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殺人滅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江幫九艘戰船,繼續逆水北上,艙廳剩下劉裕和江海流兩人對坐,其他人奉命去作好準備,以突破天師軍的封鎖。

    江海流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我曉得劉大人在擔心逆水作戰,不利我方,又怕對方及時佈下攔河障礙,對嗎?’劉裕搖頭道:‘大當家縱橫長江,手下兒郎是喝江水長大的,自有一套逆水逆風、破障闖關的操舟法門,我反不是擔心這方面。’江海流訝道:‘原來劉大人另有一套看法,願聞其詳。’劉裕心忖,盛名之下無虛士,江海流雖已決定作戰的方式,但仍遺開手下,好讓自己暢所欲言,然後再設法釋自己的疑惑,以示對他劉裕的尊重。

    他這般看得起自己,當然不是因他在北府兵卑微的身分,而是曉得自己是謝安和謝玄看中的人,欲修補與謝家的關係,當然須好好款待自己。

    這或許是最後一個影響此行成敗的機會。

    劉裕直言道:‘天師軍準備充足,兵力強大,觀乎他們輕易擊潰王國寶的水師,不教一艘船漏網,可推知他們有一套從陸岸襲擊的完善作戰方法。’江海流點頭道:‘完全同意,不過對付王國寶天師軍是攻其不備,故輕易得手,而我們幸得劉大人知會,有備而戰,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劉裕道:‘這個我明白,只是眼前情況,若正面對撼,實不利我方。大當家今趟北上的優勢,全在事前沒洩漏半點風聲,也教人料想不到,所以是一支可扭轉局勢的奇兵,一旦正面衝擊敵人,將失去奇兵之效。穎水是有遊可尋,邊荒是無蹤可察,若能拿捏好時間,於邊荒集外取得據點,當敵人發動時施以突襲,我有信心可以弱勝強,擊垮孫恩的部隊。’江海流凝望他好半晌,微笑道:‘劉大人的膽子很大,又是智勇兼備,問題在我們慣於水戰,陸戰卻非我們本行,在面對敵人如此強勢下,要我們棄舟深入陸岸行軍作戰,等若把魚兒送上陸地,根本沒法發揮本身長處,在心理和士氣上早輸掉此仗。我們也非完全缺乏在陸上打硬仗的經驗,但只限於小規模的戰事、幫會間的火拚,卻不是如眼前般的大規模會戰,且是敵人兵力在我方數倍以上。劉大人明白此點,當曉得我是不得不作此決定。’劉裕心中一陣感觸,卻是對自己而發,暗忖,自己終仍未是統帥的材料,未能考慮及每一類兵種的特性,換過謝玄,不用江海流說出來,便明白江海流是不得不作此決定。

    習慣是很難在忽然間改變過來的,大江幫稱雄長江,擅長水戰,縱然攻擊岸上目標,也必有戰船配合,隨時可回到水裡。若拿走他們的船,等若要精於騎射的胡人下馬步行,其戰鬥力、信心、士氣均會被大幅削弱。

    最可恨是大江幫這方面的局限,令他不能盡情發揮兵法謀略,對即臨的一戰,他再沒有把握。

    江海流親切的道:‘不瞞劉大人,今次我們北上邊荒集,並沒有考慮到孫恩的天師軍,只是收到漢幫求助的飛鴿傳書,曉得慕容垂會對邊荒集用兵,所以早有打算在情況緊急時撤走祝老大和他的人。’劉裕聽他意有未盡,訝道:‘大當家尚有甚麼指示,何不坦言直說?’江海流嘆道:‘我現在開始明白,安公因何致力栽培劉大人,更希望我們以後有機會好好合作。’劉裕知道他從自己的善解其意,看出他劉裕的才智,心中卻是百感交集,謝玄付託要殺‘大活彌勒’竺法慶的命令,自己恐怕會令他失望,嘆道:‘我真的沒有面目回去見玄帥。’江海流一震道:‘劉大人竟猜到我心中所想的事?’劉裕點頭道:‘大當家是想我立即掉頭回廣陵,向玄帥求援,對嗎?’江海流肅容道:‘縱使我們能突破封鎖抵達邊荒集,仍沒法抵擋南北兩路來犯的龐大敵軍,唯一可逆轉形勢的,天下間惟只玄帥一人,屆時我們可以全力配合。到廣陵後,請代我向安公問好,告訴他海流願領受任何罪責。’夜窩子、古鐘場、鐘樓。

    燕飛和呼雷方匆匆登上鐘樓,拾級登階,呼雷方的手下則留在樓外,與慕容戰的手下一起把門。

    隔遠他們便看到慕容戰和卓狂生兩人在鐘樓之巔,情況古怪。

    兩人連跑三層,到達有邊荒四景之一的榮耀的鐘樓之頂,從這裡可環視俯瞰邊荒集和附近的全景,視野完全不受限制,唯一限制是地平的盡處。

    卓狂生挨欄而坐,神情頹喪,一身酒氣,旁邊還有個翻側了的酒罈,罈口打開,看來已給他喝得一滴不剩。

    慕容戰一臉狐疑的蹲在他身旁,看來是費盡唇舌,卻沒法得到答案。

    呼雷方愕然道:‘甚麼一回事?’

