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其人之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離正午尚有個半時辰,以饅頭名著邊荒集的‘老王饅頭’店內,只有燕飛和劉裕兩個客人,看著熱鬧繁盛的大街車來人往的,使人不由有種懶洋洋甚麼都不想做的心情。而對街處第一樓的重建工程,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因為紀千千的積極參與,搬搬抬抬再不成苦差,而是充滿遊戲樂趣的風流韻事。

    飲飽食醉的燕飛伸個懶腰,嘆道:‘終於回到邊荒集哩!他娘的!邊荒集從未試過如此刺激好玩。’劉裕凝望對街,想像著第一樓從廢燼復活過來矗立東大街的壯觀模樣。他明白龐義是怎樣的一個人,絕不會重覆自己的作為,所以正在進行重建的第一樓,會是他最新和最具創意的傑作。

    輕輕道:‘千千在迫你去追求她,我敢肯定她在懷疑你的誠意。唉!實不相瞞,千千不但令敵人心動,也令我們每一個人心動。這幾天我總有點糊里糊塗,一切都不真實的混噩感覺,直到你耍出送走馬燈的手段,我忽然醒覺過來,感到渾身輕鬆,因為你是世上唯一能令我反會替你奪得美人歸而高興的人。’燕飛苦笑道:‘走馬燈?唉!我真不知該多謝高小子還是狠揍他一頓。’劉裕失聲道:‘竟是高彥弄出來的鬼!難怪不像是你平日的作風!’燕飛從椅背滑下一寸,一臉米已成炊的遺憾之色,道:‘幸好還有你清醒,現在你來教教我該怎麼辦?’劉裕露出個燦爛的笑容,以帶點幸災樂禍的口吻道:‘這是邊荒第一高手的甄別試,當然不容易過關。可是直至這一刻,你仍做得很稱職。’燕飛沉吟道:‘可是若依目前的情況發展下去,我們一定會輸給慕容垂,例如他派來一萬精銳,邊荒集肯定不戰而潰,若玄帥竟遣人來解圍,更會步入慕容垂精心巧布的陷阱去。’劉裕道:‘坦白說!我也為此擔心得要命,卻仍苦無對策。’又頹然道:‘任遙曾說過,有取司馬皇朝而代之的大計,當時他是與自己的皇后說密話,沒有吹牛皮的道理,此事更令我昨晚沒有合過眼。’燕飛思索道:‘任遙的陰謀,應是他三個月前南下建康後開始的,建康城有甚麼異樣的情況呢?接著安公便給迫走。’劉裕肅容道:‘我和你的想法不謀而合,這三個月建康的形勢變化得很厲害,司馬曜忽然一面倒的支持司馬道子,縱容他的派系,令安公無立足之地,關鍵全在司馬曜新納的貴人。’兩人你眼瞧我眼,腦內想的均是任遙的愛妃曼妙夫人。

    劉裕拍腿道:‘早該猜到的!’

    燕飛嘆道:‘我們太忙哩!忙得透不過氣來。任遙此招叫對症下藥,一下子控制了司馬皇朝,連司馬道子也是受害者,如此心計,確是駭人。’劉裕道:‘此事定要知會玄帥,否則他會作出錯誤的估計。’燕飛道:‘還是你親自走一趟穩妥點。順道告訴他邊荒集的第一手情報,請他勿要中慕容垂誘敵之計,因為孫恩、任遙和慕容垂已結成聯盟。’劉裕皺眉道:‘那至少須十五天的時間,我怎放得心下?’燕飛啞然笑道:‘你和我只是紀千千的嘍羅,少個嘍羅有甚麼問題?’劉裕沉聲道:‘我總有個不安的感覺,花妖會以千千為最終的目標。’燕飛道:‘若我們終日提心吊膽,便正中花妖之計,而此正為他慣用的手段。

    你不是說這是邊荒第一高手的過關試嗎?花妖正是其中一條題目。你回來時,說不定可以在第一樓的平台和我喝酒聊天。’劉裕岔開道:‘你怎樣看郝長亨這個人。’

    燕飛的目光投往外面街上經過的一隊騎士,油然道:‘我真的看不透他這個人,說話非常了得,乃天生說客之流。他既可以是豪情仗義之輩,更可能是大奸大惡之徒,他自謂在邊荒集只是掙扎求存,令人難辨真偽。’劉裕道:‘話誰不可以說得漂亮,不過其行為將會洩漏其底子。在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會擔心他,可是現在我們的情報頭子高彥,正給他的小白雁迷得糊里糊塗,對他的監視難免出現偏差,所以你要多留神。’燕飛曉得他接受了自己的提議,決定往南方走一轉,欣然道:‘曉得哩!’劉裕思索半晌,道:‘暫時在邊荒集,我們最大的對頭不是祝老大,而是屠奉三,他是桓玄的代表,與我更是勢不兩立,我希望燕兄容許我獨力與他周旋。’燕飛皺眉道:‘一切回來後再說。’

    劉裕道:‘或許太遲哩!我雖然是首次見到他,但玄帥卻一直留意他,所以我們也曾對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下了一番調查工夫。’稍頓續道:‘屠奉三擅用奇兵,最愛以刺殺突擊的手段削弱敵人的實力,更懂得營造恐懼,令敵人不戰而潰,最可慮的是,他比任何人更清楚我的底細,而他第一個要殺的人將會是我劉裕。照他一貫的作風,由於我和你的關係,他也會把你一併計算在內。’燕飛哂道:‘那又如何呢?’

