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對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部隊已進入開荒工地,工地上人群湧動,塵土飛揚。鍾槐也在開荒的人群中。孟葦婷腆著快臨產的大肚子,在拾著被挖出來的枇杷柴、芨芨草根,為開出的荒地清地。鍾匡民扛著砍土鏝風塵僕僕地來到開荒工地。孟葦婷看到鐘匡民,腆著肚子走來,鍾匡民忙迎了上去。鍾匡民問:"怎麼樣?我真後悔同意你來,腆著個肚子幹活,像什麼!"孟葦婷說:"幹點輕活,沒事。"

烈日當空的荒原。鍾槐光著膀子,用鋼釺把一棵粗大的枯樹吱吱嘎嘎地連根挖了出來,掀倒在地。郭文雲也在他身邊幹活。他看到鐘槐幹活時那股勁,笑著走到鐘槐跟前,欣賞地拍拍鐘槐那冒著油汗已被烈日曬脫皮的肩膀。郭文雲說:"小子,你可真行。來,咱倆比試比試,看看你到底有多大勁。"鍾槐憨憨地一笑說:"政委……"郭文雲說:"咋,不敢?"鍾槐說:"那有啥不敢的。我怕你的手臂吃不住我的勁,折了咋辦?"郭文雲說:"吹牛,你爹在這方面可是我的手下敗將。"鍾槐說:"我爹,他算個啥……"

其實這時鐘匡民已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開荒,一聽到兒子這麼說,心裡頓時老大的不快。

郭文雲與鐘槐在一棵倒下的枯樹上比試手勁。戰士們在他倆四周圍成一圈。開始郭文雲與鐘槐兩人相持不下。雙方的拉拉隊在不斷地喊加油。"政委加油!""鍾槐加油!"孟葦婷也擠進來看,並給鍾槐加油。鍾槐慢慢佔了上風,把郭文雲的手腕壓了下來。鍾槐說:"郭伯伯……"抓抓頭皮:"我忘了讓讓你了。"郭文雲說:"你小子,得了便宜還會賣乖!"孟葦婷笑著說:"政委,你這下可是棋逢對手了,老鐘輸給了你,兒子為爹把面子扳過來了。"郭文雲說:"可惜啊,他不是你兒子。"鍾槐敵意地看了孟葦婷一眼說:"自從我爹撇下我娘後,我就不再認他這個爹了,我才不會為他扳面子哩!"

孟葦婷尷尬委屈得滿眼含淚。鍾匡民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郭文雲說:"嗨!老鐘,你啥時候回來的?"鍾匡民說:"剛回來。先幹活,工作上的事到晚上再說。"然後對鍾槐說:"鍾槐同志,我看我們得談談了。"鍾槐說:"談就談,那有什麼。"郭文雲說:"幹活!幹活!"

太陽西下,月亮接著升了上來。開荒的人群拖著疲憊的雙腿走回營地。鍾匡民和郭文雲談完規劃的事,又談到技術員程世昌。

郭文雲說:"部隊已經開荒造田好些天了,可程世昌那傢伙,全面規劃到現在還沒拿出來,真他媽急人哪!這個人怎麼這麼個工作作風!"鍾匡民說:"勘察規劃,那是科學,科學上的事不能太急。"郭文雲說:"我們在火裡,他卻在水裡,這些個舊知識分子,我知道他們,都是這麼個刁樣子!氣得老子都想把他趕走!"鍾匡民說:"老郭,團結好知識分子和我們一起工作,這可是黨的政策啊!你千萬別胡來!"說完,便往外走。鍾匡民來到劉月季的地窩子前,喊了兩聲:"月季,月季。"劉月季披著衣服走出來:"匡民啊,啥事?"鍾匡民說:"你把鐘槐給我叫出來。"劉月季說:"開了一天荒,睡得死死的,叫他幹嗎?"鍾匡民說:"你把他叫出來。我有話要同他談,非談不可。要不,我這個團長就沒法當了。"

月光似水,照在荒原上。鍾匡民與鍾槐坐在一個高包上。鍾匡民說:"鍾槐同志,今天我不以爹的身份同你談,因為你不認我這個爹了。但我以團長的身份同你談總可以吧。如果你連我這個團長的身份都不認,那你就離開我這個團!"鍾槐只是虎著個臉,不吭聲。鍾匡民說:"今天你的表現有多惡劣!挖苦我,挖苦孟葦婷同志,這在戰士們中造成多壞的影響!孟葦婷同志怎麼啦?她就因為嫁給了我鐘匡民,你就這麼仇恨她?她有什麼錯?毫無道理麼!"鍾槐說:"如果你的爹把自己的娘撇下,再同另一個女人結婚,你會咋看?"鍾匡民說:"在這件事上,你娘比你明理得多。"鍾槐說:"就因為這樣,我才恨你呢!我娘是個多好的娘啊!她明理,她懂得對別人寬容,她跟你離婚了,她還在想著你,不但關照你,還關照那個女人,這麼好的一個娘,你為啥要拋棄她!"鍾匡民說:"是的,你娘是個好女人。就因為這樣,你爺爺才帶著病一次次往你姥爺家跑,去求這門親,逼我把比我大六歲的你娘娶回來。你爺爺沒看錯你娘,但感情上的事是沒法強迫的。所以你娘才很明智地同我分了手。我才同有了感情的孟葦婷結了婚。所以,從今天起,你可以不認我這個爹,但你不能對孟葦婷同志有什麼不好的表示!撇開這一層關係不講,她總還是你的同事和同志吧?還有,我是團長,是團領導,你是我手下的一個兵,在公開場合,也不許你做和說有損我形象的事,這是紀律!你的勞動表現不錯,這點我很滿意!可我再說一句,你不認我這個爹可以,但得認我這個團長。你問問其他戰士,他們是怎麼對待團長的,你也得同他們一樣!回去休息吧。"

鍾匡民看看自己這個壯實憨厚的兒子,心情很複雜。

鍾槐氣狠狠地走進地窩子,鑽進被子蒙著頭就睡。一直在等著他的劉月季問:"咋啦?你爹批評你啦?"鍾槐用力掀開被子喊:"我就不認他這個爹!咋啦?"說著又用被子蒙著頭。劉月季說:"鍾槐,你不能再跟你爹這麼鬧下去了。娘都諒解你爹了,你還有啥可以跟你爹過不去的呢?"鍾槐又掀開被子說:"我不願看到娘這麼低三下四地受委屈!"說完又用被子蒙住頭。劉月季也惱了,說:"鍾槐,你再跟你爹這麼鬧,娘可要生氣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