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最高統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在北門外以矮禿樹幹頭為凳,坐著發呆,心中充滿傷感。

    以百計的熱心邊民,在忙碌地清理戰場,若不把死者埋葬,邊荒集將會有疫症發生。聯軍戰士則人人就地坐下,或挨著破牆,又或索性躺下,盡量爭取休息的時間,因為另一場大戰,將從南北兩方席捲而來。

    終於有空間哩!唉!高彥死了。不!高彥該仍未死,因為我仍感覺到他,這是一種無以名之的靈覺,不能以常理解說的靈覺。

    劉裕也沒有命喪於孫恩之手;因為劉裕是天下最擅觀人的謝安提拔的謝家繼承人,所以肯定不是短命鬼。希望謝安這趟沒有失算吧。

    燕飛想到已離開邊荒集的龐義和小詩等人,深深體會到戰爭的可怕,但也沒有另一個遊戲比此更刺激。

    他絕不可以輸。

    紀千千悅耳的聲音柔情似水的在他耳旁道:‘燕老大累透哩!’一種強烈至無法表達其萬一的感覺,潮水般捲過燕飛心靈的大地,忽然間一切都清晰起來,就於此深陷於連場大戰的一刻。

    當太陽落下去後,死亡將在前路上恭候不屈的戰士,他再沒有時間欺騙自己,騙自己對紀千千尚未情根深種。

    紀千千傾國傾城的玉容出現眼前,在這充滿血汙汗水的戰場中,她像一朵不染汙坭的蓮花,高潔明麗,超然於仇恨和殺戮之外。

    紀千千是個離奇的人,打從第一眼見到她,令他早已古井不波的心湖生出圈圈漣漪,對她的感覺更隨著與她日夕相處而愈趨強烈。從沒有一刻,比於此生死血戰後的一刻,他更需要她,更忍受不了沒有她那虛虛蕩蕩的天地,他一直在克制著對這位佳人的熱愛洪流,可是在時間無多下,再沒有任何人力可以抵著早被沖崩的感情堤岸。

    紀千千察覺到甚麼似的嬌軀微顫,迎上他熾熱深情的目光,似不曉得正被千百對目光默默注視般,舉起纖手以指尖輕觸他的臉龐,櫻唇輕吐的悄聲道:‘傻子終於不傻哩!’燕飛差點控制不住要把她擁入懷內的衝動,她是他在瀕臨絕境中的最大幸福,輕輕的一句話,比千言萬語更使他明白雙方間複雜微妙和深摯的感情,一種有會於心的喜悅在他心中激盪,同時更憎恨戰爭殘忍不仁的破壞力。

    紀千千收回纖手,現出一個哀傷的神色,有點不願啟齒的道:‘千千還是第一次親眼目睹戰爭的可怕,短短的一段時間,一切都不同了,所有人們平時奉行不二的法規全被棄掉,每個人都要被迫撕下麵皮,露出原始的野性,全力去打擊對手。難怪乾爹每次提起戰爭,總會變得悲傷失落。’燕飛問道:‘你有後悔嗎?’

    紀千千平靜答道:‘後悔?你忘記了我說過的話嗎?不來才真的後悔呢?沒有邊荒集,沒有燕飛,千千的生命怎稱得上無缺?人生到世上來,注定要經歷喜怒哀樂、生離死別,誰也不能身免。歡樂當然是人所渴求的,不過有喜便有悲,如此方可以使人全面深刻地去品嘗生命的意義。千千失於建康,得於邊荒集,你道人家會後悔嗎?’燕飛心中一陣激動,在愛情上,紀千千是勇者,他卻是懦夫!不過他終於醒覺,正要道出心中之情,屠奉三,慕容戰和卓狂生朝他們走過來。忙把說到嘴邊的話嚥回去。

