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意難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謝安小心翼翼,親自為宋悲風蓋上被子,神色出奇地平靜,可是房內各人無不感到他心內的悲痛。

    房內除燕飛外,尚有謝石、謝琰和剛趕回來的謝玄和劉裕,宋悲風受傷一事,震撼了整座謝府。梁定都和數十名家將,聚在房門外等待消息,人人心中悲憤莫名。

    謝安立在榻旁,凝望宋悲風蒼白的瞼容,忽地身子一陣搖晃。謝玄第一個把他扶著,接著是謝琰和謝石。

    謝琰悲切道:‘爹!’

    謝安勉強立好,搖頭嘆道:‘我還撐得下去。’謝玄沉聲道:‘二叔請把此事交由我處理,二叔好好休息,千萬以身體為重。’謝安露出心力交瘁的疲倦神態,略一點頭,在謝玄眼色的示意下,謝石和謝琰一左一右把謝安扶出房外。

    謝玄凝立不動,呆看著重傷昏迷的宋悲風。燕飛和劉裕默立他身後,不敢出言打擾。房內的氣氛沉重至今人難以忍受,兩人均不曉得對方今趟對謝府的公然挑釁,會帶來甚麼後果?手握北府兵權的謝玄會如何應付?

    好半晌後,謝玄淡淡道:‘宋大叔該可康復過來!今次幸得燕兄弟冒死把大叔搶救回來,否則宋大叔不但必死無疑,此事還合成為懸案。’燕飛心中一痛,道:‘以宋老哥的劍術身法!突圍逃走該沒有問題,只因他為要救我,方會陷身重圍裡,被敵所乘。’謝玄仍背著兩人,搖頭道:‘敵人在暗我們在明!他們若是處心積慮對付大叔,大叔始終難逃一劫。今次燕兄弟因緣巧合下,鬼使神推的恢復功力!雖未能運用自如,卻適足以救回大叔,此著大出敵人料外,更使他們不知虛實!陣腳大亂。’劉裕沉聲道:‘哪用飛環者究竟是何方神聖?’謝玄緩緩轉身,唇邊飄出一絲泠若鋒刃的笑意,負手舉步,往房門走去,柔聲道:‘小裕想知道嗎?隨我來吧!’劉裕和燕飛這對曾共歷生死的戰友你眼望我眼,均不明白謝玄這句話的真正含意。

    謝玄走到房門處,以梁定都為首擠滿外廳的眾家將人人目射仇恨和悲憤光芒!等待謝玄的指示。

    謝玄從容一笑,淡淡道:‘大叔的命該可以保下來,支遁大師正在來此途中,你們萬勿為此事慌張,府內一切如常。有我謝玄在,自會為大叔討回公道。’眾家將全體下跪!齊聲應是。

    謝玄喝道:‘起來!好好給我看著大叔。’

    說罷從家將讓開的通路穿廳出門,來到迴廊處。

    燕飛和劉裕追在他身後,隱隱感到謝玄不是空口說說哪麼簡單,而是要立即採取行動。這位擊敗符堅百萬大軍的無敵統帥!己因宋悲風之傷動了真怒。

    謝玄仍背負雙手,步履穩定從容的朝西院方向走去。

    表面上謝府仍是那麼平靜寧和,雪溶後的園林充滿春意生機,可是一股風暴卻正在醞釀形成,沒有人可以阻止。

    燕飛忍不住又問道:‘玄帥曉得用飛環的人是誰嗎?’謝玄悠然道:‘當然曉得,哈!他們既敢以江湖的手法對付大叔,我就以江湖的手法來還擊他,我要教他們知道,惹我們謝家的後果,是他們負擔不起的。’兩人滿肚疑團的隨他踏足中園的林間小徑,朝西院舉步。

