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伙房後面那片菜地的大白菜已長得很旺盛。菜地四周的荒原已顯出初秋的跡象。鍾匡民站在地邊上與劉月季說話。劉月季說:"你當爹的能想到這點,就是個當爹的樣子了。縣城那邊的學校你已經聯繫好了?"鍾匡民說:"聯繫好了,學校這兩天就要開學了。我明天就想把他倆送過去。"劉月季說:"這就好。"鍾匡民說:"他倆在哪兒?"劉月季說:"抽空幫著割葦子去了。"

葦湖一望無際。鍾匡民來到葦湖邊。見到小秦,鍾匡民說:"你見到鐘楊沒有?"小秦說:"在裡面幫著割葦子呢。"朝裡喊:"鐘楊,你爹找你呢。"

葦子波出一條線。滿臉滿身塗滿泥漿的鐘楊鑽了出來,後面跟著也是全身塗滿泥漿的鐘柳。像兩個泥人,只有眼睛是鮮活的。

鍾匡民生氣地說:"你們這是幹啥?圖好玩,鐘柳,你個女孩子家怎麼也跟著學。"鍾匡民邊說邊劈劈啪啪地打著臉上脖子上成群叮上來的蚊子。鐘楊說:"爹,我這是防蚊子咬呢。"

結果葦湖裡鑽出來的全是泥人。一戰士說:"團長,你兒子想出這辦法好啊,不然葦子沒割成,蚊子就把我們吃了。"鍾匡民有點哭笑不得地對鍾楊、鍾柳說:"回去,好好洗一洗。讓你娘給你倆都做個書包,明天爹讓小秦送你們到縣城上學去!"

第二天清晨。小秦趕著輛單匹馬拉的馬車,跟著鐘匡民來到劉月季的地窩子前。鍾匡民說:"月季,你們準備好了沒有?"劉月季的聲音:"準備好啦。"隨著聲音,劉月季拉著穿著一新的鐘楊、鍾柳走出地窩子。鍾匡民說:"上路吧。從這兒到縣城有幾十里地呢。"劉月季看到程世昌等扛著標杆正準備出工。劉月季說:"你們等一等。"劉月季拉著鐘柳走到程世昌跟前。劉月季說:"來,鐘柳,跟你乾爹告個別。"鐘柳說:"乾爹。"鐘柳鞠了個躬。程世昌看到不遠處的鐘匡民有點不自在。

劉月季說:"鐘柳是我的女兒,我就讓她這麼叫你。鐘柳,叫。"鐘柳說:"乾爹,我今天要上縣城上學去了。"程世昌既惶恐又激動,說:"好,好。"想了想,從上衣口袋裡拔出一支金筆,"來,給你,程叔叔沒啥好送你的,就給你這支金筆吧,去學校後要聽老師的話,好好學習,啊?"鐘柳看看劉月季。劉月季說:"拿上吧。好好上學,將來要報答你乾爹的救命之恩,啊?"鐘柳說:"知道了。"程世昌情不自禁地摟著鐘柳親了一下。他突然鼻子一酸,眼淚汪汪的。

劉月季走回來,又拉上鐘楊。劉月季說:"走。"鍾匡民說:"你又要去哪兒?"劉月季說:"讓他倆去給你老婆告個別不行嗎?"

孟葦婷抱著兩個月大的嬰兒從地窩裡走出來。鐘楊、鍾柳向孟葦婷告別。孟葦婷從口袋裡掏出一支鋼筆給鐘楊。孟葦婷說:"你們去上學的事,昨天我就知道了。鐘楊,到學校後,一定要照顧好你妹妹。鐘楊、鐘柳,我要謝謝你們,不是你娘和你們這麼照顧我,鍾桃可能活不下來了。"鍾匡民說:"快上車吧,路遠著呢。"鐘楊說:"爹,娘,孟阿姨,我們走了。"

鐘楊、鍾柳坐上馬車。小秦也跳上馬車,甩了個響鞭:"駕!"馬車叮叮噹當地上路了。鍾匡民、劉月季、孟葦婷都有些依依不捨地目送著馬車消失。

鍾匡民有些氣惱地跟著劉月季走向伙房。鍾匡民說:"月季,我不知道你這麼跟著我,是來跟我作對的還是真想來幫我忙的。"劉月季說:"你說呢?沒有我和鐘楊,還有鐘槐為我買的那頭毛驢,鍾桃能不能活下來還說不上呢!我說人家程世昌救過鐘柳的命,是我讓鐘柳認他當乾爹。既然認了,就不能變,哪能今天認了,明天就不認了,人活在世上能這麼不講信義嗎?鐘柳是我女兒,你要不認這個女兒,那我就讓她改姓劉!"鍾匡民感到又氣又惱又無奈地說:"劉月季,你讓我好為難啊!"