    劉裕微笑道:‘所以我想把對付的責任承擔過去。’燕飛搖頭道:‘我不明白!’

    劉裕湊前道:‘只要他曉得我孤身返南方見玄帥,肯定他會不惜一切的追殺我,此等若斬斷玄帥對邊荒集最直接的影響力,更對我們的無敵組合造成嚴重的打擊,你也暫時不用擔心他有空去對付高彥或我方的任何人。’燕飛道:‘這是非常危險的事,離開邊荒集後,屠奉三將全無顧忌,不易應付。’劉裕欣然道:‘別忘記我是北府兵內最出色的斥候,對邊荒我是識途老馬,他肯追殺我,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如此我去也去得安心點。’燕飛對其膽大包天生出敬意,劉裕不單志向遠大,更是無畏的冒險者。

    劉裕從容道:‘我要當屠奉三以為自己是獵者時,忽然反變成獵物,想想也感刺激有趣。’燕飛沉吟道:‘問題是如何可把你返回南方的消息知會他,又不會惹他生疑?’劉裕淡淡道:‘找人光顧他的刺客館如何?或許還是他的第一單生意哩!’兩人對望一眼,會心而笑。

    燕飛思忖道:‘找誰去光顧他較適合呢?’

    劉裕早胸有成竹,道:‘拓跋儀如何?因為他不希望你與玄帥有任何關係,想你只站在他們的一方,而他更是有資格曉得我秘密離開的人。’燕飛點頭道:‘換過我是屠奉三,也不會為此引起懷疑。劉兄的腦筋轉得很快,這麼妙想天開以身為餌的計劃,眨眨眼便想出來,真有點捨不得讓你走。’劉裕現出一絲苦澀的表情,道:‘起初我真不願離開,但到想出此計,又恨不得可以立即動身。像千千般,我也是喜歡刺激的人,不會安於平淡的日子。唉!離開一段時間,對我來說是好事,我雖然已對千千死心,可是總有點害怕她多情善變的性格,更要為你和她的關係而操心,離開了卻可以眼不見為淨。’燕飛嘆道:‘都是高彥那小子弄出來的禍。’劉裕笑道:‘是福是禍,誰能逆料。千千確是人見人愛的動人女子,且比較適合你。’燕飛不解道:‘為何不適合你呢?’

    劉裕目光投往重建場址,雙目射出憧憬的神色,道:‘在事業上我雖然愛冒險,可是,卻希望回到家中,有溫馨安逸的日子可過,我心目中理想的妻子,會理好家中的一切,為我生兒育女,可以令我忘掉外面的陰惡和奸詐。’燕飛道:‘然則,你認為千千不會是賢妻良母。’劉裕道:‘千千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是否賢妻良母並不重要,但要她待在家裹等丈夫回來,卻是一種浪費。匹配她的該是你這類浪跡天涯的浪子,既有胡族的野性,又不失漢族的溫文爾雅。只有跟隨你去闖蕩,她方可以發光發熱,亦只有你的豁達,方不會阻礙她在曲藝上的發展,所以我在千千的事上,從沒有勸過你半句話。’燕飛道:‘可是在過去一年,我沒有離開過邊荒集,挺安於現狀的。’劉裕深深望他一眼,道:‘哪是因為你疲倦了,所以需歇下來好好休息。現在你已逐漸恢復過來,你不覺得今次返回邊荒集後,你的變化很大嗎?’燕飛默然片刻,欲言又止。