    謝玄再沒有說話,直抵西院松柏堂的大廣場,十多名守在那裡的是今趟隨他回建康的親兵,忙牽馬迎上來。

    謝玄打出阻止的手勢,神態悠閒的道:‘我和燕公子、劉副將到外面四處閒逛,不用乘馬,你們也不用跟來,好好休息。’親兵們領命去了。

    燕飛更是模不著頭腦,照道理,以謝玄這個座鎮前線的最高統帥!忽然返回京師!怎都該先向司馬曜述職。

    謝玄和劉裕身穿常服,前者一派名士風采,後者衣飾像個侍衛隨從,這樣的裝束打扮在建康是司空見慣,不會礙眼。

    燕飛尚是首次得睹謝玄的神采風範,他們雖非是初遇,不過哪時他處於昏迷狀態,不知人事。謝玄在待人處事的態度上較為接近謝安,與謝石和謝琰的自重身份截然不同。謝琰更是正眼也沒看過燕飛。顯然因荒人的燕飛在他心中不值一文,只可供差遺之用。

    令燕飛最感驚奇的是,劉裕並沒有因升官而變得趾高氣揚,比以前神氣,反是更為收藏內斂,表面看似乎是更謙虛有禮,但燕飛卻清楚掌握到他在武功和個人修養兩方面均大有精進,非再是邊荒時的劉裕。能在短短數月內有如此巨大的變化,肥水之戰予他的經驗固是彌足珍貴,謝玄對他的指點和潛移默化更是功不可沒。

    唯一沒變的是劉裕和他過命的交情。當他知道燕飛的情況大有轉變,從劉裕雙目湧出的狂喜,是絕對裝不出來的。

    謝玄領著兩人沿御道朝宮城的方向悠然漫步。

    五里長的御道熱鬧繁華,車來人往,各忙其事,但對建康都城正默默進行的鬥爭,卻茫然不覺。

    謝玄神態輕鬆,就像到某一酒樓午膳的神態,淡然自若道:‘若現在你們站在我的位置,會怎麼辦呢?’燕飛大感愕然,想不到謝玄有此一問?其語調則似一派閒話家常,親切而沒有拘束,比之謝安又是另一種今人心折的感覺。

    劉裕顯是習以為常,瞥燕飛一眼,知道他不會搶在他前答話,毫不猶豫的道:‘玄帥明察,自踏出烏衣巷後,末將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現在敵人擺明是要置宋大叔於死地!如若成功,我們謝府將人人身處險境,建康亦頓成險地。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會召來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進駐石頭城,再從容把府上家人撤走,我敢包保司馬曜兄弟不敢哼半句話。’燕飛插入道:‘你可知桓玄已辭去大司馬之職?’劉裕一震道:‘竟有此事?’

    謝玄顯已得謝安告知此事,點頭道:‘確有此事!’又別頭深瞥劉裕一眼,微笑道:‘建康始終控制著江南最富庶的區域,北方諸郡雖為屏障,但因每次胡馬南下,均首當其衛,故生產荒廢,糧草不得不倚賴建康,比之荊州西控長江上游的形勢又遜一籌。小裕必須謹記此點。’燕飛聽得心中大訝。劉裕先前的話等若暗示謝玄起兵作反,對司馬皇朝沒有半分尊重。他敢說這些可招來殺頭之罪的話,顯然和謝玄關係密切,不怕謝玄出賣他或不高興。

    而謝玄的答話更奇怪,似在對劉裕提點造反勝敗的關鍵,照道理,若要推翻司馬皇朝,該由他自己一手包辦,劉裕此小小付將只能依附驥尾。

    無論如何,兩人的對答己顯示出謝玄對劉裕是另眼相看,悉心栽培。

    不過,謝家暫時確是後繼無人,謝安謝石年事己高,另一的後輩謝琰又不是材料!若謝玄能在北府兵將中找到能者,對謝家自是有利無害。

    謝玄轉入一條支道橫銜,輕嘆一口氣,向燕飛微笑道:‘燕兄弟的情況離奇特殊,我也同意二叔的看法,燕兄弟是因禍得福。以燕兄弟的才情智慧,必可找出回復武功的方法,是可預期也。’劉裕欣然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對燕兄最有信心。’兩人只知燕飛往獨叟求醫和之後的一段經歷,對燕飛昏睡百天前的經歷,他們仍是一無所知。