感情問題

秋風染黃了荒原。郭文雲來到團長辦公室。鍾匡民正坐在辦公桌前看地圖。郭文雲說:"老鐘,啊,現在該叫你鍾副師長了。"鍾匡民說:"還是叫老鐘吧。"郭文雲說:"你要的基建隊的人員我已經組織好了。我讓高占斌協理員擔任基建隊的隊長你看怎麼樣?"鍾匡民說:"就他吧。"郭文雲說:"那孟葦婷跟不跟你去?"鍾匡民說:"她帶著這麼小的一個嬰兒,去了還不夠添麻煩的。"郭文雲說:"我怕你離不開老婆。"鍾匡民說:"我是這樣的人嗎?"郭文雲說:"那誰知道。"鍾匡民說:"你這個老郭啊,整天老婆老婆的,我看你倒是該趕快找一個了。"郭文雲說:"那就請你鍾副師長為我多操心了。"鍾匡民說:"怎麼,你想讓我給你包辦一個?我看你還是自己找吧。包辦婚姻的苦水我可是喝夠了。"郭文雲說:"怎麼,劉月季不好嗎?我看包辦上這麼個老婆,那是男人一輩子的福氣。老鐘,你要也能給我包辦上這麼一個,那我就謝天謝地謝你鍾副師長了。"鍾匡民說:"劉月季是個好女人。但世上的好女人很多,不見得你都能愛上她們。孟葦婷在好些方面比不上劉月季,但我們卻產生了感情。所以感情這東西,是很說不清的。"郭文雲說:"你把這事說得太玄了。老鐘,你們基建隊去瀚海市,誰給你們做飯?"鍾匡民說:"你看派誰好?"郭文雲一笑,說:"我已經物色好了。"鍾匡民說:"誰?"郭文雲說:"劉月季。"鍾匡民說:"你在開什麼玩笑。"郭文雲說:"這怎麼是開玩笑呢?讓她跟著你們是最合適的。順便還可以照顧你。我再給她配個助手。"鍾匡民說:"你這個老郭啊,看上去是個直性子,其實肚子裡彎彎道也多得很。不行,她跟我們去不合適。"郭文雲說:"那我派不出更好更合適的人了,你自己挑選吧。"鍾匡民說:"讓炊事班的張班長去吧。"郭文雲說:"那團部這幾百口人的伙食怎麼辦?"鍾匡民說:"你就再找,劉月季跟著我去絕對不合適。"郭文雲說:"她有什麼不合適的。"鍾匡民說:"因為,她只會給我添亂,她要硬跟你打起仗來,會把你逼得連一點辦法都沒有!不行不能讓她跟我去!"

郭文雲說:"老鐘,你是不是把鐘槐也帶上?"鍾匡民說:"他現在不是你的通訊員嗎?我帶上他幹啥?讓他跟我作對啊?老郭,你幹嗎老愛攪和我們家的事!我跟我兒子的事已經讓我夠煩心的了!"郭文雲笑著說:"你看你,誤解我的意思了吧?我是覺得你們父子關係有點那個。我想讓你們多接觸接觸,這樣可以改善一下關係嘛。"鍾匡民說:"關係肯定要想辦法改善的,但現在不是時候。"說著傷感地嘆口氣說:"我離開他時,他才兩歲,是劉月季把他帶大的,他又特別孝順他娘,看到我跟他娘離了婚,對我當然有看法。還是讓他呆在你身邊當你的通訊員吧。我看你倆的關係不錯。只要你不在我後院燒火就行。"郭文雲說:"我喜歡這孩子,特別忠厚,當然脾氣也特犟。"鍾匡民說:"你不會利用我兒子同我作對吧?"郭文雲說:"這事你放心,你不還是我的團長嗎?我幹嗎要在你後院點火?我會那麼缺德嗎?哎,你是不是認為我把月季大姐派到你們基建隊去當炊事員,也是我想利用她同你作對吧?"鍾匡民說:"好了,好了,你把張班長留下,就讓劉月季去我們基建大隊吧!咱們再上冬麥地去看看。把程世昌和王朝剛也叫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