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邊荒之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穿窗而出的一刻,對整個形勢了然於胸,敵我均有勝算及失著,直到此刻雙方仍未可以定得勝負誰屬。

    關鍵處在於車廷和他的匈奴戰士能否守穩小建康。

    赫連勃勃的計劃可說是無懈可擊,其目標是要在慕容垂和孫恩大軍抵達前,先一步攻佔邊荒集,表面上是為慕容垂立下大功,事後更可推說因形勢緊迫,不得不先下手為強,實際上卻是藉此戰名揚天下,建立匈奴鐵弗部的聲威,並以此作籌碼,爭取多點在邊荒集的利益。

    慕容垂正在利用赫連勃勃鉗制拓跋圭的當兒,自不會因此與赫連勃勃反目,甚至會作個順水人情,削減孫恩方面的利益以滿足赫連勃勃,來個一舉兩得。對孫恩,慕容垂是不可能沒有戒心。

    赫連勃勃首先散播謠言,指飛馬會是慕容垂的走狗,既可轉移視線,又可以製造邊荒集的分裂,更導致人心惶惶,大批邊民亡命邊荒。待到屠奉三找他結盟,更堅定他先一步奪取邊荒集的決心,遂召開鐘樓議會,輿屠奉三約定於議會召開之際,由屠奉三殲滅飛馬會。

    他與屠奉三結盟是不安好心,利用屠奉三令邊荒集陷進混亂,不論其它幫會如何反應,他的部下只須保著小建康,等若以一把利刃刺入邊荒集的心臟,癱瘓了邊荒集的反抗力量。

    赫連勃勃又故意封鎖邊荒集北面的水陸交通,造成他的部隊會從北面進攻邊荒集的錯覺,把飛馬會的主力牽制在北門大街,既方便屠奉三的突襲,又可令飛馬會沒法從北門大街的入口攻打小建康。

    而事實上赫連勃勃真正進攻邊荒集的主力大軍,已轉移往邊荒集的西面,當屠奉三發動襲擊時,他們將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突破北騎聯的防禦,攻入邊荒集,除去所有反對他的勢力,包括屠奉三這‘盟友’在內。

    若一切依他的意願而行,赫連勃勃確有很大機會一戰功成。

    邊荒集並不像其它大城鎮,集內並沒有關防內城,四周更沒有堅固的城牆,處於平野,唯一可以憑藉只是穎水之險。這樣一處無險可守之地,若赫連勃勃詭計得逞,趁屠奉三和飛馬會展開巷戰之際,率軍從西面突襲,其它幫會的戰士又被牽制在古鐘場,在小建康的裡應外合下,邊荒集的反抗能力肯定被徹底瓦解,而他赫連勃勃將成為主宰邊荒集的人,整個邊荒集任他漁肉。

    幸好老天爺並沒有盡如他的所願,而他更低估了對手。

    第一個發現他有問題的是屠奉三,令他開始懷疑他的真正身分,最後達致屠奉三反叛盟約,投向燕飛的一方。

    第二個是郝長亨,曉得情況不妥後,藉機向燕飛洩露屠奉三密會赫連勃勃的事,原意是借刀殺人,卻因高彥之事心知紙包不住火,立即躲藏起來,不單令紅子春看清楚他在利用自己,更被燕飛猜到屠奉三的手下裹有他安插的奸細,可說是偷雞不著反蝕把米。

