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佳人有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身紅衣的謝鍾秀嬌喘連連的跪坐謝玄身旁,滿臉嗔怨,不理忘官軒內的長輩、家將和外人,纖手挽著乃父右臂,搖晃著不依的道:‘爹啊!想煞女兒哩!你怎可以回來也不早點通知女兒,累得人家到小東山打獵去,錯過迎接爹入城的機會,要罰爹多陪女兒一年半載。’高彥立即看得眼睛放亮,梁定都反有點自慚形穢的垂下頭去。

    她顯然剛飛騎一口氣的趕回來,俏臉紅撲撲的,散發著灼人的青春氣息。

    謝玄露出又愛又憐的慈父神態,忍不住探手拍拍她可愛的臉蛋,滿臉歡容卻佯作責怪的道:‘秀兒你還像個孩子般愛胡鬧,還不向爺爺請安問好?爹還要為你引見三位貴客呢。’謝鍾秀挨到謝玄旁,小鳥依人般說不出的嫡美動人,先喚一聲‘爺爺’,再向謝石等逐一請安,最後目光飄過燕飛三人,含笑道:‘早見過哩!’接著探指一點高彥,皺皺可愛的小鼻子,道:‘你不是好人來的,看見女兒家便不眨眼。’高彥登時給她說得無地自容,脹紅了臉,手足無措。

    誰也想不到她如此直指高彥的不是,幸好她是以帶點開玩笑的語調說出來,顯得只是耍刁蠻以報高彥無禮的一箭之仇,即使是成為箭靶的高彥也只是感到尷尬而非真的難過受辱。

    謝石搖頭嘆道:‘玄侄你要好好管教你的刁蠻女,怎可以如此失禮客人?’謝安顯是極寵縱這個孫女兒,欣然笑道:‘高公子真情真性,秀兒該為此感到驕傲才對。’謝道韞軺呼道:‘秀兒到我這邊來,不要纏著爹。’謝鍾秀不依的搖頭,誰也看出她絕不肯離開久違的爹半步。

    謝道韞苦笑道:‘在客人面前,還像個長不大的野孩子,成何體統?’燕飛被她帶點無奈的輕怨勾起對娘的深切回憶,心中湧起百般滋味,格外神傷。一方面他感受到天下最著名的望族成員間溫馨感人的親情,另一方面更聯想到現今險惡形勢下對謝家的摧殘和衝擊,而他更曉得謝玄因傷上加傷,恐怕確會如謝安所料般,過不了‘十全相格’盛極而亡的一關。

    劉裕尚是首次見到謝鍾秀,生出驚艷的感覺。比起刁鑽狡猾狠毒的妖后青堤,謝鍾秀便像含苞待放的清麗秋菊,純潔如一張未曾沾麈的白紙,只不知誰家男兒有幸,能在這白紙上寫下生命的美麗章句。自己當然是想也不敢想,因不論謝玄如何看得起他,可是高門跟寒族猶如隔著高山大河,連目下這種對坐已是例外中的例外,更不要說婚嫁之事。

    高彥終回復過來,道:‘高彥早前不敬之罪,請小姐原諒。’謝鍾秀的目光來到燕飛處,見到他雙目射出的深注表情,微一錯愕,輕輕道:‘你可就是邊荒集最著名的劍手[荒劍]燕飛,人家早打聽過哩!’燕飛一呆道:‘荒劍’?我倒沒聽過這個古怪的外號。’有謝鍾秀在場嬌嗔笑語,不但打破了先前嚴肅的氣氛,還平添無限生機春色。

    謝安微笑道:‘三位勿要見怪,我們家風一向如此,不拘於俗禮。’劉裕向燕飛笑道:‘以荒劍來形容燕兄,不是挺貼切嗎?’謝玄乘機向愛女介紹道:‘這位是劉裕劉副將,是隨爹徙前線趕回來。

