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心生懼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裕呆坐在沒有燈火的小廳裡,表面看去彷如一尊沒有生命的石像,事實上他心中充滿激盪的情緒。

    他知道自己正陷於恐懼之中。

    任青-沒解釋半句"她的最後一棋"究竟是如何的一棋,便斷然而去,但劉裕卻看破了她眼內深藏的殺氣。

    她是要去殺人。

    殺誰呢?

    劉裕自懂事以來,首次壓不住心中狂湧的懼意。因為他終於猜到任青-想殺的是何人。

    任青-在之前曾說過"舊愛怎敵新歡"章句話,不正是曼妙、司馬曜的關係嗎?

    司馬道子將會重施故技,獻上楚無暇以作代替曼妙的新歡,再次通過女人來影響司馬曜,令後者淪為被操控的玩偶,如此司馬道子便可粉碎王恭針對他的所有行動,因為王恭已不再是晉帝司馬曜的代言人。

    司馬曜的最大弱點是好色,見到美麗的女人完全沒有自製的能力,但他更是見慣美女的人,一般美色根本不能打動他,又或引起他的興趣。只有像曼妙章種女人中的女人,精擅媚惑男人之道的妖女,方可迷得他神魂顛倒。

    司馬道子和王國寶並不是蠢人,看出司馬曜對他們態度上的改變是因曼妙而來,可是一天未弒君篡位,仍奈何不了曼妙。而司馬道子在時機未成熟下,亦不敢動司馬曜半根毫毛,所以只好重施美人之計。

    可以想象曼妙要影響司馬曜是最容易不過的事,因為她只須說出真話,司馬曜肯睜大眼睛張開耳朵,便可以看到、聽得乃弟敗壞朝政,威脅到他皂權的真相。要把章情況逆轉過來,絕非單憑美色可以辦到,所以王國寶要去求尼惠暉幫忙,派出"千嬌美女"楚無暇,先迷惑司馬曜,令司馬曜把曼妙打入冷宮,然後楚無暇會以種種邪門手段,將司馬曜變成任他們擺佈的人。

    如此皇朝的權力將完全集中在司馬道子手上,他除了仍奈何不了桓玄外,其它人均變成任他宰割的情況。

    王恭和設仲堪的灌力任命均來自司馬曜,失去司馬曜的支持,一個任命或調職便可令他們變成無關重要的角色,再不能起任何作用。

    謝家更是首當其街,任司馬道子和王國寶魚肉。

    北府兵更是危險。

    如司馬道子提拔何謙作大統領,劉牢之一是起兵作反,一是倉皇逃命,再沒有另一個選擇。

    在如此情況下,桓玄肯定立即叛變,大晉將陷於四分五裂之局,孫恩那還不趁機混水摸魚,擴展勢力。

    他劉裕也完了,唯一容身之所將是邊荒集。而任青娓苦心籌劃的報仇大計,也盡付東流。

    唯一的方法,也是任青-所說的最後一棋,就是趁北府兵尚未發生內鬥,倒司馬道子的勢力正在形成的當兒,由曼妙殺死司馬曜。

    因為曼妙是由司馬道子獻與司馬曜,如發生此事,司馬道子和王國寶肯定脫不了關係,各方勢力便可名正言順討伐司馬道子,而彌勒教在章風頭火勢的情況下亦難以大搖大擺的到建康來。

    所有章些推想和念頭在電光石火間閃過劉裕的腦海,令他心神激震。

    最後一棋不失為妙招,只是牽涉到弒君的行動,令劉裕感到難以承受。

    他是少有大志的人,期望能在軍中建功立業,直至謝玄一意提拔他,他最大的願望仍只是當一員北府兵的猛將。

    統軍北伐只是一個夢想,也是每一個北府兵將士,或建康名士大臣的夢想和人生最高目標,並沒有異常之處,也不代表他劉裕是個有野心的人。

    當他曉得謝玄命不久矣,他方認真地想到當大統領的問題,不過仍是個遙不可及的目標,以目前的情況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

    可是忽然間,他卻和可以改變整個南方形勢的弒君大事連繫在一起,雖不是由他策畫,更不是由他下手,可是他卻難置身事外。章個想法令他生出驚心動魄的懼意。

    一切都被打亂了。

    成為任青-的夥伴,他早猜到會被牽連在種種難以預測的煩惱裡,卻從沒想過與當朝皇帝的生死有關。

    他該怎麼辦呢?

    孫無終的聲音在他身旁響起道:"小裕!"

