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誰是花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燕飛和紀千千進入格珠香驛店,慕容戰和車廷兩人把他們迎入驛店的食堂,卓狂生等除妖團的核心份子人人神色凝重,分站四方,只有方鴻生一個人坐著,脹紅著臉,還不住揉鼻子,狀極不舒服,連眼睛也張不開來。

    燕飛一看便知方鴻生出了事,不過卻沒法子明白是甚麼一回事。

    卓狂生道:‘花妖在這裡.’

    姬別狠狠道:‘我們已把整座驛店圍個水洩不通,方總何時復原,便是花妖氣數已盡的一刻。’燕飛朝慕容戰瞧去,後者向他暗打一個眼色,神情曖昧古怪。

    紀千千移到方鴻生身旁,柔聲道:‘方總出了甚麼事呢?’方鴻生瞼容扭曲的道:‘我的鼻被人暗算了。’守在後門的呼雷方道:‘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方總甫進入這裡,立即捕捉到花妖的氣味,證實花妖確曾在此出入,於是我們立即抖擻精神,先把整座驛店重重包圍,又把住客趕回房內,不准任何人走動,佈置完成後,開始逐房搜索。’費正昌嘆一口氣接下去道:‘驛店分東、北、西三院,以食堂為中心,每院約有五十間客房。我們由柬院開始,豈知當進入一間空客房時,令人聞之欲嘔的強烈毒氣即撲鼻而至,方總首當其衝,立即著了道兒。我們只好把他送到這裡來,方總的情況已大有好轉,剛才他的模樣更嚇人呢。’‘砰’!赫連勃勃一掌拍在身旁桌上,雙目兇光閃閃道:‘花妖真狡猾可惡,竟先一步在空房內放毒,又閉上門窗令毒氣不外洩,讓我們啟門時為毒氣所傷。’卓狂生沉聲道:‘此人的應變之才不可小覷,且身手非常高明,不過亦洩漏了行蹤,放毒的行動理應在我們封店後發生,所以花妖現在已成網中之魚,只看我們如何收網捕捉這尾大魚.’紀千千分別瞥燕飛和慕容戰一眼,秀眸現出異樣神色。

    燕飛明白過來,與紀千千般頓明因何慕容戰如此神情古怪,有口卻難言,是因為事情非如表面的簡單。

    問題在於花妖只會認為方鴻生是個冒充的江湖騙棍,並不曉得他是方總的半個化身,擁有同樣靈敏的鼻子。故他如何能洞識先機似的懂得冒險,早一步於密室放毒,兼是搜索開始的幾所房間.除妖團乃邊荒集最精銳的一群,人人身經百戰,經驗老到,可以想像他們把驛店包圍後,立即入店扼守所有進出通道,並勒令所有人回到房內,然後逐房搜查,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除妖團的內奸,方有機會曉得該在那間房放毒,又可以輕易得手。

    紀千千往燕飛瞧去的一刻,他的目光卻往車廷和赫連勃勃掃過去,然後落在慕容戰處,後者搖搖頭,別人或會從他的姿態表情,以為他在感嘆行動的枝節橫生,燕飛卻明白他在暗示非是車廷或赫連勃勃的所為,顯示他一直在監視兩人。

