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養鐘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黃土高原。

在西北某縣城的街道上,鐘楊走到一條較偏僻的小巷裡,看到三個衣服襤褸、滿臉汙垢的八九歲的小孩子圍著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在搶她脖子上的金項鏈。小女孩緊緊地捂著脖子哭,喊著:"救命啊,救命啊!"鐘楊一看立刻衝了上去,把那三個小孩打開,小女孩一把抱住鐘楊哭著說:"大哥哥救我!"

鐘楊領著小女孩,坐在小街道路旁的埂子上。鐘楊問:"你爹你娘呢?"小女孩說:"我媽媽被土匪打死了,我跟著一些大人逃到這裡來的。"鐘楊說:"那你爹呢?你沒爹?"小女孩說:"有。我媽媽就是從老家領著我來找我爸爸的。"鐘楊說:"那你爹在哪兒?"小女孩說:"我媽說在新疆。"鐘楊說:"在新疆?在新疆甚麼地方工作?"小姑娘搖搖頭說:"不知道。"鐘楊說:"那你叫啥?"小女孩說:"我叫程鶯鶯。"鐘楊說:"那你爹叫啥?"小女孩說:"不知道,我忘了。"鐘楊說:"你沒見過你爹?"小女孩點點頭。

鐘楊說:"你跟我一樣吧,你一生下來,你爹就離開你娘了,是吧?"小女孩點點頭說:"是。"鐘楊想一想說:"那你就跟著我吧,我也要去新疆的。到了新疆後,再去找你爸爸,好嗎?"小女孩點著頭說:"好!大哥哥,那你爸你媽呢?"鐘楊說:"我也是跟我娘和我哥去新疆找我爹的。我上車時,鞋擠掉了,我就下車找鞋,可車就開走了,我追呀追呀沒追上。不過你放心,我娘我哥肯定會來找我的。"

劉月季和鍾槐剛從烤餅攤前走開,拐進另一條小路,鐘楊領著程鶯鶯來到烤餅攤前。兩人看著烤餅咽一陣口水。鐘楊摸摸身上,什麼也沒有,只好領著程鶯鶯走開。

飢餓難忍的鐘楊和小女孩來到一戶人家門口,看到一位五十幾歲的婦女提著兩個桶出來。鐘楊上前喊了聲:"大娘,能不能給我們一點吃的?"

老婦女看看他們說:"你們不是本地人吧?"鐘楊點點頭說:"我們是去新疆找我爹的,沒擠上車,車就開走了,不過我娘我哥肯定會來找我們的。車站離這兒不遠,我們想吃點東西,再到車站去等。"老婦女同情地說:"那好,我去給你們弄點吃的。不過你幫我挑擔水吧,井在那路口上,桶別裝滿,你挑不動的。"鐘楊點點頭說:"好。"

劉月季和鍾槐,因找不到鐘楊而焦急萬分。劉月季想了想,說:"去車站吧。鐘楊從小聰明,他知道我們肯定會來找他,說不定他會在車站等我們。"

鐘楊在小街路口井邊吃力地搖著軲轆在打水。他已經打滿了一桶水。鐘楊又在井裡打了一桶水,在用力往上搖,但因為本來就是個沒多大勁的孩子,再加上又累又餓,他的手一鬆,裝滿水的桶往下掉,軲轆反轉著,軲轆柄一下砸在他頭上,便把他砸暈在井邊,頭上溢出血來。

程鶯鶯撲在鐘楊身邊哭喊:"大哥哥,大哥哥!"

劉月季他們走出小街,沒有朝井邊方向走,而是朝井的相反方向拐到另一條街上。他們聽到一個小女孩的哭喊聲,於是他們轉身朝哭喊聲走去。

程鶯鶯看到劉月季和鍾槐,就大聲喊:"大媽!快來救救我的大哥哥!"劉月季和鍾槐立即朝井台奔去,他們一看,井台上躺著的就是滿臉鮮血的鐘楊。

鍾槐立即抱起鐘楊的身子喊:"鐘楊!鐘楊!"一位老婦女,手中端了一碗熱麵、兩個饃饃朝井邊走來說:"這孩子怎麼打水打到現在還沒回來呀!"劉月季捧起鐘楊的頭,心酸地喊:"鐘楊!鐘楊!"傷心的淚便流了下來。鐘楊睜開眼看到劉月季和鍾槐,立即振奮地坐起來,喊了聲:"娘——"然後說:"我要去車站等你們……我餓……"老婦女走到他們身邊說:"咋回事?你看看這孩子,我說你年紀小,打半桶水就行了……"

鐘楊喊了聲:"哥!"劉月季問:"這小女孩是咋回事?"鐘楊說:"娘,這是我認下的妹妹……"

劉月季嘆了口氣,也鬆了口氣說:"總算把你找到了,要找不到你,我咋給你爹交代啊!全虧了你認的這個妹妹,讓我們找到了你!"

……

一間土屋裡,小女孩坐在從旅館借的木盆裡,劉月季正在給她洗澡。小女孩脖子上有一圈金項鏈,還有一條有人搶金項鏈而被劃破的傷痕,項鏈上掛著一顆金長生果。

劉月季一面給小女孩洗著,一面眼淚汪汪地看著小女孩,她越看越喜歡這女孩。

劉月季問她:"娃,你長得好心疼人啊。這鏈子是誰給你買的?"小女孩說:"我爸爸。"劉月季說:"你真不知道你爹叫啥?在哪兒?"小女孩搖搖頭。劉月季想了想說:"孩子,在你沒找到你爹前,你就做我女兒吧。你不是認鐘楊當哥哥了嗎?我有兩個兒子,就缺一個女兒呢。好嗎?從今天起,你就叫我娘,好嗎?"小女孩點點頭說:"好。"劉月季又高興又心疼,緊緊地摟了摟小女孩說:"那就叫聲娘。"小女孩奶聲奶氣地喊了聲:"娘。"

劉月季高興得眼裡含滿了淚。心裡想著,這肯定是她爹給她的念物,要是丟了,將來她可怎麼認她爹呢?便對孩子說:"孩子,這項鏈娘給你保管起來好嗎?等你長大了,娘再給你戴上。"

小女孩很懂事地點點頭。

鐘楊雖然頭上綁著布條,但人又活過來了,又顯得很活躍了,說:"娘,那得給妹妹起個我們家的名字啊。"劉月季說:"對,鍾槐、鐘楊,你們看起個啥名好?"鐘楊眼睛轉了轉說:"娘,哥叫鐘槐,我叫鐘楊,那就叫她鍾柳吧。柳樹呀。多好聽的名字!妹妹,以後你就叫鐘柳了,知道了吧?"小女孩說:"知道了。"鐘楊說:"叫啥?"小女孩說:"鐘柳。柳樹的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