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兒育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清晨,鐘嘉慎從房裡出來,看到鐘匡民夾著書本從書房出來。鍾嘉慎一臉的疑惑。鍾嘉慎敲了敲新房的門,然後走進去。劉月季正在收拾房間。鍾嘉慎問:"月季,匡民怎麼睡到書房呀?"劉月季眼裡湧上淚,說:"爹,你問他自己吧。"鍾嘉慎心裡似乎明白了。鍾匡民打開書房門,夾著書準備往院門外走。站在院子裡的鐘嘉慎喊:"你給我站住!"鍾匡民看著鐘嘉慎。鍾嘉慎用拐杖點著他說:"你這個忤逆不孝的兒子,娶了媳婦,為什麼還天天睡在書房?"鍾匡民說:"爹,你不是說,人生最大的事情就是求學問嗎?我睡在書房,就想多求點學問嘛。"鍾嘉慎說:"你是嫌你媳婦年歲比你大是不是?爹去求這門親,不是隨便給你去求的。月季姑娘一片孝心在她有病的娘床前整整服侍了七個年頭,管家理財也是個好手,劉家的家教也是四下聞名的,你看看,她到咱們家才幾天,裡裡外外都變了樣!這樣的好姑娘你到哪兒去找?你要嫌棄這樣的媳婦,爹告訴你,你會後悔一輩子的!"鍾匡民不耐煩地說:"爹,我要上學去了!"

豬圈邊。月季在餵豬。鍾嘉慎拄著拐杖,咳嗽著朝她走來。鍾嘉慎說:"月季,爹想問你個爹本不該問的事。"劉月季說:"爹,你說吧。"鍾嘉慎說:"匡民是不是至今還沒跟你圓房?"劉月季傷心地點點頭。鍾嘉慎老淚縱橫地說:"那咱鍾家就要斷了香火了……"劉月季說:"爹,我也沒辦法。"鍾嘉慎說:"月季,你求求他,怎麼也得給咱們鍾家留下個一男半女啊!你就給他下跪求他!"劉月季為難地說:"爹!"鍾嘉慎說:"你只要能給鍾家續上香火,爹就給你下跪磕頭!爹活不了多久了……"

劉月季同情地看著鐘嘉慎那祈求的眼神,不忍地點點頭。書房裡,鐘匡民在燈下看書。窗外閃電撕裂著,接著雷聲滾滾,風聲大作,瓢潑大雨傾盆而下。門突然被推開了,渾身淋濕的劉月季抱著衣服出現在門口。鍾匡民一愣說:"你來幹嗎?"劉月季說:"我怕你冷,給你送衣服來的。"鍾匡民拿過衣服說:"那你回去吧。"

一陣霹靂震得窗戶都在抖。劉月季一下跪在了鐘匡民的跟前,眼淚滾滾而下。劉月季軟中帶硬地說:"匡民,不是我要給你下跪,是爹讓我給你下的跪!再說咱們拜過天地後,怎麼說也是夫妻了。你得讓我為你們鍾家留個後呀。要不,我沒法在這世上做人,也對不起你爹!我求你了……"

雨在拍打著窗戶。看著跪在他跟前的劉月季,鐘匡民的心也軟了,眼中流出一絲愧疚。劉月季說:"鍾匡民,你是你爹的獨生子,你爹又是這麼個身體。爹說我能給你們鍾家生個一男半女,他就下跪給我磕頭,你嫌棄我這不要緊,但你不該這麼傷你爹的心啊!我知道,你是個孝順兒子……"鍾匡民長嘆了口氣,眼角也含著淚說:"你起來吧……"

……

半年後,院子裡。劉月季腆著個大肚子,正坐在院子裡洗衣服。鍾嘉慎臥室,一位中醫正在為已奄奄一息的鐘嘉慎搭脈,鍾匡民站在一邊。中醫搭完脈,同鐘匡民走出臥室。中醫搖搖頭說:"老人的大小便都已失禁了,脈息也越來越弱,預備後事吧。"鍾匡民含著淚點點頭。

劉月季腆著大肚子,把洗好的老人衣服、褲子、內褲內衣晾在繩子上。中醫含著敬服的眼神朝劉月季點點頭。中醫對鍾匡民說:"我還很少見過兒媳婦能這樣服侍老人的。不容易啊!"中醫走後。鍾匡民走到劉月季跟前說:"月季,你辛苦了。"劉月季說:"人活在這世上,啥事都能碰上。該你做的事你就該去做。娘去世得早,這些事理應就該由我做。"鍾匡民感動地點點頭,但又感到遺憾地長嘆一口氣。

村口。參軍的隊伍在行走。村口有許多人在送行。劉月季抱著兩歲的鍾槐。穿著新軍裝,戴著大紅花的鍾匡民走到劉月季跟前,說:"月季,我參軍走了,從此我不會再回來,你就好好地過你的日子吧。"劉月季含著淚不捨地說:"匡民……可你是孩子他爹呀。"鍾匡民說:"我說句讓你傷心的話,但這是我心裡的話,月季,要不是為我那死去的爹,要不是為你,我不會要這個孩子的!"劉月季說:"你就這麼一走了之了?匡民……"鍾匡民說:"爹去世後,我就沒有啥好牽掛的了!"劉月季說:"那我呢?孩子呢?"鍾匡民說:"我知道,你真的是個很好的女人,我爹病倒在床上那些日子,你很辛苦,還要收拾爹失禁後的那些髒東西,我真的很感動。但月季,你要知道,感情這東西是沒法勉強的。從今以後,你就把我忘了吧。"劉月季悲傷地說:"你叫我咋忘得了你啊!……"說著哭了。鍾匡民眼中又流出憐憫,體貼地上去拉住她的手說:"月季……月季,你就好好帶著鍾槐過日子吧。"劉月季說:"你走吧。我知道你的心事了,我沒法強求你……但你的兒子,你總得親他一下再走吧。"劉月季說到這裡傷心地搖搖頭說:"還有……昨晚的事,我會感激你一輩子的。"鍾匡民抱過兒子,在兒子臉上親了一下,又還給劉月季說:"那我走了。月季,我還是那句話,忘了我吧!"……

劉月季的肚子又鼓了起來,她背著鋤頭,牽著鐘槐,向農田走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