    三人神色凝重,看來不會有甚麼好消息。

    瞧到他們三個人走在一起,燕飛生出古怪的感覺。深感如此情況,只會發生在邊荒集,昨天的敵人,會成為今天的戰友,反之亦然。

    紀千千以微笑迎接三人,道:‘你們當是有要事商量,千千還要回去照顧受傷的人,瞧瞧有甚麼可以幫上手的地方。’說罷舉步去了。

    卓狂生、慕容戰、屠奉三和燕飛目送她進入西門內,方收拾心情交談說話,氣氛頗為異樣。

    慕容戰道:‘宋孟齊派人傳回來消息,黃河幫的人聚集在穎水上遊十里許處,以戰船封鎖河段,又備有大批戰馬,顯然是為慕容垂的大軍作的準備。宋孟齊說他會設法於入黑後突襲黃河幫,用盡辦法拖延慕容垂的部隊,令他們不能和天師軍配合,而邊荒集則要看我們哩!’屠奉三沉聲道:‘現在我們的情況並不太壞,赫連勃勃喪師辱名,應再無顏留在這裡,更很難向慕容垂作交待。兵力上的損失,頓使他勢力轉弱,因他還要為應付你的兄弟拓跋圭而頭痛呢。’稍頓續道:‘至於郝長亨的二千戰士,中了我反伏擊之計,已傷亡慘重,暫時對邊荒集沒法構成任何威脅,所以現在的邊荒集已全在我們的控制下。’卓狂生一對眼睛亮起來,道:‘假設宋孟齊真的可阻延慕容垂的大軍,我們須應付的只是天師軍,、我們便並非全無勝望。’燕飛苦笑道:‘我們面對的,或許並不單只是天師軍,還可能有兩湖幫的戰船隊,令我們沒法主動出擊。何況我們更有個致命的弱點,是各部隊間缺乏一套人人清楚和可以奉行的指揮章法,更沒有一個能指揮全局的最高統帥,面對有完善指揮系統的敵人大軍,將難把力量發揮。說句難聽點,我們只是一群烏合之眾,能擊敗赫連勃勃純屬僥倖而已。’他這番話說中三人心事,大家沉默下來。

    卓狂生像忽然想起甚麼似的,一震後道:‘實話實說,邊荒集從不虞缺乏人材,甚至煉丹的也可以隨便找來十來二十個能手。請恕我坦白,像屠老兄般便不但有統軍的能力,在這方面更是經驗豐富,唯一令人猶豫的地方,是屠老兄尚未在邊荒集建立起做主帥的聲望,恐難服眾。’屠奉三苦笑道:‘大家確應坦白說出實話,因為再沒有時間說好聽的謊言。幸好我可以負起從旁輔助之責,我認為最有資格作統帥的是燕兄你,沒有人會有異議。’慕容戰比屠奉三熟悉卓狂生,道:‘卓老你是否另有人選。’卓狂生神秘兮兮的道:‘若沒有這個人,確沒人比小飛更適合坐這個位置。’三人愕然瞧著他,均猜不到他心中的人選是誰。

    假若卓狂生沒有逍遙教的背景,他本來也是一個適當的人選。

    卓狂生微笑道:‘我們的紀美人又如何呢?’三人聽得你眼望我眼,不知該如何答他。

    卓狂生豪氣大發的道:‘邊荒集從來是個妙想天開的地方,夜窩子、古鐘場、鐘樓議會只能在邊荒集出現。我們的最高統帥當然也不能把外面那一套照奉宣科的搬進來。我們的紀美人自有她的一套,讓我告訴你們吧!若不是她想到召喚夜窩族,與赫連勃勃之戰尚不知鹿死誰手呢。她坦白地把邊荒集的危機說出來,反贏得所有人的支持,沒有一個人因而退縮。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的千千小姐已成為邊荒集的象徵,人人肯為她而戰。她便是邊荒集,邊荒集便是她。’屠奉三一震道:‘老卓說得對,邊荒集現在的情況肯定是集體領導的格局,誰人當統帥只有象徵的意義,在如此情況下,沒有人可以比千千小姐更適合。’慕容戰朝燕飛瞧去,道:‘你怎麼看?’

