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掙扎求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當劉裕想到,若任青-是以這種令自己無法拒絕的方法殺死自己,他將死不瞑目。

    他並非沒想過一刀割斷她的咽喉,那亦方便得很,因為厚背刀正擱在他腿上,他的靈手肯定會辦得妥妥貼貼,不過孫恩正在村內,如任青-說的,不管他樂意與否,他們必須同舟共濟,希望可以登上安全的彼岸。至於上岸後是否繼續打生打死,是未來的事。

    他又想到,逍遙教邪功異術層出不窮,說不定任青-有一種手法,可以刺激他身體的潛能,令他變成力大無窮的瘋子,不顧生死的纏著孫恩,她便可以安然遠遁。不過這一套必須在他沒有戒心下施展,像現在般,他便有把握如發現不妥當,便和她來個同歸於盡,即使他幹不掉她,至少可以重創她。既有孫恩駕到,與親手殺她並沒有分別。

    任青-摟上他粗壯的脖子時,他的雙手亦把她抱個結實,雙掌按上她背心要害,只要略一吐勁,保證可送她歸西。

    任青-的香唇,出乎他意料之外地尋上他的嘴巴,在他來不及抗議且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反對的要命時刻,把他封個結實,丁香暗吐,激烈纏綿,令他立時生出銷魂蝕骨的迷人感覺。尤其在孫恩的死亡威脅下,於此最不適合的時間,與最不適合的美麗對手,進行此男女親密的勾當,異乎尋常的刺激,頓令他忽然忘掉一切。

    任青-的熱烈絕不是單純的,他直覺感到其中揉集了她對任遙畢命的痛心和悲哀,與其說她是犧牲色相來迷惑他,不如說她是藉此異常的行為,至乎可以說是藉向她不喜歡的男人獻上香吻,以渲洩她心內的失落和悲傷。

    旋即生出另一種想法,因為任青-在第一輪的熱吻後,舌尖開始送來一道接一道的真氣,不但令他體內真氣運轉不息,更引導他的真氣回輸到她體內去,陰陽調和,循環不休,他的功力在迅速回復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時間。

    唇分。

    任青-嬌喘細細的伏在他懷裡,馴服如羔羊,香唇湊到他耳邊輕柔地道:‘我在進來前,已抹掉地上的印跡,又仿你的足印弄出你逃往村外的布局,不過,以孫恩的高明,會很快發覺是我在弄鬼,隨時會回頭。’劉裕發覺自己差點忘掉孫恩,此刻得她提醒,有若從美夢中甦醒過來,回到危險冷酷的現實。

    不知如何,他的腦筋特別靈活,抱著她的雙手緊了一緊,找到她的櫻唇再嚐一下,生出犯罪般的墮落快感,一手拿刀,另一手環著她的腰,從地上彈起來,低聲道:‘我們來個禮尚往來,由我纏住他,你則覷準時機從旁突襲,由於他沒想過我有同夥,更發夢也想不到那人還是你任大姐,我們至少有兩、三成機會,總好過獵物般被他追捕。’任青-整個嬌軀與他貼個結實,仰頭看著他嬌媚的道:‘你不怕我撇下你嗎?’劉裕灑然道:‘也沒有法子,一切看老天爺的旨意。’任青-欣喜的道:‘你長得不算好看,可是卻非常有男性氣概,令人嚮往不已。’劉裕聽到最後一句,禁不住心中一盪,暗忖,女人或許是最奇怪的動物,竟會在這等生死迫於眉睫的時刻,還有空去計較男人是否好看。

    風聲再近。

    劉裕輕拍她粉背,沉聲道:‘去吧!’

