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穎水中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戰船順流南下,可是江海流完全是另一副心情,肉跳心驚。

    九艘雙頭戰船的戰士進入隨時作戰的狀態,準備登岸行軍。

    胡叫天站在江海流後方,雙手握拳,顯然亦是緊張不安。

    江海流目光掃視兩岸,沉聲問道:‘叫天你來告訴我,為何孫恩像是曉得我們會從水路往邊荒集的樣子?時間的拿捏上無懈可擊。設在岸崖的檑木陣或許是昨晚砍下來,但肯定是我們抵達前才堆起的。’胡叫天道:‘我們今次北上,做足保密工夫,直至駛入穎水,下面的兄弟方知是到邊荒集去,會否是從小姐方面漏出消息呢?’江海流搖頭道:‘以文清行事的謹慎,這是不會發生的。’胡叫天道:‘或者是事有湊巧,孫恩的檑木陣只是用來對付建康或北府兵的水師船隊。’江海流微震道:‘你聽到馬蹄聲嗎?’

    胡叫天功聚雙耳,用心聆聽,果然隱隱聽到急驟的蹄聲從兩岸的疏林區傳來,大吃一驚道:‘怕是孫恩的天師軍追來哩!’江海流不解道:‘他們能追多遠呢?若我在十多里外方登岸,他們還有餘力襲擊我們嗎?’忽然現出驚怵的神色,往前方瞧去,領先的戰船正駛往一個河彎。

    江海流忽然高呼道:‘前面有敵人,準備作戰!’鼓手聞言立即敲響戰鼓,‘咚!咚!’之音,遠傳開去。

    敵船出現河道處,以百計的石頭、箭矢,暴風雨的往領先的大江幫戰船投去。

    江海流色變道:‘是兩湖幫的赤龍舟,該是聶天還親自來哩!便讓我江海流看看究竟是他的水戰功夫了得,還是我江海流技高一籌。’倏地往側閃開,一把亮晃晃的匕首擦身而過,若不是他及時躲避,肯定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結果。

    江海流看也不看,反手後拍。

    偷襲者也是了得,一刺落空,立即撤招後退,江海流本應拍中他面門的一掌、只能拍在他右肩處。

    骨折之聲響起。

    胡叫天直退至望台邊,右手匕首掉往甲板,發出‘當’的一聲,左右戰士齊聲叱喝,往胡叫天撲過去。

    胡叫天一個倒翻,沒進河水內去。

    守在船舷的戰士發箭射入水裡,也不知有否命中這叛徒。

    江海流無暇和他計較,只見己方先與敵人相遇的戰船已受重創,往左側傾斜,且陷入敵船重圍內,己方戰士紛紛跳河逃走。

    同一時間兩岸敵蹤乍現,每邊各有千騎之眾,逼往岸旁,掣出弓矢等遠程利器。

    江海流生出一敗塗地的感覺,心中浮現愛女的嬌容。

    難道他們兩父女都要為邊荒集送命?大江幫會否就此覆滅呢?

    燕飛立在碼頭,身旁是程蒼古、屠奉三、慕容戰、呼雷方和拓跋儀。

    攔江鐵索橫河而過,把穎水的交通截斷,前兩天他還是對此象徵令邊荒集失去自由的鐵索切齒痛恨,此刻卻在慶幸鐵索的存在。

    燕飛道:‘有甚麼辦法把鐵索拆下來,若能往下游移半裡,可以把水路封鎖,使兩胡幫的戰船沒法長驅而至。’慕容戰道:‘只有硬生生把它鋸斷一法,然後在兩岸深種木樁,再把鐵索綁在其上,變成河道的有效障礙。’程蒼古乾咳一聲,低聲道:‘這樣做恐怕有點問題。’呼雷方不滿的道:‘難道在這個時候,漢幫還要斤斤計較一條失去意義的攔江鐵索嗎?’燕飛記起宋孟齊提過的船隊,為程蒼古解圍道:‘呼雷老大勿要誤會程公,他指的問題是因大江幫的一支船隊,正在駛來邊荒集的途上,怕因此令船隊不能直抵碼頭。’屠奉三淡淡道:‘我敢保證,船隊過不了孫恩的一關。’程蒼古現出古怪的神色,嘆道:‘這支船隊並非一般客貨船,而是由大江幫江老大親自率領的戰船隊,力足以突破任何封鎖。由於此乃最高機密,邊荒集又是敵我不明,所以我們-直不敢向各位吐露真相。’呼雷方大喜道:‘如此豈非我們實力大增,至少可取得穎水的控制權。’屠奉三苦笑道:‘聶天還武功高強,僅在孫恩之下,此人性格陰沉,深謀遠慮,只看他費盡工夫,把博天雷安插到我手下來,可見一斑。大江幫的組織比我的振荊會鬆散得多,若說內中沒有兩湖幫的奸細,我絕不相信。今次江老大離開大江,等若猛虎離山,聶天還當不會放過籠中捉鱉的天大良機,在孫恩的配合下,江海流不來則已,來則凶多吉少,能突圍而逃已相當不錯。’程蒼古顯然對此憂心忡忡,嘆了一口氣,沒有答他。