    燕飛苦笑道:‘對於恢復武功!我是想也不敢想。這句話完全沒有誇大。因為我以前的功法如今全派不上用場,而我在這情況下的思路則仍只能依循舊有的方式;所以一旦刻意去想,體內異氣依意而行,立出岔子。所以真是想也不敢想。’謝玄含笑別頭瞧他,輕鬆的道:‘燕兄弟說得有趣,於此亦可見燕兄弟的胸懷。我有一句忠告,說到底,你前所未有的狀況出自丹鼎之術,而道家專講‘無為而無不為’之道,燕兄弟若能循此方向努力,必可有另一番成就。’劉裕點頭道:‘有道理!’

    燕飛心中一動,忽然想起現正重歸懷內由魏伯陽著的《參同契》,是謝安使人為宋悲風更衣療傷時,在他身上發現,返回給燕飛的。此書正代表道家心法最高的精義,說不定對自己大有幫助。只是開首的‘乾坤者!易之門戶!眾卦之父母’。便似與自己現下的情形吻合,泥丸官是乾門,丹田為坤戶,不禁想得入神。

    謝玄忽然啞然失笑。兩人不由朝他看去。

    謝玄笑道:‘戰無常勝,故敗也是常事……’他尚未說畢,劉裕已渾身劇震,大大出乎燕飛意料之外的,竟搶前伸手攔著他們去路,臉上現出既堅決並要豁了出去的神色,道:‘我們回頭吧!只要玄帥肯點個頭,我們拚死也要為玄帥攻下石頭城。’燕飛心中暗嘆,劉裕之所以斗膽攔路,皆因劉裕剛猜到謝玄要到哪裡去,去幹甚麼事。而他則是冒死苦諫,希望謝玄改變主意,更希望謝玄起兵推翻司馬皇朝,而不是以江湖手法去解決此事。

    以北府兵目下鋒銳之盛,倘能攻佔石頭城,建康皇朝將不戰而潰。

    謝玄輕拍劉裕肩頭,微笑道:‘我們到一旁說話。’劉裕無奈垂手,與燕飛跟在仍是悠然自得的謝玄身後,轉入一道橫銜,眼前豁然開朗,石橋通津,聯接起兩邊的沿河街道。一邊是安靜的小街,另一邊是繁華的市河大街!橋拱隆起,環洞圓潤,打破了單調的平坦空間。

    謝玄登上橋頂,兩手撫欄,凝望橋下流水,嘆道:‘我今次回來,一方面是想看看燕兄弟的情況,另一方面是因發覺司馬曜兄弟愈來愈不像話。’劉裕看了在謝玄另一邊的燕飛一眼,沉聲道:‘玄帥今次回京,事前並沒有得到朝廷的批准,司馬曜兄弟肯定不滿玄帥,既成此勢,玄帥與朝廷再無善罷的可能性。既是如此,何不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藉討伐司馬道子為名,把建康控制手中。屆時不論謝玄要對付桓玄,又或揮軍北伐,均可任意施為。’只聽謝玄和劉裕以‘司馬曜兄弟’來稱呼南晉皇帝和司馬道子,已知他們對司馬皇朝全無敬意。事實上這趟謝玄不經請示,突然回京,且有精兵隨行,而其實力足以威脅司馬皇朝,更擺明謝玄對司馬曜的不滿。此亦為對司馬曜兄弟排擠謝安的公然反擊。

    燕飛心忖,換過自己是司馬曜或司馬道子,也惟有苦咽了這口氣,絕不敢把謝安或謝玄逼上起兵作反的不歸路。除非能一舉擊殺謝玄,使北府兵群龍無首,司馬皇朝還有幾分勝算,以後便要看司馬道子的本事。看他能否抵得住北府兵將的報復。而他同時更要應付對皇位一向存有野心的桓玄。

