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壞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清晨,霞光萬道。劉月季在擠著驢奶,毛驢很服帖地站著,不時地晃動著長耳朵。鐘柳站在她邊上,很有興致地看著劉月季擠奶。

鐘柳說:"娘,那個程叔叔不讓我再叫他乾爹了。"劉月季說:"為啥?"鐘柳說:"不知道,他只是說,讓我不要再這麼叫他了。娘,你知道這是為啥呀?"劉月季嘆了口氣,沉思了一下,說:"娘也不知道,這樣吧,平時不叫也行,但在他身邊沒人的時候,你還叫他乾爹。你說,這是我娘要我這麼叫的。他救過你的命,這點你不能忘記,知道了嗎?"鐘柳點點頭。劉月季把擠滿奶的茶缸遞給鐘柳:"去,給孟阿姨送去。叫她自己把奶煮一煮。"鐘柳點頭說:"噢。"

太陽升得很高了。鐘楊趕著裝滿水的小車來到爐灶旁。鐘楊說:"娘,給。"劉月季說:"你怎麼弄到的?"鐘楊說:"它從我腳邊跳過去時,我一棒子砸過去,它蹬蹬腿就沒氣了。"鐘楊臉上露著不忍說:"娘,你要野兔幹嗎?"劉月季說:"為了讓你鍾桃妹妹有奶吃。"鐘楊說:"爹同意小妹妹叫鍾桃了?"劉月季說:"你爹說,鐘楊起的這名字不錯,就叫鍾桃吧。將來咱們農場建的果園裡,也要種上桃樹,一到春天,就會開滿桃花。這事過不了兩年,就可以實現的。"鐘楊笑得既得意又燦爛。

夕陽西斜。鐘楊又趕著水車來到爐灶前,手上拎著大小不一的一長串魚。

鐘楊說:"娘,給。"劉月季驚喜地說:"喲,全是鯽魚。這吃了是能下奶,哪兒弄的?"鐘楊更得意地說:"河邊上有個小池塘,裡面全是魚,我下到池塘裡,魚就在我的小腿上亂碰。"劉月季說:"我讓張班長也去弄點來,好給戰士們改善伙食。"

中午,鐘楊趕著水車回來,手中拎著隻野雞遞給劉月季。

郭文雲和程世昌都拿著暖瓶朝劉月季燒水的地方走來。兩人雖然剛開完會,但依然在爭論著。程世昌說:"郭政委,你怎麼批評我都行,我沒意見,但有些事我想說明白我還要說明白。當時我提出,再等十五天,我就可以初步把這兒整個地形的概況告訴你,如果那樣的話,就不可能出現現在這種情況。"郭文雲說:"這條防洪渠一定要修嗎?"程世昌說:"對!我在會上已經說了。"郭文雲說:"如果暫時不修呢?"程世昌說:"入冬前一定得修。"郭文雲說:"我們全部勞力上,得乾一個多月,是嗎?"程世昌說:"是。"郭文雲說:"你知道這一個多月我們可以多開多少荒嗎?"程世昌說:"知道。但如果不修,洪水一來,就可能把我們已開出的農田和馬上要種下的冬麥全部淹沒。那我們今年辛辛苦苦乾了一年的活兒就等於白幹了。"郭文雲惱怒地說:"如果這樣,我首先就要處分你!"程世昌說:"處分我一個不要緊。但這開墾出的大片土地和種下去的莊稼所造成的損失光處分我一個就可以彌補了?郭政委,你對我的話一直就持懷疑態度,你根本就不信任我!"郭文雲說:"對,你沒說錯!"程世昌說:"郭政委,我雖是個舊知識分子,但我可以坦誠地告訴你,我是愛國的!我是願意干社會主義的。我這麼辛辛苦苦白天黑夜地在荒原上奔波,我是為了什麼?不是在為國家作貢獻嗎?"郭文雲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看人我們不能只看他的一事一時,而是要看長久!"程世昌沒再說什麼,只是打了開水拎著暖瓶走了。

郭文雲和程世昌的爭論劉月季聽到了。劉月季走上來替郭文雲打開水,說:"郭政委,你咋對程技術員這麼說話!"郭文雲說:"他和我們不是同路人。"劉月季說:"咋不是同路人?他在這兒這麼辛苦地幹活,不是為我們在幹那他在為誰幹。我看這個人蠻不錯的。"郭文雲說:"月季大姐,咋回事?你怎麼跟老鐘一個樣,腦子裡少根弦啊。我聽說,你還讓你女兒認他做乾爹?"劉月季說:"對,有這事,後來老鐘不讓認了,那就不認。可我不知道你說的我腦子少了根啥弦。我是個農村婦女,你們政治上的事我不懂,可我覺得程技術員這個人不錯。工作上很認真,也很辛苦,他還救了我女兒,在我眼裡他是個好人。"郭文雲說:"這個人不但成分高,社會關係也很複雜,又是個舊社會出來的大學生。這個問題我這個當團領導的得考慮,月季大姐,你也不能不考慮哦。"劉月季說:"哪朝哪代都有壞人也都有好人。成分高,舊社會出來的大學生就一定是壞人?成分低不識字的就沒壞人了?關鍵要看人,看他做了些啥。不能憑你說的那些個東西來定什麼好人壞人。"郭文雲說:"月季大姐,你這話說得可出原則哦!"劉月季說:"自古以來,人人都是這麼看的,啥原則不原則的。"郭文雲無奈地苦笑著搖搖頭說:"月季大姐,你啊……"

鍾匡民也過來打水,剛才的話他聽到了幾句。鍾匡民抱怨地對劉月季說:"你剛才跟老郭說了些什麼!不懂的事你不要胡說。"劉月季說:"我只是說了幾句我想說的話!以後你們的開水,不用你們的警衛員打,也不用你們自己打,我來給你們打。你看看,戰士們還在地裡幹活,你們開完會都自己跑來打開水,把開會的事弄到我這兒來說。我又不能裝啞巴,我說了幾句自己的想法,你又過來抱怨。"鍾匡民說:"行了,行了,燒你的水吧!"

入夜,孟葦婷的地窩子裡。孟葦婷摟著嬰兒在餵奶。鍾匡民回到家中,看到嬰兒在香香地吮著孟葦婷的奶。鍾匡民說:"怎麼?你有奶了?"孟葦婷說:"那得感謝月季大姐還有鐘楊、鐘柳。鐘楊弄來了野兔、野雞,還有魚。每天月季大姐熬好了讓鐘柳給我送來。沒有他們,這孩子恐怕就活不下來了。"說著淚漣漣的:"唉,當初要是按我們的意思,讓他們回老家去,我們這小鍾桃可活不成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