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只欠東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離日落尚有小半個時辰,燕飛和慕容戰藏在穎水東岸一處樹叢內,對岸下游是邊荒集。

    慕容戰訝道:"十多天的變化竟這麼大,除城牆損毀嚴重,房舍均被修復過來,我們被俘的兄弟肯定被迫得只剩下半條人命,像畜牲般在鞭子下作苦工。"燕飛目光不住搜索,欣然道:"東門殘樓竟沒有被洪水沖倒,教人意想不到。"慕容戰道:"洪水來時聲勢駭人,幸好龐義督建的防水牆發揮作用,頂住了洪水的衝擊。那時形勢不知多麼緊張,敵人從其它三面狂攻我們夜窩子的最後防線,我們則敲響洪水衝至的警號,把守穎水的兄弟發了瘋似的從地壘撤退,走遲半步的全給洪水沖走。接著慕容垂一萬養精蓄銳的生力軍,越過抽乾河水的河床,以無可抗禦之勢,硬撼我們能防水防敵的東面戰綾,我當時的感覺有如陷身永遠醒不過來的噩夢裡。"燕飛幾可在腦海裹重演當時的情況,不由想起紀千千。在過去的一天,他曾多次與紀千千建立心靈的短暫聯接,有點像紀千千在向他報平安,不過或因紀千千不想他分神,每次傳遞的只是簡單的訊息。

    隨著距離的增加,他們的以心傳心變得困難、吃力和模糊。

    慕容戰的聲音傳人耳內道:"我們本打定主意死守至最後一兵一卒,千千卻下令突圍逃走。唉!我們給千千耍了一著,以為先由我們以火畜陣破敵突圍,然後她再領其它人趁亂逃走,豈知她不單不走,還領軍固守夜窩子至天明方投降。不過沒有人怪她,反更添敬慕之心。若非她牽制敵人,我們將沒法逃過敵人的追殺,有現時的一半人逃抵巫女丘原已很了不起。"燕飛可以想象敵人在當時做好趕盡殺絕的預備功夫,於各掣高點佈下伏兵,封鎖他們突圍逃逸的路線。而紀千千正是有見及此,故以奇謀妙策,牽制敵人。

    慕容戰嘆道:"我本堅持留在千千身旁,卻被她以死相脅,不得不加入突圍軍行列?離開之時,心情之惡劣,是我-生人從未嚐過的。"天色逐漸暗沉下來。

    一隊十多人組成的燕兵騎隊,在對岸馳遇。

    穎水兩岸建起多座高起達十丈的哨樓,監視遠近情況。一個不小心,便會被敵人發現。

    燕飛默默聽著,慕容戰因重睹邊荒集至滿懷感觸,是可以理解的。

    他何嘗不因紀千千而嚐到噬心的痛楚,只好化悲憤為力量,做好眼前可以辦到的事。

    兩人心現警兆,目光齊往對岸投去。

    一道人影從上遊叢林閃出來,跳下岸阜,藏身在水邊的草叢內。

    燕飛看不清楚對方面目,卻直覺感到是高彥,道:"是高彥那小子。"慕容戰點頭道:"難怪有熟悉的感覺。"

    燕飛道:"我們過去與他會合如何?"

    慕容戰以行動答他,匍匐而前,無聲無息滑入水內去,燕飛緊隨其後。

    片刻後,三人在對岸聚首。

    曉得紀千千主婢仍在慕容垂手上,高彥當然大感失望,幸好他生性樂觀,弄清楚先收復邊荒集再拯救千千主婢的偉大計劃,又興奮起來。道:"我雖找不到我們邊荒集的聯軍,不過卻非沒有收穫。你道我找著誰呢?"慕容戰喜道:"是否姬別?"

    高彥大奇道:"你怎會一猜即中?"

