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不懷好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篤!篤!篤!’

    燕飛叩響門環,出乎他意料之外地,門已給拉開,露出‘獨叟’向獨,那皺紋白髮相映成趣的老臉,雙目閃動著難以掩飾,似帶點瘋狂的喜息,-把扯著他的衣袖,拉他進去道:‘快來!我已預備好一切。’燕飛對他過分的熱情,不知該歡喜還是生疑,糊里糊塗的跨檻入院。

    獨叟小心謹慎地把院門掩上,又上了門閂,斜兜他一眼道:‘你是-個人來吧?’燕飛心忖,外面的宋悲風肯定沒有跟蹤在後,自會離開,搖頭表示沒有人跟隨。

    獨叟道:‘你有沒有齋戒三天,沐浴更衣才來呢?’燕飛暗叫糟糕,若這怪人著他回去再齋戒三天才回來,自己那還有此耐性,苦笑道:‘沐浴倒是有的,這一身穿的卻是舊衣,至於齋戒……哎!為何你不早提醒我?’獨叟扯著他便行,道:‘沒關係!我齋戒沐浴過便成。’燕飛心情複雜的隨他入屋,心付,獨叟對他的太上道祖似乎有些敷衍了事,並不認真。不過,能與他胡混過了關,便上上大吉,難道蠢得還要出言相稽或反對。甚麼齋戒沭浴,他燕飛本人是全不受這一套的。

    穿過前屋,前面是外進和中進間的大天井,中間擺著清酒、沉香、三個雞頭,上置白米飯三盤,還有個小香爐,爐上燃著三炷香,已燒至一半。

    燕飛一愕道:‘要先拜道祖嗎?’

    獨叟道:‘我已拜過了,你不用拜啦,你在這裹等一會,待我揭開丹房的入口。’說罷,繞過香火祭品,半蹲下去,雙掌按往地面,輕輕鬆鬆吸起石蓋少許,接著,另一手把石蓋掀起,現出一道往下的石階。

    燕飛反放下心來,換過以前的自己,要純以吸勁提起如此重達十多斤的石蓋子,不是沒法辦得到,而是無法像獨叟般看似輕鬆得不費力氣,所以,獨叟若真要對他意圖不軌,根本不用多費周章,又齋戒沐浴,又靳谷雞頭拜神。

    遂依獨叟指示拾級下階。

    十多級石階轉眼走畢,來到一個狹窄的空間,有道掩上的木門。

    獨叟把石蓋關上,燕飛立即生出輿世隔絕的感覺。即使宋悲風闖進來找他,要找到地室的入口,須費一番工夫和時間。

    獨叟來到他身旁,‘噗’的一聲跪下去,連叩九個響頭,口中唸唸有詞,不知是念咒語還是誠心禱告。

    他既沒有指示,燕飛只好呆站不語。

    獨叟終於站起來,道:‘這是我道門入丹房的儀式,你既不是我道門中人,故可免了。

    燕飛直覺感到,他在砌詞掩飾。不過這舉動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又心切療傷,遂不放在心上。

    獨叟畢恭畢敬的把門推開,氣悶的感覺立即消失,顯然,丹房有良好的通氣管道。

    一陣灼熱的空氣迎面撲來。

    現在眼前是一間非常講究的地室,四壁和地板均鋪上泥板,光滑如鏡。

    對正門口,是高起三層的月台,以底層最厚,頂層最薄,整座月台約高三尺,寬約五尺,上置丹爐,烈火正熊熊燃燒著,爐上的三足古鼎蹲立,爐旁還插著一把古劍,左壁則懸掛一方古鏡,充滿神秘和充盈宗教色彩的特異氣氛。

    頂壁於爐火上的位置開有一洞,煙氣從那小洞鑽出去,附近的頂壁給薰黑一大片。

    獨叟再三拜九叩的直抵壇前,招手著他進去道:‘爐內用的藥是取上等的丹砂,配以汞,黃金、玉、鉛、銀和雄黃,我先以文火煉之;到昨夜子時,改以武火,尚須一刻鐘,便可煉成能蘊含太陽至精,金火正體的腸精火魄。’燕飛懷疑道:‘二天時間足夠嗎,’

    獨叟傲然道:‘換了是其他人,三十年都不夠,不過,我向獨數十年的工夫豈是白費的;早煉成各種丹砂的元精,故合起來再稍加煅鍊便成。脫衣吧!’燕飛愕然道:‘脫衣?’

