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報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天早晨,縣城外小溪邊,孟葦婷滿臉幸福地在溪邊洗衣服。鐘楊偷偷地在通向小溪的小路兩旁的柳樹上綁了根繩子,然後躲在一塊大石頭的後面。孟葦婷洗好衣服,端上臉盆朝小路走去,鐘楊用力拉繩。孟葦婷被繩絆倒,臉盆與衣服甩了出去,臉在地上磨去一塊皮,嘴巴也跌腫了。

鐘楊飛也似的跑了,被已站起來的孟葦婷看到了,她看著滿地滾髒了的衣服,眼裡頓時湧上了淚。鍾匡民的警衛員小秦也剛趕來,他也看到了。孟葦婷對小秦說:"小秦,這事千萬別告訴老鐘!啊?他是個孩子,又畢竟是老鐘的兒子,我咋能跟他計較呀。"

小秦還是事情告訴劉月季了。鐘楊走進屋,劉月季一臉怒氣地看著他:"你給我跪下!跪下!"

劉月季說:"孟葦婷咋說也是你爹的女人,你就是不叫她娘,也該叫聲阿姨的人。做人要寬容。這事是我和你爹的事,你摻和什麼?再說,這事跟孟葦婷就更沒關係了。你這樣去傷害一個是你長輩的人,你就不心虧嗎?你是娘的兒子!可你做的事卻讓娘有多傷心多作難哪!娘不是跟你們說過麼,這事你爹和孟葦婷阿姨都沒錯,這是過去那包辦婚姻的錯!"鐘楊垂下腦袋說:"娘,我錯了。"劉月季說:"鐘楊,自你生下那天起,連你爹都不知道這世上有了你,所以娘心疼你,從來沒動過你一指頭。但你今天做的事,娘不能不動點家法。把屁股撅起來。"鐘楊撅起屁股,劉月季甩起手中早拿著的柳條,在他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三下說:"我要讓你一輩子都記住,傷害人的事不能做!"鐘楊忍著疼說:"娘,我記住了。"劉月季說:"起來,同娘一起去跟葦婷阿姨道歉去!"

劉月季拉著鐘楊走進院子說:"快!跟孟阿姨道歉!"鐘楊走到孟葦婷跟前說:"對不起!剛才我不該那樣。"鍾匡民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怒氣沖沖地說:"剛才你對孟葦婷幹啥啦?"孟葦婷忙攔住說:"匡民,沒什麼,那只是孩子的頑皮……"

鍾匡民和孟葦婷吃完晚飯,鐘匡民心情煩躁地從桌上的菸盒裡抽出支菸,坐在凳子上大口地吸著,接著長嘆了口氣。

孟葦婷正在掃地,抬起身說:"匡民,你怎麼啦?"鍾匡民說:"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啊。"孟葦婷說:"那怎麼辦?"鍾匡民說:"還是勸他們回老家吧。我們每個月多給他們寄點錢去。"孟葦婷想了想,也嘆了口氣說:"我看也是,月季大姐雖說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我們也擱不住那兩個孩子鬧呀。再說,牙齒也有咬舌頭的時候,月季大姐要是再有個想法,我們這日子真的是很難過得太平的。"鍾匡民說:"這樣吧,我去看看他們。有些事我得跟孩子們解釋解釋,父子之間總也不能這樣仇恨下去。另一方面呢,再勸勸劉月季,讓她帶孩子回老家去吧。"孟葦婷說:"我跟你一起去吧。"鍾匡民說:"你去了不更添亂嗎?"孟葦婷說:"我也想跟月季大姐聊一聊,有些事作些解釋總比不解釋好。再說,關於讓月季大姐回老家的事,你已經說過了,不好再說。就讓我再勸勸月季大姐吧。"鍾匡民為難地說:"可這事怎麼解釋得清呢?再解釋,孩子們也不會理解的。孩子們是劉月季一手帶大的,他們肯定倒向他娘這一邊。"孟葦婷說:"這是明擺的事實,但我們也得去,去總比不去好。"鍾匡民說:"那我去向他們解釋解釋吧,我看你還是不用去了。"孟葦婷說:"不,我一定要跟你去。要講責任,其實我比你重。"鍾匡民說:"唉,離婚後,我應該勸他們回老家去。"孟葦婷說:"我也曾想,跟你建議讓他們回老家。這樣在一個團裡,怎麼說也挺彆扭的。"鍾匡民說:"可劉月季不肯回老家,張政委也要求我讓他們留在團裡,這事我也不好辦。"孟葦婷說:"那以後,你再慢慢做工作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