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夜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傍晚。小秦疲憊地打了一盆水來到孟葦婷的地窩子前,喊:"孟大姐,水打來啦。"孟葦婷腆著已下垂的肚子,有些艱難地從地窩子裡出來,她看看那盆水,猶豫著。孟葦婷說:"小秦,這水你端回去洗吧。"小秦有些摸不著頭腦:"怎麼啦?"孟葦婷說:"沒什麼,你端去洗吧。"

鍾匡民也從工地上回來了,說:"小秦給你端來的水你咋不洗呀?"孟葦婷為難地說:"匡民,今晚我想洗個澡。"她看看自己已下垂的肚子。小秦說:"團長,伙房已經沒水了。要不,我到河邊去挑一擔水,重新燒點。"鍾匡民看著小秦那疲憊的眼神,嘆口氣說:"每天要開十幾個小時的荒,都很累啊。小秦,你回去吧。吃過飯早點歇著。"小秦說:"團長。"鍾匡民堅決地說:"回去!這事我來解決。"小秦猶豫了一會,拖著發軟的腿走了。

孟葦婷抱怨地說:"匡民!"鍾匡民說:"小秦又要參加開荒,又要服侍我們,已經夠辛苦了,天這麼晚了,你還忍心讓他到幾里地的河邊去挑水,再重新給你燒?那我這個團長不成了地主老財了?"孟葦婷委屈地說:"這我也知道,可我覺得我這兩天可能就要生了,想好好洗個澡,因為月子裡就不能洗澡了。"鍾匡民說:"當初我不讓你跟來,你偏要來。現在的工作那麼多那麼緊張,今晚上我還要開會,你就湊合著用這盆水擦擦身吧。"

孟葦婷不甘心,拎著個桶朝伙房走去,她想去碰碰運氣。劉月季用最後一點水,把沉澱著泥沙的兩口大鍋洗乾淨,用芨芨草捆成的鍋刷把髒水刷了出來。孟葦婷拎著桶走來。孟葦婷看看已刷乾淨的鍋,失望地看著劉月季說:"月季大姐,沒水啦?"劉月季看著孟葦婷說:"小秦不是給你打水回去了嗎?"孟葦婷猶豫著。劉月季說:"有啥事?說!"孟葦婷忍不住地說:"我想洗個澡。"劉月季看了看孟葦婷下垂的肚子,明白了,一笑說:"好吧,你先回去。我給你想辦法。"孟葦婷說:"月季大姐。不用麻煩了,沒水就算了。我就用小秦幫我打的那盆水擦擦身吧。"劉月季說:"我說了,你回去等著。"

孟葦婷猶猶豫豫地往回走。劉月季看著她的背影,同情地嘆了口氣。劉月季走進地窩子。鍾槐、鐘楊已熟睡在外間的床上。劉月季走進裡間,鐘柳也已睡下,但睜著眼睛在等著。看到劉月季進來,忙坐起來。

鐘柳說:"娘。"劉月季說:"鐘柳,你先睡,娘還有點事。"劉月季走到外間,搖醒鐘楊。鐘楊說:"娘,幹啥?"劉月季說:"你起來,趕上毛驢車,跟娘一起到河邊打水去。"鐘楊說:"今天我已經去打過四次水了,明天再去嘛。"劉月季說:"聽娘話,再去一次。你要學你哥,政委表揚你哥幹起活來都會氣死牛。來,起來,聽話,我知道你挺累,但不管是啥朝代,創業都很艱難哪。啊?"

月光灑在河邊。鐘楊用桶在河邊舀上水遞給劉月季,劉月季往汽油筒裡倒。鐘楊說:"娘,就是那女人,爹才撇下你的,你為啥還要這麼幫她?"劉月季說:"你孟阿姨懷的是你爹的孩子,不是你弟就是你妹,要是出個意外,你不心痛娘還心痛呢。"鐘楊說:"娘。"

月光如水。劉月季開始燒水,說:"鐘楊,你回去歇著吧。剩下的事,娘來做。"鐘楊說:"娘,我陪你。"鐘楊從車上卸下毛驢,毛驢突然衝著月亮叫了聲臥了下來,然後不住地喘著氣。鐘楊喊:"娘,你看毛驢咋啦?"劉月季走到毛驢邊,發現毛驢的尾巴翹了起來,笑了,說:"毛驢要生崽了。"鐘楊衝進地窩子,興奮地搖醒鐘槐說:"哥,快去看,毛驢生娃了。"鐘柳也醒了,說:"哥,我也要去看。"

劉月季提著兩桶熱水,敲開孟葦婷地窩子的門。孟葦婷吃驚地說:"月季大姐。"劉月季說:"我燒了兩桶熱水。你這身子就這兩天的事了。今晚就好好洗個澡吧。匡民呢?"孟葦婷說:"開會還沒回來呢。"劉月季說:"你這兒有浴盆嗎?"孟葦婷搖搖頭。劉月季說:"我給你拿去。"

月亮掛在蘆葦叢的梢尖上。劉月季在往浴盆裡倒水,說:"葦婷妹妹,你要不嫌棄的話,我幫你洗吧,你這身子也不方便了。"孟葦婷感激地說:"月季大姐……"

孟葦婷坐在木盆裡。劉月季用浸濕的毛巾輕輕地擦著孟葦婷的背。孟葦婷因感到舒適,眼裡含著感動的淚。她好長時間沒有這樣洗過澡了。孟葦婷說:"月季大姐,這兒這麼艱苦,匡民讓你留在城裡,你幹嗎一定要跟來呢?"劉月季說:"你不是也來了嗎?"孟葦婷說:"我不一樣……"劉月季說:"一樣的。葦婷妹妹,我要講一句會惹你心酸的話。我雖跟匡民離婚了,但我這心就沒法離開他,因為他是我那兩個孩子的爹。"孟葦婷說:"月季大姐,我現在感到真的很對不起你。"劉月季說:"你可千萬別這麼說。我比匡民大六歲,長得又不咋樣。是雙方的父母把我們硬捏在一起的。要是我倆都是泥巴,那倒是可以捏在一起,和些水就行了。可我是泥巴,他卻是塊玉,捏不到一塊的,再和水也不行,遲早要散的……"孟葦婷說:"月季大姐,你講的這些話,讓我感到很羞愧。我是白喝了十幾年的墨水了。"劉月季說:"我講的是實話,既然捏不到一塊兒,那就散。我心裡清楚,匡民是個志向很高的人。今後我還能幫襯他點兒什麼,我也感到寬心了。"孟葦婷愧疚地說:"月季大姐,我……"劉月季說:"葦婷妹妹,你別怨自己。匡民有你,就像玉有了個好托盤,很配的。我呢?有了兩個懂事的孩子。那是匡民賜給我的,後來老天又給了我一個漂亮聽話的女兒,我真的知足了,你千萬別把我的事擱在心裡,好好地跟著匡民過……"劉月季眼裡含著淚,孟葦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不自禁地一把抱住劉月季說:"月季大姐,當初我有私心,怕你們會妨礙我和匡民的生活,所以老想動員你們回老家去,現在看來,我錯了,月季大姐請你原諒我。"她感動得淚流滿面。劉月季說:"我不是說過了嗎,舌頭和牙齒也有磕磕碰碰的時候,但總是相互幫襯的時候多。好了,不提那事了……"

孟葦婷洗好澡。劉月季幫著她穿好衣服,扶她上床。

劉月季說:"你好好休息,我走了,你要當心點,要有啥事,你讓人來叫我,我看匡民忙得昏天黑地的,恐怕也顧不上你。再說他這個人……"

孟葦婷已有同感了,眼圈也有點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