大了。劉月季牽著毛驢來到一條小溪邊。小溪的邊上也是一片揚花的蘆葦。清晨那橘黃色的陽光抹在蘆梢上。劉月季解下桶,到溪邊舀水。

毛驢突然仰起脖子叫了一聲,在草地上蹦跳的小毛驢也突然躲到母毛驢身邊。

一頭狼從蘆葦叢中躥出來,那閃著綠光的眼睛盯著劉月季看,劉月季知道可能就是凌晨看到的那隻狼,驚慌了一陣後馬上便鎮定了下來。回身走到母驢身邊,拿著空桶準備對付狼的襲擊。狼一步一步地越走越近,眼看只有幾米了,母驢突然揚了揚脖子,朝狼衝去,然後轉過身,甩起後蹄,狼躲閃不及,下顎被踢得垂了下來,而且滿嘴的血。狼回頭看看他們,鑽進蘆葦叢裡。

劉月季怕狼會引更多的狼過來,急忙打好水後,趕著毛驢快步地往營地走。

當看到帳篷後,劉月季才鬆了口氣。劉月季感嘆地摸著毛驢的脖子說:"今天全靠你救了我。鍾槐把你請到我們家來,就是來幫咱們家的忙的。咱們家的鍾桃也全靠你的奶活了下來。你可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哪。"

第二天凌晨,天還黑沉沉的。劉月季又在架火燒水,鐘匡民神色嚴峻地朝她走來。劉月季說:"匡民,你咋不再睡會兒?"鍾匡民說:"月季,聽說你昨天遇見狼了?"劉月季說:"你咋知道的?"鍾匡民說:"你不是告訴高協理員了嗎?"劉月季說:"他嘴倒快,我讓他不要告訴你的,怕你會分心。"鍾匡民說:"月季,以後去河邊打水,讓小秦帶上槍跟著你去。荒野裡正是狼和野豬出沒的地方。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鍾槐這小子可饒不了我。而且我也沒法向孩子們交代。"

劉月季甜蜜地一笑,因為她還從來沒聽到鐘匡民說過這類關懷她的話。劉月季說:"全靠這毛驢救了我。我知道,它是為了保護它的女兒,這頭小毛驢才這麼奮不顧身的。可畢竟是它救了我啊!"鍾匡民笑著拍拍毛驢的脖子說:"嘿,你為我們家立了功,也為開荒造田出了力啦,將來也給你記功啊!"劉月季說:"坐會兒吧。"

鍾匡民在劉月季身邊坐下,劉月季盯著爐火似乎在回憶著什麼。鍾匡民說:"月季,你在想什麼呢?"劉月季說:"我想起了我進你們家門的那些事。那時,生活上沒啥,但我心裡卻很苦。現在,生活上這麼苦,但我心裡卻不那麼苦了。"鍾匡民說:"月季,你為我鍾家所做的事,我鐘匡民是不會忘記的,我們結婚拜天地那晚上,我那樣對待你,到現在我一想起來就感到很對不住你。事情是過去了,但話我卻從來沒有給你說好的。那時,我並不恨你,而是對包辦婚姻不滿,對我們老家那種小男人娶大媳婦的惡習不滿。結果我卻把這種不滿宣洩到你身上了,所以我現在要對你說聲,月季,當時我真的很對不起你。"劉月季眼裡含滿了淚。鍾匡民說:"但是,月季,你也知道感情上的事……"劉月季心酸地說:"我知道,你別再說了!現在能這樣跟你相處,我也知足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