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奶育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河邊。程世昌和小王、小張繼續測繪著土地。鐘楊在河邊打水。鐘柳在荒野上摘了一束野花,跳跳蹦蹦地走到程世昌身邊,喊:"乾爹,這給你。"程世昌接過鮮花說:"鐘柳,謝謝你。不過鐘柳,以後千萬別再叫我乾爹了,就叫程叔叔吧。"鐘柳說:"為啥?"程世昌傷感地說:"不為啥。就叫程叔叔,啊?"程世昌情不自禁地在鐘柳臉上親了一下,說:"其實程叔叔也好想認你這個乾女兒啊。"

鐘柳疑惑地看著程世昌。鐘楊和鐘柳一起趕著毛驢車拉水往回走。鐘柳說:"哥,程叔叔為啥不讓我叫他乾爹了?"鐘楊說:"這我咋知道!"鐘柳說:"你為啥不知道?"鐘楊說:"我就是不知道麼。你回去問娘去,說不定娘知道。"鐘楊趕著毛驢車拉著水來到爐灶旁。鐘柳與那頭小毛驢也玩耍著走了過來。鐘楊說:"娘,我拉水回來了。"

小毛驢跳跳蹦蹦奔到母毛驢跟前,把嘴伸向母毛驢的肚下想吃奶。劉月季突然喊:"鐘楊,你趕快把小毛驢趕開。"鐘楊說:"幹嗎?"劉月季說:"叫你趕開就趕開!"鐘楊上去,一把把小毛驢拉開。劉月季扔給鐘楊一根粗繩,說:"把小毛驢拴起來。"鐘楊瞪著母親看,滿臉疑惑,說:"娘,你是要幹啥呀?"劉月季說:"叫你拴你就拴,快!"鐘楊把小毛驢用繩子套上後,小毛驢急得亂蹦亂跳。

鐘楊可憐小毛驢說:"娘,你這是幹啥麼?"劉月季說:"你把小毛驢給我拴牢就行了!"

劉月季拿了只搪瓷缸子,走到母毛驢跟前,蹲下身子去擠毛驢奶。毛驢還套在車上,吃驚地往後一退,車把把劉月季一下撞倒了。鐘楊說:"娘!"趕上去要扶劉月季。劉月季迅速地爬起來說:"鐘柳,你看著小毛驢,鐘楊,你把母毛驢給我牽住。"鐘楊把小毛驢拴在木樁上。鐘柳在邊上看著。鐘楊拉著母毛驢的繩套,劉月季繼續擠扔。

鐘楊說:"娘,你這是幹啥?"劉月季說:"你孟阿姨給你們生了個小妹妹,可沒奶吃。鐘楊。"鐘楊說:"啊?"劉月季說:"這兩天你幫娘辦一件事。"鐘楊說:"啥事?"劉月季說:"去逮隻野兔或者野雞什麼的。"鐘楊說:"那好吧。娘,小妹妹叫啥名字啊?"劉月季說:"恐怕還沒起吧。"鐘楊說:"娘,我給小妹妹起個名吧。"劉月季說:"叫啥?"鐘楊說:"讓她叫鍾桃。桃樹呀。哥叫鐘槐,我叫鐘楊,妹叫鐘柳,小妹妹叫鍾桃,咱們家像個森林了。"劉月季說:"這名好是好,但那得由你爹和孟阿姨定。"

孟葦婷還在地窩子裡哭。鍾匡民氣惱地說:"你別哭了好不好?哭能解決什麼問題!"孟葦婷給急怒了說:"你是當團長的,你給我解決問題呀!"鍾匡民說:"這是你們女人的事,我咋給你解決?"孟葦婷撕心裂肺地喊:"那你就看著女兒這麼餓死!"鍾匡民也心急如焚,不知怎麼辦好,說:"我去衛生隊看看,有什麼辦法。"孟葦婷說:"去衛生隊有啥用?孩子要吃的是奶,不是藥!"

地窩子外傳來敲門聲,劉月季端著缸冒著熱氣的奶走了進來。鍾匡民、孟葦婷吃驚地看著劉月季。劉月季說:"有奶瓶嗎?"孟葦婷說:"有。"劉月季把茶缸裡的奶倒進奶瓶裡。劉月季從孟葦婷的懷裡接過還在啼哭的嬰兒,把奶嘴塞進嬰兒的嘴裡。嬰兒大口地吮著奶,不哭了。

孟葦婷、鐘匡民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孟葦婷說:"月季大姐,你哪兒弄來的奶?"劉月季說:"驢奶。我們那頭毛驢前兩天生崽了。現在這條件,也顧不上講究什麼了,只要孩子能活下來就行!"孟葦婷心酸地說:"月季大姐……"劉月季說:"就這樣吧,這幾天,我讓鐘柳把奶給你送來。先救救急,以後再慢慢地想辦法吧。匡民,孩子還沒起名吧?"鍾匡民說:"沒哪。"劉月季說:"鐘楊可給她起了個名。"鍾匡民說:"起了個啥名?"劉月季說:"鍾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