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從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師部駐地。

一棟陳舊的土木結構的大禮堂裡,正在召開全師生產建設動員大會。鍾匡民、郭文雲等一些團級領導幹部都在前排就坐。張政委正在講話:"所以我們還是要發揚過去我們三五九旅的光榮傳統,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大家熱烈鼓掌。

鍾匡民、郭文雲、張政委等人走出禮堂。張政委說:"你們這兩位打前站的團長和政委,一定要合作好哦!"鍾匡民說:"政委放心,我一定會同郭政委合作好的。剛參軍時,我和老郭就在一個班。"郭文雲耿直地一笑說:"不過,咱倆可沒少抬槓。"張政委說:"在工作中有不同的意見那是正常的。但一定要本著團結的願望從大局著眼。"郭文雲說:"政委,你放心,我就那麼一說,匡民和我是老戰友了。"

張政委說:"我們的原則是,先建設,後生活。只有把糧食儘快地生產出來,我們才能在這裡生存下來。"鍾匡民說:"張政委,我們知道上級的意圖,我們無非是多吃點苦,多受點罪,但我們會克服一切困難,完成上級安排給我們的生產任務的。"張政委說:"好吧,就這樣。"他又想起什麼說:"小鐘,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我有話問你。"鍾匡民跟著張政委走進辦公室。

張政委嚴肅地說:"鍾匡民。"鍾匡民立正說:"有!"張政委說:"你坐下吧。怎麼,我聽說,你老婆帶著孩子從老家來找你,你反而同你老婆離婚了?"鍾匡民說:"有這麼回事!但是,是她主動提出來的。"張政委嚴厲地說:"為什麼?我不相信,她千里迢迢帶著孩子從老家到這兒來找你,就是為了來同你離婚?世上會有這樣的事?"鍾匡民說:"政委,我不會騙你。我和劉月季是包辦婚姻。從結婚那天就沒什麼感情。"張政委說:"沒感情,怎麼生了兩個孩子?"鍾匡民沉默了一會,說:"政委,有些事情單獨從感情上去理解,恐怕就很難說清楚,但許多事情的發生都是有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你聽我慢慢給你解釋。"

郭文雲與王朝剛朝團部走去。郭文雲說:"朝剛,你知道政委為啥要單獨找鍾團長去談話嗎?"王朝剛說:"不知道。"郭文雲說:"因為他和孟葦婷的事鬧得有些不像話了。"王朝剛說:"他不是已經和劉月季離了嗎?"郭文雲說:"這頭剛離,那頭就要準備同孟葦婷結婚了。"王朝剛說:"這麼快?"郭文雲說:"在我看來,這年頭能有個老婆就很不錯了,可他鐘匡民還不滿足,還想要個好的!他奶奶的,人有時候就這麼不知足!如果張政委真為這事找他,那他非挨訓不可!張政委跟我一樣,心裡最容不得這樣的事!"

在師政委辦公室裡,鐘匡民說:"政委,情況就是這樣,當她主動提出跟我離婚時,我也很吃驚。但她很務實,她說,既然咱倆已沒有夫妻的情分了,幹嗎還要擔著夫妻的名分呢。她說,要是我死拽著你,耽擱你,對我又有什麼好處呢?"張政委很感慨地嘆了口氣說:"看來,這是個懂事理的女人。是個好女人啊。"鍾匡民說:"政委,我也知道她是個不錯的女人,但感情上的事是不能勉強的。"張政委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他點點頭說:"是呀,是呀,感情上的事是不能勉強,這我理解,但這並不等於我支持你這麼乾。而且我還要在會上嚴厲地批評你,你這樣做的影響有多壞,如果大家都像你這麼乾,成什麼樣子了!我聽說劉月季同志要求留在部隊裡?"鍾匡民說:"她捨不得兩個孩子。"張政委說:"那當然,把兩個孩子撂給你,自己一走了之這哪像個當娘的?既然這樣,那就讓她留下,就在你們團給她安排個工作吧。你一定要把這事處理好,既然她這麼通情達理,你也要把她關照好。不然我處分你!"鍾匡民說:"是!"

鍾匡民正與劉月季在辦公室裡談話。

鍾匡民說:"月季,師裡已經同意讓你和鐘槐留下來工作了,你看,你是在我們團工作呢還是到別的單位去?"劉月季說:"我說了,孩子不能離開他們的爹!我不能離開孩子們,你也是答應了的。"鍾匡民有些為難地說:"我知道你的心,可是……"劉月季說:"上次你不是說你有個相好叫孟葦婷嗎?那你們就趕快結婚吧。"鍾匡民說:"我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我怕你和孩子們會不自在。"劉月季說:"我不會有啥的,對孩子們我也會做工作的,但我和鐘槐就在你這個團工作。這兒的人都熟了,尤其是那個郭政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