    紅子春頹然坐下,瞧著雖垂下揉鼻子的手卻仍閉目喘氣的方鴻生道:‘方總!唉!方總你現在覺得怎樣哩!’方鴻生道:‘我的鼻子很辛苦,整個頭都痛起來,不過比初吸入毒氣時好多了!’卓狂生道:‘我當時在方總身旁,也有吸入毒氣,幸好立即閉氣,只難過了片刻。花妖放的毒氣該是特為方總而設的,毒性只是一般,卻刺鼻之極,方總的鼻子既比我們靈敏百倍,後果自然嚴重百倍。’姬別拉開一張椅子,道:‘千千小姐請坐。’紀千千盈盈坐下,美目一轉,道:‘驛店內現在有多少客人入住?’卓狂生答道:‘二百問客房住了三百二十一名旅客,撇除五十二位女客,我們仍須盤查二百六十九人。’姬別苦笑道:‘若只是數十人,我們絕不會坐在這裡待方總復原,戒嚴令依規矩到天明便該撤消,我們也難以再限制旅客的自由。沒有幾天工夫,休想能逐一仔細盤查。’紀千千咋舌道:‘竟住了這麼多人嗎?’目光再投往燕飛.燕飛挨在門旁,另一邊是慕容戰,後者亦正瞧著燕飛.費正昌道:‘若隨便問問便可以揭破花妖的身分,他早已被擒授首,所以若方總的鼻子今晚沒法子恢復,我們只好認輸。’夏侯亭也在凝視燕飛,因為他神色不但比其他人安詳平靜還閉目養起神來,忍不住道:‘燕飛你有別的想法嗎?’忽然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燕飛吸引,發覺他不尋常的神態.燕飛倏地張開虎目,靈光閃現,往姬別投去,微笑道:‘是誰提議由東院開始搜查呢?’姬別微一錯愕,似乎有點不悅,因為燕飛睜眼後第一個看的是他,皺眉道:‘當然由方總發號施令。’方鴻生辛苦的道:‘我是循氣味從束院開始的。’紅子春訝道:‘燕飛你不是懷疑放毒的事是自己人幹的吧?包庇花妖對他有甚麼好處?’燕飛雙手環胸抱著,從容道:‘我在思索每一個可能性,假設花妖是東院其中一位旅客,我們可以把搜查的範圍縮窄三分之一,若把對象再局限於單身男性,搜查的目標更會再大幅減少。’紀千千欣然道:‘對!’

    呼雷方拍腿道:‘對!這般簡單的推理,因何我們卻一時想不出來,讓我去找巴理說話。’巴理是驛店的老闆。

    慕容戰忙道:‘大家是同族人,由我去找他問清楚吧!’說畢不理呼雷方是否同意,出門去了。

    燕飛和紀千千暗讚他機警,慕容戰的理由冠冕堂皇,兩人卻曉得他看穿燕飛在懷疑姬別是內鬼,而呼雷方與姬別關係密切,故盡力不讓呼雷方有離開的機會。

    夏侯亭沉聲道:‘假設燕飛你確懷疑我們中有人弄鬼,何不坦白點說出來,否則今晚恐怕勞而無功。’燕飛目光緩緩掃視眾人,淡淡道:‘是否有內奸,現在也非處置的時候,真是自己人弄鬼,目的也不是要包庇花妖,只是希望邊荒集繼續處於人心惶惶的狀況下。’稍頓續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拿下花妖,為世除害。花妖今晚將惡貫滿盈,難逃死劫。’接著目光投往屋樑,雙目神光電閃,油然道:‘花妖刻下正在店內,只要我們以非常手段,逐一試探,花妖肯定會露出狐狸尾巴,他的末日已到哩!’劉裕伏在草叢裡,瞧著敵人與另一支約二百人的人馬會合,登上藏在林內的戰馬,絕塵而去。

    劉裕貼地聽聲,靈覺的耳朵分辨敵人離開的方向,察覺敵人直抵穎水西岸,忽然蹄聲消失,頓悟穎水必有一支不少於五艘大船的船隊,否則如何容納四百多人馬,暗呼好險,假如自己循原本的路線沿岸南下,肯定難逃敵人水陸兩路的攔截。

    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呢?難道司馬道子和屠奉三竟聯成一氣?雖說在權力鬥爭的合縱連橫中,朋友可成死敵,敵人反為戰友,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可是司馬道子與桓玄,一個水火不容,絕對沒有化解的可能,司馬道子亦不會因要對付謝府而與桓玄修好。桓玄對皇位的野心是路人皆知,謝玄則秉承謝家支持朝廷的傳統,司馬道子只會利用此玄牽制彼玄,而不會蠢得自毀長城。既然如此,他更想不通因何屠奉三的手下忽然換成司馬道子的人。