    屠奉三從後門悄悄離開的當兒,燕飛和紀千千並騎從刺客館大門外馳過。

    燕飛表面輕鬆自如,一副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的神態,事實上卻是心情複雜,諸般念頭閃過腦海,身旁的美女、邊荒集現時反復不安的形勢、隨時降臨的兵災人禍,結合而成一種非比尋常的感覺,與東大街愈聚愈多,正為花妖之亡而狂歌熱舞的邊民,形成強烈和不協調的對比,令歡樂蒙上不散的陰霾,未來再沒有人能捉摸,包括他燕飛在內。自曉得屠奉三沒有中計,他便感到落在下風,而赫連勃勃於一夜間冒起,成為邊荒集的大英雄,更使他對未來失去把握,他彷彿已嗅到失敗的氣味,而他根本沒有改變的能力。

    可憐,他還要把千頭萬緒的紛亂心思收攏起來,裝出胸有成竹的樣子,在此有若置身於怒海激流般、於任何一刻舟覆人亡的情況下,掙扎求生,直至一敗塗地的時刻。對自己的生死他並不放在心上,唯一的願望是能令紀千千主婢不受傷害,對於龐義等人又或拓跋族人,他們既身為荒人,便該勇敢地面對邊荒的一切危機和凶險,這是每一個踏進邊荒集的人該有的心理準備。對他而言,紀千千主婢的不同處,在於是他把她們帶到邊荒集來,他燕飛必須承擔責任。

    紀千千勒馬收韁,喜道:‘回到家哩!’

    燕飛隨她轉入堆滿木料的重建場址,倏地發覺一人從龐義精製的大圓桌處站起來歡迎,兩邊尚有龐義和小詩。

    他朝紀千千瞧去,發覺她嬌臉的血色褪得一滴不剩,香唇微顫,美眸透射出矛盾和複雜的神色。

    忽然間,他已知道等待他們的是甚麼人。

    劉裕現身門口,瞧著孫恩掠至眼前,心神靜如止水。

    孫恩仍是那副仙風道骨、超然於眾生之上的神態,不單不似正追殺敵人,也不似在趕夜路,只像名士派的玄門高人,忽然動了夜遊的雅興,湊巧路經此地的安閒模樣。

    由他襲殺任遙,擊傷劉裕,至大破王國寶和任青-的聯軍,一直至目下般灑脫不羈的氣度,彷如神仙中人。只觀外表,絕聯想不到他是南方本土世族的最高領袖,以道術把反對僑寓世族和司馬皇朝的所有本土勢力,聯結在他天師道的大旗下,成為建康最大的威脅。

    可是劉裕偏偏曉得,眼前此君乃南方最可怕的人,謝安若去,南朝的團結將冰消瓦解,一直壓制著孫恩的力量勢將蕩然無存,孫恩將變成一股有若從冥府釋放出來的風暴,把建康的繁華摧毀。

    天師道不但挑戰現存的政權,且是對以高門和佛教為主的文明的反動,其破壞力將非任何人可以想象。

    就在此刻,劉裕湧起一個奇異的想法,就是上天已注定他和孫恩是死敵,當中沒有半點轉寰的餘地。如若今夜能僥倖保命逃生,只是他們鬥爭的一個起點。

    為求成功,他必須不擇手段。

    而謝玄之所以挑他作繼承人,正因他擁有謝玄欠缺的特質和性情,更兼他出身低層,沒有名門大族的牽累顧忌。像任青-的提議,不論如何對謝玄有利,他也會斷然拒絕,而他劉裕至少會詳加考慮,至乎在此刻猛然作出決定。

    孫恩背負雙手,從容移至他身前丈許外,定神打量他,微笑道:‘好膽色!體質更好得教本人大感意外,難怪謝玄看中你。’在臨天明前的暗黑裡,溫柔的月色下,孫恩雙目閃動著傲視眾生、充盈智慧的異芒,似若洞察世情,再沒有任何事可以瞞過他,難倒他。