    燕飛明白慕容戰的顧慮,若紀千千當上主帥,當形勢轉壞,她將不能先一步逃亡,因為這會導致聯軍的崩潰。

    他願意將紀千千放到如此般的位置上嗎?屠奉三一字一字毫不含糊的道:‘千千小姐若登上最高統帥之位,勢將萬眾一心,人人奮戰到底,如此我們還有幾分勝望。我屠奉三首先在此向她宣誓效忠,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絕不退縮。’說出這番話,屠奉三整個人輕鬆起來,又生出從未試過的奇妙感覺,好像一生人直至這一刻,才破天荒第一次感情用事,只覺內心暢美至極點。在來邊荒集前,若有人預測他會說這樣的話,作這樣的決定,他自己是第一個不會相信的人。

    燕飛、卓狂生和慕容戰愕然瞧他,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神態。

    屠奉三為自己打圓場道:‘只有置諸於死地而後生,我們方有機會渡過此劫,其它都是廢話。’燕飛還有甚麼話好說,長身而起道:‘休息夠哩!讓我們立即召開鐘樓議會,好決定邊荒集的命運。’江海流登上船桅上的望台,朝上游遠眺,立即色變。

    那一段有問題的河段,水道收窄,兩邊崖岸逐漸高起,形成一個小水峽的形勢,水流特別湍急。

    而在兩邊岸崖,各設十多組堆起如小山的檑木陣,一旦斬斷系索,以千計檑木將會從高處拋入河水,他的戰船將無路可逃。湍激衝奔的河水加上巨木,可造成的破壞是不堪想象的。

    江海流別無選擇,立即發出全隊後撤的命令。

    在此刻他終於生出悔意,恨自己沒有聽劉裕的忠告。

    孫恩這一手耍得非常高明,擺明是要逼他登岸決戰,而他亦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冒險登岸,一是掉頭返回大江去。

    他究竟該如何決定呢?

    當大江幫的戰船掉頭後撤,孫恩正在附近一處山頭,好整以暇地觀看整個過程。

    盧循恭敬地站在他身後。

    孫恩淡然笑道:‘江海流在南方確是個人材,大江幫在他的領導下搞得有聲有色,若兩幫公平決戰,聶天還仍未可穩言必勝,至少在水戰技術上,我是看高大江幫一線的。看看他們的戰船調動得多麼靈活,像十多尾生蹦活跳的魚兒,縱然有羅網在手,想逮著他們仍非易事。’盧循謙虛的問道:‘天師弦外之音似是江海流終鬥不過聶天還,徒兒愚魯,有否揣摩錯了天師的意思呢?’孫恩目送大江幫的戰船往下游駛去,道:‘你沒有聽錯,江海流和聶天還才智相若,武功就算不是旗鼓相當也所差無幾。可是江海流卻遠及不上聶天還的深謀遠慮,後者早在十多年前開始部署,今天終到了豐收的日子,江海流大限已至,希望他死前可以弄清楚自己在甚麼地方出錯吧!’盧循冷笑道:‘不過郝長亨卻在邊荒集吃了大虧,先給人識穿身分,又被屠奉三算中他的部署,損兵折將而回。’孫恩雙目精光乍閃,沉聲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以郝長亨的手腕,怎會陰溝裹翻船的,這豈不是打亂了我們的計劃嗎?’盧循道:‘徒兒今次來見天師,正是要向天師報告邊荒集最新的形勢。郝長亨之所以出漏子,問題發生於高彥身上,不知如何竟被他曉得慕容垂大軍進犯邊荒集的路線,還要把密藏的木筏燒掉,幸好神推鬼使下他邀尹清雅同行,尹清雅被迫下手殺他。由於兩人一起離集之事並非秘密,郝長亨知紙包不住火,只好立即離開。’孫恩皺眉道:‘這與屠奉三有甚麼關連?’