    慕容戰道:"突圍那晚我瞧著他被宗政良那兔崽子射中一箭,接著便和池在集外失散,以後沒見過他。"燕飛心中暗念宗政良的名字,下決心不放過此人。就在這刻,燕飛知道自己的命運,已與邊荒集結合起來,從此更不可像以前般懶散地生活,必須借助鋪宓牧α浚把紀千千救回來。

    要擊敗慕容垂,他可倚靠的不是邊荒集的任何人,而是與他親如兄弟的摯友拓跋圭。若要在天下間找出一個能在戰場上擊敗慕容垂的人,那個人肯定是拓跋圭,其它人都辦不到。

    只要有拓跋圭作戰友,他燕飛則透過紀千千,巨細無遺地掌握慕容垂的狀況和戰略,此戰肯定必勝無疑。

    可是要實行此必勝之策卻有個近乎死結的困難。邊荒集代表著南北各大小勢力的利益,怎會容拓跋圭借與慕容垂的衝突鬥爭,從邊荒集乘勢崛起,脫穎而出。拓跋族的冒起興盛,正代表其它胡族的沒落。

    如此一想,與拓跋圭連手的時機尚未成熟,否則邊荒集將四分五裂。

    高彥道:"宗政良那一箭剛射得姬別很慘,他十多名忠心的手下拚死帶他逃離戰場,躲在西北二十里外一座密林療傷。姬別的傷勢時好時壞,應是傷及臟腑,我找到他時老姬正陷於昏迷裡,病得不成人形。"燕飛道:"入集辦事後,我們去看他,或者我有辦法治他的箭傷。"高彥訝道:"你何時當起大夫來呢?"

    慕容戰道:"勿要小覷燕飛,南北最可怕的兩個人都輿他真刀真槍的硬拚過,孫恩殺不死他,慕容垂施盡渾身解數,與他仍是平分秋色的局面。最厲害是小飛的靈機妙算,事事像未卜先知似的,否則我們肯定沒法活著在此和你說話。"燕飛心叫慚愧,道:"入集吧!"

    ※※※

    三人先後鑽出渠道,冒出水面。

    廢宅靜悄悄的,一切如舊。

    燕飛在破爛的大門旁牆角處,找到卓狂生留下的暗記,問道:"現在是甚麼時候?"慕容戰在他身旁蹲下,細看暗記的符號,答道:"應介乎酉時和戌時之間,卓名士在暗記說他會於每晚戌時頭到這裹來探消息,我們耐心點等他如何呢?"高彥在門的另一邊挨牆坐下,目光穿過對面的破窗望向夜空,道:"你們想知道集內的情況,何不問我這個大行家?"兩人學他般挨牆坐地。慕容戰道:"他們把我們的兄弟關在何處?"高彥道:"就在我們隔鄰的小建康內,由黃河幫和燕兵負責外圍的防禦,天師軍則負責小建康內的秩序。唉!我看不用人把守他們也沒法逃走。"慕容戰道:"敵人施了甚麼厲害手段呢?"

    高彥道:"做便做個半死,吃的僅可以糊口,我們的兄弟每晚回到小建康內時,人人筋疲力盡,把手腳舉起也有困難,試問如何逃走呢?"慕容戰為之色變,往燕飛瞧去。

    燕飛當然明白他的憂慮,假如集內被俘的兄弟人人疲不能興,如何造反?

    問道:"開始築城牆了嗎?"