    他該怎麼辦呢?以眼前的形勢看,他能安然返抵廣陵已是鴻福齊天,遑論制敵殺敵。對方將於他往廣陵的路上佈下天羅地網,待他投進去。

    他是否該繞路往西,兜一個大圈子,到大江後再由南面繞往廣陵去?邊荒如此遼闊,他又熟悉路途,即使司馬道子盡起建康兵馬,也如大海撈針,沒法把他截著。

    ‘噓’!劉裕猛然別頭瞧去,立即倒抽一口涼氣,心叫不妙。

    燕飛負手而行,後面跟著紀千千、慕容戰、赫連勃勃、車廷、姬別、紅子春、卓狂生、夏侯廷、費正昌等除妖團的高手,沿東院的長廊而行,兩旁房舍林立,一道接一道的門戶在前方展現,高處均有己方戰士彎弓搭箭的扼守著。

    只有方鴻生仍留在食堂,由幾個好手嚴密保護.慕容戰手捧驛店的住客名冊,道:‘丁卯房。’燕飛油然在掛著「丁卯’編號的客房門前停下,毫不猶豫地舉手敲門.‘篤篤篤!’慕容戰等往四外散開,進入戒備狀態,以他們聯合起來的實力,假若真的同心合力,即使對手高明如慕容垂或孫恩,亦難以脫身。

    紀千千移到慕容戰身旁,眾人中以她的江湖經驗最淺,不由有些兒緊張。

    慕容戰環目掃視,見不少人探頭探腦的透窗窺看,喝道:‘我們在查案,識相的就不要偷看,否則一概當作是賊人的同黨.’看熱鬧者登時縮回房內去。

    ‘咿唉!’

    一個儒生打扮的中年人把房門拉開,臉青唇白地抖顫著,本似要說兩句客氣話,忽然發覺七、八道凌厲的眼神全落在他身上,嚇得抖顫地道:‘大爺!不是我!’慕容戰、紅子春、卓狂生等齊聲哄笑,為他的窩囊發噱。

    只有燕飛仍是溫文有禮,微笑道:‘打擾哩!確不是你!’就那麼繼續前行。

    卓狂生追在他身旁不解道:‘飛少你看一眼便成嗎?怎都該盤問兩句吧!’紅子春道:‘我還以為你老哥會出手試探呢?’燕飛倏地立定,待眾人全停在他身後,沉聲道:‘我們的行動愈快捷,對花妖造成的壓力愈大,令他感到我們是胸有成竹,一派直衝著他而來的樣子。放心吧!別的我或者不行,可是看人不會看錯.’夏侯亭嘆一口氣道:‘不信任你也不行。寅時已至,若在東院找不著花妖,還有其他兩院百多間客房。’費正昌苦笑道:‘如若花妖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不是單身一人,我們更要重新開始。’慕容戰捧著名冊宣讀道:‘丁卯便到庚午房,也是單身男性,這個還欠了兩天房租。’‘砰’!房門立即張開,一個本該是凶神惡煞、挺眉突目的壯漢,此刻卻變成差點縮成一團、滿臉慌惶的可憐蟲,求饒的道:‘各位大當家大老板饒命,我立即付上房租。’今次連紀千千也忍俊不住,其他人更是放聲大笑,沖淡不少緊張的氣氛。

    慕容戰上下打量他,啞然笑道:‘是我不好,多加一句。’燕飛仍是那副懶洋洋的樣子,微笑道:‘兄台請回,房租待明天繳交吧!’剩下那人呆站門後,眾人隨燕飛繼續行程。

    燕飛忽然加快腳步,朝長廊東端的房舍走去。

    慕容戰不解叫道:‘燕兄!你漏了辛未、甲戌、乙亥、丁丑。唉!還有戊寅、己卯……’燕飛驀然立定,止步掛上‘壬午’號牌的客房前,雙目神光閃閃,似要把房門看穿,透視內中的情況.眾人神色各異,當然人人提高戒備,嚴陣以待。