    慕容戰問道:‘依約定,江老大的船該於何時抵集?’程蒼古道:‘船隊可在日落前任何時間抵集,這道攔江鐵索是由百多工匠歷一個月時間打製而成,要鋸斷並不容易,而兩邊灌以鐵漿,非常堅固。鐵索是可以調教的,有近四丈的伸縮性,必要時可垂入河底,讓戰船通過。’呼雷方點頭道:‘貴幫這一招很絕,可以把水道交通完全掌握在手。’程蒼古皺起眉頭,以帶點不悅的口氣道:‘以前多有得罪,我可以就此為先幫主向各位道歉請罪,若能渡此一劫,我答應把此索拆去。’燕飛當然清楚諸胡幫與漢幫因此索而產生的心病,打圓場道:‘現在豈是計較以往恩恩怨怨的時候,大家是生死榮辱與共的戰友,當務之急是如何控牢集束這段水道,否則我們將處於被動捱揍的劣局。’一直沒有作聲的拓跋儀道:‘我有一個提議,索性不拆橫江索,只把索子垂下,讓戰船集中往碼頭上游,這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利用順流的優勢,以檑木對付任何從南面來的敵船,現成的就是重建第一樓用的數百巨木幹,順流往敵船衝去,肯定可以做成很大的破壞。’慕容戰脫口而出嚷道:‘好計!’

    拓跋儀微一錯愕,以古怪的眼神瞥他一眼,慕容戰有點尷尬的道:‘我是照事論事吧!’呼雷方也點頭道:‘以我們現在充足的人手,把所有木材運來,半個時辰可以辦妥。’程蒼古道:‘我們還可以用鎮地公沿岸設置多個地壘,內藏箭手,可對敵人做成很大的威脅。’屠奉三道:‘我和兩湖幫交手多年,對赤龍戰船認識很深,像集旁這段水道開揚寬敞,水流緩而不急,木檑只能對兩湖幫的船隊做成短暫的困擾,難以破損船身。’稍頓續道:‘不過若能把木檑改造提升為木檑刺,則是另一回事,只要請我們兵器大王的工場立即趕製數千尖錐,安在木幹上,便大有機會戳破船身,且只要木檑刺附上敵船,可以癱瘓敵船的靈活度,我便曾以此法大破聶天還的戰船,令他北上大計受挫,至今仍要屈處兩湖。’呼雷方喜道:‘這叫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我立即去找老姬想辦法。’說罷匆匆去了。

    程蒼古也告退道:‘我負責設地壘和運送木檑。’剩下燕飛、慕容戰和屠奉三,前者苦笑道:‘老龐第一樓的重建工程,又要泡湯哩!’慕容戰笑道:‘只要邊荒集仍在我們手內,他要多建兩座第一樓亦非問題。’屠奉三掃視河上的十七艘戰船,道:‘我們聯合水師的實力並不薄弱,若有水戰的高手在,將可正面迎擊黃河幫的戰船隊,助宋兄一臂之力。’慕容戰道:‘顏闖如何呢?他是大江幫的人,這方面該不會弱到哪裡去。’屠奉三道:‘顏闖若不成,可以找陰奇負此重任,只要定好簡單的傳令方法,我有信心他可以逆流大破黃河幫的尖頭船。’慕容戰笑道:‘屠兄不用繞圈子說話,便以陰奇統率我們的聯合水師如何?我們邊荒集甚麼人材應有盡有,姬別的兵器廠便有大批我族訂製準備付運供守城用的弩箭機,共二十五台,我們撥出十七台裝在戰船上,其它八台便以之守東岸的地壘,如此便可以再無穎水落入敵人手上之憂。’屠奉三長笑道:‘我現在開始感覺到你們不但是我的好戰友,更是交得過的朋友。’燕飛舉頭望往朝下落去的太陽,心中一陣感觸。

    邊荒集確是個奇妙的地方,敵人可以變成朋友,朋友隨時可以成為敵人,從未上過戰場的美女可以成為領袖,只不知能否創造像淝水之戰的奇蹟,以臨時湊合的聯軍,擊退南北最厲害的兩大巨擘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