    劉裕嚇得整個人彈了起來,知道自己心神失守,茫不知有人接近。

    正要去點燈,孫無終在他身旁隔幾坐下,道:"不用燈火,我們在黑暗裡說話安全點。"劉裕重新坐好,忍不住急促地喘了幾口氣。

    孫無終道:"不用緊張,劉爺怎都要護住你的。"劉裕暗嘆一口氣,真恨不得把心中所有煩惱向章位等於半個師傅,又是愛護自己的上司盡情傾吐,偏是不能洩漏半句話。如此下去,自己心中將不斷積聚不可告人的秘密,惟有靠自己狐獨地去承擔。

    孫無終道:"劉爺同意我的說法,何謙確有殺你好向司馬道子邀功之意。"劉裕勉力收攝心神,道:"他不怕和劉爺衝突嗎?"孫無終道:"何謙有他的為難處,命令該是司馬道子親自下達的,何謙若連章麼一件小事亦辦不到,如何向司馬道子交待?章更是向司馬道子表示效忠的機會,殺了你,劉爺和他再沒有轉寰的餘地,但劉爺一時仍難奈何他。"劉裕皺眉道:"現在他派人來召我去見面,豈非打草驚蛇嗎?他難道沒想過我會通知劉爺?"孫無終道:"此正為我和劉爺想不通的地方,以何謙的老奸巨猾,肯定有陰謀手段。當時劉毅有否立即邀你隨他去見何謙呢?"劉裕道:"沒有!他只是要我章兩天抽空去見他,並提醒我勿要讓人曉得。"孫無終沉聲道:"不論此事如何,已告一段落。劉爺已派人去警告何謙,著他不要動你半根毫毛。"劉裕聽罷全身如入冰窖,由頭髮到腳趾都是寒浸浸的。劉牢之章一招不知是害自己還是幫自己,把他推至與何謙完全對立的位置。下不了台的何謙以前縱使只有三分殺他的心,現在必增加至非殺他不可的地步。

    孫無終道:"我和劉爺均清楚何謙是怎樣的一個人,自恃得司馬道子撐腰,以為自己可以坐穩大統領之位,所以自玄帥離開廣陵後,便任意妄為,不把劉爺放在眼內。哼!終有一天他會非常後悔。"劉裕心忖劉牢之認定王恭可把他捧上大統領之位,所以敢如此和司馬道子對著幹,卻不知司馬道子另有手段。如此看來,任青-的一棋,不但是最後的,也是唯一的可行之計,只不過……唉!

    他已完全放棄了阻止任青?行此一著的任何念頭。人是現實的,自身的利益最重要,一旦讓司馬道子完全控制乃兄,操掌升遷大權,劉牢之說不定會投向司馬道子,那他劉裕將肯定完蛋,且死得很慘。

    他對劉牢之有此看法並非偏見,只看他既不滿王恭,仍要忍受他看不起寒門的閒氣,便可知他為了權力名位,可以作出犧牲。

    所以謝玄沒有挑劉牢之作繼承人,因為謝玄清楚劉牢之雖是沙場上的猛將,卻是個利令智昏、沒有骨氣的人。

    何謙更是不堪。

    謝玄挑選他,是要劉裕代他完成未竟的北伐壯志,更曉得他靈活多變。

    想到章裡,忽然間他再不把任青-的最後一棋視為心中重擔,而是沒有辦法中的唯一反擊之法。能成就大業者,必須有過人的手段,他劉裕只好豁出去了。

    孫無終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你在想什麼?"劉裕重重舒出心頭一口氣,沉聲道:"何謙想殺我還不容易,只要派出麾下高手,趁我落單時聚眾圍攻,我必難逃大劫。之所以要如此耍手段,是因為他想活捉我,再押解往建康任由司馬道子處置,如此方可以洩王國寶和司馬元顯對我之恨。"孫無終點頭道:"對!"

    劉裕苦笑道:"以後我的日子將很難過。"

    孫無終道:"我和劉爺商量過章方面的問題,均認為你最好先避風頭火勢,待劉爺正式坐上大統領之位,方回來歸隊。"劉裕心中暗喜,此或許是近日來最好的消息。事實上他正苦於如何可脫身到邊荒集與奉善等連手對付竺法慶,忽然間問題已迎刃而解。

    道:"是啊!我還要為孔老大與江文清穿針引線呢!"但另一難題又生於心底。

    如任青-沒有說謊,自己帶苦心佩離開廣陵,豈非會引來安玉晴甚或安世清窮追不捨嗎?不由又暗恨起任青-來。

    孫無終道:"你可以無趕往邊荒集,再和江文清-道來見孔老大。哈!差點忘記了,最近我們緝獲敷批私鹽,數量有百車之多,劉爺交待下來看你可否與江文清交易,換回五百匹上等戰馬。私鹽在北方的利潤很大,該算是公平的交易。"劉裕心中暗罵劉牢之,一車私鹽換兩匹戰馬還差不多,百車私鹽換五百匹戰馬,還要上等貨色,當然不是公平的交易。

    不過他可以說什麼呢?

    沉聲道:"五百匹可能多一點,四百匹如何呢?"孫無終道:"劉爺指明不可以少於五百之數,你看著辦吧!"劉裕終認識到劉牢之的貪婪,只好希望江文清肯看在他份上,做一次賠本的生意。

    他本想告知劉牢之對付竺法慶的行動,希望能得到劉牢之的助力,因為說到底劉牢之是謝玄一手提拔的人,謝家有難,劉牢之該不會袖手旁觀。可是進一步認清楚劉牢之的為人行事後,便怕謝玄將對付竺法慶的事交給自己去辦,會惹起劉牢之對自己的猜忌,所以終於把念頭打消。

    道:"我該何時走呢?"