    慕容戰把目光從名冊移開,投往燕飛,現出驚訝的神色,卻像想到甚麼似的,沒有說話。

    赫連勃勃凝視燕飛,眼神閃爍,顯然正在思忖燕飛異乎尋常的舉止,想瞧通他因何似是可以能人所不能,像純憑感覺便可以緝捕花妖。

    紀千千在眾人中最明白燕飛的能耐,知他正發揮其通玄的本領,令花妖無所遁形。

    不用他們吩咐,於房舍瓦頂放哨把守的戰士全進入最高戒備狀態,打醒十二個精神靜待事情的發展。

    若房內人真的是花妖,可不是鬧著玩的,誰都知道花妖肆虐作惡多年,北方無人能制,肯定渾身法寶,精擅突圍、隱藏、逃遁之術.風聲響起,慕容戰隨手拋掉名冊,一個翻騰,躍上屋頂,令本已沉聚至壓得人透不過氣來的氣氛更是拉緊,像一根隨時中分而斷的弓弦。

    在眾人期待下,燕飛舉手叩門,再往外退開兩步。

    ‘誰啊!’

    眾人大感錯愕,只有燕飛和慕容戰例外,因為傳出來的聲音嬌滴滴的,分明是女人的聲線語調。

    紀千千正為燕飛難過,因為假如燕飛如此煞有介事般卻偏找錯人,將令所有人對他失去信心。

    不過當她朝其他人瞧去,卻發覺這班老江湖沒有人露出半絲嘲笑的神色,聰明伶俐的她立即恍然而悟,正因花妖懂得化身千萬,包括易容扮作女子,始能屢屢避過搜捕。

    ‘咿?呀!’

    客房門洞開.一位高度差點及得上燕飛,頗有姿色,身長玉立作鮮卑族打扮的年青姑娘現身眾人眼前,有點睡眼惺忪似的,一手在整理剛披上的外長袍,另一手用一種漫不經心似在賣弄風情的姿態整理秀髮和衣領,蹙著眉頭打量燕飛,又巡視各人,目光落到紀千千身上時,亮了起來,顯然縱是身為女子,亦為紀千千艷光所攝.由紀千千到每一個人,均大感錯愕,此女由秀髮至赤著的雙腳,每一寸都毫無疑問是女人,頸喉處更是光光滑滑,沒有男性特徵的喉結,且因她內穿單薄的襦服,玲瓏浮凸的身材隱約可見,不單不覺藏有任何武器,還是一副慵懶無力的樣兒,絕沒有半分鬚眉之態,更不像懂得武技。

    這樣到邊荒集來賺錢的單身女子並不罕見,多是到夜窩子的青樓出賣肉體,好狠賺一筆.連唯一早從名冊曉得內居者是單身女性的慕容戰也大感失望,想不到似是心有成算的燕飛會碰這麼一個大釘子。

    人人呆瞧著她,說不出半句盤問的話來。

    女子目光回到燕飛處,一面茫然道:‘這麼夜哩!弄醒奴家幹甚麼呢?’紀千千心中暗嘆,對燕飛通玄靈覺的信心首次動搖,更不知他如何收拾殘局。

    出乎所有人料外,燕飛從容道:‘我們弄錯哩!姑娘請關門繼續睡覺,請恕我們打擾之罪。’女人白燕飛一眼,略一猶豫,始緩緩把門關上。

    就在房門剛閉上的一刻,更令人料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燕飛一聲不響的拔劍出鞘,蝶戀花快如電閃,破入門內。

    強大的勁氣,令木門像被摧枯拉朽的寸寸碎裂。

    紀千千驚呼一聲,已來不及阻止。

    其他人無不生出慘不忍睹的驚駭,想不到一向溫文和平的燕飛,會對此位令人沒法生疑的姑娘全力出手,狠心辣手摧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