    慕容戰頹然坐地,攤手道:‘恐怕要問老天爺才成,我上來時他便是這樣子,大哭又笑的,教人摸不著頭腦。’燕飛和呼雷方來到閉上眼睛,不住喘息,狀甚辛苦的卓狂生前,自然而然蹲下去,察看他的情況。

    呼雷方或許想起姬別,懷疑的道:‘不是被人下毒吧!’慕容戰挨到他旁,苦笑道:‘別的毒肯定沒有中,卻肯定中了酒毒,一句話也不肯說。唉!邊荒集不知是否中了毒咒,沒有一件事是正常的。’又向燕飛道:‘你是喝酒的大宗師,有甚麼迅速解酒的方法?’燕飛以苦笑回報,道:‘唯一方法是睡他娘的三天三夜,酒毒自解。’出乎三人意料之外,卓狂生聞燕飛說話,立即睜開布滿血絲的眼,直勾勾望著前方,嚷道:‘是否燕飛來哩!。’三人你眼望我眼。

    燕飛道:‘是的!我來了!究竟發生甚麼事?’卓狂生垂淚淒然道:[他死了!’

    燕飛一頭霧水道:‘誰死了?’

    卓狂生像失去所有力量般,沮喪無助的道:‘他死了!大魏完了!’燕飛劇震一下,心中開始有點模糊的輪廓。

    慕容戰察覺他神色有異,問道:‘老卓指的是誰?’燕飛探手抓著卓狂生肩頭,沉聲道:‘振作點,是否任遙死了。’輪到慕容戰和呼雷方駭然以對,以任遙的威名和能耐,他不來找你麻煩已可還神作福,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死了,且是一夜半夭內的事,益發顯得事情的不尋常。

    卓狂生倏地坐直,反抓燕飛雙手,一對眼似醉不醉,狂叫道:‘他死了,大魏也完了,一切都完哩,’忽然又審視陌生人似的細看燕飛,口齒不清的道:‘你……:你不是燕飛,你在騙我!’旋又放手挨回圍欄處,搖頭道:‘我對不起你,那晚在夜窩子我是故意阻你的。’慕容戰失去耐性,喝道:‘快醒過來,你這糊塗的酒鬼。’燕飛長身而起,移到圍欄邊,往下瞧去,一眾戰士全翹首上望,顯然被上面的情況震駭,更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燕飛喝下去道:‘給我立即打一桶清水來。’高彥領著尹清雅穿過樹林,眼前一亮,豁然開闊,原來四周的樹木全給砍伐下來,消失得無影無蹤。

    巫女河在前方淌流。

    蟲鳴烏唱,充盈大自然安寧瀟逸的韻味。

    尹清雅輕盈地落在高彥身旁,訝道:‘誰人砍掉這麼多樹呢?’高彥得意洋洋的道:‘遲些兒再告訴你,待我把收藏木筏的地點找出來,再一把火燒掉,我們便可回邊荒集公告天下。’說話時已從背囊處取出發索鉤的筒子,舉起按鈕。

    ‘嗤’的一聲,索鉤射出,斜斜射往左方一株大樹離地近三丈的橫桿,哈哈一笑,拔地而去。

    尹清雅仰首望他,嬌嗔道:‘你這人哩!跳上去幹啥呵?’高彥三爬兩撥地登上最高可立足之處,搖搖晃晃的左顧右盼,嚷回來道:‘這叫先察敵情。哈!可以哩!不見任何敵蹤,我們有足夠時間創功立業。說書有云:這一回叫火燒連環筏。哈!還不給我找到你。’索鉤射出,人往下飛,隨索在林木中翔滑。

    尹清雅不依的一踩腳,從地上緊追而去。

    高彥從高空落下,恰在巫女河旁,只見木筏一個疊一個的像數百座小山般排在兩旁河岸,約略估算至少有六、七百個大木筏,若每筏坐二十人,便可讓逾萬人從水路迅速直抵邊荒集。

    此處離筏木處足有半里路,難怪昨夜遍尋不獲。

    高彥倒抽一口涼氣,心忖,要造出如此數目的木筏,即使出動數千計的人手,恐怕也須數天時間。

    喃喃道:‘他奶奶的,待我一把野火燒你老子一個清光。’話猶未已,背心一陣劇痛,隱約間感到一對手隔著背囊重重擊實,這個念頭剛起,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撞得他離地前飛,投往巫女河。

    高彥口鼻鮮血狂噴,跌入河水裡前乃不忘狂喊道:‘清雅快走!不要理我!’‘蓬’!

    水花四濺。

    高彥沒入河水裡。

    尹清雅出現河旁,目光投往正朝水底沉下去的高彥,香唇輕顫,雙目茫然,似要繼續追殺,或許想多補一掌或一劍,最後猛一跺腳,道:‘變了鬼也勿要來找我,人家本不想殺你的。’說罷飛掠去了。

    (邊荒傳說)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