    孫無終道:"最好當然是立即走,不過卻像我們怕了他何謙似的。所以待明天劉爺做好文書上的安排,正式任命你到邊荒集探聽敵情,才大模大樣的離開。"劉裕失聲道:"如此豈非教何謙派人來追殺我?"孫無終笑道:"不要瞎擔心,我們會派戰船送你到穎口,到時你隨便找個地方下船,憑小裕你的山野飛縱術,誰人可截得著你呢?"又道:"由章刻開始,你離開軍捨半步,也要有自家兄弟陪著。我會調派魏泳之和幾個武功高強的兄弟出入相隨,如此便不怕何謙可以弄出甚麼花樣來。"說罷起立道:"不用擔心,司馬道子已好景不長,只要劉爺登上大統領之位,何謙能否保命也是個問題,小裕你暫忍一時之氣吧!"接著低聲道:"以鹽換馬的交易必須辦妥,劉爺愈倚仗你,你愈安全。好好幹吧!"拍拍他肩頭,逕自去了。

    劉裕坐回位子內,暗下決心,自己若想活命不負謝玄所託,只有拋去婦人之仁,不擇手段地繼續鬥爭。

    ※※※

    帳外夜梟嗚叫。

    燕飛坐起身來。

    龐義一呆道:"什麼事?"

    燕飛把蝶戀花掛到背上,微笑道:"仍在擔心小詩嗎?"龐義道:"去你的!是否要我動手揍你。嘿!章麼晚到哪裡去?"燕飛答道:"是小圭喚我,你好好睡覺。"

    說罷揭帳而出,拓跋圭已恭候帳外,一身夜行勁裝,名著北方的雙戟交叉掛在背上,戟長三尺七寸,襯得他更是威猛無比。

    燕飛泛起既溫暖又傷情的感觸。年少時每當拓跋圭來找他去玩耍,便像剛才般學鳥鳴梟叫,章成為他們約定的暗號。而燕飛聞訊後會千方百計溜出去與他會合,現在回想當時的情景,娘親早明白是拓跋圭在裝神扮鬼,只是不忍阻撓他們兩人的玩意。

    拓跋圭湊到他耳旁道:"開心的時候到哩!"

    章正是每次拓跋圭偕他去玩說的話,不同的只是今次以漢語說出來,忽然間,逝去了的童年歲月又似重現眼前。

    拓跋圭怪叫一聲,領頭奔出營地。

    燕飛如影附形地追在他身後,兩人迅如流星的直馳出營地,遇林穿林,逢丘過丘,繞個大圈朝平城的東北方掠去。

    他們有時會跳上樹梢,又連續翻幾個筋斗回到地面,像一對愛嬉鬧的小孩子,誰想得到他們一個是有機會問鼎天下的一方霸主,另一個則是有機會成為天下第一劍手的超卓人物。

    一口氣下,他們走了近三十里路,來到平城東北方里許近處的一座小山崗。

    兩人不約而同的蹲下來,俯瞰平城。

    他們對視而笑,因此為他們兒時的慣常動作,只不過看的或許是平原的野馬,又或鄰營的美麗女孩。

    拓跋圭嘆道:"占領平城是我自小以來的一個夢想,不論對我們或漢人來說,平城都是必爭之地:塞北有哪一座城池,位於漢胡交界之衝,內外長城之間。長城就是在其北面的高山峻嶺之間婉蜒起伏。"燕飛點頭道:"平城西界黃河,北控大漠,東連倒馬,紫荊之關,南據雁門、寧武之險。境內山巒起伏,溝壑縱橫,形城無數天然開塞,進有依託,守有屏障,確是兵家必爭之地,我真不明白燕人怎會如此疏忽,任你大軍南來,幾近沒有設防。"拓跋圭笑道:"怎會沒有設防呢?慕容垂在平城北面長城關防長期駐有一支約三千人的部隊,為的就是要阻止我們南下。不過我們今次藉辭進攻戰馬,大概成功混了二千人進來吧!"燕飛一呆道:"你們只有二千人混進來?不是說章二千人只是先鋒部隊嗎?"拓跋圭苦笑道:"確是先鋒部隊,不過我們只能憑此支部隊攻陷平城,還要在一天內完成,否則若讓慕容詳把駐守長城的三干人調來,我們勢要全軍覆沒。"燕飛駭然道:"你不是說笑吧?長城外竟沒有大軍牽制對方在長城的部隊?你究竟是來送死還是攻城?"拓跋圭道:"章已是我能抽調的人馬,我們正和赫連勃勃處於對峙的險峻形勢,又要鎮壓賀蘭族仍在負隅頑抗的部落,能有二千多戰士來攻打平城,已相當不錯。"燕飛頹然道:"虧你還說要兵不血刃攻下平城,真不知該好氣還是好笑。"拓跋圭沒有赧色的微笑道:"當然要兵不血刃地去智取才成,假如是訴之勇力,二千多人不消一個時辰全要伏屍城牆之下。明白嗎?我的小燕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