    盧循道:‘那是另一件事,屠奉三不知如何竟查出博驚雷是郝長亨的人,反過來利用博驚雷布下陷阱算計郝長亨,擊垮了郝長亨的人馬。’孫恩狠狠道:‘好一個屠奉三。’

    盧循道:‘邊荒集形勢失控,赫連勃勃與以燕飛為首的邊荒集聯軍大火併,匈奴軍差點兒全軍覆沒,赫連勃勃僅以身免,與數百殘兵逃回北方。此役將對鐵弗部匈奴和拓跋鮮卑的勢力均衡有關鍵性的影響。’孫恩道:‘北方的事,留給慕容垂去頭痛,拓跋圭若因此成功兼吞統萬,對我們非是完全無利的。邊荒集聯軍方面的傷亡如何呢?’盧循道:‘他們只折損三百多人,在如此激烈的戰鬥裡,這個數目真是奇蹟,尤其面對的是能征慣戰的鐵弗部,赫連勃勃更非省油燈。從此點亦可見,能在邊荒集站得住腳的,沒有一個是浪得虛名之輩。’孫恩微笑道:‘小循怕我輕敵嗎?’

    盧循暗吃一驚,慌忙道:‘徒兒怎敢,只是以事論事。現在邊民已逃得七七八八,餘下者不過萬人,但均是冥頑不靈的死硬派,加上聯軍,總人數在萬五至萬八人間,其中三千許是老弱婦孺,不過若其它人全投入戰鬥,仍有一定的反抗能力。’孫恩道:‘邊荒集糧食儲備的情況如何呢?’盧循道:‘邊荒集一向儲備大批糧食,各幫會有獨立的糧倉,現時走了這麼多人,糧食供應方面在短期內肯定不會出問題。’孫恩歎道:‘我們最不希望見到的情況終於出現哩!一盤散沙的邊荒集竟然會團結起來。邊荒集雖無險可恃,卻是天下物資最豐盛的地方,要兵器有兵器,要戰馬有戰馬,今夜之戰會是一場硬仗。’盧循道:‘可是他們卻有個致命的弱點,就是缺乏一個能領導各幫勢力的領袖,各部隊間的調配更是嚴重的問題。坦白說,打死我也不相信像屠奉三、燕飛、慕容戰和拓跋儀這些人能合作無間、生死與共。只要我們能利用他們的缺失,在前後夾攻下,將可以令他們進退失據,疲於奔命。’孫恩點頭道:‘小循的分析正說中他們的要害,不枉我的苦心栽培。戰爭並非一般江湖武鬥,不論他們如何悍勇善戰,遇上曾受過嚴格戰術訓練的部隊,始終是烏合之眾。他們更想不到的是兩湖幫竟會傾巢而來,只要我們能控制穎水,他們這一仗便要輸個一敗塗地,大羅金仙也沒法挽回此劣勢,何況只是區區一個小燕飛。哼!’盧循一呆道:‘我還以為天師會像對任遙般,一併把聶天還和郝長亨除去。’孫恩啞然失笑道:‘聶天還怎同任遙,沒有他找誰去牽制桓玄。我今次肯和聶天還平分邊荒集的利益,是要助大他的聲勢。除去江海流,使桓玄和聶天還中間再無轉圜餘地。可是當建康落入我們天師道手上,聶天還在世的日子便將屈指可數了。’盧循歎服道:‘天師算無遺策,徒兒佩服至五體投地。’孫恩目光投往穎水下游盡處,道:‘在淝水之戰前,誰猜得到此戰後南北竟有這麼大的轉機,可知天命實屬意於我們天師道。江海流以為可以棄舟登岸,從陸路攻擊我們後方,豈知此著正是我刻意安排的,當他發覺他的好朋友在後方恭候,已是悔之晚矣。哈……’孫恩的長笑聲直沖霄漢,在穎水兩岸間來回激盪。

    孫恩張開雙手,狂喝道:‘一個全新的時代已來臨,以後的天下,將是我天師道的天下,再沒有人能逆轉天命的洪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