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之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剛亮,程世昌、小王、小張就已在河邊測繪著土地。

由於下了一夜的雨,漲高的河水在翻滾著浪花。鐘楊趕著毛驢車來到河邊打水。車後跟著鐘柳和剛出生不久的那頭小毛驢。

鐘楊專注地在河邊打水。鐘柳追著小毛驢在河邊玩耍著。鐘柳在河灘上拾著花花綠綠的卵石。鐘柳看到清澈的河水中有一塊很漂亮的卵石,她就往河水裡走,河水雖淺,但很急。鐘柳一下被沖倒了。鐘柳喊:"哥……"鐘柳被水流沖得翻滾著。鐘楊扔下桶追上去,但他不識水性,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喊:"救人哪……"

鐘柳在河水裡翻滾。鐘楊急得哭喊著"救人啊……救人啊……"河邊上,程世昌聽到喊聲,看到被水流沖得翻滾著的鐘柳。程世昌識水性,毫不猶豫地衝入河中,河水只到胯間,他在河中翻滾幾下,把鐘柳攔腰抱往。小王和小張也衝入河中,把程世昌和鐘柳接上岸來。鐘柳趴在草地上,連吐了幾口水,這才哇地哭出聲來。鐘楊畢恭畢敬地朝程世昌他們鞠了個躬說:"叔叔,謝謝你們。"程世昌看著鐘柳,似乎又感覺到什麼。他看看鐘柳的脖子,但脖子上沒掛什麼東西,他惆悵而失望地嘆口氣。然後自嘲地笑笑,心裡想:我太荒唐了,怎麼又會有這種想頭?程世昌摸著鐘柳的臉,疼愛地說:"小妹妹,以後千萬別再到河裡玩,多危險哪。"鐘柳哭著點點頭。

伙房外,劉月季開墾出來的那塊菜地已是一片翠綠。鐘楊趕著毛驢車到菜地,渾身還是濕漉漉的鐘柳坐在車上。劉月季吃驚地看著他們。鍾匡民和郭文雲扛著工具往開荒工地走。

郭文雲說:"老鐘,王朝剛要去當勘察組副組長,我身邊可沒人了。你得再給我配個通訊員吧?"鍾匡民說:"你看上誰就定誰吧。"郭文雲說:"這話可是你說的噢。"鍾匡民說:"你一定看上誰了吧?"郭文雲說:"對,我看上了,就是你兒子,鍾槐。"鍾匡民吃驚地說:"老郭,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郭文雲說:"這有什麼好開玩笑的?"鍾匡民說:"不行!"郭文雲說:"為啥?"鍾匡民說:"第一,得讓他好好地多多地鍛煉鍛煉,第二,我怕你在這中間有陰謀。"郭文雲說:"有什麼陰謀?"鍾匡民說:"鍾槐是我兒子,而且你心裡也清楚,他跟我這個爹為我跟他娘離婚的事正在跟我鬧對抗呢。你把他拉到身邊去當通訊員,是什麼意思?而且我倆之間也總磕磕碰碰的。我能不起疑心嗎?何況上次我就請求過你,別攪和我家裡的事。"郭文雲說:"老鐘啊老鐘,你心裡的彎彎道就是多啊。小人之心。我郭文雲可不是那種人,我是喜歡這孩子,忠厚,肯幹,耿直,心裡想什麼,嘴裡就說什麼!沒有你肚子的那些彎彎道。至於你的那些狗屁理由,都不存在!我是團政委,給自己挑個通訊員的權總有吧。"鍾匡民說:"那你還跟我商量什麼?"郭文雲說:"團長與政委,相互之間總得通個氣,打個招呼麼。你說呢?你不能老跟我唱反調吧?"鍾匡民無奈地笑著搖搖頭,默認了。

河邊。劉月季領著鐘楊、鍾柳一起走到程世昌跟前。劉月季對程世昌說:"這位同志,謝謝你救了我女兒,你就是我女兒的救命恩人。我怎麼謝你呢?我給你磕個頭吧。"劉月季說著要跪下。程世昌一把拉住她,說:"大姐,你千萬別這樣。河不深,就是水急了點。這沒什麼,不值得你這麼謝。"劉月季說:"這女兒是我心尖尖上的肉,咋謝你都不過分。"程世昌說:"你女兒,長得真是太可愛了。"劉月季一笑說:"那就讓我女兒認你當乾爹吧?"程世昌高興地說:"那好啊!"劉月季說:"鐘柳,來,叫乾爹。"鐘柳喊:"乾爹。"程世昌摟住鐘柳說:"你叫鐘柳,是嗎?"鐘柳說:"是。"程世昌想到了自己的女兒,眼裡頓時湧滿了淚水。他抹去淚水說:"我今天認了這麼個乾女兒,真是老天有眼啊!太讓我激動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