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丈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家小客棧的院門口停著幾輛馬車和幾匹駱駝。劉月季和鍾槐、鐘楊、鍾柳在院門前坐下,那兒已坐著幾個客商。幾輛馬車從客棧門前走過,一輛馬車上用蘆席蓋著幾具屍體,另一輛馬車上坐著幾個解放軍的傷員。客商們和劉月季他們心情沉重而不安地看著馬車從客棧前經過。客棧夥計是位年輕的維族青年,給他們送來幾隻饢。大家還沒從剛才看到的馬車上的情景中緩過來。維族青年用不太流利的漢語對劉月季說:"你們要去的那個地方,離這兒嘛,不太遠。"劉月季聽了心裡鬆了口氣。鍾槐說:"娘,不太遠,咱們吃好飯就連夜趕過去吧?"劉月季點點頭,問維族青年說:"今晚走,能趕到嗎?"維族青年笑著搖頭說:"那走不到。騎馬走,得走兩天。"鍾槐說:"你不是說不太遠嗎?"維族青年笑著說:"是不太遠,二百多公里的路麼。明天嗎?你就跟著他們商隊走,他們也去那兒。你們自己走,不安全,剛才你看到了,路上有土匪哪,要遇上土匪你們就麻煩了!"一位中年客商友好地朝他們點點頭,說:"跟我們走吧,這樣可以安全點,解放軍的剿匪隊正在加緊剿匪呢,你們自個兒走太危險。"

早晨,客棧門前。商人已在馬車上裝好貨。劉月季拉著鐘柳同鐘槐、鐘楊在中年客商的安排下坐上馬車。這時有兩個年輕人挺著胸,直著腰朝他們走來。中年客商忙迎了上去。過來的兩個人中其中一個就是王朝剛。

鐘楊看到王朝剛,眼睛一亮,忙上去喊:"解放軍哥哥!"王朝剛一驚,忙說:"小同志,我不是解放軍,你認錯人了。"鐘楊盯著王朝剛看了一會,滿臉的疑惑。車隊一共有六輛馬車。王朝剛坐在最前面一輛車上,另一個人坐在最後一輛車上。樣子似乎有些神秘。一聲響鞭,裝滿貨物的馬車隊行走在塵土飛揚的公路上。劉月季摟著鐘柳,與鍾槐、鐘楊坐在一輛馬車上。他們望著遠方,心中充滿了希望。鐘楊指著坐在第一輛車上的王朝剛對劉月季說:"娘,那個人就是給我鞋的解放軍哥哥,我沒看錯!"劉月季說:"人家說不是就不是,你可能看錯人了,娘也覺得有點像,但這世上長得像的人有的是。"

兩旁是茫茫的戈壁,一片荒涼。鐘楊興奮地說:"娘,爹要見到我們,會咋樣?"劉月季心事重重,但說:"那當然高興嘍。他只知道鐘槐,還不知道在這世上又有了個你呢!"

夕陽西下。四下是茫茫的戈壁灘,渺無人煙。氣氛有些緊張。太陽已沉到了群山間,只露出半個臉。突然,有十幾個黑點從地平線上一個個地飛了出來。鐘柳看到這情景,突然埋進劉月季的懷裡,嚇得大哭起來喊:"土匪!"氣氛頓時更顯緊張了。劉月季緊摟著鐘柳說:"別怕,有娘在呢。"中年客商神色有點緊張地看看前後車上的年輕人。年輕人卻不動聲色。塵土飛揚,十幾個土匪挎著槍,騎馬朝商隊飛馳而來。馬車隊立即停在了路上。中年客商喊:"大家快都躲到車下面去!"大家都紛紛跳下馬車。劉月季抱著鐘柳,鐘槐拉著鐘楊躲到車下。鐘柳嚇得哭不出聲來了。土匪馬隊離車隊將近一公里的地方時,坐在前車上的王朝剛立即打出了一顆信號彈,劃亮了昏黃的天空。左右兩邊的山谷裡頓時奔出了兩個馬隊,夾向土匪的馬隊。土匪一看不對,忙撥轉馬頭,想往回逃竄。公路前方,從山谷中衝殺出來的左右兩個馬隊都朝土匪的馬隊衝殺過來。馬上騎著的是解放軍戰士。領頭的軍官正是鍾匡民。那時他已三十六歲,既有軍人的氣質又有文人的儒雅,但英俊的額頭上也刻下了幾條飽經戰爭風雲的皺紋。他直奔商隊。

鍾匡民騎著馬來到商隊前。他看看坐在頭一輛馬車上的年輕人說:"王朝剛,怎麼樣?"王朝剛說:"首長,這兒沒事!"同鐘槐、鐘楊一起躲在車下的劉月季聽到了鐘匡民的說話聲,忙抬頭,雖然時隔十幾年,但鍾匡民的音貌依舊,她認出來了。她站起身抬頭看鐘匡民,鍾匡民已策馬帶著馬隊朝土匪追去。

劉月季喊:"匡民……匡民……"劉月季拉起鐘楊、鍾槐說:"鍾槐、鐘楊,剛才那個帶隊的人就是你爹,快喊呀!"鍾槐、鐘楊大聲喊:"爹!爹……"劉月季拉著鐘楊、鐘柳,朝戈壁灘上衝去,鐘槐已跑在前面。王朝剛喊:"大嫂,快回來,危險……"戈壁灘上塵土飛揚。

鍾匡民嫻熟地騎著他的戰馬,衝在最前面,他單手舉起步槍射擊。一槍一個,連著三個土匪隨著槍聲落馬。

站在公路上的劉月季、鐘槐、鐘楊和鐘柳都從遠處看到了鐘匡民單手舉著步槍射擊土匪的情景。鐘楊問:"娘,那人真是咱爹?"劉月季說:"對!"鍾槐說:"我要是能參軍,準也能像爹那樣!"

中年客商握著王朝剛的手說:"解放軍同志,太謝謝你們了。"王朝剛說:"不,也要謝謝你們的配合。這隊流竄的土匪,我們鍾科長已經追尋了一個多月了,這下他們可逃不了了!這些天,鍾科長摸著這隊土匪活動的規律後,就一直帶著部隊隱蔽在這山背後。我和小楊同志都是鍾科長派出來的偵察員。"中年客商感嘆地說:"這位鍾科長真是英勇善戰啊!"

劉月季走到王朝剛跟前問:"同志,剛才那個帶隊的是不是叫鐘匡民?"王朝剛說:"對,他是我們師的作戰科科長,正領著剿匪隊在剿匪呢。你認識他?"劉月季說:"我是他那口子。喏,這是他的兩個兒子。還有個女兒。"王朝剛吃驚地說:"哇,鍾科長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大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啦?"但看看鐘柳又有了疑惑,說:"鍾科長不是十三年沒回老家了嗎?"劉月季說:"這女兒是我領養的。"王朝剛"哦"了一聲,但心中仍滿是疑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