    劉裕真誠的道:‘自加入北府軍後,我的眼界開闊了,卻沒有一個知心的朋友,直至遇上你。和你在一起,我可以暢所欲言,不用有任何隱瞞,這情形令我自己也感到古怪,因為我自幼都愛把心事密藏心底裡,但對著你時,竟有不吐不快的衝動。你有甚麼話要說的,該像我般坦白才對得起我。’燕飛啞然失笑道:‘對得起你?哈!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曾動過勸我勿要碰千千的念頭。’劉裕道:‘俗語有云,英雄難過美人關,若你像我般,親睹慕容戰或屠奉三乍見千千時的眼神,當明白這句話的含意。千千是個很特別的女人,你看她的眼睛便曉得,她不會容任何男女駕御她,她的感情更是開放的,大有任性而行的味道。我真怕她傷害你,當我看到她透過車窗,盯著哪甚麼邊荒公子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的擔心是有道理的。’燕飛的目光移往陽光燦爛的晴空,若有所思的道:‘少時在我們的逃亡生涯中,我們曾到黃河之南住過一段日子,小圭喜歡捕捉蝴蝶,看到美麗的東西,他總要據為已有。可是對我來說,瞧著蝴蝶在花間翩翩起舞,已是最大的樂趣,罩在網內的蝴蝶已失去它最動人的一面。千千便是最美的采蝶,要飛便讓她飛吧!我只會衷心祝福她,希望她可以繼續她精采的生命。’劉裕大鬆一口氣道:‘哪我更放心哩!我真擔心你抵受不起另一次打擊。’燕飛苦笑道:‘你這個懂猜人心事的傢伙,唉!我的娘!另一次的打擊,說出來也覺得可怕。正如你所說的,說是一回事,行動又是另一回事。這幾天我確有點兒神魂顛倒,糊里糊塗的。’劉裕笑道:‘這就是秦淮首席才女的魔力,從建康移師到邊荒集。好好保護她,事不宜遲,我今晚便動身。’又道:‘若每個人肯坦白說出心事,必然有過為某些永不能得到的人神魂顛倒的經驗,那是成長的當然經歷。可恨的是,到你功成業就,一切已變為沒法挽留的過去,成為一段只會惹起悵惘的回憶。’燕飛訝道:‘你似是有感而發,對象應不是千千,而是雖有意卻沒法子得到的美人兒。對嗎?’劉裕心湖裡泛起王恭之女王淡真的秀美嬌容,於烏衣巷謝府分手時的殷殷道別,甜美的笑容,似在昨天發生。

    縱然他能在北府軍中攀上大將的位置,礙於高門與寒門之隔,又不論王恭如何看得起他,他仍沒有與王淡真談論嫁娶的資格,這是永不能改變的殘酷現實。

    嘆了一口氣道:‘我只是想起曾偷偷暗戀過的美女,現在我是在怎樣的情況下,你該比其他人清楚。玄帥雖然看得起我,可是北府軍山頭派系林立,只有玄帥有駕御的能力。有一天玄帥如他所說的撒手而去,情況實不堪想像。’燕飛想起謝玄的傷勢,立即心如鉛墜,再沒有閒情向劉裕尋根究底。

    兩人各有各心事,不由默然無語。

    忽然有人從街外走進來,見到兩人哈哈笑道:‘果然在這裹躲懶,這位定是能令任遙負傷的大英雄劉裕兄。在下卓狂生,失敬失敬!’竟是‘邊荒名士’卓狂生,大模大樣的在兩人對面坐下。

    燕飛訝道:‘你不是白晝睡覺,晚上才出沒的嗎?吹甚麼風可以令你未睡夠便起來呢?’卓狂生接過劉裕遞來的茶杯,看著劉裕為他斟茶,道:‘還不是你燕飛累人不淺,既把紀千千帶回來,又搞到滿集風雨,祝老大晨早便來吵醒我,說要召開鐘樓會議,指明要你赴席。你這小子真行,祝老大要退讓哩!他當然說得漂漂亮亮的,說甚麼為應付花妖,大家須團結一致,所以贊同永遠取消納地租的事,且懸紅百兩黃金,予任何提供線索擒拿花妖歸案的報訊者。花妖真是他下台階的及時雨。’燕飛和劉裕聽得瞪目以對,不由因祝老大的沉著多智,對他作重新的估計。

    他肯容忍燕飛,不與他正面衝突,並非因怕了燕飛,而是因為形勢日趨複雜,保留實力方為上計。

    卓狂生向劉裕道:‘你老哥和任遙之戰,已成轟動全集的大事,若你肯到我的說書館現身說法,我可以付你三兩金子,每晚十場,連說三晚。’劉裕沒好氣道:‘我可以說甚麼呢?刀來劍往,只是眨幾眼的工夫。’卓狂生欣然道:‘你不懂添鹽添醋,我可以負起指導之責。’燕飛沒有閒情和他胡扯,道:‘現在豈非人人曉得,花妖已來到邊荒集犯事。’卓狂生苦笑道:‘這叫先發制人,以證明祝老大仍是邊荒集最話得事的人。’旋又興奮起來,道:‘現在我正重金禮聘任何可以說出花妖往事的人,只要有這樣一個說書者,肯定可讓我狠賺一筆,包保你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一雙腿子,到來聽個夠本。愈清楚花妖的行事作風、犯案手法,愈有把握把他逮著,好與紀才女共渡春宵。’劉裕不悅道:‘你倒懂做生意,不過萬勿傳遞錯誤訊息,千千只是肯陪喝酒唱曲而矣!’卓狂生面不改容道:‘甚麼也好,只要能與紀千千孤男寡女獨對一個晚夜,其他的當然看你的本事。’燕飛淡淡道:‘鐘樓會議何時舉行。’

    卓狂生道:‘離現在不到一個時辰,於正午舉行,紀才女已答應隨你去參加,你們雖然沒有贊成或反對的權責,卻可以參加討論,隨意發表意見。’燕飛沉聲道:‘長哈老大會否出席?’

    卓狂生道:‘我說服他後才決定會議舉行的時間,他是當事人,若想為愛女報仇,他怎可以缺席?’說罷起立道:‘記著與紀千千準時出席,我還要去通知其他人。’又咕噥道:‘千萬不要當會議的主持,只是大跑腿一名。’接著匆匆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