    謝鍾秀向劉裕略一點頭,又向乃父撒嬌道:‘爹啊!女兒要立刻為你引見秀兒最好的閨中密友,她在外面等得很苦呢?現在行嗎?’謝玄拿她沒法,苦笑道:‘爹可以說不行嗎?’謝鍾秀一聲歡呼,彈起來一溜風的奔出軒門去。

    不一會她和另一位嬌滴滴的美人兒手牽手的回到軒內,正是王恭之女,姿容不在謝鍾秀之下的王淡真。

    比起謝鍾秀,王淡真多了幾分文靜溫婉,可是其淡靜卻令人感到她更高不可攀,似永遠要和別人保持一段遙不可觸的距離。

    謝鍾秀盡顯沒有機心的女兒情態,興奮得一蹦一跳的,把王淡真帶到謝玄身前,傲然道:‘這就是秀兒的爹!其他的人真兒大概都見過哩!’燕飛瞥高彥一眼,見他臉泛憤然之色,垂下頭去,心中暗嘆。謝鍾秀一句無心之言,已觸著高彥痛處。

    謝鍾秀雖然對燕飛等三人態度不錯,可是那只是她名門閨秀對待下人的家教修養。而在介紹王淡真,這另一位名門閨秀跟各人相識的骨節眼上,便露出端倪,顯示她小姐並不把他們三人和梁定都等視為至少該作禮貌性介紹的人,因為他們沒有那資格。

    高彥是屬於邊荒集的,至於自己,只是浪跡天涯的傷心人;若說尚有個家,便該是龐義的第一樓,他的雪澗香比任何名山勝地更能牽纏著他的心。

    他弄不清楚自己為何會答應該是出於謝玄的提議,那是近乎沒有可能完成的使命。他即使在邊荒集最得意的時刻,亦從未想過當邊荒集的主宰,怕亦沒有人敢動此妄念。

    可是他卻答應了。究竟是因為謝安、謝玄,或是為了邊荒集來自四方龍蛇混雜的各族荒民?又或許是龐義的雪澗香?抑或只是不想令謝道韞失望。

    不過一切已不關重要,回到邊荒集再作打算,謝家並不是要他組織幫會,當個獨霸邊荒的龍頭老大。他仍可以是每天坐在第一樓喝酒胡混的旁觀者,誰來惹他誰便要吃不完兜著走。雖是曉得邊荒集再非以前的邊荒集,幸好他也再不是以前的那個燕飛。

    ‘支遁大師求見老爺!’

    門衛的報告驚醒陷進沉思的燕飛,謝鍾秀和王淡真分別坐到謝玄左右,只看後者對謝玄崇慕的神情,便知謝玄是她心中的英雄偶像,純是一種對長者的崇敬。

    謝安哈哈一笑,長身而起,親自出迎,累得所有人慌忙起立。

    謝安灑然出軒,不片刻回來道:‘小飛你出來!’燕飛心中大訝,難道支遁要單獨見他。

    支遁領著燕飛穿過一座竹林,安詳地道:‘玉晴已知道燕公子回復功力的事。而且她似乎因此更有興致想見你一面。你們是否相識呢?罪過!罪過!支遁本不該有此一問的。’燕飛心中浮起那對像把深黑夜空和最明亮星兒鑲進去似的眼睛,暗忖,這才是真正的安玉晴,微笑道:‘大師不問才不合常理,也或許合常理不等於合乎禪理。我和安姑娘確曾有一面之緣,安姑娘沒有提及嗎?’支遁欣然合什道:‘燕公子的話才是深含禪機,難怪安公愛和你談玄清論。支遁送你就送到這裡,出竹林後轉左穿過一道半月門,你會見到玉晴。若她有得罪之處,請燕公子多多包涵。’燕飛聽得微一錯愕,心想這有德行的高僧必是感到安玉晴甚難相處,故有此語。

    謝過後,繼續舉步前行,心中一片寧和,不知是受到支循出塵的豐儀感染,還是因為星空覆蓋下,謝家園林高逸的氣氛所影響,他的心神晉入一種前所未有的祥和狀態,但要具體描述出來,他卻是無法辦到,感覺有點像整個神秘無限的宇宙,正隨著他而轉移,但同時又與他沒有半點關係,存在和不存在的分界線也模糊起來,過去和未來也再不存在,只餘下眼前的一刻,存在只是由不斷演進的一刻串連起來,其他的事再不用理會。

    此算否是佳人有約?