    劉裕卻曉得,這只是個錯覺。至少孫恩並不知道朔千黛曾以內力助他療傷在前,任青-以香舌渡氣於後,更疏忽了任青-暗伺在旁。凡此種種,足證明孫恩不論道術武功如何高明,仍只如他般是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便有人的弱點和破綻,此一想法令他感到自己在踏足門口前所擬定的戰略部署,有很大成功的機會。

    淡淡一笑道:‘我決意死戰,是否也大出天師意料之外呢?’‘天師’孫恩嘴角現出一絲不屑的笑意,倏地擴展,變成仰天長笑,下一刻他已以奇異飄忽的步法,快至似若沒有任何時間分隔般,出現劉裕前方五尺許近處,兩袖拂來,一袖橫掃他左耳際,另一袖照臉拂來,靈奇巧妙至全無半點雕琢斧鑿之痕。

    劉裕頓然天旋地轉,就像忽然迷失在時間和空間的迷宮裡,失去置身位置環境的真實關係感,天地只剩下把他完全籠罩的袖影和勁氣。

    劉裕心叫厲害,曉得對方的精神正鎖緊和控制他的心神,令自己錯覺叢生,不過他心志堅定至極,忙緊守心神,純憑靈手的感覺,哪絕不會欺騙和背叛他。

    一刀劈出。

    袖影的幻象消去,變回攻來的雙袖,而他又重新感覺到立在門間,厚背刀劈入兩袖裡,疾砍孫恩面門,完全是與敵偕亡的招數。

    孫恩冷哼一聲,忽然變招,兩袖纏上他的厚背刀,刀勢立消,難作寸進。

    劉裕心叫不好,知道,如讓孫恩袖勁吐實,自己肯定捱不起,當機立斷,猛力抽刀。

    孫恩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讓我送你上路吧!’劉裕抽刀不動,孫恩可怕的真氣沿刀暴潮激流般直裹而來。

    如此一個照面,便陷於完全挨打的局面,即使劉裕動手前對孫恩作出最高的估計,仍有點措手不及的窩囊感覺。

    幸好他尚有後著,毫不氣餒,暴喝一聲,棄刀疾退回屋內去。

    此著大出孫恩料外,‘咦’的一聲,自恃藝高人膽大,毫不猶豫追入屋內去,同時生出提防之心。

    劉裕心忖,正怕你不追進來,退勢加速,功聚寬背。

    厚背刀已落人手上的孫恩,見劉裕全力以後背往破屋危危欲塌的一條牆柱撞去,立明其意,鬚眉俱豎,怒道:‘好膽!’隨手擲出厚背刀,往劉裕胸口飛插疾去,迅若電閃,是其全身功力所聚,實有能洞天穿地的驚人威勢。

    當劉裕與任青-對峙的當兒,他已把所處的破屋摸通摸透,此為斥堠一貫的習慣,盡量利用環境以作躲藏或逃遁的方便,故想出此弄塌房子的大計,為任青-製造最佳的偷襲機會。最理想當然是幹掉孫恩,縱然沒那般理想,能傷他已可達到目的。不過卻沒想過,一個照面便被他奪去從不離身的厚背刀,更沒想過自己的刀反成為自己最大的威脅。