    高彥道:"現在仍在收拾殘局,重建或修補於大戰時損毀的房舍和街道。敵人下了走一個殺十個的嚴令,所以龐義、小軻等雖然曉得秘道的存在,卻沒有人敢隨我離開。"燕飛向慕容戰道:"只要我們擺出進攻的姿態,肯定敵人會把我們的兄弟趕回小建康內,他們便可以爭取到休息的機會。"慕容戰點頭:"確是可行之計,但吃不飽又如何有力作戰呢?"高彥道:"這方面反而不用擔心,薑幫的冬赫顯說在小建康他們有個秘密糧倉,仍未被敵人發現。需要時可以秘密取出藏糧,吃飽肚子。不過由於人數太多,頂多四、五頓會把糧食吃個清光。"慕容戰道:"最怕是他們之中有人被敵人收買,如洩露消息,我們的反攻大計立告完蛋。"高彥笑道:"這個你更可以放心,荒人的團結在被俘後進一步加強。人人均是老江湖,猜到建起城牆後,敵人會一個不留地把所有兄弟殺掉,所以個個在等待我們的好消息,希望能回復以前歡樂寫意的好時光。"又道:"千千對他們的影響力更是龐大,在離開邊荒集前,千千親口向他們保證你們會在短期內反攻邊荒集,又指小飛沒有死。現在她的話已一一兌現。"燕飛道:"他們把所有人囚禁在小建康內,雖是易於管理監督,卻並不聰明,只要他們手上有武器,可輕而易舉占領小建康。"慕容戰道:"敵人是別無良策,不得不這做,他們的兵力只是俘虜的一倍,若分開囚禁,一有事發生,那還有餘力應付來自集外的攻擊。"高彥道:"他們連棍子也沒一根,光只是對方在小建康各處哨樓的箭手,就可以殺得他們沒有還手之力。"燕飛道:"你知否敵人把奪得的兵器弓矢藏在哪裡呢?"高彥嘆道:"你休想打這方面的主意,鐵士心和徐道覆把戰利品瓜分俊,分別藏於集內十多處不同的地點,均焉敵人重兵駐紮的地方,例如北門驛站、東門的舊漠幫總舵,正是為防我們的兄弟搶武器造反。"慕容戰和燕飛聽得面面相覷,他們想到的,敵人均已先一步想到,由此可見敵人主帥的高明。

    若只憑三千多人的實力,在沒有內應下強攻邊荒集,真正是自尋死路,以卵擊石。

    燕飛忽道:"老卓來哩!"

    慕容戰定神細聽,果然聽到輕微的破風聲,訝異地瞪燕飛一眼,不得不令他佩服。

    高彥發出一陣鳥鳴。

    卓狂生鬼魅般閃進來,喜道:"是否救回千千哩?"見到三人呆頭呆腦,頹然蹲下,嘆道:"慕容垂贏哩!"到卓狂生聽畢整個拯救行動的情況,目光閃閃地打量燕飛,道:"小飛竟能與慕容垂戰個難分難解,已足可以為我們邊荒集挽回失去的面子。千千說得對,先收復邊荒集,然後我們再從慕容垂的魔爪裡把千千主婢救回來。哼!荒人豈是好欺負的。"慕容戰道:"情況如何?"

    卓狂生道:"費二撇仍在我說書館的密室養傷,已大有起色。龐義和方總現在成了被俘兄弟的領袖,大家知道燕飛大難不死,立即士氣大振,人人磨拳擦掌,等待反攻的好日子來臨。"高彥苦笑道:"萬事俱備,只欠武器。"

    燕飛道:"武器由我們想辦法,你們不用擔心。高彥你留在這裹,負責建立起一個最龐大的情報網,藉眾兄弟在集內各處做苦工之便,掌握敵人的所有佈置和行動。我特別想弄清楚鐵士心的行藏,只要幹掉他,我們便成功了一半。"卓狂生點頭道:"只有宰掉鐵士心,方可洩我們被慕容垂擄走千千的烏氣。"又道:"孫恩極可能已離開邊荒集返回南方。黃昏後天師軍盧循旗下的人開始收拾行裝,照我猜盧循會領部分人撤走。"慕容戰向高彥道:"你有問題嗎?"

    高彥道:"當然沒有問題,老於是逞荒集的首席風媒,這方面的事不由我擔當由誰擔當呢?"燕飛道:"小心點!若你給人抓起來,我們的反攻大計立即完蛋。"高彥傲然道:"我又不用出面,只須把收回來的情報加以分析,保證萬無一失。"卓狂生道:"我會看著他哩!"

