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材"之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夜幕已降臨。

帳篷內。郭文雲不滿地看著勘察圖。高占斌站在一邊摁著圖紙。

郭文雲氣急地說:"勘察組的組長叫什麼名字?是叫程世昌吧?"高占斌說:"是。"郭文雲不滿地說:"唉!張政委怎麼找了這麼個傢伙來。我們是兩條腿往這兒趕,他是屁股冒煙來的,可工作效率也太低了,他對得起誰呀!"高占斌解釋說:"政委他們天不亮出去,天黑透了才回來,也很辛苦。"郭文雲說:"你跟著他們啦?"高占斌說:"沒有,一是我不懂,二是這兒還有一大堆事要做。"郭文雲說:"高協理員,你是監督不力啊!大部隊到了,到現在連個具體開荒的方案都沒拿出來!我們怎麼向師裡匯報!我以為我們今天到,明天就可以投入戰鬥呢。"

高占斌慚愧地笑笑。

郭文雲說:"你去把那個程世昌給我叫來!"高占斌說:"政委,人家是個大學生,聽說張政委和鄭科長為了找這麼個人,跑遍了迪化市。"郭文雲說:"最難纏的就是這樣的人,自以為有學問,又是我們請來的,身上有資本了,工作起來就會磨磨蹭蹭,吊兒郎當的,我了解這種人。"

在臨時夥房裡,又累又餓的程世昌、小王、小張狼吞虎嚥地啃著玉米饃。

高占斌進來說:"程技術員,大部隊到了。郭政委找你呢。"程世昌說:"好。"程世昌一面啃著饃一面跟著高占斌走。高占斌說:"程技術員,郭政委批評你時,你可千萬別頂撞他。"程世昌不解地說:"他幹嗎要批評我?"高占斌出於好心說:"你別同他爭就行了。"程世昌滿臉的疑惑,說:"不,高協理員,你得給我講清楚,這個郭政委幹嗎要批評我?我做錯什麼了?"高協理員說:"他嫌你們進度太慢。"程世昌說:"可我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了。"高協理員說:"我已經解釋過了,但他是個急性子。"程世昌說:"急性子就能不了解情況隨便批評人嗎?"高協理員說:"我是告誡你,他發火時,你別發火,慢慢跟他解釋啊。要不頂起牛來,會對工作不利的,你聽我的吧。"

程世昌來到郭文雲帳篷內,高占斌緊張地站在一邊。

郭文雲不滿地說:"是啊,我聽高協理員說了,這幾天你們工作得很辛苦,但工作效率是不是太低點了?"程世昌說:"郭政委,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了。"郭文雲說:"那好,我現在要問你們,你們勘察到什麼時候才能拿出個具體的規劃方案來?"程世昌說:"最快也得十五六天。"郭文雲說:"那我就得讓部隊這麼閒上十幾天?"程世昌說:"可以先搞營地建設。"郭文雲說:"挖個能避風雨的地窩子,一兩天的時間就夠,哪用得著十幾天。這樣吧,我給你們三天時間,拿出個初步方案來!"程世昌說:"郭政委,我們恐怕做不到。做不到的事我們不敢答應。"郭文雲說:"同志,我跟你講清楚,開荒造田的任務太緊了,明年我們一定要解決部隊的吃飯問題,那就得多開荒多打糧。那就得抓緊每一天的時間,知道嗎?像你們這種磨磨蹭蹭的老爺作風要不得,你們得有高度的政治責任心!知道嗎?"程世昌說:"郭政委,你怎麼知道我們沒有政治責任心?我程世昌是你們師張政委請過來的。我很尊敬張政委這麼看重我。我也很想好好地為新中國出力,我可以告訴你,在我來荒原的前一天,我知道我愛人在從甘肅來新疆的路上被土匪殺害了,我八歲的女兒是死是活還不知道。但一聽到開荒的任務那麼緊急,我沒去我妻子的墳地看一看,也沒要求給我時間找女兒,鄭科長一句話,我們就趕來了。這幾天天一亮就下地,天黑透了,幹不成活兒,才收工。這不是政治責任心是什麼?郭政委,你是團裡的領導幹部,不能這樣冤枉人哪。"高協理員說:"政委,程技術員講的情況是屬實的。"郭文雲說:"那我們這些人火急火燎、風雨無阻地趕到這兒來幹啥?來坐冷板凳?幹革命是會犧牲人的。你妻子被土匪殺害了,女兒找不到了,那你就更應該化悲痛為力量,化仇恨為動力,把工作幹得更好才是!不說這些了,剛才我說的話是有些過頭了,程世昌你也別往心裡去。但你們的工作不能耽擱,我還是那句話,三天時間,你們把初步方案拿出來。"程世昌說:"我們就是二十四小時不休息,三天時間也拿不出來,郭政委,做不到的事,我無法承諾。"郭文雲說:"三天,就只能三天,三天後大部隊必須投入開荒,絕不允許往後拖,需要衝鋒的時候,你衝不上去,那算什麼戰士!就三天,這是軍令,是政治任務!就這麼定了。"

高占斌把程世昌拉出帳篷,程世昌也顯得很激動。

程世昌說:"這簡直是軍閥作風麼,怎麼能這樣?"高占斌說:"程技術員,你聽我說,大部隊接連幾天急行軍趕到這裡,是想馬上投入開荒造田的戰鬥。結果到這裡來,發現暫時什麼也幹不成,整個大部隊一呆就是要十幾天,作為領導他能不急嗎?"程世昌說:"但也不能這樣下死命令啊!這是開荒造田,不是打仗衝鋒。"高占斌說:"程技術員,你看這樣行不行。這三天裡,你暫時找到一塊能立即就可以投入開荒的土地。"程世昌說:"那當然可以,這兒平坦一點的土地都可以開荒,問題是在整個地形沒有測繪清楚前,就很難拿出科學的規劃。這會對今後土地合理規劃留下難題,還會留下很大的後遺症。"高占斌說:"咱們摸著石頭過河吧,要不,我這個先遣隊長也脫不了干係啊。"程世昌說:"高協理員,你既然這麼說,那我們就努力試試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