    更出乎赫連勃勃意料之外的是卓狂生的‘棄暗投明’,催生出整個邊荒集的團結。現在只要能剷除小建康的心腹之患,邊荒集的聯軍,便可以集中全力,應付赫連勃勃的侵襲。

    所有這些念頭電光石火般閃過燕飛的腦海,他已足尖點地,疾如離弦勁射的利箭般往布陣於廣場東北角的匈奴戰士投去。

    漫天箭矢迎頭照臉的朝他射來。

    燕飛蝶戀花出鞘,心神提升至前所未有空靈剔透的境界,金丹大法全力施為。

    若不能使匈奴幫陣勢大亂,北騎聯和羌幫的聯軍將無法發揮全力,攻入防守森嚴的小建康。

    燕飛穿窗而出的一刻,議堂內所有人全站起來。

    紀千千更是心頭一陣激盪,燕飛的決斷與不顧己身安危英雄了得的行為,深深地打動她。

    慕容戰的聲音傳入她耳內道:‘呼雷老大,小建康交給你,我要立即去找陰奇。’紀千千朝他瞧去時,剛好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窗外。

    紅子春、費正昌、姬別、程蒼古等紛紛穿窗而去,人人都是老江湖,際此生死決於一線的緊張時刻,各人不待吩咐便去做自己最應該做的事。

    最後議堂內剩下卓狂生、紀千千和小軻,後者定過神來也一聲請罪從石階急奔離開。

    卓狂生出奇地冷靜,向紀千千微笑道:‘望遠台是觀戰的最佳點,請千千小姐移駕!’紀千千欣然點頭。

    卓狂生滿足地嘆道:‘我一生人從未試過像這刻般輕鬆,即使過不了今晚,已感此生無憾。邊荒集好應該就像目前這樣子,超然於各方私利之上,一切以邊荒集的自由為最神聖的目標,大家團結在一起,為邊荒集的共同利益奮鬥,使邊荒集成為天下獨一無二的樂土。千千小姐請。’紀千千舉步朝石階走去,鐘樓外的世界早被喊殺的聲音填滿。

    蹄聲從穎水一方轟天動地的傳過來,戰號同時響起。

    拓跋儀大喝道:‘絆馬索。’

    準備就緒的飛馬會戰士,立即應命而行。由二人一組各負責十條絆馬索,就以只剩下連根的小截禿樹幹為綁索的基柱,百多組人迅速結起廣披邊荒集外西北面平野的絆馬索陣。

    事實上拓跋儀並沒有想過赫連勃勃的主力軍會從西面攻來,只因怕北面的敵人繞過石車陣改從西面進擊,而絆馬索陣又是最便宜方便兼可速成的阻截敵騎進攻之法,故一不做二不休,將邊荒集的西北外圍化為絆馬索陣,倘若敵人是從這幾個方向攻來,均會被馬索阻截及重創。

    在樓房頂高處的箭手固是彎弓搭箭,在地面蓄勢以待的大批箭手則從北門擁出,恭候敵人大駕,不論敵人兵力如何雄厚,若妄圖以快騎強攻,在遠射和絆馬索的配合下,肯定損傷慘重。拓跋儀的高明處,正是待至最後一刻,當敵人發動全面進攻有進無退的關鍵時刻,方展開陣勢迎敵,免得敵人及早發覺,先以刀盾步兵破陣。

    同一時間,北面叢林戰號大作,衝出兩隊敵軍,各約三百人,一隊欲與從小建康開出,沿穎水而來的匈奴幫戰士會合,另一隊則在繞過石車陣後從西北角來攻。

    拓跋儀心神大定,曉得敵人已落入算中,他並不擔心敵人從小建康攻入北門大街,因為夏侯亭早用石車把小建康和北門大街間的通路封閉。以匈奴幫的實力,能保住小建康已非常不錯,根本沒法突破他們的防線。

