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軍事天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在密林裡潛行數丈,隱隱聽到有人說話,更生出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片密林位於小谷的西南方,離開戰場的範圍。

    燕飛心中奇怪,若躲在林內說話者是逃離邊荒集的邊民,理該不會惹起自己的感應。想到這裡,察覺到前方有人藏身於樹木上,似是為林內說話的人放哨,林內深處燈火閃閃。

    他好奇心更盛,展開身法,藉林內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無聲無息地悄悄推進,避過多處哨崗,倏地眼前開闊,密林內竟有一片方圓七、八丈的空地。

    燕飛閃到一株大樹後,往下蹲低,從樹旁一堆矮樹叢的間隙往空地窺探。

    詭異的情景,盡入眼簾內。

    空地的中心,放著一盞風燈,燈旁一方平滑的大石上盤膝坐著一名頭紮高髻的女子,身穿寬大的道袍,可是不知如何的,他總感到道袍裡的身體肯定苗條而豐滿,動人非常,偏又沒法解釋因何會有此印象。

    從她的角度瞧去,只看到她少許側面輪廓,已令他感到此女有異乎尋常的美貌,充滿引人入勝的誘惑。

    一個人站在她前方,雙手下垂,神態恭敬,赫然竟是漢幫的軍師胡沛。

    當燕飛往她望去,她似生感應,雖然沒有任何行動的先兆,但燕飛知道不妥,忙伏貼地上。

    果然此女別頭朝他藏身處瞧過來,瞄了一眼,目光又回到胡沛身上。

    燕飛暗叫厲害,他不敢趁她別過頭來之際看她,所以無緣窺她全貌。要知此等高手,已臻達通玄的境界,不用聽到任何聲息,可以生出警覺。

    由於有曾被任遙察覺的前車之鑑,一路潛來他是非常小心,屏止呼吸不在話下,更收歛精氣的外射,把心臟的躍動減至若有如無,所有這些功夫都是沒有白做的。

    她究竟是誰?胡沛的聲音在林內的空間響起道:‘今次大師兄陰溝裡翻船,二師兄又被孫恩攔途截擊,令我們多年來的布置全功盡廢。現在惟有寄望邊荒集之戰,侵略者和守衛者幾敗俱傷,我們或尚有可乘之機。’甚麼大師兄、二師兄,燕飛聽得一頭霧水,仍沒法弄清楚此女的身分。

    像如此武功的女子,天下間不會有多少個。

    女子低沉而充盈磁性的悅耳聲音油然道:‘天地之間,莫不有數。有功必有劫,大功業更有大劫難,小沛不必把一時成敗放在心上。你大師兄的失敗是必然的事,佛爺一向不看好他,只是覺得他尚有可用之處,方虛與委蛇。勃勃他過於自恃,驕橫難制,剛愎自用,竟敢不依我們的計劃行事,罪該萬死。’燕飛心中劇震,終曉得胡沛口中的大師兄是赫連勃勃,又從‘佛爺’的稱呼,猜到此女為‘大活彌勒’竺法慶的髮妻尼惠暉。

    尼惠暉現身此處,以‘十住大乘功’名震天下的竺法慶會否在附近呢?胡沛道:‘小徒亂了方寸,請佛娘賜示。’尼惠暉從容不迫的柔聲道:‘今戰不論誰勝誰負,勝敗雙方均會傷亡慘重,邊荒集則肯定元氣大傷,須一段長時間方能回復舊觀,然後繼續發揮作為南北交易樞鈕的妙用。孫恩和慕容垂更不能長期磨在邊荒集,我已訓示國寶,著他封鎖穎河,我要聶天還有家卻不得歸,孫恩的回程亦不會是順風順水。’燕飛暗罵自己胡塗,放著大大一個與彌勒教勾結的王國寶,竟猜不到他是胡沛口中的二師兄。

    此時他方曉得,王國寶曾率兵到邊荒集來,且被孫恩擊退。

    胡沛道:‘邊荒集發展至眼前形勢,全因孫恩趁任遙追殺劉裕之際下手刺殺任遙。這個劉裕亦不可小覷,竟能從孫恩手底下逃生。’燕飛暗舒一口氣,因終於聽到一個好消息。

    尼惠暉道:‘邊荒集現在的情況不容我們插手,我們亦樂於坐山觀虎鬥。小沛你留在邊荒,看情況隨機應變,我須立即趕返北方,向佛爺匯報情況,由佛爺決定下一步的行動。’燕飛知不宜久留,悄悄退後。