    他的一對靈手有十足把握夾中厚背刀,卻沒半成把握抵得著被孫恩貫上全力的‘暗器’,最可恨是他不能往旁閃避,否則他的塌屋大計便要報銷。

    人急智生下,背掛的刀鞘來到手上,雙手前後緊握,迎往厚背刀,這不但是賭命,更要賭他的一對靈手,有否護主的能耐。

    ‘鏘’!劉裕一對虎口同時爆裂,胸口如被重錘擊中,狂噴鮮血。

    不過終接住孫恩本是必殺的一招。

    刀回鞘內,物歸原主。

    ‘轟’!屋柱斷折,由於有背囊護背,不虞會損及脊骨。

    本已搖搖欲墜的廢屋塌下,塵屑漫空裹無數瓦片照頭往孫恩壓下去。

    劉裕像被刀送走般倒飛出屋外,姿勢怪異,孫恩的‘贈刀之舉’不但加速他倒撞的速度,亦使屋子塌得更有威勢成效。

    孫恩狂喝一聲,雙袖飛舞,往上旋起,沙石碎木激濺,他的驚人勁氣隨雙袖的揮捲像一把無形的鑽子般破開往他塌下來的屋頂樑柱,騰升而起。

    劉裕面向仍在傾頹的破屋,心中禱告,若任青-要出手,此是唯一機會。

    孫恩不論擲刀又或破屋而出,均是全力旋為,又想不到有高手如任青-者窺伺在旁,其注意力更被倒塌下的沙石和冒起的煙塵分散蒙蔽,此時不突襲,更待何時。

    不過,若任青-已私下離開,當然一切休提。而他劉裕將難逃毒手,不論他如何自負,對著孫恩,只與螳臂擋車無異。

    他隱隱感到任青-不會棄他而去,至於這近乎盲目的信心是來自理性的考慮,還是因擁吻過而產生微妙的男女關係,連他自己都弄不清楚。

    ‘砰’!劉裕背脊撞在屋舍半塌的破牆處,往下滑墮。

    人影疾閃。

    在黎明前的暗黑裡,任青-以快至肉眼難察的速度,從屋後的樹叢射出,趕上剛從敗木碎瓦脫身而出的孫恩,凌空相遇。

    孫恩顯是猝不及防,不過他不負南方第一高手的威名,縱處於舊力剛消,新力未至的一刻,仍怒叱一聲,雙手生出萬千袖影,勉強迎上任青.任青-尖叫道:‘妖道納命來!’其雙短刃爆開一團在月照下冰寒閃爍的電芒,破入孫恩的袖影裡,完全是不顧自身,與敵偕亡的招武。

    ‘蓬’!劉裕貼牆滑坐野藤蔓生的泥地上,一時間忘掉身負的痛楚,忘掉像移了位般的五臟六腑,忘掉翻騰不休的氣血,也忘了喘息,呆看著兩人在兩丈許的夜空作殊死激鬥。

    袖風刃氣交擊之聲急速爆響,兩道人影錯身而過。

    孫恩往村道方向落去,任青-則往他的方向凌空投至。

    劉裕睜大眼睛,只見任青-花容慘淡,散發飄飛,連美眸都閉起來,顯然並沒有討得多大便宜,已負上頗重的傷勢。

    劉裕心叫不妙,奮力彈起,再噴出一口鮮血,胸口翳痛消失,人也輕鬆起來。

    ‘鏘’!劉裕拔出厚背刀,另一手把刀鞘掛到背後,貼地衝出。

    任青-在他上方掠過。

    孫恩悄落在塌屋前方。

    劉裕藉塌屋的掩護遮藏,來到屋角位置。

    孫恩驀地現形。

    劉裕二話不說,厚背刀全力擊出,直搠孫恩心窩要害。

    孫恩明顯受了傷,且真元損耗極鉅,反應亦慢了一線,到刀鋒及胸,始能作出反應,狂吼一聲,兩手從袖內探出,撮掌為刀,狠劈敵兵。

    ‘蓬’!‘蓬’!劉裕持刀的手像被千斤巨石連砸兩記,震得他刀勁渙散,手臂痠麻,且失去準繩。

    一聲怒哼,孫恩往後疾退,沒入他左肩的刀鋒進入寸許便告終止,挑起一塊血肉。

    劉裕也被震得斷線風箏般拋跌往後,幾個踉蹌,終於立穩。

    任青-在他旁搖搖欲跌。

    劉裕心知,此為救命時刻,一把摟著任青-纖腰,拔身而起,往荒村東面的密林投去。

    任青-清醒過來,仍是軟弱無力,湊到他耳旁道:‘往穎水去,是我們唯一生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