    更何況陰奇的五百荊州軍,正集結於北門大街另一端,隨時可作支持。

    敵騎在東北角出現,似仍未察覺絆馬索的存在,全速殺至。

    拓跋儀一聲令下,箭矢如驟雨般往敵騎射去。

    古鐘場處殺聲震天,似潮水般起落,殘酷的戰爭,波翻浪湧的席捲邊荒集,再沒有幫會可以置身事外。

    慕容戰策騎全速從夜窩子馳出來,高呼道:‘陰奇何在?’陰奇和五百手下正在北門大街和夜窩子交界處佈陣集結,聞言知事不尋常,掠過來拉著他的馬頭,道:‘發生甚麼事?原來是慕容當家。’慕容戰尚是第一趟和他碰頭,幸好早知他特異的長相,道:‘赫連勃勃的主力大軍不是從北面而是從西面攻來,我們必須調軍迎敵,遲恐不及。’陰奇當機立斷,道:‘慕容當家先行一步,我們隨後趕至。’慕容戰心急如焚,見他全是步兵,點頭叫了聲‘好!’,策馬去了。

    陰奇一聲令下,五百精銳全體動員,追在慕容戰馬後而去。

    ‘叮!叮!叮!’

    箭矢碰上燕飛,立被燕飛繞身疾卷的劍芒激撞得倒射而回,反射入敵陣裡,登時人仰馬翻,匈奴戰士一片混亂。

    如此厲害的劍術,匈奴戰士雖然從未見過,卻是早已聽過,至此方知燕飛鎮攝漢幫的雄風沒有被誇大。

    ‘颼’的一聲,燕飛在掠到匈奴幫陣前兩丈許處,騰空而起,斜掠而上,只眨眼的工夫來到前排敵人的上方。

    長矛長刀,齊往燕飛砍刺。

    不過燕飛已知敵人陣腳大亂,他雖是鋌而走險,卻是在這樣情況下的最佳戰術,因為敵人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廣場西面的聯合部隊處,絕沒想過燕飛會從鐘樓飛躍而下,當他們忙著彎弓搭箭之時,燕飛已迫至他們五丈之內,只須擋過第一輪勁箭,便可與敵人短兵相接,再多撐片刻光景,聯軍便可以趕來支持,以優勢的兵力,逼得敵人退返小建康,再躡著敵人尾巴殺過去。

    兵敗如山倒,這樣的情況下敵人將守不住小建康。

    每一個人都明白此點,問題是燕飛能否在如狼似虎的匈奴戰士群中,捱至那一刻的來臨。

    ‘呵’!廣場西面殺聲震天,千蹄齊發,聯軍全速殺至。

    眼前一亮。

    敵陣中躍起一人,左盾右刀,凌空迎上燕飛,欺燕飛要應付下方敵人,故採取以硬碰硬的招數,縱使未能當場擊殺燕飛,也務要把他迫回陣外,那時縱騎衝刺,便可像潮水般把燕飛淹沒。

    燕飛探腳疾點,腳尖正中往他斜刺而來的一支長矛,立生新力,改變方向,與對方凌空擦身而過。

    ‘砰’!來人刀劈空處,左手持著的盾牌卻給燕飛的蝶戀花狠狠劈中。

    那人慘哼一聲,全身如遭雷殛,就那麼直墮下去,撞得下方騎士與他同時變作滾地葫蘆,令已呈亂像的敵陣更添混亂,戰馬奔竄。

    燕飛沒入一團劍光中,衝入敵陣內,尚未觸地,又有兩敵中劍墮馬。

    燕飛滾落地上,避過刺來的兩支長矛,同時劍勢開展,刺馬不刺人,五、六匹馬中招後吃痛跳躍、左竄右突,登時影響到其它馬匹,不少敵人被掀下馬背,本像固若金湯的騎陣,終告陣腳大亂。

    ‘當’!燕飛從地上彈起來,挑開兩把攻來的馬刀,覷準其中一匹失去主人的戰馬,兩個閃身後翻上馬背,蝶戀花全力施展,首先左右開弓,以重手法硬把兩敵劈下馬背,就那麼深入敵陣,擋者披靡。

    領頭的呼雷方狂喝道:‘擋我者死!’

    羌幫和北騎聯的一千戰士暴潮般湧至,匈奴幫的戰士那吃得消,登時往小建康方向敗退。

    顏闖高呼道:‘停!’

