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向翰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兩年來,屯墾事業發展得很快,各大墾區的界線也已經初步劃定。師裡也已建了幾個農場,但還很不夠,師部決定再建幾個農場,同時把師部建設成一個現代化的新城——瀚海市。師部決定鐘匡民所在的團隊打前站。

鍾匡民辦公室。鍾匡民遞了支菸給郭文云:"老郭,剛才我向張政委匯報了,大部隊後天出發。"郭文雲說:"行。"鍾匡民說:"我的意見是,為了加快行軍時間,老弱病殘的,暫時不跟大部隊走。"郭文雲說:"我同意。"

鍾匡民踏著月光匆匆回到家中。

已有身孕的孟葦婷腆著微鼓的肚子在收拾行李。她已經把鐘匡民的替換衣服疊好。她正在疊自己的衣服。

鍾匡民走到她身邊說:"葦婷,不是告訴你了嗎?那兒條件很差,什麼都不具備,等生完孩子再去也不遲麼。"孟葦婷說:"這不好吧,其他幹部的家屬都跟著去了,我怎麼能懶在縣城裡呢。"鍾匡民說:"你有特殊情況麼。"孟葦婷一笑說:"懷孩子算什麼特殊情況,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時,婦女不是懷著孩子照樣行軍。去荒原有固定的駐地,總比在行軍的路上條件要好吧?你現在是這個團的團長,我這個團長的老婆總不能表現得太落後吧?我出身資產階級家庭,在師機關工作時,已經有不少人說我是嬌小姐了。"鍾匡民無奈地嘆口氣說:"那好吧,到時你可不要後悔。"孟葦婷說:"既然跟著你了,就是有後悔藥,我也不吃!"

劉月季也在整理行李。鐘柳在一邊為劉月季遞東西。

鍾匡民從外面走進來,兩人相視了一會。

鍾匡民說:"鍾槐、鐘楊呢?"劉月季說:"上街去了。"鍾匡民說:"我聽說,你也要跟著部隊走?"劉月季說:"對。郭政委已經批准了。"鍾匡民說:"我看你還是別去吧。先留在城裡,真要想去,以後再去吧。"劉月季說:"為啥?"鍾匡民說:"我們到那兒是去開荒造田,條件很艱苦的,你不能讓三個孩子都去受這苦吧?"劉月季說:"匡民,組織上已批准我和鐘槐都參加工作了。你們都去開荒造田了,留下我們當逃兵啊!我能幹,鍾槐更能幹,鐘楊也能幫上忙,鐘柳也九歲了,用不著我多操心了。匡民,你是不是老想把我們甩掉啊,上次,你還讓孟葦婷來勸我們回老家。"鍾匡民說:"讓你們回老家是我的意思。月季,我說句直話好嗎?請你想想,我和你已經離婚了,我和孟葦婷也已結婚了,你幹嗎非要領著孩子老跟著我呢?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鍾槐和鐘楊,尤其是鐘槐,見了我就像仇人似的。現在對我連爹都不肯叫。叫我怎麼同你們相處,孟葦婷也感到很為難。"劉月季說:"我是跟你離婚了。但兩個孩子你沒法跟他們離吧?從兩個孩子生下那天起,你就是他們的爹!那你就得擔起爹的責任來!我說了,孩子不能離開爹,我不能離開孩子!除非有啥特殊情況。至於鍾槐不肯叫你爹,那也不能全怪孩子。"鍾匡民說:"你是說這是我的責任?"劉月季說:"我沒這麼說,但你也得理解他。他是個孝順兒子,他看到你同我離了婚,又同另一個女人結婚了,他心裡當然恨你。但我會讓他叫你爹的!爹總是爹,兒子也總是兒子,這誰也改變不了。我和孩子的事,不勞你再操心了,你好好當好你的團長吧,照顧好你那位也快要當娘的老婆吧。我聽說葦婷也去,是不是?"鍾匡民說:"是。"劉月季說:"那我們更沒有理由不去了!"鍾匡民無奈地嘆口氣說:"劉月季,你真是會給我添麻煩哪!"劉月季說:"我給你添什麼麻煩了!你不就是看著我不順眼嗎?但再不順眼,我也給你生了兩個孩子了呀。鍾匡民,我告訴你,自我們拜天地那天起,我這顆心就是你的了。為了不讓你作難,我才主動提出跟你分手的。但你也不能這樣無情,這樣傷我的心呀!連我跟你在一個地方工作都不讓?我又沒妨礙你們什麼呀?孩子我會教育好的!"說著,傷心地哭起來。鐘柳拉著劉月季的衣服喊:"娘……"鍾匡民也不忍地說:"好吧,好吧,你想去就一起去吧。"