    劉裕冒大不諱之罪要阻止謝玄以江湖手法去報復宋悲風遇襲一事,正因知道謝玄此行是要直接找敵人晦氣,怕對方佈下天羅地網!待謝玄踏入陷井。

    劉裕仍是燕飛在邊荒時認識的劉裕,事事追求實際的成效,絕不畏縮,更沒有婦人之仁。在這方面與拓跋矽非常接近。

    不過,他對謝玄的崇敬和情義,是發自真心,沒有絲毫作偽,便如他和燕飛的交情。

    謝玄嘴角現出一絲苦澀的表情,語調卻保持平靜,淡淡道:‘今次如此向司馬皇朝示威,已是我謝玄所能作出的極限。一天沒得二叔同意,我也不會推翻司馬氏的天下。此非是力有不逮,試問當今天下,除桓玄外,誰還敢與我謝玄爭鋒,若二叔肯振臂一呼,建康將不戰而潰。對我謝玄來說,司馬曜的寶座,亦唾手可得。’劉裕不解道:‘既是如此,玄帥為何仍要以身犯險?只要向安公痛陳利害,安公又是智慧通天的人,必可得他點頭俯允。怎都勝過被敵人步步進逼,天天提心吊膽。’謝玄苦笑道:‘二叔肯定不會同意。’

    劉裕悲憤道:‘安公怎會是愚忠於司馬曜的人。這昏君不但寵信奸賊司馬道子,肥水之戰後還立即加稅,自己則揮霍無度,夜夜醇酒美人!不理朝政。推翻他只會大快人心!造福萬民。’謝玄雙目射出令人難解的傷感神色,輕柔的道:‘二叔當然不會是愚忠的人,可是他卻不得不為大局著想。怕會便宜桓玄那個傢伙。’直至此刻,燕飛仍沒法插嘴。

    劉裕愕然道:‘建康既落入我們手上,桓玄憑甚麼可奈何玄帥?’謝玄目光移上晴空,一字一字的緩緩道:‘憑的是無情難測的天意!’劉裕和燕飛兩人聽得你眼望我眼,完全不理解謝玄的話,不明白他為何扯上虛緲難測的老天爺。

    謝玄嘆一口氣,道:‘此事說來話長!更是我隱藏心內十多年的一個秘密,連劉牢之和何謙都不曉得。’劉、何兩人是謝玄一手提拔起來的心腹將領,雖有主從之分,卻親如兄弟。假設謝玄在建康遇害,天王老子也擋不住兩位北府猛將起兵復仇。而今謝玄此一秘密卻連他們也要瞞著。

    燕飛道:‘若是秘密!玄帥不用說出來。’

    謝玄搖頭道:‘現在我卻有不吐不快的感覺,生死有命!二叔早看到我活不過四十五歲這個關口。’劉裕和燕飛聽得心中狂震,怎也想不到謝玄說出來的秘密竟是這麼一回事。

    劉裕劇震道:‘我雖然尊敬安公,可是相人之術,怎可盡信不疑,或者玄帥鴻福齊天,可渡此劫。’謝玄回復從容,微笑道:‘生死只是等閒之事!人人難逃此劫,早些遲些並不放在我心上。’燕飛皺眉道:‘這方面我們當然不能和安公相比。不過以我的看法,玄帥五官完美無瑕,乃我平生僅見,怎會是英年早逝的相格?’謝玄啞然失笑道:‘問題正出在這裡。滿招損,謙受益。絕對的完美本為‘十全相格’,但本身便是個缺陷!若能‘九全一缺’,又或‘九缺一全’,反為吉相。二叔曾批我在功業頂峰的一刻,正是禍之將至之時,證諸事實!二叔之言果然不爽。’劉裕道:‘即使安公的話屬實的又是如何?我們就豁了出去,痛快淋漓地大幹一場,管他老天爺怎麼想?’謝玄微笑道:‘你並不明白家族的擔子是多麼沉重,更不明白為何我不肯掌握時機。不過終有一天你會明白,成功失敗,豈在一時的得失。來吧!我要看看誰人敢攔阻我謝玄?看看誰敢擋我的九韶定音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