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長新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郭文雲滿臉嚴峻地從團部駐地的院子裡走出來。王朝剛從後面追上來。

王朝剛說:"政委,鍾團長的婚禮你不參加啦?鍾團長和孟葦婷同志不是親自來請的你嗎?"郭文雲不平地說:"革命勝利了,當上領導幹部了,就把結髮夫妻拋棄了。不管他鐘匡民有多大本事,工作能力有多強,立過多少戰功,在這一點上,我絕對不能贊同!這是原則問題。他這個婚禮,我不會去!去了就等於我支持他,贊同他了。張政委怎麼也不阻止他!"王朝剛說:"政委,那我也不去了。"郭文雲說:"你要想去就去!"王朝剛賣乖地說:"我向政委學習,真的不去!"郭文雲說:"對,做人,就是要有個原則性!"

縣城郊外。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嘩嘩地從縣城邊流過。王朝剛在河邊洗衣服。鐘楊正站在鐘槐的肩上,饒有興趣地掏麻雀。王朝剛朝他倆喊:"嗨!你爹又結婚了,你倆咋不去喝口喜酒啊?"鐘楊吃驚地從鐘槐肩上跌落下來。鍾槐轉過身也吃驚地問:"你說啥?"王朝剛一面洗著衣服一面同鐘槐和鐘楊說:"啥叫陳世美?陳世美的故事你們知道不?"鍾槐、鐘楊搖搖頭。

王朝剛煞有介事地說:"古時候有一個叫陳世美的人,上京趕考中了個狀元,皇帝要召他當駙馬。駙馬你們知道不?駙馬就是皇帝老兒的女婿。為了當皇帝老兒的女婿,這個陳世美就隱瞞自己有老婆孩子的事實,當上駙馬後,他老婆孩子千里迢迢從老家趕到京城來找他,他不但不認,還派人要殺他老婆和孩子。後來包公伸張正義,把陳世美用狗頭鍘給鍘了。所以世上把那些自己升官後,不要舊老婆另娶新老婆的人都叫做陳世美!"鐘楊說:"這麼說,我爹也是陳世美?"王朝剛說:"這你們自己去想吧。是不是,我可沒下結論噢!"鍾槐一把拉著鐘楊說:"走!找鐘匡民去!"

郭文云敲開劉月季的土屋。劉月季正在給鐘柳試穿她新縫的衣服,她一看郭文雲,忙含笑著說:"郭政委,你怎麼來了?"郭文雲說:"我是來看看你呀。老鐘又結婚的事你知道了吧?"劉月季說:"聽說了。"郭文雲說:"弟妹,喔,現在可不能這麼叫了。聽說你比老鐘大六歲,我跟老鐘是同歲的。所以我現在該叫你月季大姐吧。"劉月季一笑說:"怎麼叫都行。"郭文雲說:"你不會有什麼吧?"劉月季說:"自我同鐘匡民辦離婚那天起,我就知道這事遲早會有的。"郭文雲說:"我來的那天就跟你說,老鐘這個人心花。他同那個孟葦婷,早在師部的時候就有傳聞,老鐘那時是師部作戰科科長,孟葦婷是秘書科的科員,漂亮,年輕,才二十四歲。不過成分高了點,是個資產階級家庭的小姐。對老鐘的這一點,我是很有看法的!"劉月季說:"政委,你沒去參加他們的婚禮?"郭文雲說:"老鐘這樣做太不像話,所以我沒去。我特地要來看看你,怕你會一時想不開。"劉月季說:"我不會想不開的。離婚的事還是我主動提出來的,我也希望他能再找一個,他也可憐,他跟我結婚後,同光棍也沒啥兩樣。"郭文雲說:"可你兩個孩子去了。"劉月季吃驚地說:"鍾槐、鐘楊去了?"郭文雲說:"對。"劉月季說:"不好,會出事的。尤其是鐘槐,直腸子一個!鐘柳,你在家呆著,娘去去就來。"

新房裡。鍾匡民和孟葦婷在一片喊笑聲中咬哈密瓜乾。由於拿筷子的軍人存心來回搖晃繩子,鍾匡民和孟葦婷怎麼也咬不上。周圍的人越喊越起勁:"加油,加油啊!"孟葦婷此時已羞得滿臉通紅,不肯再咬了,而鍾匡民乘大家注意孟葦婷時,一口把瓜乾咬上了,然後往孟葦婷的嘴上送。一位軍人一語雙關地喊:"哈,還是鍾科長有手段!"屋裡又炸開一片笑聲。

"哐啷"一聲響,一塊石頭從玻璃窗外砸進來,碎玻璃散落一地。"誰呀?"衛生員小趙打開窗戶。

院門口,站著鐘槐與鐘楊。鐘楊正在拍手上的土。鍾槐怒視著新房。鍾匡民從屋裡出來,孟葦婷也跟了出來。門前與窗前擠滿了那些正在參加婚禮的人。鍾匡民看到是他的兩個兒子,想發作,但忍住了。鐘楊卻衝著鐘匡民喊:"我爹鐘匡民,是個陳世美!"鍾匡民感到惱怒而傷感。他想發作,但站在他身後的孟葦婷一把拉住他。孟葦婷情感複雜,眼裡湧上了淚說:"他們對我們的事有看法,那也很正常!"而鍾槐這時憤怒地在喊:"鍾匡民,從今天起,你就別想讓我們叫你一聲爹。你這樣待我娘,你太沒良心了!"孟葦婷說:"鍾槐、鐘楊,進屋吧,進屋來咱們慢慢說。"鍾槐說:"你別說話,你這個臭婆娘、狐狸精。這事全是因為你,才鬧成這樣的。"孟葦婷感到好難堪。

鍾匡民惱怒地大聲喊:"鍾槐、鐘楊,你們……"劉月季匆匆朝院門走來。劉月季在院牆外,聽到了鐘槐、鐘楊說的話。劉月季走進院子,她氣惱地在鍾楊的腦袋上拍了一下,說:"鍾槐、鐘楊,他是你們親爹!你們不認,他也是你們的爹,什麼陳世美,兒子哪能這樣說自己爹的!太沒規矩!這話要說,也該由你娘來說。"鍾槐氣急地說:"娘!可你就是不肯說,不肯說爹的一個不字!你不說,我們當兒子的就要說!娘,你說,你現在就說!"院子裡頓時一片寂靜。

劉月季看了鐘匡民一眼,鼻子一酸說:"孩子們,你們硬要娘說,娘就告訴你們,你爹這事做得就沒錯!你爹也根本不是陳世美!要說錯,那都是娘的錯!……"所有在場的人都感到一陣震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