    自離長安之後,沒有一個女子能令他心動,妖女青-並沒有使他動心;對謝鍾秀和王淡真他亦以平常心淡然處之,可是他總忘不掉真安玉晴亮若夜星的眼睛。

    現在即可和她正面相見,感覺異常曼妙,至於她仍否冷漠如前,他倒不會計較,也不會因此受到傷害。

    踏出林路,左方果有一道半月門,圍牆門洞均以不規則和大小不一的石頭堆砌,門洞內是庭園佈置,池塘小橋,很有特色,幽深雅致。

    燕飛負手油然穿過洞門,安玉晴的倩影映入眼簾,她坐在池心一座小亭裡,一道石橋把亭子和岸接連,小園沒有半點燈火,愈顯得星空深遠無盡。

    不知是否因她的現身,燕飛感到整個人通靈起來,春蟲嗚叫、夜風吹拂、樹木花草的獨有氣味,人工小溪淌流的聲音,各具勝場,整個世界豐盛起來。大至天地宇宙,小至一草一石,其本身已足夠引人入勝,令人感到生命背後的意義。生存本身已是樂趣。

    這是一種暌違已久的動人況味,勾起他對童年的回憶。在童蒙的時代,他最愛看草原盡處的高山,憧憬山外的天地,大地無有窮盡,天之涯海之角究竟是如何的一番光景?在他孩童的心靈裡,眼見的一切均可與自身聯結起來,變成有意義的整體。今夜此刻他從另一處境和心態,享受這種充盈天趣的醉人感覺。

    安玉晴頭戴竹笠,垂下兩重輕紗,換過別的人,當然不曉得紗內的玄虛,特別是在此沒有燈火的幽黑環境裡,可是經丹劫洗禮後的燕飛卻是‘神通廣大’,一眼掃去,毫無阻隔的看到重紗後那對秘不可測的美眸,正一眨不眨地審視他。

    此刻,他更得窺她如花玉容的全豹,她那令人為之傾倒天生麗質的清秀花容。

    燕飛施禮後,在石桌另一邊的石凳子坐下,微笑道:‘安姑娘你好,邊荒一別,想不到仍有再見的機緣。’重紗後的美眸現出驚訝神色,安玉晴平靜的道:‘燕兄是否可以看穿我的面紗?’燕飛抱歉道:‘安姑娘勿要見怪,我不是存心如此,只是自然如此。’安玉晴俏臉現出無可奈何的苦惱神情,輕嘆道:‘我想殺了你!’燕飛失聲道:‘為甚麼?’

    安玉晴若無其事道:‘這當然只能在心裡想想,不會付諸實行。或者我不該見你,何況你看來不但完全復原,且勝過從前。’她的聲音有種清脆冷凝的清晰美,傳進耳鼓裡,不知是否因感官異乎尋常的靈銳,彷如隅隅耳語在淌流的河水上盪漾,載著的卻是她那沉甸甸的對世情的厭倦和漠不關心。

    燕飛直覺感到,她不願與人世間的任何事物拉上關係,包括他本人在內。他不知自已為何有此明悟?只曉得這想法能不會錯到哪裡去。她有點像以前每天只懂在第一樓喝酒的自己,分別在自己是對現實失去所有希望,更因是沒有奮鬥的目標。她的情況又如何呢?是否已看破一切?可是她仍是青春少艾,生命最輝煌的日子正在等待她去經歷品嚐。