    獨叟不耐煩道:‘不脫衣怎給你施術。只可剩下內侉,我要借我的金針大法,刺激你全身竅穴,把潛藏的丹劫之火引發出來。’燕飛記起一事,邊脫衣邊道:‘我依老丈所傳的子午訣練功,情況卻剛好與老丈所說的相反……’獨叟不耐煩的道:‘是否這陽火時反覺寒凍,退陰符反灼熱起來。’燕飛暗忖,你既曉得有此情況,因何反說出另一套話來?

    獨叟從懷中掏出一個長方形的鐵盒子,不以為意的道:‘這代表你內氣不行,故受外氣所感。沒有問題的,放心吧,’燕飛自己也是大行冢,心想,自己確非受體外午熱子寒的外氣所感,而是由內氣產生寒熱的現象,試圖解釋道:‘我……’獨叟完全沒有聽他說話的耐性,喝道:‘我明白啦,快給我坐下,眼觀鼻,鼻觀心,默守丹田,不論如何辛苦,千萬不要說話或動何意念。’只剩下一條短侉的燕飛,無奈地對著丹壇盤膝坐下,爐火逐漸轉弱,獨叟卻沒有添柴催火的舉動,獨叟打開鐵盒子,取出其中一束金光閃閃的灸針,繞著燕飛走了一個圈,最後來到他身後,沉聲道:‘我現在向你施用的是我向獨壓箱底,名為‘飛升十二針’的獨門手法,能引發你體內潛伏的陽火,不論你感到如何灼熱難忍,也要咬牙忍下去,通得此關,便可服用陽精火魄,然後便要看你的造化。’燕飛凝起鬥志,點頭道:‘請老丈下手吧!’獨叟大叫一聲‘飛’,-根金針疚刺背上,注入一股灼熱的真氣,精純無比,燕飛知他不惜損耗真元,以陽氣刺激他的經脈,忙收攝心神,排除雜念,默守丹田。

    獨叟接著不住吼叫,甚麼‘升’、‘抽’、‘伏’、‘制’、‘點’、‘轉’,每叫一聲,便一針刺入燕飛身上,當十一支金針刺布全身,燕飛已冷得要命,與獨叟預告的‘熱況’完全相反。

    原來,獨叟每下一針,燕飛的丹田便生出一股寒氣,到第十二針時,寒氣已蔓延全身,就像妖女青緹害他時的情況歷史重演。

    他很想告訴獨叟情況有異,可是全身巳被寒氣封凝,耳不能聽、目不能視、口不能言,慘不欲生。

    可是獨叟仍不肯罷休,不斷透過十二支金針(此句模糊不清!)陽氣釋放,而是引發出匯合任遙和青緹兩大高手所加施的傷損陰毒的寒氣。

    燕飛暗叫,我命休矣!

    在瀕死前剎那間的清醒,他生出明悟。

    獨叟實是不安好心,照他目前的施術方法,照道理確叫引發‘丹劫’的火陽之氣,若再餵他服下甚麼陽精火魄,陽上添陽,火上加火,‘丹劫’的威力將像火山熔岩般在他體內爆發,他不像風道人般自焚而死才怪。

    如此一來,他或會像當年風道人般只剩下一團丹火,哪獨叟便等若透過他這‘人藥’,重新把‘丹劫’‘提煉’出來。

    故而,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齋戒沭浴,又或蚌祭道祖,至乎進陽退陰的情況,因為他燕飛只是煉丹的‘活材料’。

    燕飛大罵自己愚蠢,卻沒有佯惱獨叟,要怪只怪自己求痊心切,至忽略獨叟破綻百出的陰謀詭行。

    迷糊間,一團火熱塞進口內來,直灌咽喉而下。

    燕飛心叫不妙,對寒熱交煎的苦況,他是猶有餘悸,想不到死也不能安安樂樂的死,還要多受一趟這種慘絕人寰的可怕死亡方式。

    宋悲風搜遍獨叟院落四周,沒有發現可疑人物,放下心來,嗚金收兵,打道回府。

    他很想潛入院落,偷窺燕飛的情況,不過又怕獨叟高明至可以發覺有外人入侵,破壞燕飛的好事,遂打消此念。

    他剛轉出陽春巷,踏足另一道窄巷,前方巷口處出現一個高高瘦瘦的人,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他,慢慢向他走來,嘴角掛著一絲冷冷的笑意。

    宋悲風止步立定,手按到劍柄去,同時耳聽八方,偵察附近是否另有埋伏。

    那人在離他丈許處停步,單掌豎前,另一手收在背後,淡淡笑道:‘本佛嘗聞宋悲風的玄陽劍,是‘九品高手’外第一把劍,卻不知傳聞有否誇大,故今天特來印證。’宋悲風沉聲道:‘‘小活彌勒’竺不歸!’

    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