    若非有重任在身,他定要試試尼惠暉如何了得,現在只能在心裡想想。

    尼惠暉又繼續說話,道:‘燕飛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聽到自己的名字,退往另一棵樹後的燕飛停了下來。

    胡沛答道:‘燕飛確不簡單,從建康回來後,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只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祝天雲便給他耍得團團轉。’尼惠暉沉聲道:‘不論他有三頭六臂,比起孫恩仍要差上一截,孫恩肯定不會放過他。孫恩最憎恨的人是謝安,燕飛與謝安的關係正是燕飛的催命符。’燕飛不想再聽下去,繼續退走。

    紀千千、卓狂生和小詩立在觀遠台上,聽著‘咚咚’鼓響,瞧著南方敵人大軍聲勢浩蕩、陣容鼎盛的朝南門推進。

    小詩雖口說不怕,可是看到火把光映照下的敵勢,駭得花容失色,說不出話來。

    卓狂生也眉頭大皺,他雖然學富五車,智慧過人,卻不長於軍事。見到敵人陣勢完整,本身充滿威懾的力量,比對起邊荒集各自為戰的方式,登時心中打鼓,亂了方寸。

    天師軍比之赫連勃勃的匈奴軍,明顯地高上不止一籌,從而看出徐道覆精於兵法陣勢,絕不像赫連勃勃急於求勝的冒進躁急。

    卓狂生道:‘該掛上第二盞紅燈哩!’

    一盞紅燈,表示敵人進入警戒線。

    兩盞紅燈,準備作戰。

    三盞紅燈,全面開戰。

    紀千千悠閒的道:‘這支部隊該由徐道覆親自率領,切合他為人行事的一貫作風。’小詩焦急的道:‘小姐啊!卓先生在提醒你呢!’紀千千探手過去,拉著她的手,笑道:‘又說不害怕,現在卻慌張哩!詩詩不用怕,他只是在試探我們。’小詩心神稍定,訝道:‘試探我們?’

    紀千千點頭道:‘確是在試探我們,看我們如何反應。不要看他們來勢洶洶,只是裝個駭人的模樣兒,他們很快會停下來。不信的話,走著瞧好了。’卓狂生呆看著她,心忖她的軍事天分像給埋在禾草內的珍珠,現在禾草被移開,她這方面的光芒不住顯露,盡現其軍事才華。

    一輪急驟的鼓聲後,敵人推進至離集外第一重防線的二千步處忽然停下。

    小詩差些兒鼓掌叫好,嚷道:‘真的停下哩!’卓狂生欣然道:‘徐道覆終曉得我們不是好惹的。’紀千千微笑道:‘他一方面試探我們的深淺,另一方面是牽制我們,使我們不能支持西面的戰事。’話猶未已,西面小谷處蹄聲轟隆,喊殺震天。

    卓狂生讚嘆道:‘小姐確有先見之明,預知徐道覆會牽制我們,所以知會小谷方我們不會出兵夾擊敵人,否則此時便要進退失據。’小詩道:‘敵人既試探出小姐你的厲害,下一步會幹甚麼呢?’紀千千沉聲道:‘立即掛起第二盞紅燈。’

    小詩和卓狂生愕然以對。

    騎隊一隊接一隊從小谷開出,百人作一組,利用地形衝擊騷擾已推進至小谷前方位置的天師軍。

    慕容戰領二百人繞個大圈,從後方偷襲敵人運送木材的隊伍。

    對於邊荒周圍形勢,他和手下戰士瞭如指掌,從敵人行軍的路線,便曉得何處是突襲的最佳地點。

    在此種開闊的平野丘林,他們的騎射之術,更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以速度控制主動,尤其對付的是行動遲緩推運木材的輪車隊。

    只要以雷霆萬鈞之勢,突破對方翼軍的攔截,他們可以隱妥地完成任務。

    法寶是由紀千千發明的火油彈。

    箭矢射來。

    慕容戰舉盾擋箭,領著手下奔進右方疏林去。

    大喝道:‘兄弟們隨我來。’

    轉眼奔上一座小丘,收盾取弓拔箭,守在丘上的一組敵人在火把光下纖毫畢露,他們卻像從黑暗裡鑽出來奪命的幽靈騎士。

    敵人紛紛中箭倒地。

    眨眼衝上丘頂,丘坡下橫亙著敵人的木材車隊,以百計的敵人立即布陣迎戰,守得隊形整齊,軍容鼎盛。

    慕容戰暗叫厲害,狂喝道:‘兄弟們!火油彈侍候。’後方各持一個火油彈的騎士搶前而來,火油彈沒頭沒腦的從高處往敵人投去——

    十一捲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