鍾匡民很無奈地嘆了口氣。

鍾槐鐘楊牽著頭懷孕的毛驢興沖沖地回到家裡。

劉月季吃驚地說:"你們這是咋回事?"鐘楊說:"娘,哥給你買了頭小毛驢,這兒的毛驢又多又便宜。"劉月季說:"買毛驢幹嗎?"鍾槐說:"娘,過兩天就要去好幾百公里的地方,你跟妹妹咋走?"鐘楊看到劉月季眼裡有淚痕,忙說:"娘,你咋啦?"鐘柳說:"爹來過啦。"鍾槐說:"娘,爹又對你咋啦?"劉月季說:"鍾槐,以後再見你爹,別不理不睬的。見了叫聲爹,他總還是你爹麼。"鍾槐說:"這樣的人,我不會叫他爹的。"

鐘柳的身世

工程科鄭科長正在同工程師程世昌談話。

程世昌說:"鄭科長,你找我有事?"鄭科長說:"程技術員,我要告訴你一件很不幸的事。"程世昌說:"什麼?"

鄭科長把一封染著血漬的信遞給他說:"這是從一位女同志的身上找到的。她已經被流竄在甘肅與新疆之間的一小股土匪槍殺了。這信是前幾天才從甘肅轉到我們新疆來的。不知道她會不會是……"

程世昌看信,悲痛地滾下淚來說:"這是我去年寫給我愛人的信。她回信說,她已帶著女兒動身來新疆找我了。可這麼長時間都沒她的消息,我已經給老家發了好幾份電報了,一直沒有回音,我想……"

程世昌捂著臉悲痛欲絕,泣不成聲。

鄭科長說:"程技術員,程技術員……"程世昌哭了一陣後,抬起沾滿淚水的臉,說:"她的屍體在哪兒?"鄭科長說:"由於當時天氣太熱,我們的人已把遇難同胞的屍體都掩埋了。那些屍體都已……他們遇害的地方四周除了茫茫戈壁外,幾十里都沒有人煙。"程世昌說:"那我女兒呢?"鄭科長說:"當時沒見到任何女孩的屍體。據說,同路的有兩輛車,另一輛在土匪搶東西時趁機逃跑了。你女兒會不會……"程世昌說:"但願她還能活在這世上。"鄭科長說:"你女兒叫什麼名字?"程世昌說:"程鶯鶯。"鄭科長說:"我們會給所有甘肅和新疆的孤兒收容所打招呼的,只要有叫程鶯鶯的女孩,我們會立即同你聯繫的。"程世昌說:"謝謝組織上的關照。"鄭科長說:"程技術員,我們找你來,還想同你談件事,本來這事不該在這種時候同你談,但由於從時間上講,任務太緊,不能耽擱了,希望你能理解。"程世昌說:"沒什麼,鄭科長你說吧。"鄭科長說:"你知道,我們把你從你們那個勘察設計院調到這裡,讓你到我們的部隊工作,是因為我們部隊也要投入到開荒造田的建設農場的工作中去,急需要像你這樣的土地勘察規劃方面的人才。"程世昌說:"這我知道。"鄭科長說:"聽說你幫著規劃過好幾個墾殖場?"程世昌說:"對。"鄭科長說:"這次張政委指示,想請你帶上兩位年輕的工作人員,去九六團,幫著勘察測繪地形圖,為甘海子建新城,為周圍建農場做前期的勘察工作。"程世昌說:"好吧,什麼時候出發?"鄭科長說:"明天就要出發。生產任務太緊急了。這麼大一支部隊,得自己解決吃飯問題啊!"程世昌強忍著悲痛說:"我知道,我懂,我女兒的事以後全得靠組織幫忙。我女人死在甘肅的途上,女兒也肯定流失在那兒。我到哪兒去找啊?所以請組織上放心,我一定去好好完成任務。"鄭科長說:"程技術員,我代表部隊的同志們謝謝你。"程世昌說:"我已參加你們部隊了,也是部隊的人了。所以部隊上的事,也就是我自己的事了。"鄭科長說:"這就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