    三百戰士齊勒馬韁,分成三排,橫布穎水西岸,離小建康的出口只有千步之遙。

    當其手下戰士人人大惑不解,目送早前從小建康馳出數約百人的匈奴幫戰士消沒在邊荒集東北角的破敗城牆後時,另一隊盾箭手從小建康衝出,布陣迎敵,隊形整齊,顯然早有預備。

    顏闖暗呼好險,如非及時想到是敵人連消帶打的誘敵之計,盲目衝上去,能有一半人生還已非常有運道。

    穎水上的戰船全體進入備戰狀態,朝西岸靠近,艦上的箭手和投石機,蓄勢待發。

    敵方號角聲再起,匈奴幫的盾箭手退返小建康內去,令顏闖錯失躡尾追擊敵人的機會。

    顏闖暗嘆一口氣,唯一希望是把守北門的飛馬會能擋得住敵人的內外夾擊。

    大喝道:‘兄弟們!棄馬!’

    現在餘下的唯一選擇,是以步行的方式強攻小建康,那將是非常艱苦慘烈的一戰。

    慕容戰飛馳而入西大街,高呼道:‘隨我來!’立於各制高點的鮮卑族戰士紛紛躍下,與把守街道的同夥全追在慕容戰馬後,往北門狂奔。

    留守西大街的戰士不到二百人,其主要作用非是要支持其它各區的戰鬥,而是要保護從其它各區跑到這裹來的婦女老弱。

    西北面殺聲震天,果如慕容戰所料的赫連勃勃以部分軍力配合小建康的匈奴幫,待牽制了邊荒集的聯軍後,乘虛而入,一舉攻破西門,便可以強大集中的軍力,攻陷邊荒集。只沒想過屠奉三會背棄盟約站到與他敵對的一方,更沒想過他們從小軻得到情報,掌握到他主攻的路線。

    西門外的五十多名戰士正人人頭皮發麻地瞧著出現在禿木幹區的敵人,敵勢的強大,軍容的完整,均使人大吃一驚。

    慕容戰勒馬一看,禁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他是在戰爭中長大的人,見慣戰場上的風浪,一眼瞧去,判斷出對方人數不少於六千之眾,分作六隊,清一色的騎兵,旗幟飄揚,是一支配得起赫連勃勃身分地位,受過嚴格訓練的精銳部隊。

    慕容戰再朝邊荒集西北角望去,心下稍安,因為剛好看到拓跋儀的人粉碎了北面攻來敵人的第一輪攻勢,遺下大批被絆倒的馬兒和傷死的戰士,往北面撤走。

    不過仍未足使他生出穩操勝券的感覺,即使加上陰奇的五百戰士,在其它人未能及時來援下,以七百人對抗赫連勃勃的六干精兵,只是螳臂擋車的行為。

    蹄聲轟鳴。

    離西門只有三乾多步的敵人不容他有喘息部署的機會,開始發動攻勢。

    首先是左右兩翼的先鋒騎兵,分別朝南門和北門方向馳去,擺明是以優勢兵力,把戰線拉闊,令他們本已分散的兵力更趨薄弱。

    前鋒中軍則不徐不疾地朝沒有任何障礙防線的西門正面逼至。

    後方三軍,緩緩推進。

    陰奇此時領著手下,來至慕容戰旁,大吃一驚,瞪目以對。

    縱可守穩西門,把守南門的數百羌幫戰士如何攔得住敵軍的衝擊。

    何況敵人可以化整為零,從破牆攻入邊荒集,那時西門的攻防戰,將變得沒有絲毫意義。

    慕容戰的目光從遠處的敵人,回歸己方,終發覺廣布西門外禿木幹區以百計的絆馬索,倏地生出希望。

    向陰奇道:‘這處交給你。’

    又大喝道:‘北騎聯的勇士們,隨我來!’

    一馬當先,沿破牆往南馳去,二百戰士,飛馬緊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