    慕容戰道:"每晚戌亥之交,我們會派人從秘道進來與你們在此交換消息。"高彥道:"你們待會須去找姬別,他藏在西潮山南面山腳的密林裡,只要你們發出夜窩族的鳥鳴訊號,會有人出來帶你們去見姬別。"四人將諸般細節商量妥當後,分頭離開。

    兩人依高彥之言,在西潮山附近的密林內尋得姬別,守護他的手下共十七人,均為姬別的傷勢沮喪。

    姬別比高彥所說的更嚴重,臉上沒有半點血色,神智不清,不時胡言亂亂語。

    燕飛在面向姬別處盤膝坐下,右掌覆在他額上,另一手以拇指按著他的天靈穴。

    慕容戰在燕飛身旁蹲下,訝道:"如此療傷法我還是首次見到,是否你燕飛獨家的秘傳?"以李順良為首的一眾姬別親隨高手,團團圍著三人坐下,兩支火把插在樹幹處,燃亮這在密林開闢出來三丈許的空間。

    燕飛道:"坦白說,這只是我臨時想出來的治療方法,至於是否有用,試過方知。"李順良等本來充滿期待的眼神,立即換上失望的神色。事實上他們已用盡辦法,仍沒法令主子有起色。

    慕容戰苦笑道:"原來你並沒有獨門秘法的。"燕飛真氣從左手拇指輸進姬別的天靈穴內,從容道:"我曾接過宗政良一箭,對他的真氣有一定的體會和認識,那是一種非常霸道的真氣,專事攻擊頭部的經脈,所以我由姬少的頭頂人手。"眾人聽得精神-振,雖然對燕飛能否治愈姬別仍泡懷疑,不過只要燕飛不是盲目施救,便有一線希望。

    燕飛閉上眼睛,金丹大法全力運行,半刻不到已失去對身體的感覺,而姬別經脈的情況,宛如一幅山川地勢圖般展現在他心靈之眼的前方,無有遺漏。

    他感到真氣到處,姬別的經脈立即暢通無阻,生機勃現。覆蓋姬別額頭的右掌,不是要雙管齊下的醫治姬別受創經脈,而是要保著姬別脆弱的心脈,使血液流通,呼吸暢順。

    燕飛並不明白自己的真氣怎會神奇至此,但他既然可以自療孫恩差點要了他小命的嚴重內傷,當然可以用同樣方法救姬別一命。

    林內只有火把燃燒的聲音和呼吸聲,人人睜大眼睛,看著姬別全身不住抖震,聽著姬別的呼吸逐漸加強,再不是先前的氣若游絲。

    "呵"!

    姬別張開眼睛。

    眾人大喜歡呼。

    燕飛笑道:"感覺如何?我正在消融你後腦一塊巴掌般大的瘀血。"姬別一震道:"燕飛!你竟然沒死?"

    慕容戰道:"我們不但活得好好的,還要反攻邊荒集,所以你千萬要振作。"燕飛道:"我打通你所有閉塞的經脈,又清掉瘀血,你至少還要躺上三、四天,方可復原。"姬別呻吟道:"只要死不了便成,邊荒集情況如何?"慕容戰道:"現在萬事俱備,只欠點東西,這方面的事由我們去憂心,你至要緊養好身體。"李順良也勸道:"大少勿要說話,燕爺在為你療傷呢!"姬別堅持道:"欠的是甚麼?"

    燕飛心中一動道:"欠的是可供六千多人用的箭矢兵器,你是兵器大王,該比我們有辦法。"姬別嘆道:"若是在邊荒集,你要多少我可以供應多少。只可惜邊荒集已落入敵人手上。"燕飛和慕容戰同時動容。

    姬別苦笑道:"在我工場下有一個秘密武器庫,若不是捨不得此庫,我早溜之大吉。"燕飛和慕容戰交換個眼色,齊聲怪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