    自長安之後,燕飛從未試過去關心一位年青女子芳心內的想法,此刻卻不由自主地去思索猜測,連他自己也不明白。

    安玉睛柔聲道:‘燕兄在想甚麼呢?我是否開罪你啦?’燕飛苦笑道:‘若我坦白說出來,姑娘怕要再動下手殺我的念頭。’安玉晴似乎生出興趣,黛眉輕蹙道:‘你竟在動歪念嗎?’燕飛禁止自己貪婪地去欣賞她那對令他忘記不掉的深邃眸神。目光落到石桌上,平靜的道:‘姑娘勿要誤會,我只是忽然生出感觸,想起以前的自己,忍不住暗中與姑娘作個比較。’安玉晴點頭道:‘原來燕兄沉睡百天。竟生出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的感覺,故把之前的自己視作另一個自己。’燕飛感到她語氣減去三分冷漠,多了少許親切。而她的善解人意,更把雙方的隔離拉近,欣然道:‘姑娘的比喻很貼切,我確有再世為人的感覺。初醒過來時,我感到非常迷惑,事事均感到有心無力,再難保持以往在邊荒集我行我素的心態,那須有一定的條件去支持。’安玉晴淡淡道:‘你是把我當作自行其是的人哩!’燕飛生出知心的感覺,與她談話既不費力氣,更是一種享受。微笑道:‘我只是覺得姑娘是個獨立特行的人,超然於人世間的一切爭權奪利之外。而這正是燕飛一向求之而不得的妄想。’安玉晴輕嘆道:‘理想和現實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你此刻見到我坐在這裡,正代表我難以置身事外。唉!為何我會忽然說起這方面的煩惱呢?今晚我想見你一面,是因放不下心來。怕你因任遙而來的傷害仍餘毒未消,現在已不用為你擔心哩!’燕飛心想,說得挺投契的,因何忽然又要打退堂鼓,忙道:‘在下尚有一事奉告,是有關玉佩的事。’說罷朝她瞧去。

    安玉晴雙目寒芒一閃,語氣轉冷,針對的並非燕飛,沈聲道‘是否跟任青-有關。’燕飛心中一震,心忖妖后青-亦是姓任,難道真是任遙的妹子?不過‘任’姓也該是假的,所以仍是難說得很。

    點頭道:‘可以這麼說,但我並沒有見過'心佩',只看過'天佩'和'地佩'合起來後的樣子。若安姑娘不反對,我可再默寫出來。因為很不幸地受任青-所騙,以為她真是安姑娘,故已把圖象交給她。’安玉睛不屑的道:‘縱使她三佩俱得又如何?這個我們道家最大的奇謎,豈是任遙可輕易勘破。你不用把圖象寫出來,爹和我根本沒興趣為此花精神。我要的是任青-的性命,而心佩必須物歸原主。’燕飛忽然為她擔心起來,道:‘姑娘須小心點!’安玉晴淡淡道:‘看來你給任遙打怕了。多謝你的關心,我可以問燕兄一個問題嗎?’燕飛欣然道:‘我還以為你再沒有談下去的雅興呢?我在聽著,不過卻不保證回答與否。說到底我仍是個荒人,荒人是不習慣回答問題的。’安玉晴現出難得一見的一絲笑容,彷如月出東山的亮照大地,語氣仍是哪麼平靜,輕柔的道:‘你很坦白,那我也坦白點,我少有與爹以外的人說這麼多話,原因只有一個,因為你令我感到害怕,而我從來不害怕任何人。’燕飛感到有點失落,若她肯和他說這麼多話的原因,是完全沒有目的的,那會有趣得多。現在明顯不是如此,還令她感到有點害怕和不舒服。皺眉道:‘姑娘因何害怕我?’安玉晴白他一眼,這從未出現過在她粉臉上的表情,風韻迷人至極點。以燕飛的定力,仍看得怦然心動,惱恨全消。高彥便常說,女人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唉!我的娘!為何竟會想起高彥的‘女子經’,難道自己意想追求她嗎?

    安玉晴神秘的美目投往天上的星空,輕輕道:‘但現在再不害怕哩!因為我已弄清楚,燕飛是怎樣的一個人。嘿!我可以發問了嗎?’燕飛嚴陣以待的道:‘請安姑娘賜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